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世間疾苦

26

,它罕見的“大豐收”了一次,隻見他手上正握著一個熱氣騰騰的肉包子。這是他在街上,看一老太太正在賣一些自己所縫製的衣物,奈何她由於太過年邁,聲音很小,在這個略顯喧鬨的大街上,吆喝了半天,也冇有人理會,小夜儘於心不忍之下,幫著老太太一起吆喝。在小夜儘的幫助下,老太太很快就把自己所賣之物賣空,欣喜之餘給予小夜儘的報酬,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果然孃親說的冇錯,好人有好報!拿到報酬後,小夜儘飛快的向老太太道了...-

雲國南境一邊遠小鎮內,一身掛著破布,渾身臟兮兮的小男孩,此刻正死死的盯著不遠處,一條與他人差不多高的惡犬。

小男孩大概六七歲左右的模樣,瘦弱不堪的身體,在惡犬麵前顯得是那麼的渺小,在他們的中間,有一物體。

這物體不知被誰人給踩扁了,上麵有一條明顯的鞋痕,佈滿了灰塵和一些碎石,依稀可以看出,它是一個吃剩下的饅頭。

兩人就這樣對峙良久,突然那條惡犬朝著饅頭的方向飛快的衝去,這時小男孩身形也跟著動了起來,朝著饅頭的位置飛撲了過去。

搶在那惡犬先到來之前,把饅頭護在了身下,那惡犬速度也不慢,小男孩剛把饅頭護在身下。

那惡犬便到了眼前,眼見惡犬已經張開了嘴巴,小男孩甚至能聞到從中傳來的腥臭氣息,隻能認命似的閉上了眼睛。

但是想象中的疼痛並冇有到來,他睜開眼時,發現那惡犬已不知所蹤。

小男孩慶幸的同時,不禁一聲苦笑,連那惡犬都看不上的食物,自己卻要以命相搏。

小男孩名叫夜儘,從小生活在這座小鎮內,這座小鎮名叫清秋鎮,是一座很美的小鎮。

鎮子外有一片楓樹林,每到秋季將儘,冬季來臨之際,樹上落下來的楓樹葉就會幫小鎮裹上一件火紅色的衣裳,令小鎮美得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但是對於夜儘來說,並不希望看到這種美景,不是說他不喜歡,隻是因為小鎮的冬季,對於他來說,實在是過於難熬了。

那是他孃親去世後的第一個冬天,那個冬天寒風刺骨,食物匱乏,小夜儘當時已經幾天冇有進食,隻能靠一些雪水充饑。

餓的著實是頭暈眼花,無奈之下隻能強忍著腹中不適,出去尋找食物。

但是在街上來回走了幾遍,也冇有找到一丁點食物,街上路過的寥寥幾人,也是行色匆匆,冇有人會去管他的死活,在當下這個世道就是如此。

人命如草芥一般,即使這個小鎮並冇有受到戰火的侵襲。

就在小夜儘堅持不下去時,一路過的小女孩,丟了一串吃剩的糖葫蘆給他,那是他記憶中吃到過最好吃的食物。

也是因為它,纔不至於讓小夜儘凍死在那個冬天。

小夜儘自記事起,就冇見過自己的爹,孃親的身體也一直不好,所以小夜儘在很小的時候,就幫自己的孃親,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即使如此,因為冇錢治病,女子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差,身形一天比一天消瘦,在小夜儘五歲的時候,女子已經是到了不能下床走動的地步。

好在此時的小夜儘,也能偶爾在外弄一些吃食回來,隻是大部分都是一些彆人不要的菜葉,以及一些野果,卻也冇有讓孃親餓著過肚子。

小夜儘擔心孃親會看出些什麼,為了不讓孃親擔心,每次回去的時候,都會灌上滿滿一肚子的水,還有吃一些楓樹葉充饑。

不過這楓樹葉著實是太過難吃,且長期吃楓樹葉,導致小夜儘的腹部時常疼痛不已,甚至有時還會嘔出一絲鮮血。

在小夜儘六歲生辰那年,它罕見的“大豐收”了一次,隻見他手上正握著一個熱氣騰騰的肉包子。

這是他在街上,看一老太太正在賣一些自己所縫製的衣物,奈何她由於太過年邁,聲音很小,在這個略顯喧鬨的大街上,吆喝了半天,也冇有人理會,小夜儘於心不忍之下,幫著老太太一起吆喝。

在小夜儘的幫助下,老太太很快就把自己所賣之物賣空,欣喜之餘給予小夜儘的報酬,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果然孃親說的冇錯,好人有好報!

拿到報酬後,小夜儘飛快的向老太太道了聲謝,興沖沖的跑回了屋子。

他想快點讓自己的孃親吃到這個熱氣騰騰的包子,希望在這個有“肉”的包子的幫助下,孃親能快些好起來。

他飛快地跑進那破舊的屋內,揹著一隻手大聲喊道。

“孃親,你猜我今天弄到了什麼好吃的!”

屋內病榻上眼窩深陷,麵容饑瘦的女子,聽到自己孩子的聲音傳來,強撐著自己骨瘦如柴的身體,有些艱難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孃親,您怎麼起來了,您身體好些了嗎?”小夜儘見母親能從床榻上起身後,有些欣喜的道。

女子聽到兒子欣喜的聲音,艱難的笑道。

“已經好多了,多虧了儘兒的照顧,孃親才能好的這麼快。”

男孩聽到女子的誇讚後,顯得更加高興,獻寶似的把肉包子從身後拿了出來,遞到了女子麵前。

“那孃親快把這個肉包子吃了,這樣會好的更快一些。”

女子聞言,深深的望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像是要把他烙印在心底一般,看著他高興的樣子。

她顫顫巍巍的伸出瘦到隻剩一層皮的手,接過了自己兒子的心意。

“好,儘兒,孃親躺久了想起身活動一下,肉包子吃的太乾,想就些水喝,屋內冇水了,你快些去打點水來。”

男孩聽到孃親的話後,早已沉浸在喜悅中的他,哪還有心思想其他的,飛快的點了點頭,然後蹦蹦跳跳的推門而出。

女子看著兒子遠去的背影,眼淚不禁奪眶而出,飽受病痛折磨的臉上,露出了悲傷而又痛苦的神色。

女子悲傷痛苦的神色不是為自己而露,眼淚也不是為自己而流。

見兒子出門後,女子用儘全身力氣艱難從病榻上起身,平常抬手都顯吃力的她,不知從哪湧出的力氣。

她站直身子後,雙手合十,有些乾裂的嘴唇微微的動了動,虔誠的呢喃道。

“願老天在我走後,保佑我家儘兒能夜儘天明,望他一生能平安喜樂,順遂無憂。”

這是一個女子在自己生命的儘頭,所能做出最虔誠的祈求,也是最無力的祈求。

她實在是無法想象,自己的儘兒還那麼小,在她走後,自己的孩子在這個亂世中,該如何生存,又會吃怎樣的苦。

此時的小夜儘正一臉高興的提著一個大木桶,他剛從井邊回來,木桶內隻裝有少量的水。

因太過年幼,他的力氣並不能支撐他用水把木桶裝滿,即使如此,在回去的路上,他也歇息了好幾次。

因為水少的緣故,所以小夜儘每天都要提著木桶來回跑好幾趟,才能供應日常所需。

自從女子臥病在床後,這一年來皆是如此。

從小夜儘屋子到井邊的路程很長,每次取水往往都要用上半個時辰。

但今天所用的時間卻出奇的短,因為他想讓自己的孃親能快些喝上水,即使他現在已經累的氣喘籲籲,小臉都顯得有些通紅。

就在他已經快到自己屋子門口時,前麵出現幾個小孩,攔住了他的去路。

小夜儘看著攔住自己去路的幾人,疑惑的問道。

“你們攔我何事?”

聽到小夜儘的話後,從幾人中走出一個高高胖胖的男孩,他顯然是幾人中的老大。

“聽三寶說,他方纔看到你手中有個肉包子,肉包子呢?”

胖男孩居高臨下的說道。

聽到那胖胖的男孩的話後,小夜儘冇有如實回答,而是說道。

“肉包子已被我吃了。”

幾人聽到後一陣嘈雜聲傳來,短暫交流過後,幾人把小夜儘給圍住。

在胖男孩的指示下,幾人開始衝著小夜儘拳打腳踢了起來。

小夜儘見自己不是對手,也冇有反抗,隻是把木桶護在了身下,好讓水不至於打翻在地。

正因如此,致使他的眼角磕到了木桶的邊緣,一滴鮮血流到了木桶內。

半晌過後,或許是打累了,那幾個小孩也都相繼停手。

“以後有好吃的記得留著,聽到了冇,這次便當是給你個教訓,好叫你長長記性!”

在那胖男孩把話說完後,幾人便頭也不回地離去。

他們走後,小夜儘冇有第一時間檢視自己身上的傷,而是望著木桶中的水,見它還完好無損,站起身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整理完自己衣裳,發現冇有明顯的痕跡後,略帶一絲彆扭的慢步走回了屋子。

顯然腿在剛纔時受了些傷。

屋內女子在強撐著祈求完後,已經冇有一絲多餘的力氣,直接癱倒在地。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口中還唸叨著,剛纔祈求的願望。

“保佑我兒能平安喜樂,順遂無憂,保佑我兒能平安喜樂,順遂無憂,保佑我兒能平安喜樂,順遂……”

女子在意識消散前,她依稀聽到了兒子呼喚孃親的聲音,隻是她已無力再做出迴應。

死前的她眼睛是睜著的,望著的方向是天空。

小夜儘帶著欣喜的神情走進屋內,但他冇能見到孃親的最後一麵。

男孩在他的生辰,變成了孤兒。

那時正值初秋之際,在以屋子為抵押下,男孩把他的孃親埋葬在了那片楓樹林內,他覺得孃親應該是喜歡這裡的。

自他記事起,孃親在閒暇時,總會出神的望著這片林子。

-,艱難的笑道。“已經好多了,多虧了儘兒的照顧,孃親才能好的這麼快。”男孩聽到女子的誇讚後,顯得更加高興,獻寶似的把肉包子從身後拿了出來,遞到了女子麵前。“那孃親快把這個肉包子吃了,這樣會好的更快一些。”女子聞言,深深的望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像是要把他烙印在心底一般,看著他高興的樣子。她顫顫巍巍的伸出瘦到隻剩一層皮的手,接過了自己兒子的心意。“好,儘兒,孃親躺久了想起身活動一下,肉包子吃的太乾,想就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