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8 章

26

那抹身影出現,冷筱連回憶都困難,想到:“看來等不到你來了,冇有你在,我真是差勁死了……”男人走進冷筱,勝利者姿態伸出手,下一秒眼中驚恐。男人不可置信,搖晃身子後退幾步,憤怒吼道:“你居然感傷我,看來你今天活不了了。得不到你,那我就得到你屍骨,放在最高山峰上。”骨鞭在男人手中靈活跳動,飛快攻擊冷筱。冷筱眼中死色,咧嘴笑起來,牙齒間血液染紅嘴唇。沉重身子再次飛躍起來,像是飄落的楓葉,鮮紅帶著絢麗。雙手...-

看見阿寶過來,冷筱高興歡迎,目光落在身後門笛。等阿寶坐下來,捱過去問道:“阿寶,他是誰啊,居然可以和你一起過來。”少女眼中探索欲強烈,嬌俏探頭看著兄長。

自從出了魔龍穀,恢複身份的冷筱樣子大變,變得更加活潑起來,完全冇有了曾經落魄的狼狽。阿寶露出歡喜,手指戳了戳少女額頭,笑道:“少打聽,等下你也要上場。要是被打哭了,冇有人可以幫你,父皇也會懲罰。”

冇有躲開的冷筱撇撇嘴,抱著胸道:“知道了,本公主現在可厲害了,絕對不會讓寶哥和父皇丟臉。”作為魔族公主,還是魔神皇女兒,這段時間她也被安排了修煉。儘管訓練是件痛苦的折磨,但她咬牙堅持了,她可不想被拋棄。

比賽采用抽簽進行,兩兩對決,最後隻需要留下二十名勝利者。二十名獲勝者將要前往澤幻空間,在那裡他們繼續比賽,最終獲勝者會得到魔神皇賞賜。所以這不僅僅是一場比賽,還關乎到他們這群人發展,要是得到魔神皇認可,說不定會成為魔神繼承者。

比賽如火如茶進行,賽場上少年少女拚勁全力,不斷將對手打下去。阿寶坐在上麵眼中不羈,雙手撐著下巴,手指點滴,嘴角微微上揚,旁邊冷筱玩弄著手指,比劃月亮輪廓。兩兄妹似乎信心滿滿,冇有把參加比賽的人放在眼中。

運氣不佳,阿寶排在倒數第三個上場,連冷筱都比他早出場。觀看久了他覺得無聊,翹著二郎腿打瞌睡了。

作為星魔神的孩子出場,門笛白衣格外耀眼,氣質與所有人不同。他的對手是個灰白膚色的異種少年,手臂垂落在小腿,泛著綠色的眼珠子轉動。

對決開始,異種少年並冇有攻擊,而是在打量門笛。門笛後退三步,手指夾著紙鶴,星辰眼中透露出嚴肅。接觸過廝殺後,心中有東西湧進了,脫俗的星星終究有了鋒芒。

周圍氛圍緊張起來,兩人都冇有出手,上麵魔神都不由惱火。退步到台子一角處,門笛手中紙鶴落下,攻擊也朝他過來。異種少年的攻擊冇有聲音,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作為對手門笛打開了保護罩,雙眸轉動,觀察對方存在。

情況不太好,異種少年化成霧氣,不斷被擋在保護罩外麵。門笛不由皺起眉,多麵骰子出現在手中,身後彷彿有星辰浮動。“原來是魔法師的天敵,魔族一族中的隱形者,難怪攻擊無聲動作無形。”手中骰子消失,隨著保護罩消失,跳出了攻擊。

異種少年臉上冇有表情,和殭屍一樣呆滯,但手上動作快如閃電,斬斷攻擊過來的法線。白袍少年飛身躍起,躲過一次攻擊,落在地上快速結印。台子上一個陣法出現,閃耀金色光芒,不斷向上移動。

門笛的陣法隻能短時間控製行動,不讓對方遁入地下。藉著對手還不能行動自如,手中紙鶴落在周圍,消失在原地。當異種少年打破陣法,攻擊下來,門笛一個滑鏟躲過,單手撐地,空翻搖晃著落地。

比賽還在繼續,賽場看台處瓦沙克欣慰點頭,對自家孩子無比溫柔。坐在賽場旁的阿寶眯著眼,嘴角上揚,輕哼一聲。

幾次打鬥下,門笛被逼退到邊緣,眼見異種少年要將他打飛出去。門笛嘴角一勾,手掌向上一抬,空中突然出現法陣,法線將對手禁錮在麵前。手中紙鶴泛起光芒,輕輕一動,對手彷彿失去自控,異種少年居然將自殘。

變故讓所有人震驚,明明門笛的攻擊冇有重量,現在卻讓對手彈飛出去,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異種少年口吐綠色血液,麵上依舊呆滯,眼中不可相信。門笛麵上平靜,彷彿剛纔一切皆在他掌控中,麵帶微笑對高台行了一禮。

瓦沙克對下麵門笛點頭,是對他的讚賞。

門笛轉身,目光瞥見坐檯上的玄色少年,微微點頭。後者隻是給了他一眼,然後繼續閉目,並冇有為他喝彩。

等待阿寶的比賽在最後,身邊些人傷的傷殘的殘,並冇有多少人可以為他站起來喝彩了。不過沒關係,他的目標從始至終都不是他們,而是高高在上的人——他的父皇。

五階實力在這群人中算是強大存在,達到等級的人隻有一兩個,所以阿寶的對手並不多。大概是魔神們刻意安排,阿寶的對手隻是個三階,還冇有等對方反應,他就一腳踹飛了出去。坐在上麵的楓秀玩味看著。旁邊阿加雷斯和瓦沙克對視一眼,同時一笑。

能夠站回賽場的參賽者不多不少,剛好隻有二十個,門笛也在當中。他們站立在賽場中央,安靜等待魔神皇指示。

楓秀對阿加雷斯抬手,後者明瞭,手中出現一個黑色匣子。一打開,一股力量浮現在二十人頭頂,接著他們便消失在原地,出現二十個如同螢幕的畫麵。魔神們注視著二十個畫麵,裡麵可以看見這些新星表現,下麵落榜的人眼中羨慕。

阿寶感覺自己身子一輕,張開眼睛,便出現在大海中央的石柱上,四周空闊冇有邊界。“這種地方……”孤身一個,在深藍大海中央,阿寶嘴角抽動,“……我會讓你看得起的……”

賽場上方楓秀優雅晃動手中杯子,冰冷帶著深意,輕聲道:“希望玩得開心……”

空間裡麵阿寶踏著海麵奔跑,在這片大海中顯得渺小,不斷向前。當裡麵懸掛在上方的太陽落下,纔看見了不遠處的海岸。腳下力量一蹬,阿寶自高空落在了地上,踢了踢痠麻的腿。“總算過來了,冇想到這個空間這麼大,真是麻煩。不知道冷筱在那裡,其他人又在哪裡。”

走進長著高大喬木的林子,泛發螢火光芒的蟲子飄在阿寶身邊。一閃一閃落在肩頭,伸手驅趕開,又會再次落下。圓月掛上枝頭,光滑冇有痕跡,照耀的光輝是淡黃。

沙沙聲浮動,阿寶走在這裡,冇有方向感。走了這麼久冇有見到任何一個人,煩悶讓阿寶氣惱,終於在走出林子那刻爆發了。拳頭打在樹上,轟隆一聲整棵樹傾倒下去,重重砸在另一棵樹上,壓斷了樹乾。

拳頭嘎嘎作響,他是真生氣了。從一開始抽簽到最後,對手等級弱的不行,再到被扔在海裡,一切彷彿被人安排好一般,無聊的遊戲感讓人暴躁。阿寶隻想早早解決掉對手,然後給那個男人好好看看,這般被戲耍真是惱火。

阿寶眼中怒火燃燒,發泄在這裡也是無用。飛身上空中,直到整個陸地在他眼中浮現,月亮成為他的背影。氣息力量在手中浮現,飄向東西方的冰原,阿寶朝遙遠地方飛去。

風雪吹動衣袍舞動,頭髮在空中淩亂,白色身影融入雪中,身上的星星在冰雪裡麵發著光。一片無垠,所見全是皚皚雪山,雪山洞口在這片白色世界小得可憐。手掌被鋒刃吹得刺痛,門笛站在洞口,頭上漂浮著光球,十九的數字在裡麵大顯,他靜靜看向遠處那抹異色。

雪地上一藍一紅身影交纏,雪地中他們頭上光球依舊懸在頭上,風雪阻擋他們行動,但他們依舊打鬥在一起。很快藍衣少年的刀刃將紅衣少年刺穿,紅衣少年頭上光球消散,人也消失在雪地裡。

頭上數字減少一個,門笛眼中冇有波動,轉身進了山洞。在他進去時候外麵紙鶴砸開,雪堆將洞口堵住了。

阿寶落在草原上,溪水中倒影他的樣子,不過頭上出現一個有數字的黑色光球。當他閉眼凝神感受上方,腦海中浮現出一張地圖,不同顏色的棋點緩慢在上麵移動。屬於阿寶的點位就在草原一角,看見上麵火焰色彩的點,猜到冷筱在冰原和草原交界處,淡藍色和深藍點位在冰原之中。

所以……這是地圖……

“……”這他媽的……

站在草地上,可以看見遠方白色雪峰,阿寶腳下不做停留,繼續趕過去。

暴風雪席捲而來,要摧毀阻擋所有人靠近,冇有任何生靈在雪山活動。手掌也擋不住鋒刃的寒冷,吹動頭髮向後麵。魔神們真是閒得無聊纔會創造這樣一方空間,二十個人間隔遙遠,不僅要抵抗幻境變化,還要尋找分散的獵物,如同大海撈針。

披風嘩嘩作響,聲音消失雪暴中。阿寶一腳一腳踩著積雪趕路,在這裡他連傳送都困難,如果不小心就會被颳走。牙關緊咬,眯虛著眼睛看清前方,卻不曾料到腳下一空。攜帶著積雪掉落下去,石頭衝撞在身上,手指抓不住攀附物,像是掉入泥潭。

“該死……嗚……”嘴一張開雪就闖入,阿寶把自己縮在一團,儘量讓自己少受些‘折磨’。不斷向下滑落,腳下一空,阿寶看見了微弱光芒,狼狽跌落在地上。忍不住暗罵一聲,拍著雪站起來。

石壁上水晶泛發光芒,照在黑漆空間裡麵,溫度倒是冇有外麵冷。阿寶摸索牆壁,向一處出口進去。通道裡麵空蕩蕩,腳步聲清晰,噠噠清脆。不斷向前,再向前,穿過幾處洞口,彷彿看不見儘頭。

阿寶觀察著‘地圖’上方位,隻見不遠處淡藍色點朝他這邊過來,頭上數字也變成了十四。他們行動比較快,看來其他人冇有他這般倒黴了。張開眼睛,朝著地圖所標註方向走去,眼見他和另一個人位子重疊,卻不見人。

頭頂傳來腳步聲音,緩慢,那個人聽起來很柔和,阿寶腦海中浮現門笛身影。“不會是那個傢夥吧?”手上力量凝聚,朝頭頂破壁而去,雷鳴般響聲貫穿山洞。眼見石壁上裂痕漫延,石塊紛紛掉落,再一擊下去上方塌陷而下。一道白色身影掉落下來,閃動煙塵走了出來。

-強大。“寶哥,你快要達到五階了,太好了。”歡喜過後冷筱突然麵色一僵,不過下一秒還是掛上歡笑。阿寶之前被人帶走,現在實力大幅度上升,眼見可以達到五階,這樣他可以離開這個地獄了。孤獨感讓冷筱心中憂慮:看來冇有辦法陪在兄長身邊,還要繼續留在這裡,真想看看外麵世界啊。阿寶落在龍脊上,帶笑將剛纔的內丹遞給冷筱,語氣柔和些,道:“吸收掉,哥哥帶你出去。”冷筱現在實力隻有三階,如果吸收了這些內丹,應該可以衝破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