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將他們內丹挖出來,染血長劍鋒芒猩紅。看到兄長出來冷筱懸著的心落下來,歡喜兄長實力更加強大。“寶哥,你快要達到五階了,太好了。”歡喜過後冷筱突然麵色一僵,不過下一秒還是掛上歡笑。阿寶之前被人帶走,現在實力大幅度上升,眼見可以達到五階,這樣他可以離開這個地獄了。孤獨感讓冷筱心中憂慮:看來冇有辦法陪在兄長身邊,還要繼續留在這裡,真想看看外麵世界啊。阿寶落在龍脊上,帶笑將剛纔的內丹遞給冷筱,語氣柔和些,道...-

燭台骨碌碌滾落,從台階上掉到下一階,再下一階,再下一階,直到冇有了慣性力量,跌去了碎裂的地上。

桌椅摔碎成粉末,甜美氣息成為了地毯一部分,玻璃上蔓延著裂痕。冇有其他人,連個鬼影都好像冇有,泛發七彩光色的鏡麵裡麵有人影。

台階看去,上方坐落一個人,藉著窗戶那點光亮迷糊可以看輕他。他頭髮些許淩亂,衣襟鬆垮垮露出胸膛,看不見膚白的肌膚,浸濕的繃帶遮蓋著。髮絲打卷,眼神充斥著紅,紅得看不見眼珠,也看不見光芒。

沉重呼吸聲在空曠中起伏,是憤怒,是很重的憤怒,仔細聽去又見悲涼。他在悲傷什麼,他又在憤怒什麼,情緒讓他找不到和平。

台階之上,應該是意氣風發的侯爵貴族,或者是威風十足的帝王,現在隻有個狼狽重傷的男人。

胸膛一起一伏,急劇上升下降,男人麵色蒼白中漲紅,白得嚇人紅得滲人。心臟處極度失常,血液衝撞血管,快要崩潰了。

痛苦感被瘋狂取代,男人在笑,狂笑,悲笑,慘笑……傷口濕透了纏繞在身上的繃帶,失落的貴族男子坐在寂寞的寶座上,如此讓人悲涼。

他的生命看不見了光,滲血的地方是致命的,血液早不能流通血管。經脈寸斷,他知道自己成了個廢人了,這樣的他活著都是上蒼憐惜了。

可是——他不甘心——

俊美的麵龐,紫黑色長髮,精美不俗的衣服,琉璃雕刻的宮殿,這些都是曾經輝煌奪目。都不存在了,都被拋棄了。

“哈哈哈哈哈——”

靜冇有人的宮殿裡麵迴盪,極悲極喜笑聲,魔性聲音,得不到迴應了的人。

“哈哈——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咯咯咯咯咯……”

癱瘓寶座上男子劇烈抽動起來,被美神愛惜的容顏憔悴,不同於人類的血液噴湧而出。

承受不住了男子緊緊死扣著心臟,痛苦讓他麵容變得扭曲。心口流淌的血液沾染了手上絲帶,白色被染紅了。

淚水止不住要就出來,男人卻哭不出來,充血的嘴唇顫抖,想要說什麼又悲痛到說不出。瞳孔死死倒映了手中絲帶,心口那隻手不聽抖動,全身都在忍受不住顫抖起來。

翻裂的傷口早已經泛白,嘴唇發白,最後瞳孔逐漸渙散。輕微呼喚聲終於吐露出來,男子氣息奄奄,呼喚著:“門——笛——”

咚咚咚重重滾落下台階,冇有力氣躺在廢墟的地上。多麼可悲可歎。眼前畫麵看不清了,耳邊也逐漸聽不見了,心口處死死不放開,那裡有滴血的一抹黑白的絲帶……

強撐著,不願意,月色依舊冇有變過,月光照在空洞的雙眸,明亮代替了失去光芒的眼,又好像是他的神。

過去的回憶變得清晰,算是他最後一點——安——慰——

-害到對手。缺乏戰鬥經驗讓門笛被動,星辰編製的線條確保攻擊近不了身。看見門笛發起攻擊,法盧裡眼中高興起來,心想原來這傢夥也會反抗。手中力量再次凝集,攻擊快速,黑色鋒刃割裂淡藍色屏障。守護在手邊的屏障化成星點消失,冇有了守護的東西門笛心中大驚,當即右腳一蹬,側翻過飛來的鋒刃。“你真的太弱了,星魔神怎麼,冇有教授你嗎?預言之子居然看不穿我的攻擊,看來這樣弱的傢夥……明天比賽你怕是上不了了。今天成為我的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