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遇

26

說著聽著像是日語的話,一邊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餘清澤順著他的右手看去,一個又高又一眼就看出來不是正常傢夥的長髮姐姐出現在了她的視野裡。餘清澤:拜托,誰家人類長那個樣子啊,還能被召喚出來。緊接著,那個長髮姐姐就一邊衝著那個醜傢夥尖叫著,一邊拿出了剪刀。餘清澤:啊?哦豁,有點像裂口女啊。疑似裂口女的姐姐很快就解決了那個醜傢夥。在一旁見證全過程的餘清澤敢打包票,那絕對是她這一生見過最血腥的幾秒。哪怕她是一...-

之前看小說的時候,餘清澤深覺各大爽文裡那種“從天而降”的出場方式格調滿滿,簡直能把“我是大佬”四個字,擠入每個看到和讀到那一場麵的旁觀者的腦海中。

她甚至還幻想過自己有朝一日從直升機上一躍而下,從而救人於水火之間,拯救主角於危難之中。

當然,餘清澤表示,如果這畫麵再加上一件黑風衣的話,那簡直就是最炸裂的、最酷帥的出場。

簡言概括的話,就是——酷爆了!!!

但是,真正體驗了一次類似於這種出場方式的餘清澤表示:

確實,挺炸裂的,但人們總說,想象與現實是有差彆的。

因為這種情況下,很可能炸裂開的可能不是場麵,而是她本人。

畢竟,剛剛炸裂出場就看見一個張牙舞爪、又醜到讓人生理不適的東西向她撲過來,換哪一個在唯物主義世界,生活了十九年的純情女大,不會裂開啊!

那個醜東西看著突然著陸的餘清澤,撲過來的動作有一瞬的停頓。

可惜,無論是因為慣性,還是覺得我們妹冇有什麼威脅,它並冇有停下來,而是向她張開了抽象的、黑漆馬虎的大口。

餘清澤……餘清澤選擇轉頭就跑,心中還瘋狂刷屏,

“不是,這什麼玩意啊,這麼醜!還有口臭!救命!美少女纔不要被這麼臭的嘴咬到!!!”

可惜的是,她的逃跑想法出師未捷身先死。

餘清澤剛剛一轉身就撞上了一個厚實的胸膛。

她陡然一驚,下意識地想向後退一步,腦子裡卻是很慌亂。

她狠狠咬牙地想,毀了,大意了,忘了觀察敵情了。但當她還冇反應過來,撞上的這個人就一把撈住了她,並迅速帶著她向一旁閃去。

餘清澤大喜過望,是友方!

被帶著躲過一劫的餘清澤抓著友方哥的胳膊剛剛站穩。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半摟著她的人就一邊對她說著聽著像是日語的話,一邊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餘清澤順著他的右手看去,一個又高又一眼就看出來不是正常傢夥的長髮姐姐出現在了她的視野裡。

餘清澤:拜托,誰家人類長那個樣子啊,還能被召喚出來。

緊接著,那個長髮姐姐就一邊衝著那個醜傢夥尖叫著,一邊拿出了剪刀。

餘清澤:啊?哦豁,有點像裂口女啊。

疑似裂口女的姐姐很快就解決了那個醜傢夥。

在一旁見證全過程的餘清澤敢打包票,那絕對是她這一生見過最血腥的幾秒。哪怕她是一個學臨床的純情女大……

那幾秒的畫麵還緩存在她的腦海中,她有些不可控製渾身一顫,身上有些發冷,喉嚨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她心想,哦豁,這夢還挺真實的,冇見過的畫麵都能給我播出來喔。

頭卻是僵硬地轉向友方哥,一張帶著歉意和安撫笑意的臉映入眼前。

看清的那一秒,餘清澤的大腦隻能說是一片空白,但也讓她徹底安下心來,黑色的丸子頭,黑色的耳擴,細長的眼型,深紫到有點發黑的眼睛……

“啊”,餘清澤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音節。隻是一瞬間,她就認出這人長得像誰了。

她緩緩低下頭,視線下移。

嗯,全黑的,像是高**服一樣的衣服,還有燈籠褲。

她沉默又嚴肅地點點頭,嗯,絕對是了。

餘清澤猛地抬起頭,兩手緊緊握住了友方哥的右手,目光灼灼地盯著他那張帥臉,眼中充斥著激動和火熱,語速極快地對夏油傑說,

“太好了,我終於夢見我的推了!這個夢是在太還原了,有醜到不能看的咒靈,說著日語的高專時期的教主,雖然冇有五條悟和硝子姐姐,但是我真的,我真的……”

或許聽起來有些誇張,但她此時確實很激動,畢竟,她前段時間被原著漫畫創得快要發癲……

身為一個,幾乎咒回全員的推的她,在看完最新一期漫畫後,恨不得手撕iivv,掰開獨眼貓的腦殼,看看裡麵是不是住著羂索。

餘清澤承認站在真人和羂索的立場上,他們冇做錯什麼。但她也覺得冇必要非得理解他們。

他們這些搞事的傢夥,從羂索到愛戰鬥的大爺,確實都很厲害。

但是,虎子寶寶又有什麼錯呢?五條貓貓在看見披著傑皮子的的羂索又在想什麼呢?

她麵容扭曲,痛啊,太痛了!明明都是那麼好的角色,也都是那麼溫柔的大家……

獨眼貓,不愛,請彆傷害:)

她看著夏油傑,眼中似是有一絲淚光在閃動。在那麼多角色裡,她其實也確實最喜歡夏油傑。一方麵這個角色的種種簡直在她的喜歡雷區上蹦迪;另一方麵,她眼前閃過幾個畫麵——她很心疼他,因為,她在夏油傑經曆苦夏的那個年紀,也度過了自己感受過的最冷的冬天……

她還雙手握著夏油傑的右手,又對夏油傑說了幾句話。

而夏油傑麵上的笑容已經有些僵硬了,他透露出幾分聽不太懂的茫然和一分莫名奇妙。

餘清澤忽然想到自己之前為了這一天專門學的那幾句日語,握著夏油傑的手大喊道,“夏油傑君,你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一直、一直都會喜歡著你。”

雖然這句話不怎麼合事宜,但她希望現在還在堅持保護弱智的夏油傑能夠知道,還是有很多被他救下的普通人會感謝他,並且愛他。

哪怕這隻是她的夢,她在心中補充道。

剛剛因為在不遠處甜食店買甜點而晚一步趕到任務現場,就正好看見這一幕,聽到了那句明顯是大聲告白的話的五條悟,“哈???”

-了她的視野裡。餘清澤:拜托,誰家人類長那個樣子啊,還能被召喚出來。緊接著,那個長髮姐姐就一邊衝著那個醜傢夥尖叫著,一邊拿出了剪刀。餘清澤:啊?哦豁,有點像裂口女啊。疑似裂口女的姐姐很快就解決了那個醜傢夥。在一旁見證全過程的餘清澤敢打包票,那絕對是她這一生見過最血腥的幾秒。哪怕她是一個學臨床的純情女大……那幾秒的畫麵還緩存在她的腦海中,她有些不可控製渾身一顫,身上有些發冷,喉嚨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她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