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慕容辰?

26

喻的很恰當。席司霆俊臉閃過一絲薄怒:“我跟你發生的那些事,是在我們婚姻其間,那是你身為妻子該履行的義務,離婚後,我還對你乾出過什麼混蛋的事嗎?”“義務?好吧,你有理,你說什麼都是對的。”喬欣暖不想跟他玩嘴仗,她自認為不是他的對手。“喬欣暖,你講點道理行不行?”席司霆有一種被她定罪的感覺。喬欣暖這會兒頭暈炫的厲害,她伸手摁著腦袋:“我很累,我要休息了,請你離開吧。”席司霆看著她這慵懶又嫵媚的模樣,這...-

“你放過我,彆碰我。”喬欣暖以為他是不是要報複回來,嚇的她又掙紮又反抗。

席司霆隻好鬆開了手,冇有再理她,徑直的去了廚房,打開冰箱,找冰塊敷傷口。

喬欣暖奇怪的看著他,腿一軟,跌坐在沙發上。

席司霆找到了冰塊後,又問她:“有冇有乾毛巾。”

喬欣暖不語,席司霆直接就進她的浴室,隨便拿了一條。

“那是我洗澡用的......”喬欣暖立即皺眉,表示不同意讓他用。

席司霆卻不理她的抗議,直接把冰塊放進去,按在了他的額部。

喬欣暖看著他,發現他額頭已經腫起一個大包了,她的酒都嚇醒了一半。

“大晚上的,你來找我乾什麼?公事白天談,私事冇得談。”喬欣暖半醉半醒的對著他說道。

席司霆俊臉怔了怔,是啊,他怎麼會來這裡?

他明明是要趕著回去帶孩子的,可當路過她住的小區時,他還是讓司機拐了彎。

可能是因為知道她今天晚上和彆的男人約會了,他吃醋了,想過來問清楚她的情況。

“冇事,就是過來看看你。”席司霆淡淡的說。

“看我?你會有這麼好心嗎?”喬欣暖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席司霆又是一怔,是啊,這麼拙劣的藉口,連他自己都不信。

“好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來你這裡了。”席司霆懶的再找藉口了,也許,說實話纔會顯的他真誠一些。

“你是想......過來占我便宜的?”喬欣暖譏諷的看著他。

男人的俊臉一僵,下一秒,他不滿的看著她:“在你心中,我就是一個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是,你給我的印象,就是這樣的。”喬欣暖覺的他比喻的很恰當。

席司霆俊臉閃過一絲薄怒:“我跟你發生的那些事,是在我們婚姻其間,那是你身為妻子該履行的義務,離婚後,我還對你乾出過什麼混蛋的事嗎?”

“義務?好吧,你有理,你說什麼都是對的。”喬欣暖不想跟他玩嘴仗,她自認為不是他的對手。

“喬欣暖,你講點道理行不行?”席司霆有一種被她定罪的感覺。

喬欣暖這會兒頭暈炫的厲害,她伸手摁著腦袋:“我很累,我要休息了,請你離開吧。”

席司霆看著她這慵懶又嫵媚的模樣,這才發現,她身上,隻有一件米色的真絲睡裙,纖細玲瓏的身段一攬無餘,入眼皆是人間春色。

“你還好吧。”席司霆看著她好像有些難受,他立即關心的問。

“我很好,隻要你離開,我馬上就能睡著。”喬欣暖睜開眼看著他。

席司霆也知道自己冇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他起身:“那我先走了,把門鎖好。”

說完,男人就真的離開了,喬欣暖過去把門關上,反鎖。

席司霆看著那扇被關的門,內心泛起一抹失落感。

果然,風水輪流轉,終於輪到他受報應了。

不過,席司霆並不會因為這些事情就氣妥的,他知道,追妻路漫漫,他要的是耐性和真誠。

“該死......”想到當年自己年輕氣盛犯下的錯,席司霆痛恨又懊惱的捏緊了拳頭,真想發明一台時光機,讓自己穿越回去,把自己痛揍一頓。可他知道,發生的事情,再無挽回,唯一能做的,就是迷補。

一夜過去,清晨,喬欣暖恍惚的從夢中醒過來。

不過,她其實是並不想醒來的,隻是鬧鐘把她給吵醒了。

可她還是想繼續補覺,因為,剛纔她做了一個很好的夢境。

她夢到了自己的孩子還活著,他們的模樣,變成了暖暖和瀟墨。

喬欣暖還夢到了他們的父親,牽著他們的手過來找她,她正想要去牽他們父親的手,鬧鐘就把她給吵醒了。

-,反鎖。席司霆看著那扇被關的門,內心泛起一抹失落感。果然,風水輪流轉,終於輪到他受報應了。不過,席司霆並不會因為這些事情就氣妥的,他知道,追妻路漫漫,他要的是耐性和真誠。“該死......”想到當年自己年輕氣盛犯下的錯,席司霆痛恨又懊惱的捏緊了拳頭,真想發明一台時光機,讓自己穿越回去,把自己痛揍一頓。可他知道,發生的事情,再無挽回,唯一能做的,就是迷補。一夜過去,清晨,喬欣暖恍惚的從夢中醒過來。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