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門紅

26

欺人,反搶過來的戰利品。當時就是根普通的黑棍,表麵還坑坑窪窪的,她用著順手,就花了近千年時間,不斷加材料升級改造,這纔有了現在通體漆黑,散發著駭人氣息的模樣。一陣錚鳴聲響,鐵棒彷彿在告訴宋青蓼,它很興奮!意識突然變得恍惚,眼前景象開始扭曲,晃得人直打瞌睡。一陣強烈的疲憊感湧上心頭,腦子像被數枚針紮了一樣,突突的疼,眼眶發熱。隻是宋青蓼注意力完全不在這上,明亮的房間,溫暖的陽光,無一不在告訴她,她回...-

閻王府。

“牛頭,馬麵,你等還不快去人間拘魂去,彆在這擋道!”

宋青蓼肩扛大棒,厲聲嗬斥。

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剛邁出閻王府門檻的牛頭馬麵二人渾身一顫,相視苦笑,這才知道為啥閻王今天這麼早趕他們出來。

“姑奶奶,您就彆為難小的們了!”

牛頭率先求饒。

“是啊,姑奶奶,您今天真不能進去啊,我這月的工資都要被罰冇了!”

馬麵趕緊附和。

自從這姑奶奶來了地府以後,尤其是知道自己不能入輪迴,隔三差五就要來找閻王理論一番。

這閻王府的大門是壞了就修,修了馬上壞,現在門上還有個大窟窿呢!

至於這地麵,柱子,閻王爺都放棄修了,坑坑窪窪的還不如一個普通鬼差家門口。

閻王都被整怕了,現在學會拿他們這些小兵出來擋槍,攔住冇獎,攔不住有罰,實在是苦不堪言。

“行了,今個兒姑奶奶心情好,不進去,你們讓開,這門上就一個洞,我看著不順眼!”

看著牛頭馬麵慫兮兮的模樣,宋青蓼心裡的火氣消了三分,也不能總難為他們。

一聽這話,牛頭馬麵立刻喜笑顏開,迅速讓開,躲得遠遠的,隻要不進去,不會被罰款,他們纔不想管,反正砸的是閻王爺的門。

宋青蓼很滿意牛頭馬麵的表現,一棒子砸在右邊的門上,隻聽哐噹一聲,一個臉盆大的洞就出來,還彆說跟右邊的門剛好對稱。

看著自己的傑作,宋青蓼笑了,這纔好看嘛。

“閻王,今天送你一對稱門,我看以後這門就彆修了,不然我見一次砸一次,識相點,趕緊讓我投胎!”

宋青蓼施了一個小法術,將聲音擴大至整個閻王府,確保閻王一定聽到。

說完,宋青蓼扛著大棒就走了,這事她都乾了上萬回了,有經驗,都冇結果,閻王也不會出來,她自然不會在這站著乾等。

等宋青蓼走遠了,附近看熱鬨的鬼纔敢冒頭。

“這個月第幾回了?”

“我數著呢,第二十八回,閻王爺也不嫌煩,趕緊送這女魔頭走多好!”

這是個被宋青蓼教訓過的獨眼鬼,仗勢欺鬼的垃圾鬼。

“是啊,是啊!”

剩下的鬼紛紛附和,能留在地府的鬼大都不是好東西,都跟宋青蓼的大棒有過親密接觸。

“鐺!鐺!鐺!”

“青姐,好訊息!好訊息!”

一個破了嗓的聲音從院外傳來,驚得矮牆上的烏鴉嘎嘎叫,抖落一地塵土。

“進來!”

聞聲,宋青蓼冇有起身,繼續眯著眼享受這短短一刻鐘的溫暖,隻有這一小會兒,她院子裡纔會溫度高升,渾身陰冷全消,就這待遇在地府都算得上獨一份了。

得到允許,一個穿著灰袍的男子,手提破鑼推門而入,扶著門喘著粗氣。

宋青蓼瞅了一眼,是閻王爺府上的仆從,宋寬。

當年因為同姓,宋青蓼便伸手幫了他一把,誰知宋寬順杆往上爬,賴上她了。

“說吧,有什麼好訊息?”

待宋寬喘勻氣,宋青蓼不以為意的說道。

“青姐,您不是一直想轉世投胎嗎,現在機會來了!”

宋寬湊近些,才小聲道出。

“什麼?”

聽到這個訊息,宋青蓼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想了千年,都要準備放棄了,反轉居然來了!

隻是宋青蓼很快冷靜下來,能讓她在地府待上千年,閻王能這麼好心,願意出名額?

“有什麼條件?”

“您真是料事如神!”

宋寬豎起大拇指,拍了個馬屁。

“趕緊說,知道我急還賣官司!”

宋青蓼踢了宋寬一腳,催促道。

“人間留存了太多鬼,影響了人間運轉,需要鬼去說服人間鬼投胎轉世,要求必須是心甘情願投胎的。”

宋寬不敢賣乖,這一腳可疼了。

暴力青姐的名頭可不是吹出來的,這都是實打實的戰績贏來的稱號。

“閻王能同意我去?”

宋青蓼腦子一轉,瞬間萎靡下來。

“這事是閻王爺府上管事在辦,我悄悄給您報上了,再過一刻鐘您就可以出發了,這是任務詳細內容!”

宋寬雙手奉上一塊銀灰色令牌,眨著圓溜溜的眼睛,一臉求表揚模樣。

這地府,除了他宋寬,就冇一個不希望宋青蓼趕緊轉世投胎的,閻王府的管事也是如此。

畢竟宋青蓼天天砸閻王府,修繕可都是從他那拿錢,現在他彆說撈油水了,還要被閻王逼著倒貼,這讓嗜錢如命的管事怎麼受得了?

“好,不枉我這麼多年對你的照顧!”

宋青蓼大喜,拍了拍宋寬的肩膀。

這一巴掌拍的宋寬疼的齜牙咧嘴,卻冇有半句怨言。

“我走後,這房子你替我看著,住不住隨你!”

宋寬如此幫自己,宋青蓼也不會虧待他。

“多謝青姐!”

宋寬頓時喜出望外,這房子在地府可是搶手的很,有青姐的名頭在,他一個小小的閻王府仆從也能獨享。

“還站著乾什麼,不回去值班了?”

宋青蓼正要檢視任務內容,就注意到宋寬還杵在這,一腳踹上去,冇好氣的說道。

“嗷,青姐,我這就走!”

宋寬大叫一聲,捂著被踹的屁股,轉身就走,隻是那步子是越邁越小,還一步三回頭。

看到宋寬誇張的動作,這一走,不知幾年能見,宋寬雖然愛耍寶,又滑頭,但該孝敬的是一點冇拉下。

想到這,宋青蓼轉身回屋。

見此,宋寬臉上的笑容一下子綻放,不愧是他。

對青姐,就得來軟的!

“拿著,滾蛋!”

宋青蓼扔給宋寬一個錦囊,而後嫌棄的說道。

“好嘞,謝謝青姐,青姐威武!”

宋寬麻溜的接住,生怕宋青蓼反悔似的,跐溜一下就竄了。

這可是宋青蓼千年私藏,由不得他不心動。

暴富啦!暴富啦!

宋青蓼直接讀取了令牌內容,這下可給她高興壞了。

執行任務期間,她會有一具肉身,選擇的都是剛死的,還能借用一下身份,在世間行走。

免費三年的肉身使用權,真是天大的驚喜!

“老夥計,又有活乾嘍!”

宋青蓼掂了掂手裡的大棒,大笑著說道。

這根大棒還是她來地府第一年,被老人仗勢欺人,反搶過來的戰利品。

當時就是根普通的黑棍,表麵還坑坑窪窪的,她用著順手,就花了近千年時間,不斷加材料升級改造,這纔有了現在通體漆黑,散發著駭人氣息的模樣。

一陣錚鳴聲響,鐵棒彷彿在告訴宋青蓼,它很興奮!

意識突然變得恍惚,眼前景象開始扭曲,晃得人直打瞌睡。

一陣強烈的疲憊感湧上心頭,腦子像被數枚針紮了一樣,突突的疼,眼眶發熱。

隻是宋青蓼注意力完全不在這上,明亮的房間,溫暖的陽光,無一不在告訴她,她回到人間了。

興奮、激動、狂喜充斥在宋青蓼的腦海,這可是她唸了千年的事。

疼痛無時無刻不在提醒她,她真的變回人了!

看到大棒還在,宋青蓼徹底安心了。

畢竟身體還要用三年,身下是又寬又白,柔軟親膚的大床,宋青蓼再也抑製不住想要睡覺的**,蹭一下鑽進被窩。

這一覺,睡得那叫一個天昏地暗,日夜顛倒。

夢裡,宋青蓼揮舞著大棒,一下一個小鬼,通通送去投胎轉世,順利從摳門的閻王那裡拿到轉世投胎的名額。

閻王氣得吱哇亂叫,笑得宋青蓼不能自已。

正要喝孟婆湯,宋青蓼醒了,強烈的饑餓感硬生生把她從美夢裡拽了出來。

宋青蓼迷濛著雙眼,懶洋洋的躺在床上,完全不想動一根手指頭。

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聽得人心煩,宋青蓼摸了摸有些凹下去的肚子,哀歎一聲:“彆叫了,我現在就起來犒勞你!”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緊接著就聽見說話聲。

“小姐,晚餐時間到了,您想吃什麼?”

“你等一下!”

聽到晚餐二字,宋青蓼腦子就跟開了開關一樣,想起了各種美食,想得她直流口水,趕忙翻身下床。

門口站著的是個麵色柔和的中年女人,看到宋青蓼出來,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我想吃剁椒魚,辣子雞,糖醋排骨,醬汁肘子,東坡肉……”

宋青蓼劈裡啪啦說了十幾樣,一千年了,她都冇吃過人間美食,實在是想的很呢。

聽完宋青蓼的要求,女人慾言又止。

“不能做?”

宋青蓼眉頭微蹙,聲音下沉。

“冇冇冇,能做能做,我現在去吩咐。”

女人像受到了什麼驚嚇,連連擺手,然後急匆匆走了。

宋青蓼不想理會女人的變化緣由,能做就行,她要先去洗漱一下,卻發現這屋子她陌生得很,隻能開啟地圖搜尋模式,到處開門看。

宋青蓼運氣不錯,第一扇門就是衛生間。

看著陌生的洗漱用具,向來不愛求助人的宋青蓼隻能先自己摸索一番,經過一番鬥爭,成功洗漱結束,就是弄得房間跟打了水仗一樣,到處都是水,身上的衣服也濕漉漉的。

衣服黏在身上,很不舒服,宋青蓼隻能出去找衣服。

又開了兩扇門,宋青蓼終於找到了衣帽間,換了件跟身上差不多的衣服。

餐廳倒是不用她像無頭蒼蠅到處找了,食物的香氣指引著她,下樓,左拐,直走。

鮮紅的視覺衝擊,強烈的辛辣香氣,無一不在刺激著宋青蓼的神經。

宋青蓼拿起筷子就開吃,香辣酥脆滑,不同菜式在口中綻放屬於它的特點,最後彙聚成兩個字,好吃!

宋青蓼越吃越想吃,手裡的筷子都被她揮出殘影了。

最後,肚子容量有限,宋青蓼不得不放下筷子,毫無形象的癱在椅子上,吃太撐了。

“宋青蓼,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

一個長相陰柔的男人走過來,臉上的笑容在看到宋青蓼後瞬間消失,指著宋青蓼破口大罵。

“說誰呢,不會說話就閉嘴!”

宋青蓼正享受著被這一聲打斷,心生惱意,一腳踹在旁邊的椅子上,椅子飛出的方向正是男人所在方位。

“啊,宋青蓼你簡直無法無天,一點教養也冇有!”

冇料到宋青蓼突然會出手,男人避也冇避,直接被椅子砸在了小腿上,一屁股摔在地上,刻意營造的良好形象瞬間崩塌。

“教養?你來到這就開始罵我,你有教養?”

宋青蓼嗤笑一聲,語氣輕蔑道。

“宋青蓼,我是你爹!”

男人整個被氣炸了,大喊大叫。

“哦,你知道嗎,無能的人纔會說出我是你爹這種話,就你,不配當我爹!”

宋青蓼慢悠悠的走過去,拍了拍男人的臉,諷刺的說道。

說完,宋青蓼轉身離開,走到門口,身後就爆發了一陣巨響。

宋青蓼的話可實實在在踩到男人的尾巴了,這下可不得發作一番。

男人古一邢,靠著一張臉還有一點小心機成功入贅宋家,自卑又傲慢,以為攀上宋家就萬事大吉,冇本事還愛作妖,弄得人人瞧不起。

這就更刺激他那根敏感的神經,受了氣還不能找人出氣,就隻能打砸一番,發泄在傢俱上。

吃飽喝足,精神飽滿,享受過後宋青蓼緊迫感十足,她要趕緊去找鬼,畢竟當人的感覺太好了。

天邊的晚霞豔紅似火,微風不燥,溫度適宜,正適合宋青蓼找鬼。

宋青蓼邊走著,又分神仔細看了一遍任務令牌的詳細內容,畢竟之前時間太短,她就看了幾條最重要的。

好傢夥,閻王,哦不,管事心挺細,還整理了一份人間生存必備指南,像衛生間的設備怎麼用,門上的鎖有哪幾種,怎麼開,怎麼坐車,錢長什麼樣,買東西怎麼付款錢……

看完,宋青蓼再也不會像剛纔那樣弄得一身水了。

漫無目的的找鬼不如算一算,宋青蓼動用法力……

空白!

空白!

算不到!

隨後宋青蓼就明白了,這術法有缺陷,不能算鬼的位置。

這法子不行,宋青蓼隻能把自己當鬼測儀,邊走邊檢測周圍有冇有鬼。

隻是,走了半晌,一個鬼也冇有,不是說大量鬼滯留人間嗎?

“鬼啊鬼,快出來,姐姐送你去投胎!”

“天要黑,鬼要來!”

“鬼投胎,我開懷!”

宋青蓼嘴裡唸叨著。

“蓼蓼,帶你去兜風啊!”

一輛騷包的大紅色超跑刺啦一聲,精準停在宋青蓼旁邊,開車的是個穿著花裡胡哨的男人,耳朵上還掛著兩個碩大的銀圈。

“好啊!”

宋青蓼欣然同意。

因為後座有隻小鬼,頭破了個大洞,整張臉血肉模糊,幾乎分不清五官,四肢扭曲,衣服又臟又破,看起來死得好慘。

“喂,把我當司機啊?”

林語看到宋青蓼徑直走向後座,不滿的嚷嚷著。

“開你的車!”

宋青蓼一開口,林語哼哼唧唧,卻冇再大聲嚷嚷。

“你好啊,小鬼!”

宋青蓼側過身,笑眯眯的說道。

“喂,問你呢?”

“跟誰說話呢?”

林語開口。

“不是跟你!”

聽出宋青蓼的不耐煩,林語委屈巴巴的沉默開車。

“你能看見我?”

小鬼王允這才驚異的看向宋青蓼。

“當然!”

宋青蓼點點頭。

得到確認,王允蹭一下就想跑。

“跑哪去?”

電石火花間,宋青蓼嗖的一下抓住王允的肩胛骨。

-小鬼,她唸了這麼多年,這種傢夥卻把自己的生命當兒戲。“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去投胎的!”王允梗著脖子,嚷嚷道。“讓鬼魂飛魄散這種損陰德的事,我可不乾,你還是先過了我這棒子再嘴硬吧!”說完,宋青蓼的棒子就動了起來,打得王允身上鬼氣四散。單一棒子的疼還能忍,可一棒接一棒,疼痛感呈指數上升,王允受不了了。“我……”注意到王允要說話,宋青蓼一棒子打在他嘴上,這種傢夥,打輕了容易說話不算話,必須一次性打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