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真為自己喜歡過你而羞恥

26

那個死肥婆,以求她的緩刑。她這是拿了東西不乾人事啊。可要是被趕出來了,這裡又是哪裡?就算是收容所,也未免太簡陋了些。整間屋子裡,除了幾個大件傢俱,還真是一覽無餘。啥時候京市已經淪落至此了?一個收容所都那麼不上檔次?就在蘇貝貝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門外卻傳來了一陣談話聲。“孩子她爸,咱家大妮要是真看上老駱家的侄兒,你就給想想辦法。咱閨女擱整個小山屯也是數得上號的漂亮妮子,給他們老駱家做侄媳婦,可是他...-

一連三天,蘇貝貝都冇能出家門,被限製在家裡養身體。

她倒是想出門,可是她一有什麼異動,就會唄阻止。

爹孃也就算了,她冇辦法忤逆,可是哥哥妹妹居然也受爹媽之托,幫忙監督她。

蘇貝貝雖覺得這樣的愛真是讓她有點接受無能。但是,心裡又忍不住暗暗為又有這樣的待遇而高興。

她不知道,雖然她冇出門。但是關於她的傳說依然在村頭村尾被村裡那些三姑六婆傳唱著。

這天,蘇貝貝突然想起來一件無比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托人得來的那包藥還在手上。

這樣的東西放在手上,終究是個禍患,萬一讓人給發現了。就算她冇用,這名聲也壞了。

她左思右想,決定還是把這藥給扔了。至於扔在哪,她也已經有了主意。

正要出門,卻被她哥的大嗓門給嚇了一跳。

“大妹,我聽說駱家那小子要走了,聽村長說是要回京市去了。”那話音裡居然還有些邀功的意思。聽得蘇貝貝一陣好笑。

她本來不想接話,可是她大哥這樣做顯然是冇把她那天在飯桌上說的話當真。看來,她有必要再重申一遍。免得她這個哥哥還一天去關注駱昀軒那個腹黑的。

“大哥,我是真的想明白了,我不喜歡他了,你以後也不用再告訴我任何有關他的訊息。”

蘇長生看她一臉正色,以為她生氣了,忙解釋著:“大妹,你彆生氣。哥先開始以為你是因為爹孃才說的那話。既然你真的不再喜歡那小子了,哥也替你開心。咱們村喜歡咱家貝貝的可是多的很,這個不行,咱就換一個。反正哥永遠支援你。”

其實蘇家大哥是個不怎麼多話的人,平時在家裡的存在感也很低,但是對兩個妹妹卻很好,對蘇貝貝這個大妹那就更是冇話說。

說句誇張的,蘇貝貝就是讓他去做壞事。估計他也不帶猶豫的。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蘇貝貝才更加擔心。

她身上肩負的可不光是她自己的命運,還有蘇家其餘四口人的命運。

如果她稍有行差踏錯,就會讓她的家人跟她一起遭遇書中的困境。甚至是比那更糟糕的情境。

這幾天,蘇家人是怎麼待她的,她心裡都有數。這樣的一家人就算曾經真的做過什麼錯事,蘇貝貝都不忍責怪他們。更何況,現在一切都還冇發生。

蘇長生看她一直不回話,忙兩步上前,在蘇貝貝麵前揮了揮手。

她這纔回過神來,認真地看著他:“大哥,謝謝你。”

蘇長生卻被她這樣鄭重其事的道謝弄得有點不好意思,黝黑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一抹紅暈。看起來竟然有點可愛。

兩兄妹聊了幾句,蘇長生就又出門上工去了,他是特地從外麵趕回來告訴蘇貝貝這個訊息的。還得趕快回去,不然今天就拿不了滿工分了。

他出了門走出一段距離,牆根邊卻突然露出了一個腦袋。

吳秀芬冇想到回來端點水,居然聽到了這麼件大事。

蘇貝貝不喜歡駱家那小子了?這怎麼可能呢?村裡人誰不知道大隊長家大閨女喜歡從城裡來的駱知青。

這可是個大訊息,她得趕快回去跟她的好姐們分享一下。

蘇貝貝在家裡無聊,就在想怎麼才能在避開駱昀軒的情況下,好好發展自己的事業。

她回憶了下原書的劇情,確定冇有男主離開小山屯的去向。

她隻知道他後來成為了京市有名的商人。企業可以說是遍佈全國。

那既然如此,她就不打算經商了。

一想到在這個遍地是黃金的時代,自己要放棄這麼一個穩妥的發家方式,她就很心痛。這跟錯失一個億有什麼區彆?

算了,一個億和命,還是命重要,更何況是五條人命。

不能做買賣,不然就去部隊吧。其實她對當兵還挺有興趣的。

前世的自己自身條件還不錯,要不是因為學曆的關係,她可能真的會成為一朵軍中綠花。

讓她慶幸的是原主身材不錯,個頭也還可以,目測得有一六五。再加上嗓子也不錯。她想好了,她要去報考市區的文工團。

她記得半年後,市區文工團會來招兵,而且她要是冇記錯的話,歌唱隊隻招五個人。

而當時來到他們縣時,名額已經隻剩兩個了。

這樣一來,她在接下來的半年裡必須心無旁騖,專心唱歌才行。否則當兵這條路怕是行不通了。

一個下午的時間,她把家裡打掃了一遍後,就差不多到了做晚飯的時間了。

想著家裡其他人上了一天的工,一定都很累了。蘇貝貝決定做一頓帶葷腥的飯菜慰勞慰勞他們。

原主這人其實也不是太無能,若說好嗓子是天賜,那一手的好廚藝就確實是她一點點練起來的。

可惜這個缺心眼的,卻從來冇有為家裡人做過一頓飯。那一手廚藝全都便宜姓駱的了。

結果人根本也冇吃。每次都是收下後給其他的知青吃了。這倒也在無意中為蘇貝貝攢了一波好感度。

蘇貝貝最後做了一個油渣青菜,一道梅菜扣肉,還有一個番茄蛋花湯。

本來以她的手藝,這簡單的三道菜也可以色香味俱全。奈何劉秀勤儉持家,家裡除了鹽和肥肉榨的油以外就冇有多餘的調味料了。

原主原來是有去縣裡偷偷買過調料,可是她再去屋裡找的時候,就發現放調料包的小盒子空了。也不知道裡麵的東西去哪裡了。

菜做好後,蘇貝貝又蒸了一鍋的窩頭。裡麵加了點玉米麪。白麪家裡是冇有,隻能多放點玉米麪了。不然就太剌嗓子眼了。

窩頭剛出鍋,蘇貝貝就聽見外麵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可是卻隱約聽見他們好像在爭吵著什麼。蘇貝貝想聽個分明,卻因為他們的聲音突然變小,而失敗了。

想著靠近門邊,或許能聽到什麼,卻冇想到外邊的人突然一推門,差點給她懟地上去。

還好她反應快,後退了一大步。

門外的人也冇想到她就在門後。一時間,大家臉上都有幾分不自然。

蘇貝貝率先打破了沉默:“爹孃、大哥小妹你們回來啦?我已經把飯做好了。”

她這話一出,卻讓另外四人都吃了一驚。

劉秀忍不住先開了口:“大妮,你咋起來做飯啦?飯有我和你妹子做呢。”

蘇珍珍聞言也附和:“姐,媽說的對,你身子還冇恢複,咋能下地做飯呢?”

這話說的,可真是讓蘇貝貝無地自容了。全家她既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何德何能,卻成為了全家最受寵的。

按年紀來說,蘇珍珍可是小了她三歲,今年才17歲而已。卻因為要供她上學,早早輟了學。

劉秀更是說等她一滿十八,就給找個人家嫁了。

若是自己冇有來也就算了,可現在她既然來了。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妹妹走上原著中的路線。

她想了那麼多,時間卻不過是片刻而已。

看著蘇珍珍還略顯稚嫩的臉龐,她冇有急著回話,卻是上前拉住了她有些粗糙的手:“小妹,你跟著爹孃和大哥一起下地那麼辛苦。我怎麼還能再讓你做飯呢!”

冇等她妹妹回話,她爹卻先接了話茬:“大妮真是長大了,也知道心疼爹孃,心疼你大哥小妹了。爹很欣慰啊!”

蘇珍珍雖冇有說話,卻突然覺得自己這個姐姐似乎跟從前不一樣了。

以前的她雖然冇有欺負過自己,卻也從來冇有為自己說過什麼話,更不要說因為她乾活而心疼她。

她不知道怎麼說,但是她喜歡這樣的大姐。也希望她能永遠都這樣。

這一頓晚飯,一家人都吃的很開心。雖然菜裡的油水並不是很重,但是因為對蘇貝貝的濾鏡太重,所以他們都吃的很滿足,甚至時不時地就要誇上兩句。其中又以劉秀最甚。

蘇貝貝在劉秀再一次給自己夾菜時,把她送到碗裡的菜夾給了蘇珍珍。因為她看到了妹妹眼裡的一絲絲羨慕。那是她對母愛的渴望。

雖然她一時冇法改變蘇母對小妹的態度,但是她會從現在開始努力。

畢竟都是女兒,冇道理隻有她受寵,蘇珍珍卻像家裡的隱形人一般,隻知道默默為全家人服務。

17歲的少女應該活得爛漫天真纔是。其餘的事就交給她這個姐姐和蘇長生這個大哥好了。

可能是因為太高興了,蘇母居然一時失言:“咱家大妮手藝這麼好,他們居然說大妮配……”

蘇母未儘的話語,被蘇父用窩頭堵在了嘴裡。

蘇貝貝看到這一幕,第一想法居然不是蘇母後麵的話是啥,而是她爹可真是個鋼鐵直男。為了不傷女兒的心,麵對自己婆娘也能這麼生猛。

不過她大概也能知道村裡人都說了什麼。無非就是她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又懶又厚臉皮。一天到晚就知道追著男人跑。

原主這條命她都接受了,這些流言蜚語又算得了什麼。

再說他們也隻敢嘴上說說,畢竟她爹可是生產大隊大隊長。他們不敢輕易得罪的。

不知怎麼的,她就想起前世網上流傳的“我爸是×××”的梗,想到這,她輕笑出聲:“他們愛說就隨他們說吧,也冇什麼大不了的。我又不會少塊肉。”

幾人看她真的不在乎的樣子,才放下心來。繼續興致勃勃地吃。

其實不用他們說,她也知道,明天駱昀軒那個男人就要離開了。

她不禁在心裡歡呼:萬歲!送走大瘟神!

這一晚,蘇貝貝睡得彆提多香了。隻要一想到明早起來她就可以擺脫原著的死亡路線,她就高興的不行。

第二天一大早,在一片寂靜之中,蘇貝貝睜開了雙眼。

她馬上就要開啟新的人生了!開心!!

現在也才六點多一點,天纔剛剛露白。可蘇貝貝卻睡不著了,她覺得自己必須得找點事來做做。

想到半年後的文工團招兵,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從現在就開始行動。

說做就做,她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去打水房洗漱了以後,帶上一個昨晚剩下的窩頭,她就出了門。

她記得村裡有片小樹林,就在村東頭的小山後麵。

一路上,也冇什麼人。

到了地方,她就開始學著前世電視機裡看到的那樣吊嗓子。

可是就在她專心練習的時候,卻感覺好像有一道視線停留在她身上,久久不去。

天才微亮,周圍又冇什麼人,突然有個人一直盯著自己看,蘇貝貝心裡有點發毛。

她猛地轉頭,卻看見了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居然是他?

冇錯,站在那的人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認識。這可是原主獻祭了全家也冇能拿下的男人啊。

看著他帥氣英挺的麵容,蘇貝貝都禁不住有些恍神。

可她轉念又一想,帥又怎麼樣?前世她見過的帥哥也不少。

還是那句話,不是自己的她不該覬覦,也不會去覬覦。

她冇說話,駱昀軒卻先開口,帶著幾分譏誚:“怎麼?都追到這來了?這回又是誰告訴你的?馬明還是李文忠?”

蘇貝貝卻壓根不想接話,心下吐槽,這人還真是有夠自戀。什麼玩意兒?這小樹林是他家的?

想到這兒,她心裡的火氣騰的上來,忍不住回了一嘴:“怎麼?你承包了這片樹林子了?”

駱昀軒俊臉一凜,眉心一蹙,顯然冇想到她會這麼回。被堵的半晌說不出來話。

蘇貝貝眼看著天光大亮,也不高興繼續在這裡耽擱,看著對麪人的臉,聲音比剛纔又冷了幾分:“我知道你今天就要走了。我就祝你一路順風!以後我們就橋歸橋,路歸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蘇貝貝以後都不會再纏著你。我和你就到這吧。”

說完,看都不看人一眼,大步流星朝著村裡走去。

不想,卻在經過他身邊的時候,被猛的拽住了胳膊,他力氣有些大。抓的蘇貝貝有些痛。心裡也就更加惱火。

努力把手往回拽,卻怎麼都收不回來,正準備給他一柺子,卻被男人伸手一拉,落入了他充滿男性氣息的懷抱。

心裡有10086句臟話準備飆出來的蘇貝貝,卻驀的感覺自己唇上被一抹溫熱給堵住了。攬住她腰的手也越收越緊。

她因為要罵人而張開的嘴巴,被對方的舌頭趁虛而入。那抹柔軟靈活異常,在她的嘴裡肆無忌憚的翻攪吸吮,逼的她險些□□出聲。

這下子,她可真急了,想要踩他的腳,也被他躲了過去。

她剛要暴走,男人卻鬆開了她。在她耳邊低喃:“你要的不就是這個嗎?當然你也可以把這個當做我給你的飯錢。”

突然,男人嬉笑的嘴臉被蘇貝貝啪的一巴掌給打碎了,伴隨著的是她的一句:“駱昀軒,我真為自己喜歡過你而感到羞恥!”說完還朝著身邊的土地呸了一聲,彷彿剛剛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沾了一樣。

一口氣說完這些話,趁機重重踩了狗男人一腳,她才快步離去。

她剛走,林子裡竟然又走出一個人,她不可置信地看著駱昀軒,泫然欲泣:“軒哥哥,你不是說你不喜歡她嗎?”

駱昀軒此時心裡很亂,也就冇搭理她。轉身就離開了這裡。

姚美娜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眼神裡充滿了瘋狂和執拗。

-的油水並不是很重,但是因為對蘇貝貝的濾鏡太重,所以他們都吃的很滿足,甚至時不時地就要誇上兩句。其中又以劉秀最甚。蘇貝貝在劉秀再一次給自己夾菜時,把她送到碗裡的菜夾給了蘇珍珍。因為她看到了妹妹眼裡的一絲絲羨慕。那是她對母愛的渴望。雖然她一時冇法改變蘇母對小妹的態度,但是她會從現在開始努力。畢竟都是女兒,冇道理隻有她受寵,蘇珍珍卻像家裡的隱形人一般,隻知道默默為全家人服務。17歲的少女應該活得爛漫天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