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猜測不透

26

席,聽到彆人說要出去住,就去問璵知堪“你以後結婚了是不是就要搬走,不能和我玩了,我不要你搬走,那我以後要嫁給你,和你結婚”徐清這幾句話把溫亦洋說的害羞。璵誌鬆看著亦洋和知堪一麵寵溺說:“我看你們啊,難捨難分啊,小璵,你要多照顧照顧小洋,可彆欺負他。”“咳咳,嗯”璵知堪聽他們說起以前的事耳朵也發紅,喝著杯子裡的橙汁強裝鎮靜,想:我怎麼忍心去欺負……這餐吃的很讓人舒心,顯得時間過得如此之快。“阿姨,叔...-

“嗯,佰集家的冰淇淋好吃,特彆是香草味的,是吧璵知堪?”溫亦洋把香草味的冰淇淋給璵知堪,說。

“嗯”璵知堪吃了一小口,冷冷的說

“你說你怎麼從小到大都冇變啊,像死要麵子裝高冷一樣,我也算是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躲著你,你一看就是那種很難接近的人,說個都能把人凍住。”溫亦洋越說越小聲。

“冇有吧”

“哪冇有嘛?”溫亦洋低估“你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那會兒好像是我硬要跟你玩。”溫亦洋突然這麼一問,給璵知堪問的有些懵。

璵知堪說:“記得,怎麼了?”他心裡其實比誰都要清楚,畢竟溫亦洋是他的發小,從小玩到大的一個重要的人。

六歲那年,“唉呀,這麼久不見,你看你啊都瘦多少了,太瘦啦!”璵知堪的媽媽徐清帶著璵知堪到李阿姨家做客,李阿姨一看到徐清在那熱情招待。正巧的是李阿姨家正好是溫亦洋奶奶家的鄰居,溫亦洋那會兒和爸媽一起住在那。李阿姨很會逗小孩玩,特彆喜歡小孩子,所以溫亦洋常常去找她。

“媽媽,媽媽,出玩……玩。”溫亦洋扯著媽媽溫敏的衣角說。

“好,好,你又想去李阿姨家是嗎?過去不能搗亂,知道嗎?洋洋。”溫敏摸摸溫亦洋的小腦袋,很溫柔地說。

“好—”溫亦洋很開心。

溫亦洋到了李阿姨家,李阿姨恰好看見“洋洋,這麼開心呀,那邊有個小哥哥你去找他玩好不好?阿姨這裡來客人了。”“好~”溫亦洋仰著臉笑,聲音很嬌。

“這孩子真乖,這是誰家的孩子啊?”徐清笑著看溫亦洋問李阿姨。

“隔壁的,溫敏的孩子,這娃精著呢。”李阿姨誇著。

璵知堪和溫亦洋年齡一樣,璵知堪也隻比溫亦洋大了二十天,但性格上的差彆簡直可以說是天差地彆了。

“哥哥,玩好不好?”溫亦洋拉著璵知堪的手搖著說,璵知堪點了點頭,答應了。溫亦洋就帶著璵知堪到後院玩……

“後來啊,我們就這偶然的相遇就玩在一起,不過總的來說是我帶著你玩的。連我們的雙方父母都認識了,還都熟了。”溫亦洋跳到璵知堪麵前,一副很開心的樣貌,對璵知堪說,“有你在就是好。”

璵知堪的心顫了下,像突如其來的某種引力。

風輕輕吹過樹梢,吹過禦林路,吹過並肩走在小路上的兩個少年的髮絲,彷彿下一秒纏在一起。陽光照下投出的影子留下同行的印記,高一年的他們的足跡遙揚。

璵知堪的手機突然有了訊息,他低頭看。

清風:媽今天煮了水煮魚可香了

清風:早點回來,順便問問亦洋要不要一起

嶼:好,知道了

“今天中午要不要去我家吃,我媽加了點餐,想叫上你一起。”璵知堪問溫亦洋。

“我可以的。”溫亦洋說

嶼:我到時帶他回去

清風:好,我挺想見見亦洋

溫亦洋摁著手機說:“我跟我媽說聲,不然她會擔心。”

“走吧,現在就回去”璵知堪說

“好”

璵知堪的家離溫亦洋家並不遠。原本溫亦洋和溫敏是不住那的,因為他父母的感情問題,搬到附近的小住房裡住。

“到了”璵知堪打開家門。

“來來來,亦洋到屋裡坐,彆客氣,當自家一樣”徐清拉開椅子,招呼溫亦洋。

溫亦洋一時間有點害羞,臉開始有些泛紅,遲遲冇進。“進吧,怎麼不進?”璵知堪看向身旁的溫亦洋。“噢好”溫亦洋回過神說。

璵知堪看出溫亦洋的失措,拉起溫亦洋的手進屋裡。溫亦洋的臉更紅了,耳尖也微微發紅。

璵知堪的爸媽坐坐在餐桌前,熱情的招待溫亦洋,也許是太就冇見又或者是太喜歡溫亦洋了,給他夾的菜和肉都比璵知堪碗裡多得多,就像是一家子一樣。

“也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亦洋小的時候說什麼嫁不嫁的呢”徐清開玩笑說“他呀還總叫你哥哥,天天哥哥哥哥的叫,叫的比誰都親。”

記得當時亦洋被邀請去參加彆人結婚的宴席,聽到彆人說要出去住,就去問璵知堪“你以後結婚了是不是就要搬走,不能和我玩了,我不要你搬走,那我以後要嫁給你,和你結婚”

徐清這幾句話把溫亦洋說的害羞。

璵誌鬆看著亦洋和知堪一麵寵溺說:“我看你們啊,難捨難分啊,小璵,你要多照顧照顧小洋,可彆欺負他。”

“咳咳,嗯”璵知堪聽他們說起以前的事耳朵也發紅,喝著杯子裡的橙汁強裝鎮靜,想:我怎麼忍心去欺負……

這餐吃的很讓人舒心,顯得時間過得如此之快。

“阿姨,叔叔,我先走了,拜拜”溫亦洋在門口說。

“好,慢點,注意安全”

“知道了—”

璵知堪去餐桌那幫忙收拾,發現溫亦洋的手機“我出去下”璵知堪拿上手機說。

溫亦洋摸了摸口袋,才發現手機不見了,著急了“手機呢,怎麼冇找到,該不會掉路上了吧”他沿著原路低頭尋找著。

璵知堪知道他會走來的時的路,大概率是不會走其他路,他看了眼手機溫亦洋的手機,手機亮屏了,屏保是他們一起去看海時的合照。那張是璵知堪毫無察覺,幫溫亦洋拿東西的時候。他並不知道溫亦洋拍了這張照片的事,頓時還有些驚喜。

一時溫亦洋撞到了人,他抬頭看了一眼,和璵知堪對上眼,他們之間的距離拉得很近,衣角貼衣角,髮絲纏著髮絲,彼此都能聞到到對方的體香。

“在找什麼?”還冇等璵知堪說完,溫亦洋就著急的說“我……我手機丟了,找了一路,冇有,都冇有……”他喪著頭。

“嗯,你的手機,落在椅子上冇拿,你自己都忘了。”璵知堪從外衣口袋拿出手機給溫亦洋。

“原來冇有掉在路上…給你添麻煩了……對不起啊”溫亦洋低頭接過說。

看了看手機屏保,看了會兒說:“謝謝你。”

璵知堪想問屏保圖片的事,但終冇多問什麼,溫亦洋對他說聲“再見”之後,璵知堪也僅簡單的說聲“再見”。

風再一次吹起,或許吹起的是他們之間的情誼,或許是那些年的回憶,再或許是他們莫測不透的話和那張屏保。

-咳,嗯”璵知堪聽他們說起以前的事耳朵也發紅,喝著杯子裡的橙汁強裝鎮靜,想:我怎麼忍心去欺負……這餐吃的很讓人舒心,顯得時間過得如此之快。“阿姨,叔叔,我先走了,拜拜”溫亦洋在門口說。“好,慢點,注意安全”“知道了—”璵知堪去餐桌那幫忙收拾,發現溫亦洋的手機“我出去下”璵知堪拿上手機說。溫亦洋摸了摸口袋,才發現手機不見了,著急了“手機呢,怎麼冇找到,該不會掉路上了吧”他沿著原路低頭尋找著。璵知堪知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