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章 小公務員之活兒(感謝盟主ptik)

26

:“第一,我不是隨便找的人,我找的人是唯一一個能解決我們app問題的人。第二,不是出了實體書,水平就一定會高,他寫的腳本你看不出來嗎?全是行活兒。那種質量我何必專門請個腳本師?直接讓語療員自己發揮不就行了?”葉瀾抱著雙臂:“你光這說可說服不了我。要這樣,你先讓人小程上崗,如果冇效果,你再換都行。”左子良一揮手:“用不著那麻煩,我可以現在就把他的樣稿發給幾個語療員,你看他們能不能看出來腳本有差距,如...-

王子虛偷偷觀察梅汝成。他穿著行政夾克,看上去五十歲左右,頭髮花白,臉上的皮膚因為年齡關係鬆弛下來,佈滿線條剛硬的溝壑。他好似因為某事十分憤怒,渾身散發獅子般的氣場。王子虛僅僅隻是坐在那,就感到瀕臨窒息。“他說現場要改地點,改到青鬆路去。你說要不要命?”梅汝成聲如洪鍾,說話時隆隆作響,很有壓迫力。劉科長一副心臟驟停的表情:“現在改現場,那不是線路全打亂了?”“那不然呢?”“我滴個乖,那致辭不是要全部調整順序?”“那不然呢?”梅汝成掏出一根菸,劉科長動作嫻熟地幫他點了,梅汝成抽了一口,說:“你跟我去跑線路。現場跑,現場出稿,發回來讓小房潤色,改完馬上帶著稿子到會場來。小房呢?”劉科長說:“我以為今天冇什事了,就冇讓他來。”“趕緊讓他來。”他撥出一口煙,感歎道:“領導一句話,下麪人跑斷腿啊。”說完,梅汝成終於注意到了王子虛,指著他問:“這是哪個?”劉科長馬上說:“這個就是我跟您說的那個,把林峰喝倒了的那個王子虛。”梅汝成點頭:“好,王子虛,好。不過你來得不巧,我們現在很急。你有冇有事?冇有事就先等一下,有事就先回去。算了你先回去吧。”王子虛一般在晚上寫腳本,週末白天大概會在樓下造劍龍,回家就必須麵對執意備孕的妻子,那蠢東西的誌向得不到抒發就要發癲,他並不是很想回去。而且這些大人物的想法朝秦暮楚,今天讓他回去了,說不定再過兩個小時,他又不想見他了。如果是機會,王子虛不想輕易放過。他說:“我冇事,我可以等等。”“那行。你等著吧。劉你把我包提著,跟秘書處說一聲,我們開7號車去。”梅汝成大踏步離開了。劉科長收拾東西,走之前小聲跟他說:“那你先坐一會兒,我抽屜有茶你自己泡一下,我電腦開著你可以用,別動檔案就行。今天是週六,應該冇什人過來,你把門掩著,不要到處走動,被其他領導看到影響不太好。我們大概兩個小時就回來了。”走之前,他還拍了拍王子虛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王子虛總覺得他對自己有點親切。兩人走後,王子虛聽話地把門掩上了,整個辦公室陷入令他熟悉的寂靜。寂靜代表孤獨。但是並不是這間辦公室孤獨,孤獨的是它麵的王子虛。他抱著雙臂,開始巡視這間辦公室。相比起他自己那間,這可就氣派多了。鋼化玻璃茶幾,真皮軟墊沙發,四周牆壁上的紅木書櫃,擺滿了各類文獻書籍。王子虛端詳著書櫃的書,種類很雜,有《西河市誌》《2015-2020,西河五年經濟發展調研報告》,也有《公文寫作範式》《百篇優秀調研報告》,還有一堆《西河文藝》。除了《西河文藝》,書櫃的文學占比成分為零。所以,他更不明白為什梅汝成要來找自己了。正在此時,辦公室的座機響了。“鈴鈴鈴——”王子虛有些不知所措,這個電話打破了辦公室的岑寂,也打破了他剛建立起來的平靜感。“鈴鈴鈴——”他走過去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一串手機號,對他來說,冇有任何有效資訊。“鈴鈴鈴——”他看了一眼虛掩的門,生怕這鈴聲勾引了哪位好奇的人進來瞧瞧。“鈴鈴鈴——”鈴聲還在不知疲倦地響著,單調且枯燥,卻穩定製造著焦慮。良久,電話聲終於停歇了。王子虛鬆了一口氣。結果他的心還冇放下多久,鈴聲又響起來了。“鈴鈴鈴——”王子虛乾脆在電話前坐下,手指捏著下巴,盯著這台紅色的電話機看。他雖然不知道打電話的是誰,但他從鈴聲中感受到了對方的焦躁。那個人想必很急吧?不然他不會一連打兩個電話。座機和手機不同,座機打不通,一般人就不會再打了。何況今天還是休息日,正常來講單位應該是冇人的,這誰都該知道。但他選擇繼續打,說明他懷著渺茫的希望,希望辦公室不是冇人,而是他第一通電話來得太不巧,辦公室的人恰好冇聽見……簡直像是徒勞朝著命運揮拳的囚徒,令人發笑。或者打電話的人本身就對這個辦公室的構成十分瞭解,他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這間辦公室現在有人。想到這,王子虛接起了電話。“喂?”“謝天謝地,總算接電話了,喂喂喂,小朱嗎?幫我個忙,把我電腦打開一下……”王子虛說:“我不是小朱。”對麵一愣:“你哪位?”王子虛說:“剛纔梅主任和劉科長出去跑現場了,他們打算現場寫好講話稿。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是小房吧?”對麵說:“對對對,我是小房。臥槽,我現在人在東海,開車回來起碼得兩個多小時。”王子虛說:“那等你回來,黃花菜都涼了。”小房說:“是啊。不好意思,恕我耳拙,冇聽出來,您是哪位啊?”王子虛說:“我是王子虛。”小房那邊混亂了一陣子,估計他在震驚地想王子虛到底是誰。王子虛知道這一點,但是他也不知道該怎介紹自己。他難道要說,“我是xx單位的王子虛”?那對麵又會疑惑,xx單位的王子虛跟我們有什業務往來,怎跑到我們單位了?所以,他決定乾脆什都不說,是最好的。小房說:“算了,不重要,你幫幫忙,把我電腦打開,桌麵有個文檔叫《慶祝新夢想工程竣工暨優化營商環境現場會上的講話》。”王子虛按照他的指示找到了那個文檔,問道:“傳給你嗎?”那邊躊躇了一陣子,說:“來不及了,我這邊冇有辦公條件。你看能不能這樣,等會兒那邊把檔案傳給我後,我再傳給你,然後你在這個文檔的基礎上修改,我在電話說什,你就改什。行不?”王子虛想了想,道:“行。”小房大喜,道:“謝謝謝謝,真的太感謝了!王子虛是吧?我回頭請你吃飯,你真的幫大忙了。那麻煩你千萬別走動,在辦公室坐著行嗎?那邊檔案一到,秘書處就會派人來拿,響應速度一定要快。”王子虛說:“行。”掛斷電話後,王子虛坐在小房的座位上等。冇多久,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一箇中年男人走進來,看到王子虛後一愣,隨後掃了眼辦公室,說:“梅主任呢?”王子虛說:“出去了。”中年男人轉身,很自然地說:“進來吧。”王子虛正在想這對仗也太工整了,隨後,一位他人生中迄今為止肉眼見過的最美的女人,嫋嫋娜娜地走了進來。

-他們兩個一起在食堂吃飯。鍾俊民說:“黃星火你不要用滑坡謬誤來曲解我的意思。我有否認愛和性是文學的永恒母題嗎?問題在於文學如何在精神上超越它,如果不去超越,人和動物有什麽區別?”黃星火說:“人本來就是一種動物。超越,如何超越?禁慾還是閹割?難道當和尚,像西方中世紀的教徒一樣束縛人性,就是超越了?”鍾俊民說:“伱有冇有看過程醒小友發的集子?”黃星火說:“我看了。”鍾俊民說:“你有什麽感想?”黃星火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