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6章 向著巢穴進發

26

來戳去,因為冇有護住頭,不小心捱了一下,就從鳥背上摔下去。右邊的暴走族立刻抓住機會,用鞭子抽打比裡斯。比裡斯捂住臉,假裝被鞭子抽中,使對方放鬆警惕,然後接住鞭子,往身邊用力一拉,把暴走族拖下肉食鳥。暴走族跟滾下山崖的石頭一樣翻了好久,鼻子和嘴巴全在流血,坐在單軌車道上,眼睜睜看著目標越來越遠。最後一段賽道距離最短,同時也最危險。它是一座長達五百米的雲端飛橋,橋寬隻可容納兩人,兩側懸崖峭壁,腳下四百...-

一個被重建的世界和另一個被遺忘的世界,這兩者有著重大而深刻的區彆。

畫像上的無臉人消失了,背後的鏡子拖著一條長長的影子,當人們把畫像搬開的時候,那影子也翻轉過來,不見了,這是否預示著報複即將來臨?

“都準備好了嗎?各位,我們麵對的是魔柱,進入這麵鏡子,就無法回頭了。”

伊倫謝爾的身上像是從未發生過任何事,他那已經發黴的披風被鏽鐵劃破了,臉龐在柔和的光照下顯得十分堅強。

“一點小小的困難,更何況,我們之前已經對付過一位魔柱了。”比裡斯說道。

伊倫謝爾和平常一樣,他的舉止讓人分不清下一步到底需要做什麼,不過有一點,他不想被人誤解為不善言表的人。

等大家把裝備收拾完畢後,伊倫謝爾便帶頭進入鏡子。

一隻乳白色的昆蟲在出口等待,它雖然隻有幾厘米長,不過飛得很快,像是被什麼東西追趕著。

不寒而栗的聲音不知從哪鑽出來,因為幽幽的反光,很難看清楚附近到底蹲著什麼樣的生物,也很難辨彆空中飛過什麼東西。

比裡斯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雖然之前來過一次舊城,但這一次給人的感覺明顯不一樣,空氣中缺少氧氣,恐怕有人讓舊城飛得比平時更高。

天空陰慘慘的,佈滿了大朵大朵的烏雲,烏雲像千軍萬馬從四麵八方疾馳而來,有一個旋渦吸引它們一起奔向一個地方。

鏡子的出口是一段較長的掩體,前進的道路不算複雜,中途有一座小湖泊,湖水是結冰的,他們可以踩著冰麵前進。

冰湖周圍有幾棵相當怪異的樹,樹的模樣像是被砍伐過,樹枝和樹乾長得一樣粗,整個樹乾是自然傾斜的,附近有一些銀灰色的礦石,礦石的大部分還埋在地底下,露出地表的隻是尖尖一角。

很明顯,這的確是海伯利安的一部分。

他們沿著這條路進入一個寬廣的地下隧道,隧道裡麵有三個不明的洞穴,左右兩個相對比較小,中間的比較大,中間的洞穴裡頭有詭異的白光,左右兩個洞穴漆黑一片。

伊倫謝爾作為領頭人,考慮了一下,最後無奈地問:“先生們,女士們,扔骰子的時間到了。”

比裡斯一聽,立刻不高興了:“嗨,你不是我們的嚮導嗎?”

“我什麼時候成了你們的嚮導?”

“那你為什麼要跟過來?”

“我為什麼不能跟過來?”

眼看著這兩個男人要吵起來了,一陣風從身旁經過,掀起一團塵土,整個過程就是一瞬間的事。

這陣風把兩個掐架的男人分開了。

“走這邊。”懷特站在那兒,專注的雙眼泛著光,指著左邊說。

“嗨,你是什麼時候跟過來的?”

“彆忘了,我是一名盜賊。”

“那麼,盜賊先生,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又想跟上次一樣欺騙我們。”

“我不指望你們能相信我,但有一點必須要講在前麵,我參加過舊城任務,茉拉就是我們發現的,當時的他還是躺在棺材裡的木乃伊。”

“為什麼不選擇中間?”麗莎問。

“那是屍骨的磷光。”

“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熟悉這兒的每條通道。”

麗莎滿意地點點頭,走到前麵去:“我相信他。”

“既然夫人都這麼說了,我也……”

比裡斯擺擺手,也跟著走到前麵去。

伊倫謝爾和懷特交換了一下眼神,說道:“我想你一定有很多話要問我吧?”

“是的。”

“那就等討伐任務結束,我們一塊離開,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聊。”

懷特剛纔好像笑了一會,跑到最前麵,摸著黑暗的牆壁進入左側的洞穴。

這段路跟閉著眼睛走冇什麼區彆,不過懷特最終證明他所指的路是正確的。

這黑乎乎的洞穴很快就迎來了自然光,空氣很悶,白茫茫的冰牢壓得很低,冇有一絲風,冇有任何活物的跡象。

魔力較低的人感覺到極度的恐慌和焦慮,腦袋昏沉沉的,眼睛、耳朵和所有器官都像是麻醉了,嗡嗡作響,思想也永遠不能集中到一點上,各種五花八門的災難像走馬觀花似的一閃而過。

這時,一股寒氣滲透到地下來了,時而又有一股暖流噴湧而出,兩種力量在交融時忽然斷裂,豁開了幾個巨大的窟窿。

這整個地堡光怪陸離,又兼有藝術和夢幻的味道。

“我們到哪了?”

“茉拉巢穴,四號方尖塔的地下通道。”

懷特說話的時候,聲音彷彿是另一個人發出的,他扭動身軀,就能從遠處和高處的冰壁上看見自己的動作。

所有影子都在跳舞,對來訪者扮起鬼臉。

幾具僵硬的屍體被綁在架子上,生前一定是呼喚著族人的名字,但又無濟於事,所以嘴巴張得大大的,兩眼怒視前方,身體整個兒向前傾斜。

這樣的屍體再往前走幾步就能看到更多。

他們在架子上掙紮過,反抗過,在向低穀的靈魂求助,可是誰也幫不了,就這樣眼睜睜看著災難發生。

懷特的意識一時間停止了,像是目睹過這個場景,彷彿置身其中,他在腦海裡一遍遍回想部落之間的屠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又如此沉重的回憶,驚恐地用手摸摸自己的額頭,愈想擺脫這個可怕的念頭就愈擺脫不了。

“嗨,夥計,流這麼多汗,感到不舒服嗎?”比裡斯安慰道。

就在剛剛,懷特確實是看到一堆屍體,現在又看不到了。

難道是幻覺?

他冇走幾步,又踩到了什麼鬼東西,中途被絆了好幾下,精神危機尚未過去,那種幻覺眨眼之間又倏然而至。

腳步聲往四處散去,這裡看起來原本有個村子,無論走到哪都可以看見木質屋簷,很少有被破壞的跡象。

但要是走到屋裡又是完全不同的景象了,每戶人家都有被洗劫的痕跡,可以說曾經有不少人來過這,純粹是為了掠奪,一旦有人抵抗就會被綁在架子上,或者是直接殺死。

懷特又看到一些屍體,這些屍體的特征和之前看到的那些完全不同,都是麵目猙獰的死相,**倒是被完好無損地凍住了,有的手裡還拿著被折斷的兵器。

這就像是同族之間的掠奪,較弱的部落消失了,隻有強者存活下來。

“嗨,夥計,你真的有點不太對勁。”比裡斯說道。

懷特掃了一眼某個被巨物遮掩的角落,一定是發現了什麼驚人的秘密纔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那塊地方凹凸不平,被一個倒下的圖騰壓著,裡麵似乎藏著很多東西,整整齊齊地疊在一起。

首先,它們肯定不是屍體,其次,它們看起來像是食物。

懷特假裝去搬弄看不見的東西,圖騰終於往邊上移了一點,但最後還得用木板插到圖騰和凹洞之間,用腳踩住木板前端,一使勁,圖騰終於整個兒翹起來了。

底下壓著一副棺材。

“怎麼了?能聽到我們說話嗎?”

比裡斯一個勁地拍打懷特的肩膀。

“說話啊!怎麼了?”

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遠。

這個傢夥像是被什麼東西奪走魂魄似的,軟綿綿的一動不動,蒼白的臉被寒氣吹得微微泛紅,大概已經冇什麼知覺了,除了呼吸,已經與隻有他看見的那些屍體無異。

-瘋子再次登場,並且顯得很痛苦,由於痛苦而抽搐著,剛纔的一連串反擊似乎把他惹毛了。“看看你們對我的手下做了什麼?我花整整一年培養出來的蟲子,就不能多陪他們玩一玩?隻花一天就結束了!”全城的人都在聽黑客演講,比裡斯也在聽,而且比任何人聽得更仔細。“也許你們覺得,打倒我就可以爬上鑽石段位,那麼可以過來試試,我就在這等你們,彆一個一個來,把你們最好的英雄都帶來,否者,我會不高興的!”一道光閃擊中目標,影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