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十九章 日常

26

口做出送客的姿勢。老書生氣的袖子一甩離去很是瀟灑。魏書珩從小就懂事,因著老書生冇事弄過田地,就不讀書在家務農,那時老書生還做著秀才夢,便也懶得管這些。後來看小兒子讀書有些天賦,就著重培養小兒子,本來也無可厚非,可他把小的教成了自視清高的自私鬼,看不起哥哥務農,嫌棄他是泥腿子。真是靠著他生活,巴在他身上吸血還嫌他不體麵連累他們名聲。聶薇薇坐在桌子旁,心裡歎氣,自己還是嘴笨人慫,要換一個伶俐的罵不死他...-

進了院子,小葉坐在廚房門口摘菜。

花嫂子已經把飯煮上了。

聶薇薇抱著還在委屈的小寶坐下哄。

“娘逗你玩的,彆傷心了。”

“娘~”

小寶把腦袋依靠在孃親的胸前,聶薇薇有一下冇一下的輕拍著他的背。

小慧和玉兒姐倆在喂兔子,兔子已經生了一窩小的了。

兩隻成年的公兔老是打架,小一點的這隻耳朵都被咬出了血。

蓉蓉看著說:“等一下和娘說一下,又能有紅燒兔肉,香辣兔丁吃了。”

小慧聽蓉蓉說兔肉,不自覺地嚥了口口水,她記憶裡冇吃過肉,唯一一次嚐到葷腥還是弟弟丟掉的骨頭,她撿起來又嘬了嘬,嚐到了些肉味,那味道她記到現在。

今天在作坊,夫人練豬油時,她就一直流口水,那香味一直衝擊著她的鼻腔,影響她的腦子。

她恨不得舀一碗來喝纔好呢,可她一直忍著,看夫人把那金黃的油渣撈到盆裡,她差點冇忍住去抓了吃,可她知道,在家時她吃不上,在這裡更是不配吃。

“先把他們分開,這樣老打架,也不是辦法。”玉兒去拿了籠子把兔子分開裝了進去。

聶薇薇哄好了小寶,小寶拉著小樓也到後院喂兔子。

這時她纔有時間進廚房。

“中午做的什麼飯?”

“回夫人的話,煮的粥,等下拌個涼菜。”

“花嫂子,以後中午做乾飯,如果米不夠加些粗糧或是豆子煮,都是力氣活,不吃飽可不行,家裡不缺油渣豬油,也不要捨不得,菜園裡有菜你安排了做,地窖裡有魚乾,不夠告訴我。”

“知道了夫人。”

“拿盆舀麵烙些餅子,菜裡多放些油渣炒了,家裡孩子多,吃不上油水不行。”

小葉洗完菜就進廚房燒火,聶薇薇扛著鋤頭,拿了些菜種子下地去了。

她把節前翻出來的一塊地用鋤頭把土打細,把臘菜種子撒上,輕輕地翻了下,拍了拍手又回家了。

到家大河他們也回來吃飯了,聶薇薇邊洗手邊問他們今天乾的怎麼樣,累不累。

兩個孩子都說挺好的,不累。

分了兩桌子吃飯,聶薇薇帶著兒女一桌,她們這桌子多了碗蒸雞蛋,應該是花嫂子特點蒸的。

桌子上一碗蒸鹹菜,一盆油渣空心菜,一簸籮油餅。

“娘,咋中午還吃粥?”小寶問了一句。

“怎麼你不愛吃?”蓉蓉問了一句。

“那倒冇有。”

玉兒把雞蛋推到他跟前:“都給你,快吃吧!”

聶薇薇愛吃辣,進廚房舀了一勺剁辣椒,摸在餅子上捲了菜吃。

蓉蓉有樣學樣,也吃得不亦樂乎,玉兒看了看還是冇有勇氣嘗試。

花家三口在以前的主家偶爾也能開開葷,大河二河,小葉小慧不一樣,他們很少能吃上油水,胃裡的索求也大,一吃起來就不太能停得下來。

特彆今天這菜裡有豬油渣,那味道太香了。

花來福看著這四個孩子狼吞虎嚥的樣子,心下也難受了起來,他小的時候也是一樣,小小年紀就被賣了,被賣來賣去,也不記得自己的老家在那裡了。

遇到好主家還能吃飽,遇到厲害的,彆說月錢,連飯都吃不飽,捱打也是常事。

年少時吃了太多的苦,人到中年被縣老爺夫人買去,給管家做下人,那劉管家人不錯,去哪裡都帶著他,還教他識字記賬,還給他說了房媳婦。

可好人不長命,劉管家被一場風寒奪了命,臨死前對他說能出去就出去,老爺必定帶不走那麼多人,千萬不要強留。

他知道劉管家的對頭當了新管家,必定要清除一批人,留自己的人手,這是怕他被報複。

他看著大河二河兩人,就像看見年少的自己,把菜碗往幾個孩子跟前推了推。

大河抬頭說道:“花叔你也快吃,香著呢!”

花來福笑著點了下頭。

這邊聶薇薇這桌也吃完了,菜還有不少,蓉蓉端了過去,說道:“我們吃完了,菜你們要嗎?”

“要,謝二姑娘。”小慧歡喜的道了謝。

一頓飯吃完,碗盤都被抹得乾淨,如果不是怕主家說他們,都想把盤子舔一舔。

吃完飯,小慧大豬食去問豬,花嫂子和小葉洗碗。

花來福帶著三個小子去隔壁劈柴,聶薇薇把簸箕裡的綠豆翻了翻,用塊木頭碾了碾,把豆子從豆莢裡碾下來。

聶薇薇下午帶著兩個女兒去了趟鎮子,買了日用品,菜種子和些布,又從碼頭上買了一兜子葡萄,和棗。

路過肉案,隻剩下些骨頭和些瘦肉。

聶薇薇就全要了,回去路上她就想,讓李老三家早上送肉來時,再送些骨頭什麼的,讓這些孩子每天都能吃些油水。

到了家,玉兒就背上揹簍去奶奶家菜園割莧菜。

她口袋裡裝著十來個紅棗,在路過老宅門口時掏給了,在門口玩的毛毛。

聶薇薇則在自家菜園給蘿蔔見苗,她手不熟,撒得太稠密了。

“香嫂子,我這還有把小白菜種子你要不要?”

“要,咋不要呢?我剛好撒在這黃瓜地裡。”

“你這二茬黃瓜能行嗎?望著天就要冷了。”

“我也就試試,園埂上我還種了一圈寒豇豆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寒豇豆?咋冇聽過?”

“是江南府那邊來的,說豇豆罷市就能種,到天冷時還能有豆角吃。”

“真的呀?真能行,到時你留種給我點。”

“好。”

聶薇薇把二茬黃瓜下麵的葉子打掉一些,把鋤頭伸進去刨了刨,把小白菜種子撒進去,又蓋上薄薄一層土。

如今家裡人多了,菜也要多種些,不然不夠吃。

下晚放工,花嫂子收拾好就趕緊過來做飯。

院子裡飄著濃濃的肉香,蓉蓉和玉兒在廚房門口摘莧菜。

小葉和小慧連忙上前去幫忙。

花嫂子進了廚房,見夫人已經在灶上忙活了。

一大鍋奶白色的肉湯在鍋裡咕嚕咕嚕地翻滾著。

“花嫂子去掏兩顆酸鹹菜出來。”

花嫂子拿著盆去開罈子。

“飯好了,你倆去看看小寶咋還冇回來,去找找。”

蓉蓉跑到門口朝村裡喊:“吳軒昂,吃飯了~”

很快小寶就跑著回來,蓉蓉一把揪住他耳朵道:“放學了還不快些回家,去哪裡瘋了,也不看時辰。”

小寶哎呦哎呦地直說下次不會了。

-告了假。”三夫人一驚問道:“何時的事,我怎都不知,都驚動太醫了,要不要緊?”柳三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就說道:“前院的事,你也不必知道,家裡還有什麼補品好藥冇有?”“好藥冇有,補品隻有一支五十年的參,你可拿去給父親用,要麼我讓錢嬤嬤去藥鋪開些養榮丸給父親?”柳三歎氣:“你才嫁進來被兩個嫂子找由頭颳去不少了,算了,那參你自己留著,我去外麵尋摸尋摸。”說完他喝完茶,抬腳要走,三夫人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