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無影去無蹤,隻要他們出現,護送的物資必將留下。大概是鬼和馬賊的結合體吧?他們一眾人馬莫名的出現在離軍隊右方不遠處的高地上,在出聲前,軍隊竟冇有人發覺他們。阿琉此次來此的目的就是助他大哥星玖除掉這荒古界的心頭大患“流沙鬼魅。”唰唰!訓練有素的士兵拔刀迎敵。那滿地黃沙像著了魔一般,捲成數十米高柱,龍捲風似的朝軍隊突襲而來。阿琉見狀立即施法,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龍捲風快到眼前掀他們個底朝天時,他右手一揮,...-

這是一個叫荒古界的地方。

此處地處人間與地獄的交界處,春夏黃沙漫天,秋冬白雪皚皚,寸草不生之地,此時正是夏季,放眼望去狂風與黃沙亂舞,天地交界處亂石裸露,一片昏黃淒涼的景象。

一群護送糧草、棉被還有草藥等的軍隊在漫天黃沙中緩慢的行走,在一片黃茫茫的死亡天地中,這是唯一的人間生氣。

天地漸昏暗,在這個鬼地方,遇見成群結隊的怨靈騷擾,是常有的事,但是這一隊軍隊卻井然有序的前行著。

天越發的暗了,四周漸響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哭泣聲,像從遙遠的天邊傳來的啼哭,又像近在耳邊的怨鬼在哭泣,聲聲索命,似有似無。

似乎有一群怨靈在後麵跟著他們。

為首的帶隊男子,名叫星琉,為江南南燕城星王府未來的掌門人。

士兵們都提心吊膽的提防著四周,以防突然出現措不及防的突襲,帶隊的年輕白衣男子卻鎮定自如,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男子看著年輕,約摸十**歲,相貌英俊,身形高大,有著不同於這個年齡的嚴謹,他麵色冷清,一雙眼睛如鷹隼般淩厲,似乎可以輕易的洞察世間萬物。

往前走了一段路,四周突然靜得可怕,萬籟寂靜,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彷彿進入無人無物之境,也許地獄都不能靜得這般可怕。

定是有什麼要出現了!

果然,滿地黃沙突然湧動,像海浪般,一陣還比一陣高,軍隊的士兵和馬匹禁不住狂風夾著黃沙的猛烈拍打,東倒西歪,右側的高處沙地上突然出現一抹白影,一群騎著高馬的神秘人物現身,個個大白色的連帽披風,白巾蒙臉,看不見具體人樣,隻看到一片白茫茫的衣袂隨風亂舞。

“東西留下,快快走人!”一陣沙啞而粗獷的男聲響徹在這昏暗詭異的天地間。

士兵們慌叫道:“流沙鬼魅——”

這是一群活躍在荒古界的——是人還是鬼?從來冇有人知道。隻知道他們來無影去無蹤,隻要他們出現,護送的物資必將留下。

大概是鬼和馬賊的結合體吧?

他們一眾人馬莫名的出現在離軍隊右方不遠處的高地上,在出聲前,軍隊竟冇有人發覺他們。

阿琉此次來此的目的就是助他大哥星玖除掉這荒古界的心頭大患“流沙鬼魅。”

唰唰!

訓練有素的士兵拔刀迎敵。

那滿地黃沙像著了魔一般,捲成數十米高柱,龍捲風似的朝軍隊突襲而來。

阿琉見狀立即施法,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龍捲風快到眼前掀他們個底朝天時,他右手一揮,一道白光閃現,那龍捲風就像泄了氣的氣球,幻化成地上的一灘散沙。

隻見對麵為首的流沙鬼魅法力一施,黃沙又變成巨浪一波接一波的向他們襲來,阿琉立即施法結界,半圓形的淡藍色結界發出耀眼的光芒,頓時照亮了已經黑暗的天地,黃沙波浪似的一陣又一陣的衝擊著結界,似乎不衝破它,決不罷休。

“阿琉小王爺,為首的那個就是流沙王!”一名士兵高喊。

流沙王——流沙鬼魅的首領,這個荒古界靈力最高的人物,至今還無人能打敗他,所以世人送他外號“流沙王。”

凡要進入荒古界的軍隊最怕的就是遇到流沙鬼魅,遇上了隻能自認運氣不好,膽子小的往往丟下滿載物資的馬車,逃命要緊。

荒古界擁有豐富的礦產,人間珍貴稀土、玉石大都從這裡運輸出去,可以說這個寸草不生的人間與地獄的交界處,地下擁有寶貴的財富,所以人間的軍隊一直源源不斷的駐紮進來。

人間被諸侯王分割,各占一地為王。但對流沙王的痛恨都是一致的。

諸侯王不滿流沙鬼魅的騷擾,他們除了截物,還破壞采石工作,近一年來越發過分,不斷攻擊諸侯王駐紮在荒古界的聯合軍隊,掏心挖肺,傷人無數。並且,這群邪惡的鬼魅還在荒古界傳播瘟疫,有毀滅聯合軍隊之勢。

江南星王府受諸王所托,派出孫子星琉到荒古界剷除這一大患。

“終於來了。”阿琉不緊不慢的的說道。

應該說他有點喜悅,他帶著這麼一大堆豐富的物資千裡迢迢從人間來到荒古界不僅是為了彌補軍隊的短缺,更是為了引誘流沙鬼魅出現。

阿琉變換了招數,不再結界抵擋,而是主動出擊將黃沙巨浪各個擊落,隻見他飛騰而起,直擊流沙王。

廣袤無垠暗灰的高空中,兩個法力高強的人激烈的打鬥著,一會近身搏鬥,一會又法力來往,很是激烈!

阿琉從冇遇到過法力如此高強的對手。

而對流沙王來說,也是如此!

阿琉一直以為流沙王應該是威猛粗壯的中年男子,冇想到卻是個身材瘦小的傢夥。要不是法力這麼高強,阿琉都要懷疑是不是認錯人了?

隻見流沙王放出大招,黃沙席地而起,團團的圍住阿琉,將他與士兵馬車隔離開來。

“不好!”

阿琉知道這是流沙王要利用黃沙困住他,然後趁機奪走馬車。

阿琉使出全身法力,胸前的玄星玉佩發出白色光芒,隨即阿琉全身也發出一圈耀眼的白光,隻見他雙手左右一揮,“破!”

黃沙外,流沙鬼魅與軍隊士兵正在廝殺,幾輛載著物資的馬車被挪動了數米。阿琉衝出黃沙的包圍,一躍而上,穩穩的立在一輛馬車上,馬車立即如被巨石壓住,穩穩不動。

兩三個鬼魅朝他揮刀過來,刀未到,刀前鋒利的白光先劈砍過來,都是有些小靈力的鬼魅,阿琉身體靈活一閃,手一揮,這些小鬼魅立即被拋出數米外。

一身寬大白布衣的流沙王見狀也飛上馬車,兩人一個在馬車頭,一個在馬車尾,對峙著。

瞬間,兩道巨大的白光在他們中間激烈的對抗著,突然“砰!”的一聲,彷彿一道巨雷在他們中間爆炸。

小士兵和小鬼魅們都被巨大的衝擊力衝出老遠,慘叫聲在昏暗空曠、萬物不生的天地裡響徹。

人間送來了一個不容小覷的傢夥!

流沙王看了一眼身旁的慘狀,今天看來是不成了,隻聽他高喊一聲:“撤!”

身邊的鬼魅立即一個接一個消失在原地,然後,出現在剛剛現身的高地上,又一轉眼,冇了身影。

隻見一道寬大的白影飛到半空中,是流沙王,他漂在半空中掩護撤退的鬼魅,凡是追來的士兵都被他一道法力打得飛出老遠。

阿琉雙指變出一道白光向流沙王射去。

流沙王身子一傾,躲過攻擊,隨即又操控起遍地的黃沙。

隻見黃沙四起,平地上颳起了黃沙暴風,細小的黃沙鑽進了士兵的眼睛,嘴巴和耳朵裡,眾士兵忙著阻止黃沙的襲擊,誰也冇空去追擊撤退的流沙鬼魅。

阿琉以寬大的衣袖擋住迎麵而來的黃沙,一陣黃沙風暴過後,流沙鬼魅訊息得無影無蹤,隻有荒古界的疾風依舊呼呼的吹著,眾士兵都忙著打掃滿身的黃沙,唯有阿琉隻是身上的白衫沾了點黃色。

長長的墨發和白皙的臉龐一如之前,一塵不染,長身而立定定的望向流沙王消失的方向。

待眾士兵反映過來,阿琉小王爺早冇了蹤影。

“小王爺——阿琉小王爺——”眾士兵四處呼喊,一點迴應的聲響也冇有。

撤退的路上。

流沙王停下腳步,對著眾鬼魅說道:“人間派來了一個靈力高強的人,想來,是衝著我們來的,大家今後要小心點。”

“太可惜了,那批物資可都是好東西。”一個鬼魅拍大腿囔囔道。

“我看見了,有藥材......”

“還有大棉被.....雪天很快就要來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此人法力太強......隻怕不能硬取......”流沙王倏地停頓一下,眼眸一抬,一襲高大白衫出現在她眼前。

眾鬼魅嚇了一跳,他們跑了這麼遠了,至今為止,從來冇有人能追上他們,也冇有人敢孤身一人來追他們。

流沙王擋在眾鬼魅麵前,擺出迎敵之勢,眾鬼魅見狀,一個一個煙似的消失不見,最後一個消失的鬼魅回身略擔憂的說道:“大王小心。”便也消失不見。

黑暗陰森、無邊無際的天地裡隻剩下阿琉和流沙王兩人對視著。

久久誰也冇先動手,棋逢對手的兩人都在盤算著如何打敗對方?

靜默無聲,長長的衣袂隨著陰冷的風翩翩起舞。

流沙王穿著一身寬大白色粗布長衫,體格瘦小,蒙著臉,包著頭,全身上下隻看得見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

一雙明亮的眼眸,在黑暗中顯得格外明亮。

阿琉心想:“好英俊的一雙眼睛,倒不像男孩的眼睛,倒有點偏像......女孩......”

眾人皆說流沙王凶惡殘忍,如果不是今天親眼所見,怎麼也不相信流沙王是這樣一個陰柔形象。

此鬼魅法力如此強大,剛纔已經試過了,法力絕不在自己之下,近身搏鬥,靠著體格上的優勢,自己纔有點勝算,但要抓住他,隻怕很難。

阿琉突然嘴角略微往上一翹,露出一抹微笑,右手往前一推,瞬間所立之處和眼前各出現一幅藍光組成的八卦圖,阿琉在眼前的八卦圖上默唸咒語,右手迅速在八卦圖上比劃兩下,一個八卦網立即朝流沙王籠罩而來。

他研製的這個八玄網藉助天上星辰的神力,任何妖魔鬼怪隻要被抓住,都絕無逃脫的可能。

阿琉左手托起玄星玉佩,頓時一道明亮的星空出現在他們頭頂。

荒古界常年顯少能見到星光璀璨的夜空,到了晚上都是一片寒風入骨,陰冷漆黑,怪聲四起。阿琉這是利用玄星玉佩的力量創造出頭頂一片明亮的星空,八玄網在星辰神力的助力下,威力更加強大。

流沙王見一個八卦網從天而降,幾道法力出去也無法將它打飛,立即使用了遁地術,誰知在阿琉的操控下,八玄網如入無人之境,遁地追上流沙王,流沙王在地底下翻滾幾圈,好不容易纔擺脫八玄網的追蹤。

“好厲害的陣法。”流沙王心想。

一望無垠的荒地顯然不是脫身的好地方,流沙王在地底下往前穿梭,八玄網緊跟其後,荒古界的地形她是最熟悉的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流沙王突然從地底一躍而出,映入眼前的是一片亂石林立,這些亂石低的有五六米高,高的有數十米高,進入裡麵,便像陷入迷宮,常人是走不出來的。

就在流沙王要進入亂石林時,八玄網從地底鑽出,剛剛好的,把流沙王網住,這下跑不了了。

阿琉從天而降,麵帶喜色,不急不慢說道:“終於把你抓住了。”

腳下的八卦圖發出微微的淡藍色光芒,一身高大白衫,墨發如緞的男子緩緩的朝流沙王靠近。

流沙王站起身,胸前衣物裡的掛件忽然發出耀眼的光芒,流沙王雙手接住寶物的靈力,雙手一劃,瞬間將阿琉靈力幻化出的八卦圖撕成兩半。

阿琉震驚,至今還冇人能破他的八卦陣。

冇有了八卦陣,天上明亮的星空照下的神力瞬間消失,八玄網的法力也驟降,流沙王接著劃破八玄網,縱身進了亂石林。

阿琉追了進去,可是,哪裡還有流沙王的身影,深入亂石林,數十條小道,每進入一條小道,映入眼前的又是數十條小道,幸好,阿琉是深通陣法和迷宮遊戲的。

儘管如此,阿琉被困在裡麵,費了好大的儘才找到出口。

天微亮,荒古界的天空在白天也是灰暗的,天色常年昏昏暗暗,冇有一絲朝氣,因此此界各種鬼魅妖物叢生。

阿琉憑著記憶裡的線路地圖,到達了軍營。

軍營大帳中,歌舞昇平,好不熱鬨,與外麵荒涼的景象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還以為你被流沙王給斬殺了!”一個麵像與阿琉有些相似的將軍嘲笑道。

他便是阿琉的親哥哥星玖將軍,小名阿玖。

阿琉不緊不慢的喝下眼前的一杯美酒,回道:“此次冇有為眾人斬殺流沙王,是阿琉失職,但本王堅信這流沙王一定死於本王之手,而非在場吃喝玩樂的各位。”

一群等著看這星王府兩兄弟相鬥,然後取樂的眾人頓時啞口無言。

左右各摟抱著一個妖豔美女親熱的雷颶頓時覺得懷裡的美女不香了。

要不是他們這一群人久久都不能剷除流沙鬼魅,各諸侯王哪還會請求星王府派出法力最強的星琉來此。

“此言差矣。”雷颶不滿的站起身,挑釁道:“在場的各位常年待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為各自的王族賣命,誰敢說我們享樂了?”他掃了一眼眾人說道:“今日這場宴席是為阿琉小王爺接塵所辦。”他語氣陰陽的怪笑道:“南燕城富麗堂皇、繁花似錦,阿琉小王爺自然是看不上我們這種小宴席。”

阿琉緩緩起身,他已經吃飽喝足了,道不同不相為謀,他冇心情跟這些人鬥嘴,但嘴巴依然冇饒人:“這不是雷府犯了家規被貶到此的大房長孫雷颶嗎?”

雷颶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拳頭攥得緊緊的。

再看阿琉,下巴微微一抬,一臉您能耐我何的表情。

-沙的包圍,一躍而上,穩穩的立在一輛馬車上,馬車立即如被巨石壓住,穩穩不動。兩三個鬼魅朝他揮刀過來,刀未到,刀前鋒利的白光先劈砍過來,都是有些小靈力的鬼魅,阿琉身體靈活一閃,手一揮,這些小鬼魅立即被拋出數米外。一身寬大白布衣的流沙王見狀也飛上馬車,兩人一個在馬車頭,一個在馬車尾,對峙著。瞬間,兩道巨大的白光在他們中間激烈的對抗著,突然“砰!”的一聲,彷彿一道巨雷在他們中間爆炸。小士兵和小鬼魅們都被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