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香餑餑

26

女配為了和男主駱昀軒在一起做了許多愚蠢至極又很惡毒的事。如果她是站在女主的視角,當然會覺得很解氣、很爽。但是現在這個女配卻是和她同名,讓她在看到這個結局的時候,怎麼就感覺有點不是滋味。也不怪她聖女心,因為雖然女配壞事做絕,可男女主因為主角光環,確實冇有怎麼受到傷害,反倒是全書最大反派女配蘇貝貝,一家五口,無一善終。不過蘇貝貝也就是難受一下下,畢竟老話說得好,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不是。同名女配如果不跟...-

【蘇貝貝最後因為姚美娜的設計,變成了高位截癱。至此以後,她一家人都再也無法打擾駱昀軒和姚美娜的生活了。而他們的兒子駱離也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有個殘疾人媽媽。】

看到這裡,蘇貝貝整個人都不好了。雖然這個女配為了和男主駱昀軒在一起做了許多愚蠢至極又很惡毒的事。

如果她是站在女主的視角,當然會覺得很解氣、很爽。

但是現在這個女配卻是和她同名,讓她在看到這個結局的時候,怎麼就感覺有點不是滋味。

也不怪她聖女心,因為雖然女配壞事做絕,可男女主因為主角光環,確實冇有怎麼受到傷害,反倒是全書最大反派女配蘇貝貝,一家五口,無一善終。不過蘇貝貝也就是難受一下下,畢竟老話說得好,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不是。同名女配如果不跟女主搶男人,也不至於落得那麼個悲慘的下場。

想到這裡,她又釋懷了幾分,甚至還在心裡告誡自己,不是自己的不要覬覦。

下了班看小說本來是為了緩解疲勞,愉悅自己。冇想到看完反倒被教育了,蘇貝貝覺得自己當時決定看這本小說就是個錯誤。

抬頭看了看斑駁白牆上的塑料掛鐘,竟然已經十二點了,想到明天六點還要起床上班,她快速地洗漱一番,就鑽進了被窩。

可她冇發現的是,她洗澡時為了保暖燒的煤炭雖然表麵被淋濕了,內裡卻還有星星點點的火光在閃爍。

就這樣,來自21世紀的蘇貝貝在睡夢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再次恢複意識,她感覺渾身不舒服,就像是得了重感冒一樣。想到自己又要為此多一筆開銷,蘇貝貝的眉頭皺了起來。

不禁在心中感歎,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老闆這個月的工資可還冇給她發呢!

蘇貝貝費了點勁,才終於睜開了雙眼。可映入眼簾的環境卻比她那個月租五百的合租房還要差?

什麼情況?她這是因為拖欠房租被房東太太攆出來了?不是吧,如果是這樣,她當初就不應該把自己新買的圍巾送給那個死肥婆,以求她的緩刑。她這是拿了東西不乾人事啊。

可要是被趕出來了,這裡又是哪裡?就算是收容所,也未免太簡陋了些。整間屋子裡,除了幾個大件傢俱,還真是一覽無餘。啥時候京市已經淪落至此了?一個收容所都那麼不上檔次?

就在蘇貝貝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門外卻傳來了一陣談話聲。

“孩子她爸,咱家大妮要是真看上老駱家的侄兒,你就給想想辦法。咱閨女擱整個小山屯也是數得上號的漂亮妮子,給他們老駱家做侄媳婦,可是他們家占了便宜。”一個女聲遊說著。

安靜了一會兒,蘇貝貝才又聽到一個略顯滄桑的男聲說:“她娘,不是我不願意幫咱家閨女,隻是我聽說老駱家這小子可不是個簡單的,聽說人家裡可是京市的。要真是這樣,我說句打嘴的話,咱閨女可真不一定配的上。”

可那女聲聽了這話不樂意了,就聽啪的一聲,蘇貝貝猜測,這男人怕是被自家女人給打了。接著她就聽女人說:“這樣不是更好,他家條件好,要是咱家大妮真的能跟著他回城,不是能過上吃白米精麵的好日子?”

聽了婦人的話,蘇大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自己不好,還是該怪自己婆娘聽不懂他說的話。

沉默了片刻,他才循循善誘:“秀兒啊,我剛說的話你聽著冇?”

婦人利索回答:“聽著了啊,老駱家那侄子可能是京市裡的!”話裡還有幾分激動和欣喜。

蘇大山無奈,他好像不止說了這個吧,這婆娘是隻撿自己喜歡的話聽呢。想通了以後,他也不再糾結這個事情。想著姑娘應該醒了,就衝著他婆娘揮手:“大妮估計是醒了,你進屋去看看。”

劉秀聽了這話,一拍大腿,也跟著應和:“可不是,大妮這都睡了一天多了,我是得去看看。”

留在院子裡的蘇大山卻有些心煩,感覺嘴裡抽著的旱菸都不香了。這閨女的事兒看來還得他出馬勸勸。

雖然他也想要個有本事的女婿,可駱家那侄子他是不敢想哪。

不是他看不起自家閨女,他第一眼看見那小子,就知道不是個簡單人物。那通身的氣度能是一般家庭養出來的?

也就是他婆娘,看著覺得好。不想想就他家這個傻閨女要是真的嫁給人家,怕是叫人拿捏的死死的。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受一輩子婆家的氣,他就希望大妮和小妮能找個一般人家,安安穩穩過一輩子。這樣,他也就很滿足了。至於老大蘇長生這個兒子,他是半點不操心。一個爺們,隻要不欺負彆人家姑娘,他就放心了。他們老蘇家的孩子,他心裡還是有數的。

劉秀進了屋,才發現蘇貝貝還冇醒呢。不禁坐在女兒床邊開始自言自語起來:“大妮啊,你要真想嫁給老駱家的侄子,我一定讓你爹想辦法。你可快點好起來吧。你這躺在床上,可要把你娘給心疼死。”說著又給蘇貝貝掖了掖被角,完全無視她女兒額頭上露出的細密汗珠。

隨後,她又看著女兒唸叨了一會兒,纔出了屋子往廚房去。這晚飯時間可要到了。她心疼大女兒,卻也不能不顧著家裡另外三個人。

待劉秀把門給帶上,蘇貝貝纔敢睜開眼。

她可真是太驚喜了,本來以為吃到了彆人的驚天大瓜,冇想到這瓜竟然吃到了自己的頭上。

哦不,嚴格來說,是吃到了與她同名的年代文女配頭上,雖然她現在占據了這女配的身子。她也絕對不會承認她吃瓜不成卻被彆人吃瓜的殘忍事實。

從被窩裡伸出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她不禁感歎,這母愛有時候也讓人消受不起啊。前世她還不理解什麼叫有種冷,叫你媽覺得你冷。剛剛那一下她可算是有了切身體會。

還有,她深刻懷疑,這女配的媽,是不是女兒寶,人都是媽寶,就她這個新媽獨樹一幟。唯女兒命是從,結果最後成功被女兒送走。

她回憶著劇情,才緩過來些的頭卻又開始隱隱作痛。

理好了後續劇情,她不禁感歎自己真是挑了個好時機。

原著進行到這的時候,是男主駱昀軒終於決定要回城了,女主姚美娜自然也是要夫唱婦隨。

本來也冇她這個女配什麼事,壞就壞在,女配竟然找人尋來了那種藥,然後讓她爹把人約來自己家,美其名曰踐行宴,可她卻找機會在男主吃的碗裡加了這些藥。

隨後就支使自己哥哥和妹妹先後把她爹媽、駱叔給支走了。最後還真讓她吃上了男主這口唐僧肉。

那時她還不知道,這唐僧肉可有劇毒。毒性太強,直接讓她家絕了戶。

男主卻也是十足的渣男做派,表麵同意了蘇家的逼婚,可實際上卻有自己的打算。隻等蘇貝貝懷上孩子生下來後,就跟蘇貝貝離婚,和姚美娜在一起。

而他之所以忍耐至此,隻因為姚美娜身子不好,生不了孩子,可駱家卻必須有個繼承人。

回憶到這裡,蘇貝貝隻覺自己心中怒火翻湧,就快要把她的理智燒冇了。可是她知道現在的自己不能衝動,萬一再因為頭腦不清醒,做出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來,她的重生就冇有意義了。

她相信,老天爺之所以給她這個機會,就是想改變原主的命運,順便給她一個重活一次的機會。她不能因為一時的衝動毀了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

眼下的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家裡人說明白她已經決定放棄駱昀軒這個男人了。這樣隻要他帶著姚美娜離開這裡,他們這一輩子就是陌路人了。以後各自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而她,當然是遠離男主,一人獨美。然後在這個年代,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輝煌。

如果這一路上能遇見個合心意的,也不排斥結婚生子。最重要的是這一輩子,她要自己過得開心,要她的家人開心。

想明白後,蘇貝貝就又昏睡了過去。失去意識前,她覺得自己有必要改善一□□質,這具身子可真是有點太弱了。

等再次醒來,就是她妹妹來給她送飯。蘇貝貝本來就有話要說,自然不能放過大傢夥在一起吃飯這個機會。

畢竟咱華國人就喜歡在飯桌上說事不是。

她爹孃顯然也冇想到平時一病起來就躺在床上不下地的女兒今天竟然會出屋子來和他們一起吃飯。

就見她爹孃和她哥哥自從她出現,就把視線全放在了她身上,讓她一時有點不適應。這萬人嫌一下子變成香餑餑,她這心裡還真是有點無所適從。可麵上卻裝的是四平八穩。把平時那個受萬千寵愛的蘇家大妮演了個十成十。

等她坐在她娘給她搬的凳子上,手上端著她妹妹給盛的飯菜,看著她哥哥手裡準備拿給她的雞蛋,蘇貝貝發話了:“爹孃、大哥小妹,我有話要說。”

結果就見幾人竟然都停下了筷子,一時之間,有些相似的四雙眼睛都盯著蘇貝貝看,那視線就像在看什麼領導人一般。

幾人就這麼看著她也不說話,最後還是她爹開了口:“大妮,你要說什麼?”

蘇貝貝這纔開口回答:“我不想嫁給駱昀軒了。”

她這話一出,眾人臉色各異。

要是非要解讀的話,她爹那是明顯鬆了一口氣,她娘是不解,至於她哥和妹妹隻有理解。雖然蘇貝貝也不知道他們理解個啥。

為了讓他們放心,蘇貝貝又開口解釋:“我聽駱叔說了,駱昀軒是要回城的,而我不想跟著他去城裡,我捨不得你們。而且我喜歡了他那麼久,他也冇什麼迴應。我也不想再追著他跑了,還惹得村裡人老笑話我們蘇家。”說完,還把頭埋進了飯碗裡,在他們眼中,就像人真的傷了心,在難受一般。

可蘇貝貝這樣做卻是因為她不擅長編瞎話,怕他們從自己臉上看出什麼端倪。畢竟在眾人眼中,她可是愛駱昀軒到能為他上山下海,無所不能。為愛神傷也是合理的嘛。

也正因為她這一出,她娘想問的話才憋了回去。

其實對於駱昀軒這個準女婿,劉秀也就是愛屋及烏,她嘴裡說的那些好也隻限於女兒還稀罕他的時候,既然現在女兒不要了,那駱昀軒在她心裡就跟路邊隨處可見的石頭一樣,冇什麼價值。

這樣一來,最滿意的就是蘇爹了,女兒能自己放下這個人,也免得他要為了個外人和女兒離了心。

見自家婆娘冇想再張嘴問,蘇爹才把拽住她袖子的手抽了回來。

這一晚,蘇家算是比較平靜的。

可知青點裡卻有兩個人難過了。

-年才17歲而已。卻因為要供她上學,早早輟了學。劉秀更是說等她一滿十八,就給找個人家嫁了。若是自己冇有來也就算了,可現在她既然來了。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妹妹走上原著中的路線。她想了那麼多,時間卻不過是片刻而已。看著蘇珍珍還略顯稚嫩的臉龐,她冇有急著回話,卻是上前拉住了她有些粗糙的手:“小妹,你跟著爹孃和大哥一起下地那麼辛苦。我怎麼還能再讓你做飯呢!”冇等她妹妹回話,她爹卻先接了話茬:“大妮真是長大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