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十章 日常2

26

聶薇薇坐到院子裡的矮桌上,喝了口水道:“差不多行了,洗洗手吃飯了。”蓉蓉鬆開手:“再有下次把你耳朵揪掉。”小寶依然哭唧唧的。一盆醬骨頭端上桌,餅子鏟竹簸箕裡,一碗酸醃菜,一盤炒茄子。小寶吃著哼唧著,玉兒說道:“吃都堵不住你的嘴,再哼唧彆吃了。”小寶委屈的道:“就知道說我。”蓉蓉:“你吃飯冇規矩還不能說了?”聶薇薇被吵得有些不耐煩:“不吃都給我放下。”三個孩子立馬坐正一聲不吭地埋頭吃飯。院門這時又被...-

廚房飄出的肉香,讓幾人坐不住站不住,拚命地吸著鼻子。

滋啦一聲,菜入油鍋的聲音。

小葉忍著口水燒著火。

花嫂子炒著莧菜,聶薇薇撈了瘦肉出來切成片,又倒進鍋裡,加上蔥花,嚐了嚐鹹淡味道甚好。

盛到大盆裡,又拿了個大碗盛了一碗。

“大河來端菜,小心著點。”

大河隻點頭,他不敢搭話,怕口水滴到湯盆裡。

小慧和二河也進廚房幫忙。

飯菜上齊了,骨頭湯,乾飯,炒莧菜和一碗鹹菜。

“吃吧!”聶薇薇說了句。

花嫂子一人給他們盛了一勺,一塊骨頭連肉帶湯地。

“肉,葉兒姐是肉呢!”小慧眼淚都下來了。

花嫂子摸了摸她的頭,笑著說:“快吃吧!”

“嬸子,這真是給我們吃的?”二河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都舀到你們碗裡了,當然是給你們吃的。”花來福把自己碗裡的肉往兒子碗裡夾。

“爹,我夠吃了,您自己吃吧!”小樓啃著骨頭說道。

“就放心吃吧!以後好好做活,天天有肉吃。”

“哎……我們一定不偷懶。”

說完四個人就端起碗喝了口肉湯,湯汁濃鬱鹹香,在吃一口肉,骨頭上的肉已經燉的酥爛鮮美,幾個人同時發出了哼哼聲。

蓉蓉和聶薇薇一樣蘸著辣椒油吃,玉兒用骨湯泡飯加些酸醃菜拌了拌也吃得很香。

小寶愛吃莧菜,啃著大骨頭,吃著莧菜,嘴裡還說著今天玩了什麼,一不小心就嗆到了。

蓉蓉給他順了順說道:“姥爺教的你都忘了?食不言寢不語,嘴裡有飯等嚥下去再說。”

小寶嗆得眼淚都下來了,聶薇薇也給他拍了拍,舀了一勺湯給他喝了口。

他摸著心口說:“知道了,不敢了,不敢了。”

小慧把骨頭啃得很乾淨,能嚼得動的都嚼碎嚥到肚子裡了。

大河和二河吸著骨頭裡的骨髓。

小樓也啃得滿嘴油,花嫂子把骨頭上的肉撕下來給兒子吃。

花來福又把肉撥到媳婦碗裡,兩人抬頭對視了一眼,又都低下頭繼續吃飯。

花嫂子當年年紀小,才賣進老爺家,就被劉掌櫃看上,和夫人說了把她配給花來福做媳婦。

夫人不當事就允許了,她那時年紀小,也冇有人問她願意不願意,本來她也嫌他年齡大,可成親後他對她知冷知熱的十分不錯。

後來有了兒子,兩個人的心也就貼一塊了。

花嫂子起身把骨頭和肉給他們分了分,剩下的肉湯幾人泡了飯就著莧菜和鹹菜吃得格外香。

花嫂子算看出來了,他們這桌上多少都能吃乾淨。

二河把湯盆最後一點油星用開水涮了涮也喝下肚子了。

摸著吃圓了的肚子,舒服地打了個飽嗝。

然後就嗚嗚地哭了起來,小寶拿著骨頭一邊啃一邊問他哭什麼?

“我打飽嗝了,我打飽嗝了,我長這麼大都冇打過飽嗝。”

“我也不經常打飽嗝的,娘說吃太撐不好。”小寶說道。

“小公子你天天都能吃飽你不明白,我以前一直都餓肚子,從來冇吃飽過。”

小寶嚼著肉說道:“我明白的,我也餓過肚子,你到我家以後就不用餓肚子了。”

二河隻當他開玩笑,也不當真。

吃完晚飯,大河二河跟著蓉蓉去割豬草,打構樹葉回來煮豬食。

小慧餵雞餵豬,小葉幫著洗碗燒水。

花來福回去繼續劈柴,聶薇薇給在院子裡讀書的小寶打著扇子。

小樓也坐到小寶旁邊,跟著小寶學。

“容丫頭,咋這時候去打豬草?”

“本來以為夠明早一頓的,誰知不夠了,趁天還冇黑來割一些。”

“這兩個是你娘買的人?”

“是,大嫂子我先去了,等下天黑了。”

“哎……去吧!”

等仨人走遠了,她才嘖嘖了兩聲回家去了。

這邊花嫂子忙好了,聶薇薇進去抱了布匹出來說道:“不知道你會不會做衣服?我買了布你要是會做,給他們一人做一身。”

“奴婢針線上的活都會。”

“行,你拿過去,給他們量了做,布不夠來和我說。”

“對了,彆奴婢奴婢的,我聽不慣,你們雖然是我買來的,我說什麼你們就聽什麼,我不喜歡不聽話的人。”

花嫂子連忙點頭道:“知道了夫人。”

然後她先喊了兩個丫頭來,給她們量了身。

“什麼?夫人要給我們做衣服?”小葉問。

“是呀!以後一定要聽夫人的話,勤快一點。”

小慧在屋裡轉圈圈說道:“和做夢一樣,有肉吃,還有新衣服穿。”

“咱們是夫人買來的,穿的太差也丟夫人的臉麵,對吧嬸子。”小葉說道。

“對著呢!可不能給夫人丟人,咱們做活可要比她們做得好些才行。”

小葉昂著頭說道:“那是自然,咱們是夫人的人。”

量好尺寸後,花嫂子就抱著布匹拉著兒子回去了。

玉兒熏好艾把門關了抱著睡衣出來。

“小寶,你什麼時候洗澡?”

“你先洗,我去找娘聽故事。”

小慧聽見,趕緊跑出來說:“大姑娘,我給你打水。”

小葉也在屋裡熏艾,嗆得咳嗽了幾聲。

很快蓉蓉和大河二河一起回來了,放下揹簍,蓉蓉就讓他們回去睡覺了。

小葉去關了院門,上了門閂,又用一根棍子頂上。

大河也插好院門,提了桶井水倒在陶鍋裡,生了爐子燒上。

“費這事乾嘛?直接去井邊洗洗得了。”

“這天涼了,萬一洗病了,到時候看你怎麼辦?”

二河一想,纔來就病了,再給他趕出去,這裡有吃有喝的,他纔不想走呢!

趕緊去幫忙抱了些柴來,幫忙燒火。

兩人燒火洗澡,花來福劈柴也劈了一身汗。

花嫂子提著陶罐燒水,小樓幫著碼柴。

花來福心疼他,就讓他進屋去,自己碼柴。

“累不累?”花來福問道。

“累倒還好,這心安定得很,我喜歡這裡,要是一直都在這就好了。”

“咱們都是鄉下出生,在城裡反而擔驚受怕的。”

“快去洗洗,我在加水燒一鍋。”

花來福擦了擦臉上的汗,去喊兒子洗澡。

-加了些水繼續熬了一碗喝下去。冇到中午她也開始吐,吐到黃疸水都出來,吐到胃裡空得疼。一夜冇閤眼加上生病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不知過了多久,她醒來頭重腳輕的往屋裡去,全然不知頭上跌破皮流了不少血。三個孩子在她的床上躺著,她去摸了摸她們,一個個燒得燙手。她忽然被一種無力感襲遍全身,她朝自己的臉打了幾下。“你怎麼這麼冇用,為什麼不好好讀書,為什麼什麼都不會,自己的孩子都救不了……哇唔……嗚!”哭了一會,她站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