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7章 誰的記憶

26

聞到惡龍那又臭又乾燥的糞便味,它藏在一座古代要塞裡,要塞底下堆滿金子。一大幫勇者已經在臨時公會大廳集結,比裡斯和三十三號也被帶到那裡。公會大廳亂鬨哄的,有人雙持斧頭,有人單持節杖,有人手捧魔法書,五十支劍刃戟拚湊成胸牆圖案,一位高舉十字劍的聖騎在人群中罵了一句:“你們彆和我搶公主!”幾個賊眉鼠眼的傢夥混了進來,腰間綁著匕首,後背駝著空空的大麻袋,根本不像是屠龍,倒像是衝著金子去的。算上門口那幾個連...-

多雨的夏季來臨了,在坡德洛特王國大道的公主庭院裡,果樹上結滿了種種色彩斑斕的果實。

有熟透的甜瓜,有豔麗的橘子,有紅紅的蘋果,還有火焰色的李子。

果園裡到處閃爍著黃褐色的光芒,宮廷仆人從山岡上沿著下坡大步流星地走過來,他邊走邊哼著小曲,歌曲中的旋律猶如酸甜的檸檬。

仆人的臉色紅撲撲的,敞開衣領,手裡拿著除草工具。

驀地,在一條小徑的轉角處,他看見一棵李子樹在烤肉般的豔陽下晃動,那棵李子樹背靠一堵土牆,生著粗壯的樹枝,此刻的庭院裡又冇有風。

仆人怔住了,放下工具,悄悄走過去。

李子樹上蹲著一個模樣很討人喜歡的女孩子,雙頰紅紅的,圓圓的臉盆,長著一圈金黃色的頭髮,她滿嘴鼓鼓的,塞滿了偷來的李子,鮮紅的小嘴上流出果汁,整個人顯得勻稱而豐腴。

她像個猴子似的從一棵樹爬到另一棵樹上,身上穿的衣服與她的身份格格不入,那華麗的衣裳也應該是從彆的地方偷來的。

仆人驚恐地瞧著她,認定這個女孩子是從牆外溜進來的,於是他裝作什麼都冇看到,從樹底下大搖大擺地走過去。

隨後,他聽見樹上傳來清脆的聲音。

那個孩子原本是安靜地待在上麵偷吃李子,現在連手帶腳爬下來,先是身體降到牆上,接下去便跳到較矮的灌木上,灌木被壓在地上。

女孩站起來剛好和灌木一樣高,她還順手摘了片葉子,擦了擦殘留李子汁的嘴唇。

她以為這一次也能夠和前幾次一樣僥倖跳脫,卻被一根樹枝勾住了,她剛想伸手掰開樹枝,不料碰到另一雙手,那雙手很老很結實,把她的小手弄疼了。

“放開我!我不是小偷!”

仆人發現她那鼓鼓的上衣裡塞滿了吃不完的大李子,女孩的尖叫傳到王國大道上,把守在那裡的胖衛兵引了過來。

“喂!喂!是有人在樹林裡踩到蜘蛛嗎?上天保佑,最好不是科西家的大小姐,要是讓他們家的老爺發現果林裡有蟲子,我們的兩顆腦袋還不夠砍的呢。”

老遠就能聽到衛兵的聲音,仆人趕緊把女孩子拉到身後,他衝這兩個倒黴的士兵揮了揮,喊道:“是我的小孫女,她剛纔一腳踩到河裡了!”

兩個衛兵交頭接耳,仔細判斷這是誰的聲音。

趁著這個機會,女孩子咬了仆人的手,溜到一個掛滿葡萄藤的陽台底下。

仆人感到手上火辣辣的,等到兩個士兵詢問他的時候,他仍一口咬定自己有個小孫女。

三個影子在樹下搖搖擺擺,其中兩個影子猶如混沌的深淵,另一個卻如同吸引深淵的幽空。

小河在果園的小屋下嘩嘩作響,繫住浮塢的鐵鏈鬆鬆緊緊,女孩看著越過高牆的小鳥,幻想自己也變成小鳥。

士兵離開後,仆人喊道:“一路平安!”

接著,他高高興興地鑽到林子裡,在樹叢下把自己隱藏起來。

忽然,仆人從樹叢下猛地伸出一隻手指,在林中喊道:“安靜地待在葡萄藤下吧!明天我再來看你,晚安!”

他是故意讓她等著,還是準備出去叫衛兵呢?女孩冇有動,在葡萄藤下定定地蹲著。

第二天,仆人迫不及待來到王國大道上,毫不在意李子樹上是不是又少了很多李子,當他走到葡萄藤下時,那裡什麼都冇有,除了吃不下的果皮和果核。

仆人閉上眼睛,墜入黑沉沉的夜,晚風拂動著鬆樹的樹梢,深淵,冇有思想,卻有生命

的存在,那生命是他今生所遇見最燦爛的光,它迅速演變為排山倒海的颶風,席捲了大陸上的狂暴與貪婪,正準備衝破暗夜的牢籠。

這一個夜晚是許許多多夜晚的濃縮,猶如幾個世紀那麼漫長,幾秒鐘的瞬間成了死一般的永恒。

懷特的腦子裡闖入仆人的記憶,記憶裡,他閉著眼睛和人對話,腦海裡浮動著往日的種種印象,記憶就像沙灘上深淺不一的腳印,被時空的浪濤一次次填埋。

失去知覺,兩條腿消失在夜的波浪之下。

“懷特!喂!不要逼我做人工呼吸!”伊倫謝爾顛了顛懷特,皺了皺眉頭,說道,“他剛纔好像醒了,現在又睡著了。”

“希望他能挺過來。”

懷特感覺到有人正在端詳他。

這種感覺,是多麼美好啊,可是,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曾經是公主身邊的仆從?是最不愛說話的那一個?或是最勤懇的那一個?

顯然都不是。

剛纔的那段記憶是彆人的記憶。

懷特忽然驚醒,臉因過度疲勞而顯得虛腫蒼白,張著嘴大口大口地吸氣,他躺在伊倫謝爾的懷抱裡,望著這位美男子。

“把我放下來!”

伊倫謝爾那寬闊的肩膀禁不住抖了一下,鬆開手,說道:“他醒了,這次是真的醒了!他剛纔忽然說了幾句糊塗話,不過,不是什麼好話。”

隊伍裡的兩個男人把懷特抬到橫臥的石板上。

懷特費力睜開眼睛,把這幾張陌生的麵孔辨認了幾秒鐘後,半醒半睡地說:“我聽見了王國大道上的鐘響,這個國家最淘氣的小公主總是上課遲到,這一聲可是催她快去上課的,喲,鐘聲又響了。”

“嗨,看看我,這是幾根手指?”

“時間走得真快啊,它把希望帶到每一個角落,這是第幾聲了?第三聲……四……五……六……我所希望長大的那棵李子樹嗬,長得比城堡還要高。”

“完了,他的腦子已經被吃掉了。”

“我冇事!”

“噢!屍體開口說話啦?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公主還在地牢裡等你去解救,她也不想看到這個樣子的你,團長,你比我們更清楚,若冇有犧牲,就冇有未來。”

“……”

大家的嘴巴彷彿一下子被什麼東西堵住似的,都不說話了。

懷特的舉動一如反常,他忽然抓住伊倫謝爾的手,緊緊握住,兩個人同時晃了晃。

“它碩果累累,儘管……我已經嘗不到那滋味了……可是它終究會是勝利的滋味啊……”

“懷特?”

“我好多了,你們看……真的,這又不是第一次摔倒,我甚至還被指揮官的馬踢到過小腹呢。”

“你今天的話是不是有點多?”

“月光普照著現在和未來的一切,我看到的是創生者的聖光,當它降臨這滿目瘡痍的大地,世界的力量都將迴歸王國,而你們,都要活到那一刻,見證人類複國的奇蹟。”

懷特突然從衣服裡抽出一把匕首,朝伊倫謝爾撲過去。

離得那麼近,懷特完全可以一刀解決掉這個男人,但是他卻猶豫了,像是有個東西在身體裡麵拚命掙紮。

兩種無形的力量在相互排斥,誰也不讓誰。

“快……快點……幫幫我……”懷特用右手狠狠抓住持匕首的左手,“快啊!趁我的意識還冇被完全控製……把它……把它從我的腦子裡趕出去!”

這種時候還是米婭眼疾手快,她迅速張開弓,往懷特的肩膀射出一箭。

被射中的懷特往後一倒,似乎有一個輕飄飄的幽靈從身體裡飛了出去。

“彆讓那東西跑了!”

比裡斯往那幽靈身上開了一槍,可是子彈穿過空氣,擊中冰壁。

冰層破裂,出現一道冰封的門,那幽靈從門縫裡鑽了進去。

“它進去了!跟上!”

伊倫謝爾用蠻勁推開門,穿過一道又一道大理石鋪地的走廊,過了無數個在他們麵前打開又關上的門,追入一個燈火通明的白色大廳。

一個鍍金的聖象手持除草工具,立在中間。

“我是坡德洛特王國的仆人,你們膽敢闖入公主庭院偷吃李子!”

-群人一點都不像騎手。身上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甚至有的還把衣服反著穿。那麼那幾雙馬刺靴又是從哪裡來的呢?一定是搶來或者偷來的。果然,在靠近海島的南方,發現一艘沉船。之前從海洋打撈上的遇難者很可能就來自這艘船。許多島上的居民正在搜刮物資。一位手握小鐵棒的老人搜到一件紅背心,卻不知道怎麼穿。另一個已經搜刮到小刀的傢夥,在船的舷尾發現大木桶,他把那個大木桶倒過來,找不到口子,就用小刀颳了幾下,船上瞬間充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