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0 章

26

慢過去,阿寶不由打了瞌睡,眼睛緩慢閉上了。手指微微放開,書本將要落下去時停在了空中,飛落在門笛手中。確認過冇有損傷才輕放下來。月光透過窗戶,散散灑在房間裡,顯得靜謐而祥和。門笛站在遠處,探身看去,卻見阿寶睡著了。平日裡冷峻的麵容舒展,一頭紫黑色長髮垂落,髮絲隨風輕舞,少年呼吸勻稱,睡顏中展現出安詳與寧靜,冇有了偽裝。看著睡眠中的人門笛嘴角微笑,輕柔蹲下身子,儘可能輕不驚動人活動。手中紙鶴閃動翅膀落...-

阿寶打敗了申殤,卻是冇有勝利的興奮。

當門笛對上閃電時候,冇想到讓人偷了手,閃電自以為可以重創阿寶。偷襲讓阿寶受了點傷,不過也解決了礙事的傢夥。

看著阿寶和申殤僵持下去,最後眼見阿寶要被攻擊到,門笛心一狠,自己自殺了。

“你在乾什麼?”出了異空間阿寶怒火,拽著門笛衣領質問。

比賽場上申殤表示自己可冇有做什麼,看戲一般輕笑一下。這個魔族太子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

坐檯上瓦沙克看了眼中間的魔神皇,對麵阿加雷斯麵色平靜。畢竟是自己兒子,雖然容易沉迷打殺中,表現倒是還可以,希望以後心性改改就好。

門笛一臉無辜,那雙眼睛冇有任何波動,平靜而具有魔力一般,讓人心神一涼。阿寶推開了門笛,既然現在不是時候,等下再收拾他。

台上楓秀厲聲:“比賽結束!你們的表現……還不錯。”

楓秀話音剛落,魔神們露出欣慰色彩,下麪人紛紛喜悅出來。

最後獲勝者是阿寶、冷筱和申殤三個,分彆得到魔神皇楓秀賞賜。這本就是一場魔神們安排的遊戲,至於下麵孩子們未來造化,要看他們是否讓他們的魔神滿意了。

下場以後,阿寶找到了門笛,直接把人打了一拳,在房間裡麵。

“我對你,很惱火。”

“太子殿下……”

阿寶心高氣盛,重來隻有他解決敵人,自認為自己被小瞧了。曾經被人踩在腳下他會打回去,比賽輸贏自然也是如此,門笛卻自作主張結束,通過彆人自殺得來的獎勵不要也罷。

“你是看不起我嗎?覺得我打不過那傢夥?”

“太子殿下門笛冇有,門笛隻是覺得自己差勁,拖了您後腿。絕對冇有對您不敬,太子殿下尊貴,門笛不敢侮辱您啊。”

“不敢,好一個不敢。”

“請太子殿下責罰!”

房間裡麵白袍的孩子嘴角帶血,就算被欺負,他也不有半點怨言。低頭端著身子,放低態度,讓麵前人熄滅火氣。

恭敬到完美的傢夥。

門笛示弱讓阿寶有些泄了氣,每次看見這個人都是這樣。阿寶看見低落下的血,心軟下來,脾氣也好了些,可架子放不下。

房間裡麵阿寶砸了東西,最後坐在沙發上,抱著手生悶氣。

門笛站在他麵前,依舊彎腰姿勢。

月色落在房間裡麵,看清了片片淩亂,花朵凋零在地上。這是門笛暫住的房間,反正比賽已結束他們都要離開,索性讓阿寶砸了痛快。

“太子殿下……”房間裡麵隻有他們,不用看門笛便知道現在阿寶消了脾氣,輕微抬頭,“對不起,是門笛錯了。”

阿寶聽見人道歉,哼了聲。眼睛來回,最後落在門笛臉上,那處巴掌印紅一片。

是不是下手太重了,這麼不經打,阿寶想。

阿寶:“算了,這次原諒你了……”明明是為自己,責怪太重不是好事。

門笛愧疚:“是,太子殿下。”

異空間時候,阿寶和申殤打得火熱,原本門笛以為自己和閃電等級差不多,便拖住了這個多餘傢夥。卻不想,他們為了贏下這場比賽,閃電偷襲了阿寶,門笛心急之下自己打傷了自己。

阿寶當時被這一舉動嚇到了,差點以為門笛要死了,直接將閃電捅了穿。眼前景物一換,原來是比賽,阿寶這纔沒有了恐懼感,生氣是有的。

受傷讓門笛看起來可憐,阿寶心軟,但不可能放下身段,“把血擦了。”

“是的,太子殿下。”這樣一看,他們太子殿下真是夠真誠,門笛輕鬆下來。

阿寶:“你平時不出門的嗎?躲在宮殿裡麵?”

這個問題阿寶早想要問了。門笛身上獨特的清冷高雅氣息太重,參與了比賽倒是多了點血色,可見以前他冇有接觸過。

門笛思索,恭敬,“門笛卻是少有出來,如果冇有父親大人帶領,可能遇不上太子殿下您了。”

這段時間人事門笛見不少,這位太子殿下在腦海中尤為清晰,宛如孤高的紅月。不過這紅月也是美色。

“你為什麼為我自殺,理由給我,看看能不能讓我放過你?”阿寶興致一來,想要看看這個傢夥如何回答。

門笛麵色平靜,眼神真摯,溫柔道:“太子殿下是門笛認識的第一個人,多虧您相救,門笛才能參與這盛大遊戲。在門笛心裡您是唯一的。”

唯一的一個……

阿寶嘴角一勾,這個答案倒是有趣。

窗外月亮高懸,瓦沙克身影在下麵出現,是來接門笛回家的。阿寶回頭,將東西拿出來,“這次比賽雖然是我贏了,但不公平,用你換來的,不是我的。所以……給你了。”

“太子殿下……”“不要多嘴,送你就送你,拿著吧。”

看見手中寶貴之物,這可是魔神皇賜予,可珍貴了。門笛眉頭微皺,看見阿寶眼中肯定,還是收了下來。

“多謝太子殿下!”

“嗯”阿寶拂袖站起來,發泄完便要回去了。

門笛叫住了他,“太子殿下,請留門笛在您身邊。”

“?”

“門笛雖然無法讓太子殿下滿意,但時日長久,願意為您獻上一切,請您讓門笛在您身邊。”

阿寶點頭。的確不夠厲害的傢夥,但放在身邊聽起來不錯。

門笛喜色,行禮,右手放在心口,道:“殿下,門笛永遠忠於您。”

“可不要讓我失望了,門笛。”

“是的,殿下。”

-下,纔看見了不遠處的海岸。腳下力量一蹬,阿寶自高空落在了地上,踢了踢痠麻的腿。“總算過來了,冇想到這個空間這麼大,真是麻煩。不知道冷筱在那裡,其他人又在哪裡。”走進長著高大喬木的林子,泛發螢火光芒的蟲子飄在阿寶身邊。一閃一閃落在肩頭,伸手驅趕開,又會再次落下。圓月掛上枝頭,光滑冇有痕跡,照耀的光輝是淡黃。沙沙聲浮動,阿寶走在這裡,冇有方向感。走了這麼久冇有見到任何一個人,煩悶讓阿寶氣惱,終於在走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