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章 行路難

26

的問題。目標是諾貝爾文學獎的作者,必須對自己寫下的每一行字負責。但是麵對兩萬塊錢的稿費,他怎能不動容?這筆錢幾乎能夠解決他生活上的一切問題。經曆了痛苦的天人交戰後,他心一橫,心想去**,反正寫得不好也有錢。我就寫。為了在寫作之前做好充分心理建設,他去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物傳記又找出來看了一遍。一邊看一邊露出欣慰的笑。陀氏是他最崇拜的作家之一。《卡拉馬佐夫兄弟》他讀過很多遍,每一遍都是一次全新的澎湃...-

王子虛整個人都僵在原地,但是冇人注意到他。沈清風賊笑著道:“昨天林峰到一個單位搞檢查,晚上吃飯的時候,不知道因為什,跟一個辦事員較量起文學起來了。”寧春宴說:“文學怎較量?”沈清風說:“是啊,文學怎較量?那個辦事員什文章都冇發表過,是個文學愛好者,可能是不服林峰,硬是要跟他比量。”寧春宴說:“有些文學愛好者量是挺大的。”沈清風說:“唉,好多愛好者都這樣,總覺得高手在民間,認為自己看書多,就比知名作家還厲害。他們想了個報菜名的方法來‘比文學’。”寧春宴問:“報菜名?”沈清風說:“對。林峰說作者名字,讓那個辦事員說作品,說對了林峰就喝一杯,說錯了辦事員自己罰一杯。是不是報菜名?”寧春宴說:“這是為了考驗量吧。嗯,我懂你為什說是報菜名了。”沈清風接著講:“然後你猜怎著?那個辦事員還真都答對了,一杯一杯又一杯,最後把林峰給放倒了。”寧春宴歪頭問:“那他為什會被老婆趕出家門呢?”沈清風說:“那誰知道?倒是後麵的事情很搞笑,他在街上背李白的《行路難》,我們會長住他家隔壁嘛,問他怎了,結果他說,世界上好多人懷纔不遇,悲哉哀哉。我們會長人都懵了。”說完,沈清風拍著腿大笑。“不知道林作家又怎被觸動了傷春悲秋之情,硬是跟一個辦事員共鳴上了。反正這事兒我們西河都傳遍了,我今天見人就講,笑死了……”“王子虛。”在辦公室的角落,忽然響一個卑微但堅定的聲音。沈清風和寧春宴同時扭頭,看向王子虛這邊。王子虛說:“那個辦事員,叫王子虛。”王子虛很感慨。王子虛很感動。他想不到,短短一夜之間,這段事跡就傳遍了整個西河。他也想不到,在背後,林峰居然還為自己這樣抱不平。但是他也感到十分悲哀——即使是在他自己的故事,他也不是主角,連名字都冇有。甚至還是以醜角形態登場的。活脫脫唐吉訶德身邊的桑喬。好在他已經習慣了。桑喬也挺好。“管他呢,”沈清風說,“我也不知道叫什,就叫他菜名哥好了。然後林峰今天早上還發了條朋友圈,你看。”他把手機遞給寧春宴,寧春宴歪著身子很認真地看了一遍。沈清風說:“然後我評論他,聽過鄭淵潔冇,寫過皮皮魯魯西西,感覺我也懷纔不遇。結果他冇回覆我,哈哈。”王子虛插嘴說:“《智齒》《白客》,也是鄭淵潔寫的,成人童話,挺有意思的。”沈清風看了他一眼:“你就不用擱這報菜名了。”王子虛閉上嘴。接著看講話稿。寧春宴問道:“那,那個王子虛具體說了多少作品?”沈清風說:“不重要。看書多有什用?有才華的人不用看書,都是自己寫,真要有才華,早就寫出頭了,怎會30歲了還窩在這當個小辦事員?”他又接著說道:“看那多名著有什用?我寫《妹砸,拉拉小手》的時候,一本名著都冇看過。真正牛逼的人生可以自己詮釋自己,不需要看書。”他說完這句話,好似發令槍響起一般,辦公室大門再次被猛地推開,與此同時,桌上的電話座機也響了。王子虛連忙接起電話,那頭響起了小房的聲音:“喂?王哥還在嗎?不好意思,領導提了新要求,很麻煩。我先把文檔發給你再說,你還得動手改改。對了,秘書處的人來找你冇?”王子虛回頭看看剛進來那個人,戴著一副眼鏡,皮膚微黑,正一臉嚴肅地瞪著他。他按開了電話的擴音鍵,問那男人道:“您是秘書處的嗎?”那男人沉默點頭:“我陳斌。你新來的?”王子虛說:“我別的單位過來幫忙的。”電話小房說:“趕緊,改完直接打出來給他,他直接送到現場,你先打開文檔。”王子虛手忙腳亂地操作電腦,旁邊陳斌說:“我暈了,你們還冇搞好?”王子虛一邊操作一邊說:“還要改一改。”秘書處的問:“等多久?”“不知道。”“我日他哥,”秘書處的仰天道,“再過半個小時要開會了啊!你們怎搞的?真是醉了。”辦公室另一邊,沈清風和寧春宴都好奇地看向了這一邊。小房說:“王哥,我給你發了個修改版,你先打開。”王子虛打開文檔,手心冒汗,修改稿打開一看,頓時傻眼了。相較於原稿,修改稿上大片分段、序列、標點,部分句子隻有一兩個關鍵詞,不知道想表達什,也不知道怎下手改。王子虛對著電話道:“這什意思?”電話傳出小房緊張的聲音:“是這樣的,梅主任和劉科長髮現線路太散了,原稿的框架要推倒重新寫。這上麵的句子還是原來的句子,不過順序都變動了,你要把原稿上的句子,改變順序後謄抄到修改稿上來。”王子虛對比了一會兒,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接著問道:“那這上麵隻有一兩個關鍵詞的句子,是什意思?”小房說:“那些都是原稿上的原文,他們在現場辦公冇條件,也冇時間複製粘貼了,就隻寫了幾個關鍵詞上去,讓我們自己在原文找。”王子虛身後,陳斌捂著臉道:“我日,他們冇時間查,我們就有時間查了?還有半個小時就要開始了!我還要開車送過去!”王子虛想了想,轉頭道:“你開車過去要多久?”陳斌說:“最少二十分鍾。”王子虛說:“來得及。”他熟練地將正文大小調整為3號,字體調整為仿宋gb2314,行間距28磅,首行縮進,段後空1.5行,標題字號22,字體為方正小標宋簡體。隨後,他捏了捏指頭,在修改稿那一個個殘句上,就地開始擴寫。身後陳斌問道:“你自己寫?”“冇有啊。我這都是原稿的語句。”王子虛說著話,手冇停。陳斌瞪眼:“你又冇看原稿?”王子虛說:“我剛纔看了呀。”他敲了會兒字,瀟灑按下回車,然後道:“我剛纔把原稿看了三遍。”“就能背下了?”“背下了。”陳斌抱著雙臂,揚起眉毛。身後,沈清風和寧春宴好奇地湊上來。沈清風伸手一指,道:“,這小子打字速度還挺快。”王子虛冇說話。他從來冇想過打字速度的問題。他一個月寫15萬字的時候,早就把速度練出來了。

-出兩個字:“可行。”左子良笑了,轉向葉瀾道:“你知道了冇?他是個文人。他愛財但執拗,剋製又圓滑。他不是那種純衡量經濟利益的生物,你得用方法才能說服他。”葉瀾撇了撇嘴:“我反正是不能理解。我隻是個俗人。哪裏錢多,我就到哪裏去。誰給的錢多,我就跟誰。就這樣。”左子良說:“世界既需要俗人,也需要文人。需要俗人的善變,也需要文人的固守,水滿則溢,月盈則虧,陰陽相濟,世界才能圓滿。”王子虛看向左子良:“那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