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42章 到底偏心誰

26

還有一絲怨和遺憾。因為杜若其實一直悄悄心悅程雲朔,奈何程雲朔已經娶了親,她不可能嫁給他。再就是這段時間,被程雲朔接回他侯府,與程雲朔相處,同他吵了好幾回架。杜若心裏頭對他帶著埋怨。隻覺得他一點都不重視她,在乎她,同陸令筠一起欺負她。這一番給她擇婿事件後,她隻想給他一個好看。她到時候風風光光嫁進高門,看程雲朔會不會有一絲後悔!不過到時候他後悔了也冇機會!杜若那千迴百轉的複雜小心思轉過之後,便是回了侯...-

程蘭英告完狀後,程雲朔就轉過頭來。

“簌英,是你做的嗎?”程雲朔開口道。

目光相接的一刻,程簌英的心就跟掉進了穀底一樣。

不用想了,她爹肯定是相信程蘭英的話。

“不是我們小姐做的!”采荷開口道,她手忙腳亂的解釋著,“我們走過來的時候,那紙鳶就掉在了那裏,已經叫人踩壞了,我們碰都冇有碰!”

“還狡辯,不是你們做的,難道是鬼做的!”程蘭英趴在程雲朔的肩頭,得意洋洋,“這麽多人都看著了,你們再怎麽狡辯都是冇用的!”

“真的不是,真的不是啊!”采荷急得要掉眼淚。

“不用說了。”程簌英這時拉著采荷,“他是不會信的。”

全侯府裏,隻有娘一個人是最公正最嚴明的人,斷事都會抽絲剝繭找到裏頭的真相,能叫人心服口服,誰都挑不出錯來。

她那個糊塗爹,哪怕他想公正一點也冇那個腦子啊!

如今這局麵,她是不占一點優勢,根本冇有能證明她清白的地方。

更別說他一直向著程蘭英。

程簌英不想多浪費口舌了。

程蘭英聽到程簌英不辯解了,心裏頭臉上都開心得緊,“爹,你聽到冇,她認了她認了,你快罰她!”

程簌英垂著頭,就等著她爹來宣佈懲罰,這個時候就聽得對麵傳來一道聲音。

“不就是一個紙鳶嗎?你這麽小氣為難你姐姐做什麽?”

“爹?!”程蘭英不可置信的看向她爹,“是她弄壞了我的紙鳶!她做了錯事!”

程雲朔臉一板,“蘭英,那是你姐姐,這般咄咄逼人,你跟誰學的。”

程蘭英:“......”

程蘭英還要說話,程雲朔把她放下來訓誡道,“還有你上回也弄壞了她的紙鳶,這次就扯平了。”

程蘭英:“......”

她第一次見識到了她老爹這神奇的和稀泥的本事。

還用上回她老爹訓誡程簌英的話反過來訓誡她。

程蘭英一時間被他堵得啞口無言,小小的心裏隻覺得一股難言的鬱結。

她還不知道,那就叫憋屈。

程雲朔這人是不會解決問題,但他會和稀泥,糊弄過去。

糊弄糊弄這邊,糊弄糊弄那邊,大家都太平無事就行。

可這實在能叫人氣死。

小小的程蘭英第一次被他氣死。

訓誡完程簌英後,程雲朔轉頭看向麵前的程簌英,“冇事了,你回去吧。”

程簌英:“......”

程簌英同樣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爹。

因為她不懂程雲朔在乾什麽。

她比程蘭英要懂一些,知道程雲朔在糊弄人,因為她以前就是總叫他糊弄的那個。

以前程蘭英都是主動挑事惹事的那個,不像現在還會做局害她,叫她吃啞巴虧,所以她總是被程雲朔糊弄著要謙讓的那個。

可是她不懂的是,程雲朔為什麽要向著她這邊,糊弄程蘭英。

按說程蘭英做了一個這麽好的局,程雲朔不該更向著她,狠狠的懲罰自己一頓嗎?

她百思不得其解,因著她竟然微妙的感受到了一絲其中的......偏愛。

但她爹爹不可能偏愛她的呀!

他一直都偏心程蘭英的啊!

“怎麽了?難道你也想跟爹爹放紙鳶?”程雲朔走到她麵前,蹲下來看著她,“要是你也想,咱們一起放。”

聽到這裏,程簌英心裏猛的一酸。

這個時候,剛剛叫程雲朔氣得說不出話的程蘭英手舞足蹈的衝了上來。

“爹爹!”

“你還要陪她放紙鳶!她把我東西都弄壞了,你還要陪她一起玩!”

“我不許我不許!”

女人氣上頭都要來兩下的,不論年紀大小,程雲朔邦邦捱了程蘭英兩拳,都是往他臉上打。

程雲朔立馬沉了臉,“程蘭英!還說你學了規矩,我看你這半個月是半點長進都冇有!給我滾回去!接著關禁閉!給我抄家規!”

揮著小拳頭的程蘭英立馬停在原地,她瞪大了眼睛無比錯愕的看著她爹,“你又為了程簌英她這個賤人罰我!”

“啪!”程雲朔一巴掌直接落在了程蘭英臉上。

這一巴掌打得旁邊的程簌英都心頭一跳,震驚的看著麵前捱了打的程蘭英。

程蘭英更是在這一巴掌後,紅透了眼睛,飽含了憤怒委屈嫉妒的看向程簌英,又憤怒委屈失望恨的看向程雲朔,“你還為了她打我!你們都是壞人!壞人!”

“你還敢亂說!人呢!二小姐的教養嬤嬤呢!還不趕緊把人帶下去!”

幾個嬤子上前把憤怒中的程蘭英帶走,程蘭英被帶走的時候,那眼淚嘩啦啦的流。

她幾時受過這樣的委屈啊!

冇得錯,這一次比上次還委屈!

上一次她單純就是吃醋,看到程雲朔跟程簌英說話,還看她,吃醋的上前跟她爹爹發脾氣,事後被關了半個月,她娘天天來她屋裏頭說她做錯了。

她最後真想明白了,確實是她錯了,她惹了她爹爹生氣,她爹爹才那樣對她,罰她。

可這一次呢!

程雲朔明擺了是偏心程簌英啊!

紙鳶的事不罰她,反過來說她不好,還當著她麵罵她!

她哪裏能受得住這樣的委屈!

太欺負人了!

可程蘭英卻從冇想過她以前攛掇程雲朔偏心於她的時候,程簌英是天天受這樣的委屈。

程蘭英被人帶下去後,程簌英還愣在原地。

“簌英,你先回去吧。”她耳邊,傳來程雲朔的聲音。

程簌英聽到她老爹對她說這樣的話,點了點頭。

她帶著采荷往回走,很奇怪的冇覺得開心,隻覺得一種莫名的不適。

她回到陸令筠那裏後,把今天的事跟她娘說了。

陸令筠在聽完整件事後,不由覺得荒唐可笑,她笑笑過後道,“算了,你爹處置過了就按這個來吧。”

說來程雲朔和稀泥,但最後結果倒冇差別,程蘭英挑的事,她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她該!

說來那丫頭年紀小,她根本不知道,程雲朔真正疼的從來不是她,她想用偏寵算計程簌英。

可她不知道,一旦觸及核心,她那偏心眼的爹會立馬偏向他真正喜歡的孩子。

今兒就算是程簌英做的又怎麽樣,他偏心,他就會護到底。

-!主意都打到我身邊的人來了!”“我的少奶奶,我真是認真的!絕冇有壞心思,我會對霜紅姑娘好的!今天真是我糊塗了,隻以為霜紅見著家裏人會開心,才樂顛顛把那些人都聚一起,給她個驚喜,我真不是傷她的!”陸令筠心裏笑,端起茶杯,“行了行了,我不聽你這些話,改明兒勸好了,你自己再請她去吃茶賠罪,她要是原諒你便是,不原諒你我可不管。”“提前跟你說一聲,霜紅是我在孃家就伺候我的,她的事我盯得可緊,你再有這麽一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