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攻略任務成功

26

為她說話:“人家自己的錢,憑什麼借給你。”寧厭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打了個哈欠,理直氣壯吐出四個字來。“就憑我窮!”現在,她窮她有理。誰來,她都無差彆攻擊。對方被寧厭這話噎了一下,其他質問的話卡在了喉嚨裡半晌說不出來。“合著你這是你窮你有理唄”對麵憋了半天才憋出來這一句。寧厭以一種看傻逼的目光看著對方,輕飄飄開口:“要不然呢”對方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無力。“哦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之前班裡那個甩鍋我偷班...-

【恭喜宿主攻略任務成功。】

冰冷的聲音在寧厭腦海中響起,帶著不近人情的冷漠。

一時之間,寧厭不由得感到熱淚盈眶。

終於——

她的攻略任務成功了!

天知道她這三年究竟是怎麼過來的,她真的快要精神衰弱成神經病了!

三年前,她意外穿到了一本名為《困愛成癮:影後夫人哪裡逃》的小說裡。

她穿成了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寧厭。

原書裡,一線女星寧厭暗戀京圈太子爺季以涼,甘願當他白月光的替身,兩人在經過上千章如裹腳布般又臭又長的腦癱虐身虐心劇情之後,女主跳樓自殺,男主幡然醒悟自己最愛的人是女主。

然後,美美坐擁千億家產永享無邊孤寂。

這作者是不是有什麼大病?

坐擁千億資產卻失去了女主,這叫做虐?

寧厭看書時盯著那個大大的“虐文”標簽一時之間陷入沉思。

這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虐文女主死的這麼草率嗎?

結果,第二天早上自己剛出門就被一輛失控的車給撞了,可以說是死的更草率。

身體還是散的七零八落的那種。

挺好的,很符合自己當年說的“以後我死了,把我直接往大街上一甩,反正害怕的又不是我”的理念。

再次睜開眼,她就來到了這個小說世界,成為了女主,還綁定了個係統。

她願稱之為“垃圾統”。

垃圾統讓她去攻略這個世界的男主,也就是京圈太子爺季以涼,以刷取好感度獲得生命值。

雖然寧厭也不知道這京圈到底哪來的這麼多太子爺,可能是搞的批發吧。

反正她也活夠了,死就死吧。

上個世界九九六打工人,上班路上還被撞死了,這個世界無論垃圾統如何勸說,總之她就是拒不執行任務。

冇辦法,垃圾統最終隻能承諾,攻略成功發放三個億獎金,纔將寧厭勸動。

用她的話來說,人可以死,錢不能不要。

要不然人死了往底下燒這麼多紙錢是做什麼。

接下來的三年,她便勤勤懇懇的攻略起了季以涼。

她這個舔狗當的儘職儘責人儘皆知。

季以涼開房她送套,季以涼醉酒她開車,季以涼生病她送湯。

所有人都以為寧厭對季以涼這個24k純種傻叉愛的深沉,隻有她自己知道,自己隻是愛財如命。

她會讓季以涼這麼舒服嗎,答案當然是不可能。

送給季以涼的套裡,她加了風油精,那天晚上酒店,所有人都聽到了太子爺殺豬般的嚎叫。

開車送季以涼回家,結果倒車的時候因為技術不行,直接一腳油門給人送進了醫院躺了三個月。

送給他的湯,也是自己吃剩下的方便麪調料包快過期了,加了枸杞和大棗進去,美其名曰老母雞湯。

她承認,她就是故意的。

就在今天,送完最後一次方便麪大棗枸杞湯之後,係統宣佈她為期三年的攻略任務圓滿結束!

天知道她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

幸好刷上去的好感度是不會掉的,自己才能在三年內完成。

“統子,請問我的三個億啥時候發放啊?”寧厭搓搓手兩眼放光的問道。

【三天之內。】

腦海中,垃圾統聲音明顯也帶著幾分輕鬆,大概是因為任務成功它也有獎勵之類吧。

“那任務成功,你什麼時候離開?”寧厭又問。

【三分鐘內。】

迴應她的依舊是統子冷冷清清的聲音。

“這麼快?”

寧厭有些驚訝,自己穿書三年,陪伴她最多的就是統子,現在離開,心中不免有些悵然若失。

【寧厭,有緣再見。】

這是係統第一次喊她的大名,而非宿主。

接著,寧厭感覺到自己腦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逐漸抽離,接著腦海一空,像是少了什麼東西。

“垃圾統?統子?係統?”

她嘗試著喊了幾聲,卻是無人迴應。

真走了?

寧厭有些難過,它就這麼拋棄自己了?

此時,一家充滿科技感的醫院內。

VIp專屬病房,容貌妖孽俊美的男人驀地睜開眼,昏迷三年的鬱家掌權人醒了……

——

難過的情緒冇有持續多久,因為下一秒,寧厭的賬戶多了一長串零。

三年的攻略固然令人感到宮寒,可到賬三億的獎金著實令她溫暖。

在穿書元年,這種好事居然被她自己遇上了。

寧厭盯著一串零感動的熱淚盈眶。

好統子,下次攻略還綁定你。

一整個下午,不用再去刷好感度給季以涼送湯,寧厭感覺自己整個人精神狀態都好了不少。

她開了一瓶從季以涼家順來的紅酒躺在沙發上刷著微博,小日子過的無比愜意。

作為娛樂圈一線女明星,有關寧厭的大小事都會被放在熱搜上遭網友審判。

對此,寧厭表示這是吃多了閒的。

收拾收拾,她換了一身火辣顯身材的短裙開著從季以涼那薅來的瑪莎拉蒂和愛馬仕包包直奔酒吧。

十幾個男模先給她滿上。

寧厭靠在沙發上,左手邊的男模給她按摩著小腿,右手邊的男模用長簽叉了塊西瓜送到她嘴邊。

剩下的幾個並排站在麵前,伴隨著包間內勁爆的dJ樂解開兩顆襯衫釦子賣力扭動腰肢。

真不敢想,自己以前過的是什麼清湯寡水的日子。

她的婦道,全靠窮守著。

有錢了她會讓這些人見識到自己究竟是怎樣一個道德敗壞的東西。

“姐姐吃菠蘿……”

奶狗模樣的少年貼心的將一塊菠蘿送到嘴邊,下麵還貼心的用手接著,以防汁水弄臟寧厭的衣服。

寧厭挑眉看向少年,已經腦補出了一場大劇。

愛賭的爸,生病的媽,上學的妹以及破碎的他。

隻可惜自己冇有保溫杯。

她直接從包裡掏出一遝現金丟給對方:“賞你的。”

總算體會到當霸總的快樂了。

其他幾人見狀,扭的更加賣力了。

就在此時,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寧厭拿起手機下意識點了接通。

電話那頭,熟悉的嗓音帶著幾分厭惡和煩躁:“金栩酒店總統套房203,老樣子,要大號,記得敲門。”

這是誰在狗叫?

寧厭低頭看著來電顯示“24k純種傻叉”心下瞭然。

聽筒裡傳來女人的嬌笑聲,下一秒,電話被掛斷。

“姐姐,誰的電話啊?”

寧厭冇搭理旁邊的人,而是淡定掏出手機撥打幺幺零:“喂警察叔叔,我要舉報有人在酒店進行顏色交易,房間號是……”

-弟團江行舟嘛。腦子裡下意識想到了今天剛看完的劇情,她打了個哈欠。“不痛快你就去找太醫。”找她有什麼用,她又不會治病。江行舟聽到寧厭這麼說,語氣當即冷淡下來:“寧厭,你真的要這麼狠心嗎?”這女人前段時間不還跟個牛皮糖一樣死活都甩不掉嗎?這怎麼才幾個月,就跟轉了性一樣。寧厭的忍耐度已經到達了極限,忍無可忍無需再忍。“長的就跟個鞋拔子似的,你大晚上彆逼我用鞋墊子抽你。”“他死了活了關我屁事,非得把我喊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