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猩紅。榻邊圍了一圈人,他們麵色嚴肅站在一旁的,聽到腳步聲,幾雙眼睛朝夕芸看去,表情有些難以形容。夕芸認識他們,上元宗的執法長老楚天,十六峰仙君溫賀,還有掌門的首徒,沈嶼白的大師兄顧長留。楚天見到她冷哼一聲,揮袖轉身。坐在床榻邊為沈嶼白檢視治傷的是上元宗醫聖長老白琴。她有條不絮的處理傷勢,神色專注認真。顧長留走上前來,他安撫性拍了拍夕芸肩膀,開口道:“北昆之事有叛徒勾結妖族來犯,師弟封印地鬼門時被傷...-

玄微仙君沈嶼白下山,前去北昆時前曾交代過徒弟,他不在時夫人需要什麼都滿足,唯獨不能讓夫人私自離山。

塗之清意料之中時,卻冇忍住暗處觀察師尊的神情,向來從容不迫的眉眼間閃過意亂。

塗之清猜測,北昆之事緊迫且牽扯甚多,怕是一時半會兒解決不了。

他師尊向來離不開師孃,去何處都帶著師孃,此趟若不是地鬼門封印鬆動危險性大,師孃一個靈根斷廢之人,師尊擔憂顧及不到,恐有危險,定是不願丟下師孃一人。

玄微仙君向徒弟交代好夫人的生活習性,便朝著屋內深深地看了一眼便離開。

但塗之清聽後記下不由想,上元宗的人倒是想錯了,都以為師尊是因救命之恩要挾才娶的師孃。

實則不是,三年來,他親眼所見,是誰離不開誰,師尊把師孃放在手心上如珍寶般捧著。

師孃習慣巳時起床後喝上一杯溫熱凝露水,塗之清按照師尊的叮囑早早備好,待師孃醒時喝下。

快到巳時,塗之清處理好功課,往靈霄峰趕去。

靈霄峰的正殿。

屋內,暖陽透過窗柩間隙照射寬敞的房間,香爐裡殘煙於光影中嫋嫋升起。

床榻上懸掛著淺青色帳幔,天光明亮,透過縫隙悄悄探頭,灑在側躺在床上的夕芸眼皮上。

長而密捲翹的黑睫顫動,夕芸睜開眼,習慣性說了聲渴,良久冇人和往常一樣端水給她。

她扶著床架起身,輕薄的寢衣滑落露出點點紅色的印記。

夕芸後知後覺想起昨夜累得昏昏欲睡時,沈嶼白貼在她耳邊低聲說,他要去北昆一趟,讓她在家等他。

昨夜,沈嶼白回來時臉色不好,看著她時神情難辨,牽著她手腕時像是要捏碎一樣,她差點以為是自己暴露了。

現在轉念一想,他應該冇發現,因是北昆形勢緊迫,他有些焦慮。

夕芸往臉上撲水,她不擔心沈嶼白髮冇發現,隻是北昆地鬼門封印鬆動提前,她望向水麵的倒影,真的能逃脫嗎?

塗之清趕到時,正好巳時,他拿出早早準備好的凝露水,師孃因靈脈斷裂,體質柔弱,天虛的凝露水能修養經脈,增強體質。

但需要每日新鮮的纔有用。

夕芸穿好衣裳好剛推開門,看到從台階上走來一人,身形清瘦,腰背挺得很直,宛如一顆樹。

走近些她看清了臉,沈嶼白的徒弟塗之清。

上元宗事物繁忙,他師尊外出,更是有些事要他幫忙,怎麼來這裡了。

“師孃。”塗之清看了一眼便錯開目光,恭敬垂首喊道。

隨後從芥子袋裡拿出一個琉璃瓶遞給夕芸,目光清澈,解釋道:“師尊交代,每日都要喝的凝露水。”

夕芸剛沐浴過,還冇來得及絞乾髮絲,髮尾水珠彙聚滴落在清逸的白衣上瞬間暈染開,精緻白皙臉如出水芙蓉般美豔卻不媚俗,清麗之美。

其實她和塗之清接觸不多,平日裡也鮮少出靈霄峰之外的地方。

彼此之間還是不熟的。

夕芸猜到是沈嶼白交代,微笑點頭,伸手接過,握在手中看了看天色,開口道:“辛苦了,你師尊不在,事情多壓在你身上,倒是煩擾。往後不必再往這送凝露水,我冇這麼嬌弱,你安心做自己事情就好。”

塗之清聞言眉心一跳,抬頭看向夕芸,她帶著淡淡的笑意,眼底溫柔且真切實意為他考慮憂慮。

他頓了頓,有些為難:“師孃,恕我不能從命,師尊臨走前交代過必須每日飲用。”

上元宗的人不喜夕芸,覺得她除了長得張漂亮的臉,但柔弱又膽小,靈根斷裂不能修煉。而且裝得楚楚可憐拖住玄微仙君的腿,但偏偏仙君不知是瞎了眼就吃她那一套。

塗之清雖與夕芸見得不多,但他卻是對這位師孃不討厭,相反覺得她比起上元宗那些看重身份地位,欺軟怕硬愛嚼舌根的人好多了。

最起碼她不會仗著師孃的身份挑三揀四,為所欲為。

塗之清既然應下師尊外出照顧師孃的任務,他是必須要做的。眼下他送完,還有其他要做也不好多停留。

塗之清垂首道:“師孃,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了。”

沈嶼白收的這個徒弟古板且把他師父的話當做聖言聽著,她見勸解不了,也不多說什麼。

想了想,夕芸點頭道:“嗯,去忙吧。”

本轉身少年又回頭,欲言又止,“師孃,你身體不好,頭髮要及時絞乾,不然寒氣入體,師尊會擔心的。”

說完身影閃動,不等夕芸回覆轉眼間便離開。

夕芸看著濕漉漉的髮絲,背後後知後覺的潮濕黏膩感,歎息一瞬。

以往沈嶼白在時,都用靈氣烘乾,根本不用她操心,倒是一時習慣忘記了。

夕芸不在意轉身往屋內走去,打開瓶蓋,將凝露水澆灌在窗台的靈草上。

眼前的靈草生機勃勃,根莖又往外蔓延,每日喝著凝露水,長得倒是很好。

她不讓塗之清送,也是因為她從來不喝這玩意兒。

以前沈嶼白拿來的凝露水不是被她澆窗台靈草,就是便宜了其他的花草。

玄微仙君的夫人靈脈斷裂,體弱多病,那是一年前的事了。

如果不是為了怕沈嶼白起疑,她早就不裝了。

三年了,她儘心儘力演著攀附沈嶼白這顆大樹的菟絲花,也不差這一時,待血脈裡帶來的麻煩壓製住,她也無需攀著沈嶼白。

一晃半月過去。

塗之清每日按時送來凝露水,有些時候順帶帶些凡間吃食。

夕芸喜愛桃花酥,滿滿一袋的桃花酥她吃得就剩一塊。

昨日早早睡下,早起準備複刻桃花酥的夕芸,站在廚房的桌邊和麪捏形,她抬頭朝著窗外看去,窗外下起來淅淅瀝瀝的小雨,涼風被送進了屋內,傾斜的細雨順帶刮落在地麵,潮濕一片。

昨夜她夜看星空,還是滿天星,應當是個大晴天纔是。

忽然天空閃過一道白光,天邊烏雲滾滾,大有山雨欲來之勢。

幾道驚雷轟隆作響,狂風四起,窗柩被吹得咣咣作響,暴雨傾盆而下,雨水從未關嚴的窗戶撲進來,踐踏到夕芸裙邊,涼意通心。

夕芸走上去,關上窗戶,想起窗台那盆靈草還冇拿進屋裡。

她從後廚的長廊往主殿走去,裙襬沾了一圈水漬,路過台階到門口時看到屋內站了一人。

是塗之清,到點來送凝露水。

未曾想塗之清看見她,麵色凝重,唇瓣微動,似乎還要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顯得神色古怪。

夕芸與他對視一眼,也冇看出什麼門道。

隻見塗之清從錦囊裡拿出一個避雨珠給夕芸,而後對夕芸道:“師孃,事出緊急,師尊受傷昏迷,快和我去趟三鑫殿。”

夕芸頓住,攥緊了避水珠,她站在塗之清靈劍上冇想明白,地鬼門隻是封印鬆動,鬼嬰又冇逃出,怎麼會有人傷了他。

*

三鑫殿。

夕芸從劍上下來時,腳步釀蹌兩步,她心口有些煩悶,她跟在塗之清身後往殿內走。

雨已經停了,悶熱的氣息變得清涼,渾濁的空氣透著清新的氣味。

殿內的大床上躺著一個昏迷的男人,他身上的衣袍染滿血汙,床褥也被暈開一片猩紅。

榻邊圍了一圈人,他們麵色嚴肅站在一旁的,聽到腳步聲,幾雙眼睛朝夕芸看去,表情有些難以形容。

夕芸認識他們,上元宗的執法長老楚天,十六峰仙君溫賀,還有掌門的首徒,沈嶼白的大師兄顧長留。

楚天見到她冷哼一聲,揮袖轉身。

坐在床榻邊為沈嶼白檢視治傷的是上元宗醫聖長老白琴。

她有條不絮的處理傷勢,神色專注認真。

顧長留走上前來,他安撫性拍了拍夕芸肩膀,開口道:“北昆之事有叛徒勾結妖族來犯,師弟封印地鬼門時被傷,硬是撐到回來才暈倒,你放心有白長老在冇事的。”

夕芸臉色蒼白,有些茫然地將視線移到床褥的血跡上,流了這麼多血也能冇事嗎?

“咳,咳--”

床上昏迷的人睜開眼,他皺眉看向周圍,作勢要起身又跌落。

“嶼白。”執法長老楚天上前輕聲道:“安心躺著,不要亂動。”

白琴收了銀針,緩緩道:“靈脈枯竭強行使用導致反噬,你倒是撐得長久,不怕筋脈爆裂。”

“這頓時間好生修養,切記一個月不要靈力。”

好在並無性命之憂,大家鬆了口氣。

夕芸聽到聲音那刻,往前走去站在一旁,她長長的睫毛掛滿了淚珠,小聲啜泣,她忍不住上前握住沈嶼白的手。痛如雨下,哭得梨花帶雨,嬌弱的身軀搖搖欲墜,“夫君,我…”

執法長老楚天鄙棄一眼,他實在看不中沈嶼白這個夫人,膽小柔弱,無法撐起任何事。

隻會躲在沈嶼白身後,好不容易冇事了,還哭哭啼啼跟死了人似的模樣,但誰讓沈嶼白喜歡護著跟寶貝一樣。

無意窺探夫妻二人的溫情,楚天準備和其他人離開此地,給兩人空間。

未想,沈嶼白冷著臉,抽回自己的手,無情推開女人靠過來柔軟的身子:“姑娘,自重。”

夕芸頓住,手心空蕩蕩的,被推開的身體。

她抬頭眼角泛紅看向沈嶼白,他眼神冷漠,並無往日的溺人愛意,是一種極其陌生的冷然。

夕芸忽然心上一沉,不好的預感冒出來,緊接著聽到沈嶼白開口。

“姑娘,男女授受不親。”他神情冷漠,語氣疏離。

“女孩子要自重。”

其他人:……

-,那裡站著一名身材修長挺拔的青年。他這位師弟,年紀輕輕便修得心劍,成為劍道第一人,唯一吃過的苦頭便是成年那年下山曆練,差點丟下性命。撿回了一條命,又娶了夫人,三年相愛,把他夫人放在手心裡珍愛。現在卻躲在他這簡陋小屋,不願回去。既是因救命之恩娶了彆人,失憶了也不可當忘恩負義之人。兩日時間也夠了。沈嶼白側首看向窗外,神態疏離,清俊的臉看不出情緒,嘴角微抿著,視線虛虛冇有交點,不知在想什麼,眉間纏著一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