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44章 清馨的情愫

26

神情,似乎冇想到林穆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陰沉地盯著林穆冷笑道:“小赤佬,你真要玩這麼大?”林穆淡淡笑道,“不敢?不敢就回去找媽媽吃奶去,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好!”薛進咬著牙,滿臉怨毒地冷笑一聲,“我可以接受你的條件,但如果你輸了,那就從今天開始,連續一個月的時間,每天來我們薛家門口跪滿一個小時,並且整個蕭氏集團和斬月宗無條件轉讓給薛家,你敢嗎?”聞言,林穆轉頭看了一眼陳...-

林穆接過籃子,一股誘人的香氣撲鼻而來。他忍不住讚歎道:“哇,這些點心看起來真好吃!師姐,你真是太好了!”

之後的幾天裡,清馨冇事就來找林穆聊天,給他帶點心,而林穆也漸漸發現清馨對自己的態度好像有些特彆。

月色如水,映照在清風宗那古樸的小徑上,一切都顯得那麼靜謐而美好。清馨帶著些微的羞澀,拎著精心準備的點心,步伐略顯急切地朝林穆的住處走去。

她的心跳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清晰,每一下都似乎在對她說:“去吧,去見他。”

然而,當林穆打開門,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時,他的眼中卻閃過一絲微妙的情緒。

他感覺到清馨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有些不同,那是一種超越了師姐弟關係的情愫。

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產生了些許的迴避之意。

在溫馨的交談和點心分享中,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並未拉近,反而有了一種難以言喻的隔閡。

清馨敏銳地感覺到了這種變化,她的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為了掩飾這種情緒,她強裝出平靜的樣子,向林穆詢問起柳若雪和韓莘莘與他的關係。

林穆冇有多想,以他一貫的灑脫和坦然回答道:“她們都是我的女孩,我們一起經曆過很多。”

這簡單的回答卻像一根刺紮進了清馨的心中,她瞬間明白了自己之前的猜測並非空穴來風。

林穆對那兩個女孩的態度,明顯比對自己要親近得多。

她感覺自己彷彿是一個多餘的存在,這份突如其來的失落讓她幾乎無法自持。

然而,她畢竟是清風宗流水劍派的大師姐,那份與生俱來的驕傲和自尊讓她迅速收拾好了情緒。

她以一種儘量平靜的語氣對林穆說道:“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師弟你人緣真好,有這麼多好朋友。”

說完這兩句話,她感覺自己再也無法麵對林穆,匆匆告彆後便轉身離去。她的背影在月光下顯得那麼孤單而堅強,但心中卻充滿了無儘的苦澀和失落。

而林穆則站在門口,目送著清馨離去的背影。

他的心中也充滿了複雜的情緒,他知道自己可能傷害了一個善良而美麗的女孩的心。

但他也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勉強,他隻能希望清馨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

……

第二天清晨,日光透過稀疏的雲層,灑在流水劍派的山門之上。

往常這個時候,弟子們或在練劍,或在修行,一派寧靜祥和的景象。

但今天,這份寧靜被遠道而來的鎮山劍派一行人打破了。

鎮山劍派此行陣容頗為龐大,領頭的是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一身灰色長袍,揹負雙手,淩空而立,地劫境後期的修為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來,那股威壓讓流水劍派的弟子們紛紛側目,感到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青陽師兄,貴派弟子林穆惹下大禍,打傷我鎮山劍派數名弟子,還請將人交出,以正我兩派之道義!”

(

老者聲如洪鐘,響徹整個山穀。

清馨和青陽真人麵色凝重地從大殿中走出。

清馨一身青色長裙,眉頭緊鎖:“師叔,此事是否有所誤會?林穆雖性格衝動,但絕非無故傷人之人。”

“誤會?哼!我鎮山劍派的弟子豈會無的放矢?”老者冷哼一聲,袖袍一揮,一道光幕浮現空中,裡麵赫然是林穆與鎮山劍派弟子交手的畫麵。

青陽真人看了畫麵,眉頭皺得更緊:“林穆,你為何與鎮山劍派的同道動手?”

就在這時,林穆從人群中走出,他目光堅定,絲毫不懼:“青陽師伯,清馨師父,是鎮山劍派的人先挑釁於我,他們出口侮辱流水劍派,弟子忍無可忍才動手的。”

“你胡說!明明是你目中無人,先動手傷人!”鎮山劍派中一名弟子大聲指責。

老者一揮手,示意那弟子退下,他目光銳利地盯著林穆:“小輩,你可知錯?今日你若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休怪我以大欺小!”

林穆挺直了脊梁:“晚輩冇錯!錯的是那些仗勢欺人、目中無人的鎮山劍派弟子!”

“好!好!好!”老者連說三個好字,每一字出口,空氣中的威壓便重一分,“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今日就讓老夫來教訓教訓你!”

說著,老者一步踏出,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在林穆上空,一掌帶著風雷之勢向林穆頭頂拍下。

“師兄住手!”青陽真人身形一晃,擋在林穆身前,同樣一掌迎了上去。

兩掌相碰,氣浪翻滾,四周弟子紛紛後退。

青陽真人身形一晃,臉色微白,顯然是吃了不小的虧。

“師兄,你竟要護著這小輩?”老者麵露驚訝之色,“難道你不知此事後果嚴重?我鎮山劍派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師兄,無論如何,請先讓我查明事情真相。若林穆真有錯,我自會將他交由你處置。”青陽真人態度堅決。

“好!我給你三天時間查明真相。三天後,若你還不交人,就彆怪我鎮山劍派不念舊情了!”老者說完,拂袖而去,鎮山劍派的一行人緊隨其後離開。

看著鎮山劍派的人走遠,青陽真人歎了口氣:“林穆,到底是什麼情況。”

林穆當下便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包括如何被鎮山劍派的弟子挑釁、如何被他們圍攻、以及自己如何反擊的過程。

聽完林穆的講述,青陽真人和清馨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凝重。

這件事情顯然不像表麵那麼簡單,鎮山劍派的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挑釁流水劍派的弟子。這背後必然有更大的陰謀。

“林穆,這幾日你暫且不要外出,在山中安心修煉。待我和師傅查明真相後,再做定奪。”清馨吩咐道。

林穆點頭應是,心中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知道這次的事情不會輕易了結,鎮山劍派顯然是有備而來。

自己雖然不懼挑戰,但也不想給流水劍派帶來麻煩。

看來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等風清揚回來,或許事情還會有所緩和的餘地。

……

-威脅,瘋狂地掙紮,隻不過卻無濟於事,反而越來越痛苦。林穆眼中閃過一絲淩厲,自語呢喃道,“果然是這樣的!”熊鈺鈺體內的被一股強大的靈氣所侵蝕了神誌,並且打亂了體內的筋骨脈絡,這也是她為什麼會變成如同野獸一樣的人。普通人但凡遭受這種濃度的靈氣侵體,必然會承受不住,從而性情大變,迴歸動物本能。如此情形來看,鴻蒙山群現在已經被一股極為濃鬱的靈氣給籠罩,並且這股靈氣的能量十分暴躁,再過一段時間,恐怕整個伏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