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被挖靈骨

26

邊的十三四歲少女也是滿是欣喜地祝福著。陸思柔聞言內心充滿喜悅,臉上帶著動容的微笑,“哈哈…以後我定會努力修煉,不辜負大家的期望。”而此刻,被殘忍挖出仙靈骨的蘇塵音,臉色蒼白如紙,全身痙攣,身體無法抑製地顫抖著。她背上血淋淋的傷口深邃而刺眼,正是她仙靈骨的所在之處。鮮血如注,灑落在地上,將周圍染成一片淒豔的紅。她的臉龐沾染了血汙與泥土,白色衣裙早已被血染成了紅色,血衣襤褸,裸露的肌膚都是血肉淋漓,露...-

雲落大陸,南炎國。

迷霧森林,魂斷崖。

萬籟俱寂,陰風寒意陣陣掠過,一輪孤月高高懸於樹梢,樹蔭低垂,斑駁的黑影灑落一地。

“啊——”

突然,一道尖銳而淒厲的慘叫聲劃破雲霄,在寂靜的魂斷崖邊迴盪,餘音繚繞,久久不息。

“哈哈…蘇塵音,冇想到你這個傻子廢物的靈骨,居然是仙靈骨,不過現在你的仙靈骨是屬於我的了。”

陸思柔仰天狂笑,手中捧著一個散發著耀眼紅光的仙靈骨,臉上滿是無法掩飾的貪婪。

這時,陸思柔的父親陸常安看到她捧著從蘇塵音體內取出的仙靈骨,眼眸掠過一抹貪婪之色,開懷大笑道:

“仙靈骨?哈哈…居然是仙靈骨,我家柔兒也要是擁有仙靈骨的天才了。”

一旁的中年美婦聞言,眉眼帶笑,歡快地祝賀道:“我的女兒柔兒果然是天命鳳女,得此仙靈骨,日後必定成為這個大陸上頂尖的強者,鳳舞九天。”

“恭喜姐姐,獲得仙靈骨,妹妹我以後就仰望姐姐你了。”站在美豔婦女身邊的十三四歲少女也是滿是欣喜地祝福著。

陸思柔聞言內心充滿喜悅,臉上帶著動容的微笑,“哈哈…以後我定會努力修煉,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而此刻,被殘忍挖出仙靈骨的蘇塵音,臉色蒼白如紙,全身痙攣,身體無法抑製地顫抖著。

她背上血淋淋的傷口深邃而刺眼,正是她仙靈骨的所在之處。

鮮血如注,灑落在地上,將周圍染成一片淒豔的紅。

她的臉龐沾染了血汙與泥土,白色衣裙早已被血染成了紅色,血衣襤褸,裸露的肌膚都是血肉淋漓,露出一道道深可見骨的鞭打血痕。

火辣辣的疼痛從傷口傳來,她眼中充滿了無助、恐懼和難以言喻的痛苦,她不明白,為何舅舅一家會對她如此殘忍。

“舅舅,舅母,思柔,思妍,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取了我的血,還要挖我的靈骨……”

陸常安聽此,他的目光如同冰冷的刀鋒,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的蘇塵音,眼中透露著厭惡,聲色俱厲道:

“我呸!蘇塵音,要怪就怪你自己,明明是個不能修煉的廢物,卻擁有著仙靈骨,這個仙靈骨留在你這個廢物身上也是浪費。”

“這麼好的仙靈骨,當然是屬於我女兒思柔的!當然這兩年來,取你的血既然是為了思柔更好融合你的靈骨。”

陸常安頓了頓,繼續破口大罵道:“蘇塵音你這個小賤種,你還不知道吧,你母親根本不是我陸家的大小姐。”

“要不是因為你母親天賦好,給我們陸家帶來無上榮耀,你母親估計早就跟你一樣,早早死了。”

“我們陸家本來是要讓你母親和皇家聯姻,結果她倒好,未婚先孕,害我們陸家蒙羞。”

“再後來,我們陸家有意讓你這個廢物跟其他世家定親,結果你孃親倒好,卻給拒絕了,要不是礙於你母親修為高,你這個賤胚子早成了聯姻的犧牲品。”

“本來想著你母親天賦絕絕,你也會不差,冇想到你居然是個傻子,還不能修煉,哈哈…”

陸常安說著就哈哈大笑起來,臉上滿是喜悅,他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陸思柔打斷了。

“爹爹,我們不跟這個傻子廢物說這麼多了,我們還要快點回去融合靈骨呢。”

陸思柔看著自己父親罵得差不多,隻好出聲,現在融合仙靈骨纔是最重要的。

陸常安聞言,立刻止住了對蘇塵音的怒罵,轉而望向自己的愛女陸思柔,嘴角輕輕上揚,露出一抹充滿溫柔而寵溺的笑意。

“好好…我家女兒說得對,現在確實融合仙靈骨纔是最重要。”

月光如練,陸思柔握著那條仙靈骨,神情冷漠地看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蘇塵音,看見她那絕美的臉龐,眉梢間陡然透出幾分寒意。

她猛然彎下腰,狠狠抓住了蘇塵音的一頭青絲,硬生生地把她的頭抬起,麵容扭曲,破口大罵:

“哼!不過,蘇塵音你個小賤種傻子,根本不配擁有絕美容顏,我這就給你毀了!”

陸思柔的眼底湧現深深的惡意,看著少女無瑕的臉龐,她曾恨不得劃破這張魅惑眾生的容顏,以及劃瞎這雙那清如水亮如星的眼眸。

“還有,我最討厭你這雙狐媚眼睛,也給我挖了。”

聽到陸思柔要毀自己的臉和眼睛,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蘇塵音,苦苦哀求道:

“不要,我求求你們了,我不要靈骨了,你們不要再毀我的臉了,挖我眼睛。”

“哈哈…這由不得你了!”

陸思柔手中的利劍寒光一閃,“撕裂!”劍鋒在蘇塵音的絕世容顏上劃過,留下一道道深長的傷痕,縱橫交錯,血肉模糊。

接著——

“現在輪到你的眼睛了。”

話音剛落,利劍無情地劃過。

\"不——\"

蘇塵音發出撕心裂肺的呼喊,眼前一片黑暗,雙眼變成了血淋淋的空洞,鮮血如噴泉般從中噴薄而出。

但是,儘管她痛苦地掙紮,陸思柔卻依舊冷酷無情,將利劍刺入,硬生生挑斷她四肢的筋骨。

蘇塵音臉上滿是因痛苦而扭曲之色,呼吸微弱至極,她的生命似乎在這無儘的恨意中即將消逝。

她恨,她不甘,可是現在的她什麼都不能做。

生命的最後一刻,她眼角滑落一滴帶有深深不甘血泊。

“哼,這該死的廢物,總算死了,哈哈…”

陸思柔冷哼一聲,聲音透著刺骨的冷意,接著,她猛地一腳將地上那具爛如血泥的屍體踢向了懸崖。

這具屍體直直地墜向了懸崖的深處,消失在了黑暗中。

看著那具屍體消失在視線之外,陸思柔臉上的笑意愈發明顯,掩藏不住的得意和狂喜。

蘇塵音,這個一直讓她厭惡的廢物,終於在她的眼前徹底消失了。

“哈哈…以後我就是擁有仙靈骨的絕世天才了,太子哥哥是我的了。”

陸思柔手握那條血淋淋的仙靈骨,囂張的狂笑聲響徹整個懸崖,在魂斷崖邊不斷迴盪,迴音陣陣。

隨後,一行人高高興興的離開,漸行漸遠。

-。其實更多的是,蘇塵音相信君亦玦不會背叛她。……“對了,阿玦,其實你的小世界更加逆天強大,所以你也不能輕易讓彆人知道,知道了嗎?”蘇塵音語氣嚴肅道。君亦玦聽後,淡淡一笑,保證道:“嗯,我知道,隻帶音音進我的小世界。”“嗯嗯,那我們出去佈置陣法吧。”蘇塵音說道。君亦玦微微頷首,隨即蘇塵音就帶著他出去了鴻蒙手鐲空間,出現在客棧的房間內。然後,蘇塵音從空間裡拿出了一顆改良版的易容丹,吃了下去。須臾之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