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報名參賽

26

四年後宣佈退役,跳舞時不小心摔掉,螢幕上裂了一道口,再也開不了機。而現在,螢幕上光滑如新,開屏赫然顯示著:2013年10月20號。十年前!這是她做的一場夢?如果是夢,這一切也太真實了吧!鹿呦反覆確認螢幕上的時間,心中百般情緒,分不清是慶幸還是心酸。自從十四歲簽進飛雲娛樂,十年來,厄運如同迷霧一般將鹿呦深深罩住。她們大老闆原來是乾酒店的,絲毫不懂偶像運營,喜歡瞎搞。一係列騷操作後,飛雲娛樂最後隻剩一...-

二個月後,飛雲公司集體宿舍。

石娥又回頭看了一眼:“確定東西都拿齊了?”

鹿城有些不耐煩:“齊了齊了,趕緊走,我待在這破公司就煩。”

鹿呦跟在身後,和自己舍友一一告彆。

“公司這麼好心,冇讓你掏一分錢就放你走?”

“嗯,差不多是這樣,總之我現在自由了。”

當天老闆說的話話似乎還響在耳邊:“鹿呦你等著吧,離開飛雲你就是廢物,絕對會後悔的!”

根本不可能後悔,離開這裡就像是跳下一艘即將沉船的破敗郵輪,死裡逃生後她開心還來不及呢。

而且最好大家相安無事,證據她一定保留著,要不然魚死網破誰都不想好。

“我聽說你連《未星》都拒絕了,那是不是我機會就大一點了?”

室友權雪雪有些開心的望著她。

鹿呦想起來了,權雪雪好像就是當年跟自己一起組團參加選秀的隊友之一。

當時權雪雪就跪在地上,哭著懇請老闆改主意的情形仍然曆曆在目,但最終也是徒勞無功。

鹿呦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未來之星》真的是最好的機會,但我聽說飛雲這次名額已經內定了,如果你真的很想要這次機會,早點為自己考慮考慮後路吧。”

權雪雪一愣,張了張嘴還想問什麼,鹿呦的身影已經消失視野裡。

鹿家,一家三口圍坐餐桌。

“你爸已經找好人了,等到這個年過了,下學期你就入學讀高二,以後你要是還喜歡唱歌跳舞可以選擇走藝術生的路。這些偶像愛豆明星什麼的還是算了,我要是知道你在這個破公司受了這麼多委屈,當時說什麼也不同意你辦休學!”

石娥又給她夾菜:“多吃點,你看看,臉都瘦成啥樣了。”

鹿呦抿了抿嘴,將筷子攥得緊緊:“可我還是想當偶像。”

聞言,夫妻二人對視一眼:“為什麼?”

因為不甘心。

鹿呦在心裡回答,上輩子刻苦訓練十年,歸來仍是素人。

重來一世,她才十五歲,確實可以選擇不一樣的道路。

但她比旁人多了十年的積累和記憶,如果錯過了,那自己的重來一次又有什麼意義?

父母最終還是同意了。

石娥拿出一張銀行卡:“這裡是五萬塊,算是爸媽的一點支援,不夠千萬要開口,不管怎麼樣都要吃好喝好。”

鹿呦愧疚又感動,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她做的決定都能被父母支援。

他們家其實並不是很富裕,鹿城是初中音樂老師,石娥則開了一間化妝品店,賺不到幾個錢,但從小到大,不管她有什麼想要的父母都儘可能的滿足她。

前世鹿呦常年不在家,即便再苦再累,遇到難事都喜歡自己解決,不跟家裡多說過半句,就害怕他們擔憂。

當然,最害怕的就是公司的事,當時她萌生出想解約的想法時,曾跟同公司解約成功的朋友聊過天。

他們這種簽了全約的練習生想解約非常難,因為不用繳稅,合同條款極其霸道,且約束期大多十年起步。

而且飛雲是出了名的難纏,彆的部門不提,法務部是一等一的厲害,無論如何公司都不想虧錢,尤其是在這些勢單力薄的練習生身上。

朋友家裡有點錢,賣了房子車子攢夠兩百萬才脫離虎口。

而鹿呦比對方在公司待的時間更長,公司在她身上花銷也多,她的未來一直被拴在飛雲身上。

更冇有流量變現的機會,常年積蓄根本付不起高額的違約金。

如果她求助父母,他們肯定舍儘家財也要幫她解約。

但鹿呦想想這種情況都覺得痛苦,隻能在公司熬著,還時不時寬慰自己,情況不一定那麼糟,萬一哪天就有機會出道成名呢......

幸好,鹿呦能重回十六歲,簽約飛雲也不過半年,公司在她身上的投入接近為零,且理虧在先,她才能這麼輕鬆的脫離苦海。

鹿呦深吸一口氣,麵前螢幕裡是《未來之星》的官網報名渠道。

所以這次,是她給自己最後的機會。

“呼,呼。”

音樂停止,鹿呦扶著膝蓋,盯著鏡子裡汗流浹背的自己,累得有些站不穩。

旁邊聚集一圈的學員立刻鼓掌歡呼起來,有人還衝她豎起大拇指。

鹿呦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著毛巾坐到舞蹈老師旁。

老師又欣慰又苦惱看著她:“鹿呦,明明已經這麼強了,還要這麼拚,還讓不讓彆人活了?”

她已經教學很多年了,但鹿呦這樣誇張的學員還是第一次見,除去那些從小就學習跳舞的專業舞者,鹿呦絕對是她見過天賦最高,實力最恐懼的小孩,最要命的是她還特彆拚命。

她的訓練室裡不乏強者,但無論是團舞還是solo中,所有人的目光總是不由自主的被鹿呦吸引,這還是在練習室,就有一大堆學員都是她迷弟迷妹。

究其原因,舞蹈老師覺得首要就是,鹿呦身材比例很好,律動有力,框架和爆發力控製到位,再加上她的眼神堅定明亮,表情管理和細節處理都比其他人多一份賞心悅目。

而且鹿呦的舞蹈是有情緒的,她能把自己的不甘、野心和自信融合到動作中,讓每一個看過的人都能深深被這種情緒吸引併產生共鳴,這種能力可以說是天生的,後天練習是很難達到。

舞蹈課結束,鹿呦又馬不停蹄的趕去報的音樂培訓班。

畢竟比起其他練習生,鹿呦既冇有背景,也不富裕,能彌補差距的隻有不停的努力了。

有網友曾說,選秀的練習生都是內定的,一般看完初舞台評級就能看出來誰最終會出道。

就算你實力再差性格惡劣,隻要鏡頭給夠,是鬼都能讓觀眾記住名字。

而從最開始就冇有鏡頭的選手,大家連臉跟名字都不一定對得上,就算想投票也投不了。

但鹿呦曾經將《未星》看了三遍,得出不一樣的結論。

鏡頭多的不一定就是內定皇族,也可能是自己懂得如何抓鏡頭。

特彆是初舞台,大家誰都不認識誰,導演組都不一定對每一個選手瞭如指掌。

能夠自我發掘閃光點,並且在鏡頭前擴大到極致的練習生,絕對會被人記住。

人設差異性和獨特性中最難靠的就是顏值,因為再漂亮的女生,放到一百個精心打扮的女孩中,也不能憑顏值搶走所有人的喜歡,除非你真能美到統一審美。

性格和能力則是更好的選擇,但說話既風趣幽默,性格出挑又不讓觀眾反感的人設也不容易。

鹿呦不太愛說話,也不懂幽默,靠性格太難為人了。所以她能依靠就是實力,這也是她唯一有自信超過彆人的東西。

不光初舞台,她需要展示給觀眾的是自己的全能實力,在之後的公演舞台上更要鞏固這一點。

尤其是那場公演,出圈爆火到讓組合一半的人進入出道位的那個公演。

她必須拿下。

-在地上,哭著懇請老闆改主意的情形仍然曆曆在目,但最終也是徒勞無功。鹿呦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未來之星》真的是最好的機會,但我聽說飛雲這次名額已經內定了,如果你真的很想要這次機會,早點為自己考慮考慮後路吧。”權雪雪一愣,張了張嘴還想問什麼,鹿呦的身影已經消失視野裡。鹿家,一家三口圍坐餐桌。“你爸已經找好人了,等到這個年過了,下學期你就入學讀高二,以後你要是還喜歡唱歌跳舞可以選擇走藝術生的路。這些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