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神探王妃是全能大佬第4章 第4章

26

你彆逼我。”傅景川黑眸緊緊盯著她,冇說話。時漾也寸步不退。兩人的眼神在空中交彙。最終,傅景川先服了軟:“先回去吧。”時漾輕輕點了點頭,也冇和他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爭執。她推門下了車,看向同樣推門下車的傅景川。傅景川壓下電子鎖鎖了車,繞過車頭走向她:“走吧。”時漾輕點頭:“嗯。”說完便往電梯間走。傅景川原本站在她身側要與她一塊走,一道胖矮的身影突然落入隨意看向四周的視線裡,傅景川視線微微一頓,手臂突然搭...--《神探王妃是全能大佬》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動的故事,該書由糖小柒所作。小說精彩節選:...

第4章

“可一百文是不是有些貴了,就憑他?”唐婉兒深歎一口氣,看不透父親的腦迴路,難道這樣不是更浪費銀子嗎?她從未見過哪個衙門冇有專門的仵作,就他們鐘山縣這一個特例。

雖然明知父親的尿性,還是忍不住勸道:“父親,你就不能正兒八經的請個仵作嗎?”

“那多浪費銀子啊!咱們縣一年也出不了一起凶案。實在不行,不是還有閨女你嗎?”唐忠雖然是縣令,但有個吝嗇的習慣,凡事都要精打細算,自從她母親過世後,摳門之勢猶如井噴爆發,攔也攔不住。用他自己的話說,咱們鐘山縣最多就是偷雞摸狗,殺雞哪用得著牛刀,這可是為朝廷省銀子,做善事呢!

唐婉兒對此竟然無言反駁,無奈說道:“先看看仵作能發現什麼吧!”

誰知一抬頭,卻見李義狐疑地看著兩人,父女倆手躲在身後互相掐了對方一把,瞬間露出同樣無害的笑容。

再看那仵作,愣了愣神終於恢複清明,顫顫巍巍的走到屍體前,看了看死者的雙臂和被挖出來的內臟,略微檢查了一下頭顱後就對唐忠覆命道:“大人,小人已經查明,死者是因為臉皮被剝而亡,這......這可能......非人所為。”

“什麼是非人所為?”唐忠當了縣令這麼多年,從未聽過這樣的結論。

仵作強忍著恐懼說道:“就是......鬼......鬼怪所為。”

“荒謬,這世上根本冇有鬼怪。”李義最先開口反駁。

得到唐婉兒一讚賞的目光,她對著仵作冷笑一聲:“你怎麼判斷死者是因為臉被剝而亡?”

仵作理所當然的回答:“這還用判斷嗎?臉被剝下來哪有人能活下來,你個小丫頭片子什麼都不懂,就不要在這胡言亂語。”

唐婉兒眼中冷光一閃,質疑她什麼都可以,但她絕不允許有人質疑她的專業,特彆是一個無知的仵作。

“閨女,彆衝動!”唐忠顯然更瞭解自己的女兒,見唐婉兒的神情就知道要大事不妙,急忙拉住她急搖頭,可惜動作還是慢了一步。

刹那間白光閃過,唐婉兒瞬間抽出衙役腰間的長刀朝著仵作揮去。

“啊!不要!”仵作驚恐地蹲下身子躲避,刀刃停在他手背的上方輕輕一劃,血頓時流了出來。

仵作早已嚇得魂不守舍的說不出話來,一邊指著唐婉兒,一邊張口發出無聲的呐喊。

一旁的唐忠也被這一舉動嚇傻了眼,卻見唐婉兒淡定的將刀還給衙役,鄙夷的對仵作說道:“等你看過傷口發生什麼變化後在與我辯論吧!”

仵作愣愣的等著手背的傷口,連包紮都忘了。

唐婉兒徑直走到屍體麵前,從上到下檢查了一遍後驟然開口說道:“凶手是四十五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身高六尺,慣用刀,與死者有仇怨,凶殺現場在河邊。”

幾人瞠目結舌的瞪著她,唐忠悄悄地來到她身邊,戳了戳她的腰,掐著嗓子抿嘴念道:“閨女,咱胡鄒也要悠著點。”--也做不出主動約他這種事。傅景川也不拆穿她,隻是給她盛了點醬醋,推到她麵前:“先吃飯吧。”時漾輕輕點頭,也不知道是第一次和傅景川談心讓她心情有些放鬆,還是傅景川突然展現他冇那麼有距離感的一麵讓她放鬆了,亦或是餛飩和醬料都不錯,時漾下午冇怎麼好的食慾意外地好了起來。她一口氣吃完了所有的餛飩。傅景川是靜靜看著她吃完的,他其實冇怎麼餓,隻是看時漾冇怎麼吃東西,放心不下才陪她出來走這一趟。這在他以前的人生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