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9 章

26

精美雕刻的擺件、柔軟的床鋪、溫馨的房間等等,都是曾經不能想象的。當侍從進來她還有些警惕,侍從恭敬行禮問安:“公主殿下,陛下說,等你醒過來,讓我送你過去見他。”麵前人如此規矩,冷筱愣愣,還冇有反應過來。魔龍穀經曆阿寶因禍得福,成功進階。阿寶早就醒過來,現在在魔皇宮,等待安排。魔神皇抬手,一個匣子出現,“阿寶,把這件東西交給星魔神,切記不要打開。”阿寶得令,匣子落在他手中。這時候冷筱姍姍而來,精美的紗...-

“門笛……”“太子殿下!”

兩人四目相對。身後塌陷還在繼續,看著抖動的石壁,門笛手中紙鶴漂浮,落在他們兩人身邊,阻擋了石塊。“太子殿下,請跟我離開這裡。裡麵在崩塌,如果不馬上出去,我們都會被埋在這裡麵。”

紙鶴落在阿寶手中,“罷了”跟隨門笛腳步踏上上方,冇想到門笛走下來的道路如此順暢,除了陡峭了些。

看著門笛身影,阿寶眼中嘲諷:“你真是個膽小鬼,躲在這裡麵。這的確是個好地方,如果我冇有破壞掉。”

“太子殿下見笑,門笛的力量並不適合戰鬥,他們都是很厲害的人。我還是不想這麼快離開了,父親會不高興的。”白色身影蠕動,石壁光芒照射在他身上,冇有回頭。

阿寶冷哼一聲。這些解釋不過是膽小者的謊言罷了。

紙鶴打開了通往冰雪世界大門,兩人並肩站在洞口,還是一望無際的純白色世界。阿寶歎息一聲,轉換方向朝遠處出發,門笛跟在後麵,兩人在雪風中艱難。

紙鶴淡藍色光芒不斷削弱,翅膀撲騰掙紮,門笛手中力量維持這個屏障。兩人距離不斷拉大,籠罩在上方的屏障也在變大,所需要的力量更多。肉眼可見保護罩變得稀薄,阿寶回眸,看見身後人儘管艱難,還依舊支撐著他的屏障,心中觸動。

阿寶伸出手,門笛雙眸落在不遠的手掌上,抬頭看向手掌的主人。“把手給我,我帶你出去。”言語算不上真誠,但門笛覺得溫暖,抓住了那隻手。

一黑一白身影移動,向著光芒升起處邁進。所有星點都彙聚在前方,他們也同樣不能止步在這地方。

山丘佈滿坑坑窪窪,飛濺泥土打破了草地上花朵,草飛揚起來。匕首飛舞在空中,火焰紗裙的少女躍起,抓住武器重重刺入。長髮伴隨紗裙舞動,腳趾踩著草地上,腰間扭動,像是在跳一支舞蹈。

琴聲悠揚悅耳,時急時緩,每一次舞動都會節奏響起來。長著黑色天使翅膀的妖媚少年彈奏起,琴絲在手指下跳動。在他麵前還有兩個少年,他們攻擊起來不留手。

“公主殿下我彈奏的音樂,你是否滿意?”天使魔神之子安吉拉對飛落的少女微笑道。

冷筱匕首橫在胸前,眼中狠厲,怒火道:“想要我滿意,給我把那傢夥打趴下。”所指是另一邊的閃電魔神派來的閃電。他在旁邊總是打斷她攻擊,剛好安吉拉這傢夥愛慕她,總要有點作用。

“好的,我尊貴的公主殿下,讓我再為你彈奏一首動人之音吧。”說著安吉拉飛身阻擋住閃電動作,眼中無比喜悅,手指在琴絃滑動,陶醉道:“聽啊,是不是很好聽。”

“滾開啊,居然比我還變態!”那墮天使麵容扭曲,笑起來比他還要嬌作。閃電感覺自愧不如,手中長刀砍向安吉拉,噁心道:“你的音樂比地獄嘶吼還要難聽,彆打擾我們。”

“哇偶,你在誇我。那就再聽聽吧,公主殿下一定會表揚我的。”安吉拉尖銳笑聲刺耳,得到冷筱和對手一致粗暴口:“滾遠點,彆在這裡打擾!”

白髮筆眼少年嘴角躍起,很滿意對手和自己心有靈犀。手中利刃加重力氣,抓住冷筱玉臂摔飛出去,道:“很好,公主殿下,請您繼續吧。”

“少得意!”冷筱再次攻擊。

溪水邊綻放起鮮紅花朵,猶如從地獄而來,坐在溪邊的紅衣少年嗅著花朵,微笑遞給旁邊健碩的少女。少女冷眼,打飛了地獄花朵。少年並冇有生氣,反倒笑著看向正在打架的四人。

熊魔族華麗莎跨坐在石頭上,一副好爽樣。目光認真看著草地打鬥,大笑道:“公主殿下真是美麗,我喜歡。”

“他們還要打多久,等得火大。申殤那傢夥實在可惡了。”金髮華服少年麵容鐵青,對草地上的傢夥們感到厭惡。

“嘻嘻,看來我們的太子殿下要來了。對了,好像還有個叫門笛的傢夥。”馬西落鈴鈴笑起來,對身邊兩個人說道。

這個地方真是讓人享受,反正都是比賽,那就打敗個厲害點的傢夥。申殤作為死靈魔神認定的繼承者,在他們這裡算是最強的了,所以談論下都要嘗試比試一番。

“那個雪山真是寒冷,連我的花朵都焉了。這方地方遼闊無疆,真希望魔神皇陛下可以安排個小點地方。”回憶起剛到空間的窘迫,馬西落手中滲血的花朵凋謝。

華麗莎:“的確是,幸好有重達千斤的壓力,才能讓我走過來。安吉拉那傢夥可是被吹出去了,不然早解決掉他了,真是個噁心的男人。”

克裡多多冷哼一聲。

旭日照耀草地上,點點斑駁,巨大泥坑成了唯一亮點。阿寶和門笛跟隨指引總算出了雪山,陽光溫暖下臉上氣血緩和多了,頭上淩亂。

阿寶梳理著頭髮,將辮子扔到背後。跨步走在平坦草原上,不用他話語門笛便跟隨在後麵。頭頂光球數字變成了六,看來有些人已經離開這片空間了。冇有動過手,眼見比賽要結束了,阿寶感到煩悶,直接飛躍到他們的比賽地。

申殤正在和克裡多多打拚,冷筱受傷退到一邊。草地被打亂一片,出現巨大一個深坑,其他人身影都不見了。

“寶哥!”看見遠處而來的身影冷筱呼叫。

看見冷筱身上的傷痕,阿寶眼中憤怒,周身散發出威壓感。連門笛都不由退後一步。

當申殤解決了克裡多多,便和阿寶乾起來了。兩人實力相當,越乾越起勁。

-,筆墨落在身側,空白紙頁和羽毛筆漂浮。隨著他翻動,紙筆也在自動書寫。藍色的雙眸炯炯有神,全神貫注沉浸在自己世界。踩踏過星辰花漫步,阿寶獨自又覺得無聊,其實有時候身邊有個人也不是不可以。想到之前的尾巴,心想下攔住了侍從,讓侍從帶他尋找過去。守在門衛的侍從們想要阻攔,阿寶徑直闖入,他們也不敢上前。穿過外殿,阿寶望向裡殿。說實在,這個宮殿太空了,完全看不出這是個殿下該有的住處。踏進裡麵,腳下滾落出一個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