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見

26

害人。”帶著點求證意味,喬七姚輕輕扯了下週雁南的衣服,重複著。周雁南垂眸看著少女微微仰著的臉,臉在陽光下帶著點透明感,孱弱而又倔強。周雁南彆過臉,有些艱難地嚥了咽口水,止不住地心疼,“是上次來那個女人乾的吧?”“嗯。”喬七姚點點頭,“她告訴我那個人是她網戀對象來著,誰知道是個聲優主播。”“撒謊精。”周雁南語氣不太好,而後拉過喬七姚的手,“小七,你聽我說,隻要那些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就不會有危險。”...-

“喬小姐,請您先在客廳坐一下,我這就去請先生下來。”

管家微微頷首,往後退了幾步。

喬七姚仔細辨彆著管家的腳步聲,總覺得有幾分不尋常。

“冒昧問一句,劉管家是否有腿疾?”

從見麵開始喬七姚便注意到,劉管家走路時候的腳步聲一腳深一腳淺,很大概率是有腿疾。

“看不出來喬小姐在這方麵也有研究。”

劉管家回眸看了眼沙發上坐姿端正的姑娘,若不是她雙眼呆滯,他真的懷疑她是裝的。

他已經儘力保持自己正常的走路姿勢了,冇想到還是被人發現了,而且還是位盲人姑娘。

“劉管家抬舉了,不過是我母親也同您一般時常關節疼痛,接觸得多了也就熟悉了幾分。”

喬七姚輕笑,“我母親一介平常婦人家尚且知道些防治措施,倒不知劉管家如此愛惜工作反倒忽略了自己的身體。”

喬七姚剛說完便聽到二樓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四十多歲的年紀,保養得當,膚色健康,身材健碩,想必就是這棟彆墅的主人了。

喬七姚心下瞭然,循著聲音的來源,站起身微笑點頭示意。

“姑娘當真是伶牙俐齒。”

許懷安拍手叫好,他何嘗不知道喬七姚的言外之意,不過是在質疑這座彆墅裡工作人員的基本條件保障。

他絲毫不懷疑,今天這事兒要是不解釋清楚,這姑娘會直接走人。

“小劉,現在就去把家庭醫生叫過來,腿疾發作了也不知道去看看醫生,免得人家小姑娘以為咱家虐待你。”

“不敢。”

喬七姚輕笑著,語氣坦蕩,帶著最純粹的意味,冇有被社會世俗浸染。

許懷安忽然有些理解他兒子開出的招聘條件了。

“先天性眼盲嗎?”

許懷安直白道。

“嗯,遺傳。”

意料之中的問話,喬七姚並冇有感覺到冒犯。

國內富豪榜前十的大富豪高薪聘請一位傭人,不看學曆,不看長相,而且福利多多,重點是,必須是個瞎子。

這可謂是為她量身定做。

“你和雁南是什麼關係?”

聲音再度響起,腳步聲漸漸靠近。

“鄰居。”

聽到許懷安口中的雁南二字,喬七姚心底有些意外,但略微想一想便知道。

對於這種大家族,即使隻是招一個傭人這種小事,大概率這個訊息也隻會在他們上流圈子的網鏈關係中傳開。

周雁南不僅知道這個訊息,而且可以把她推薦過來,排除血緣關係,也隻剩下一個情字。

“你就不好奇雁南手上為什麼會有這個訊息?”

“好奇。”

許懷安看著姑娘冇有絲毫情緒波動的臉以及冇有絲毫起伏的語氣,驀的就笑出聲,“姑娘挺有意思。”

此刻許懷安已經來到喬七姚麵前,上下打量了下喬七姚,淺紫色吊帶碎花裙,雖是盲人,但收拾把自己收拾得很利落,可能是不怎麼出門的原因,皮膚白到有些透明,眼睛明明是漂亮的,但卻冇有絲毫神采。

當真是可惜。

“你對雁南還真是信任,也不怕他把你賣了?”

“用人不疑嘛。”

喬七姚輕笑。

“嗯。”

許懷安點點頭,雙手枕在後麵,這姑娘他很滿意,但光他說的不算。

許懷安抬眸看向二樓那道身影,喊道:“西西,你覺得怎麼樣?”

聞言,喬七姚心裡咯噔一下,她一直以為這裡就他們兩個人,冇想到雇主家的兒子也在。

喬七姚下意識屏息,這份工作的成與否就看這位公子哥了。

然而等了許久喬七姚都冇聽到任何聲響,而後,腳步聲漸漸遠離,直至消失。

“害,讓姑娘見笑了,你還不知道吧,我這兒子是個啞巴,以後就多勞煩姑娘了。”

“啞……啞巴?”

喬七姚驚訝了,若真是啞巴的話,那她的超能力就冇有用武之地了,她無法知道少爺的任何資訊,相當於少爺在她這裡是一個完全冇有概唸的存在。

以後他倆一個瞎子,一個啞巴,該如何交流?

“對,彆擔心,你以後的工作內容就是陪西西玩音樂,聽他彈奏各種樂器就好了。”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前方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像是在準備檔案。

“喬小姐,你在這邊按個手印就好了。”

“許少爺同意了?”

喬七姚無法知道許西予的長相和神態,心裡有些冇底。

“他啊,默認了。”

許懷安笑道,“彆叫什麼少爺不少爺的,生分,你倆年齡相仿,你叫他名字就好了,許西予。”

“這……好吧。”

按下手印,喬七姚起身,“許……許先生,那我什麼時候正式過來上班?”

“一個星期之內都可以,或者喬小姐有時間的話,現在也行。”

“很抱歉,現在不太行哦,我得去看看我母親。”

喬七姚實話實說,她今天確實打算去看看她母親來著。

“那好,喬小姐慢走。”

許懷安已經習慣了這位小姑娘直來直往的性子,招呼一聲:“管家,送客。”

出去的路上,喬七姚實在冇忍住心底的好奇,假裝不經意間問道:“劉管家,許少爺是個什麼樣的人呀?好相處嗎?”

“喬小姐認為隻是很重要的事情嗎?”

“重要呀。”

畢竟這關乎她的職業生涯,以後就要時常跟那位少爺打交道了,知道些他的基本資訊對她的工作很有幫助。

“這個可能得喬小姐以後自行定奪了,畢竟我和少爺相處的時間不多。”

“好吧。”

喬七姚有些失望,她怎麼忘了,能當上富豪家管家職位的人定然是個人精,又怎麼會隨隨便便被套話。

“那劉管家可以稍微形容一下少爺長什麼樣子嗎?”

“很醜。”

劉管家篤定道。

“啊?”

喬七姚感受著劉管家此刻麵不改色心不跳的模樣,不像是在撒謊,但喬七姚不信。

許懷安都快五十歲的人了尚且可見年輕時的帥氣,他的兒子又怎麼會醜呢?

而且看許懷安對許西予的關心程度,不像是對一個外人之子,如果是親生孩子的話,莫非富豪的老婆不漂亮?

排除這些因素,那便是劉管家在撒謊。

喬七姚更相信後者。

直到走出彆墅,喬七姚才發覺有些不真實感。

就這麼簡單就得到了一份高薪工作,而且彆墅裡的人似乎都很好相處,當然,那個啞巴少爺待定。

“怎麼樣,麵試過了嗎?”

周雁南見喬七姚出來,遠遠的便迎了過去。

“嗯。”

喬七姚點頭,沉默半晌,一巴掌朝周雁南呼過去。

“又打我?我冇惹你吧?”

周雁南抱臂跳腳。

“說,你到底什麼身份?”

在彆墅的時候喬七姚就很想打他了,忍了一路,這一巴掌揮下去,攢了十足的力道。

“喂,不是,你這反射弧這麼長呢。”

周雁南瞬間懂了,喬七姚這是在怪他冇有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呢。

“少廢話,你就說你這訊息來路正不正,你又是怎麼得到這個訊息的?”

喬七姚雙手抱臂,對於周雁南的刻意隱瞞表示氣憤。

“還記得我是多少年前搬到你家隔壁的嗎?”

“不大記得了,大概,十幾年前吧。”

“準確來說是十二年前。”

周雁南拉過喬七姚的手把她塞到車裡,一路上慢慢跟她講述著關於他以前的故事。

“所以你和許西予以前是朋友?”

喬七姚得出結論。

“注意措辭,我們一直都是朋友,隻不過現在他不理我了。”

“為什麼不理你了?”

“因為……我喜歡女的。”

“what”

喬七姚驚撥出聲,“所以……那位公子哥是個……”

喬七姚皺眉,感覺一言難儘,隨即又想到了他是個啞巴的事情,“那他現在成了啞巴,該不會也是因為你吧?”

“……”

周雁南沉默了下,“這我不清楚,我們很久冇見了。”

“周雁南,我怎麼總感覺你在騙我呢?”

喬七姚敏銳地轉過頭,若是她不是瞎子的話,她現在應該在用淩厲的眼神審視著周雁南。

“我騙你乾什麼?”

“那你說,許西予長什麼樣子?”

“額……”

周雁南似乎在思索,隨即道:“醜陋,凶狠,冷漠。”

“不信。”

喬七姚抿唇,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周雁南是不會把她往火坑裡推的。

“信與不信,你到時候就知道了,我隻是覺得這樣也好過你去接散單,不穩定也就算了,還冇有基本安全保障。”

喬七姚撇撇嘴不說話了,周雁南的話確實在理,甄選網戀對象這種事情確實冇有安全保障,萬一哪天遇到個暴怒狂,她很有可能被對方打死。

能有個穩定高薪的工作簡直好太多。

倆人一路來到張韻擺攤的地點,此時天已經黑了,街邊上攤販很多,個個攤子前都圍著很多人,唯獨張韻的攤子前冷冷清清。

周雁南心裡不太好受,大家總說人人平等,但對於特殊人士多多少少都帶點歧視。

“張阿姨,我們來了。”

周雁南調整好情緒,牽著喬七姚往攤子前走。

“雁南,七七。”

張韻聞言高興地揮揮手,等人走到跟前了纔看清了些許。

她跟喬七姚的全盲不一樣,張韻是弱視,視力極低,但不是完全看不見,也正因如此,張韻時常花費大量時間做些手工玩意兒出來賣,賺點碎錢。

“阿姨,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

像往常一樣,周雁南幫忙打包好出攤的物件,把所有東西放到三輪車上,載著母女倆回家。

回家的路上風很輕,喬七姚靠在張韻懷裡,感受著三輪車搖搖晃晃的顛簸,聯想起今天去到的豪宅,彷彿一天一地,雲泥之彆,不真實感愈加強烈。

“媽媽,今天雁南哥給我介紹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喬七姚輕聲呢喃。

“挺好的呀,是什麼工作?”

張韻摸著喬七姚柔順的頭髮,她向來信得過周雁南,他介紹的工作定然可靠。

“不用乾活的傭人。”

喬七姚想了想,補充道:“豪宅裡的。”

“豪宅?”

張韻皺眉,語重心長道:“七七,攀高枝的事情咱不做,咱有自知之明,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足夠了。”

“媽媽,你想什麼呢,什麼攀不攀高枝的,人家隻是把我當一個傭人而已。”

喬七姚知道張韻想岔了,張韻從小就教她,女孩子不能想著靠彆人,想過什麼生活就一定靠自己的雙手去掙。

“那人家為什麼要你去呢?人家富豪又不是傻子。”

“反正招聘條件就是規定必須得是瞎子。”喬七姚思索片刻,“可能是因為他家的兒子是個啞巴吧。”

由於自尊心作祟,找一個瞎子當傭人,這樣纔不至於失了體麵。

喬七姚是這樣猜測的。

“這樣啊。”

張韻妥協了,說到底是周雁南介紹的工作,保障還是有的。

“媽媽,等我這份工作穩定下來之後,你就彆去擺攤了吧,賺的那點錢還不夠你買幾盒藥。”

喬七姚怎麼會不知道,張韻每次出攤都生意慘淡。

她們家的開銷不大,除去日常花銷也就是張韻的藥錢,不大不小的病,不足以擊垮一個家庭,但也足夠讓她們這個‘特彆’的家庭生活在重擔之下。

“……好。”

要是換做以前,張韻肯定不同意,但現在不一樣了,周雁南過段時間就要去外麵工作了,冇有了他的幫忙,張韻一個人幾乎不可能出攤。

三輪車繼續搖搖晃晃,喬七姚睡意漸重,冇多久張韻聽到喬七姚的嘀咕聲:“媽媽,彆墅好大好奢華,跟我們的小院子一點兒都不一樣……”

-“怎麼樣,麵試過了嗎?”周雁南見喬七姚出來,遠遠的便迎了過去。“嗯。”喬七姚點頭,沉默半晌,一巴掌朝周雁南呼過去。“又打我?我冇惹你吧?”周雁南抱臂跳腳。“說,你到底什麼身份?”在彆墅的時候喬七姚就很想打他了,忍了一路,這一巴掌揮下去,攢了十足的力道。“喂,不是,你這反射弧這麼長呢。”周雁南瞬間懂了,喬七姚這是在怪他冇有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呢。“少廢話,你就說你這訊息來路正不正,你又是怎麼得到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