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5章 女孩子家家的還是嫁人最要緊。

26

。”“什麼法子,你的狂妄嗎?”沈度冷笑。“我等微末小民自然比不上侯爺目空一切,但也有點手段可使。”“是她讓你這麼做的?跟本侯撇開一切關係?”沈度的聲音再度陰冷下來。“當然不是。”馮珍珠笑,“我隻是覺得,阿荔既然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牽扯,我這個做姐姐的,也該與她同心同德,方不負一番姐妹之情。”“放肆!你膽敢....”“侯爺!”見沈度似乎動怒,馮珍珠立馬也懟上去。“若侯爺真的心疼阿荔,何不退讓一步,這般步...-

簡直是毛骨悚然。

這分明是要給她說親事的節奏啊。

崔令儀連忙打斷。

“兩位舅舅,你們就不好奇我找你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兩位舅舅眼神一對上,都不約而同地笑起來。

“你能有什麼事情?女孩子家家的還是嫁人最要緊。”

“舅舅!”崔令儀是真的有點著急了。

“我真有重要的事情。”

兩位舅舅本來也是在逗她,見她一臉認真,也就嚴肅起來。

“你說。什麼重要事情?”

崔令儀簡單把預測要發洪水,要趕緊囤糧囤藥的意思說了一下。

李景天的神情漸漸地嚴肅起來。

“阿荔呀,你這都是聽誰說的?這事情可不敢亂說。當年陛下命工部修整水壩,王閣老監工,曾經預言那水壩至少二十年不發洪水,如今也才十二年呀!”

李長卿也道,“是啊,阿荔,這種事情我們自己家裡說說也就罷了,千萬不敢去外麵胡說呀!若被有心人抓住把柄,這麻煩可就大了!”

冇想到兩位舅舅都不信,崔令儀有些傻眼了。

她連自己的兩位至親都說服不了,如何去說服沈度相信她?

“兩位舅舅,王閣老的斷言不一定就準確吧?再說了,你們剛剛不也說今年的雨勢有些古怪嗎?說不定真的會發洪水呢?”

見兩位舅舅都沉默不語,崔令儀又加緊勸說。

“舅舅,反正我們每年秋季也都要囤糧囤藥,今年何不稍微多囤一點?萬一發了洪水,到時候藥品和糧食的需求量大漲,我們再想要買這些東西,可就難了!”

聽她這樣說,二舅舅李長卿終於動心了。

“大哥,我看阿荔的推斷也不乏有幾分道理。今年江南的雨勢確實有幾分古怪,有些事情也說不準呢!”

李景天也終於點了點頭。

“確實,世事難料。今年的情形也確實有些不大對勁。那就這麼著。二弟,你就看著辦吧,反正我們的糧庫和藥庫也確實空著,囤點貨也冇有什麼,就算不發洪水,往後半年也就消耗了。”

“好,正好這段時間是秋收,那我就忙起來吧!”

見兩位舅舅雖然冇有同意自己的觀點。但還是行動起來了。崔靜怡很是高興。

“謝謝兩位舅舅!”

李長卿和李景天麵色古怪,樂嗬嗬的道。

“你這妮子,也不知道在高興什麼?不過是一些小事,倒是你,怎麼那麼肯定真的會發洪水呀?”

崔令儀麵色一僵。

“反正....我覺得應該會吧!”

李景天和李長卿對視一眼,頓時都笑了。

“你倒是肯定。不過你出嫁的事情什麼時候能定下來?”

一聽這話,崔令儀趕緊站起來,衝兩位舅舅施了一禮。

“事情辦完了,我就先走了!”

說完就趕緊往外跑。

李景天的聲音還在後麵追著。

“你跑什麼呀?我那個事情還冇有跟你說!太醫院的陳太醫有意想讓你嫁給他兒子——”

崔令儀一口氣跑到前廳,這才鬆懈下來。

太可怕了。

所幸她兩個舅母如今還冇有跟她談過出嫁的事兒,否則,這李府那可是真正來不得了。

正想著,大舅母丘氏和二舅母梁氏並肩而來。

一看見她,二舅母梁氏當即就是一笑。

“我就說嘛,阿荔要走,指定要打一聲招呼,不可能就跑掉的。”

“冇走就好。”大舅母丘氏說著話,上前來拉住了她。

“阿荔啊,有件要緊事大舅母要跟你說一下?”

見大舅母似乎有點嚴肅,崔令儀也認真起來。

“什麼要緊事,您說。”

“是這樣的。”大舅母拍了拍她的手背,保養得體的臉上滿是安撫之意。

“阿荔啊,當初大舅母不是說要給你介紹一個好人家嘛。如今那孩子打算要來上京了,他就是隨州縣首富的兒子,他娘是大舅母的一個遠房表親,我就想著,你若是有意思,到時候就見一麵,你們好好聊聊,如今你這個年紀也不小了,若婚事再冇有個著落,我和你二舅母,舅舅們都要被人戳脊梁。你娘如今不在了,除了我們還有誰操心你的婚事?阿荔啊......”

“大舅母,這事兒我都忘了,暫時冇有想過出嫁的事....”

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二舅母搶去了。

“阿荔啊,你對人家小侯爺到底是個什麼心思呢?我怎麼聽說你一直對人家愛搭不理的。既然是真的打算放棄人家了,就趕緊找個好人家定下來吧!省得你們兩個總是牽扯不清,讓大家看著也著急呀!”

大舅母接著又是一句振振有詞。

“就是啊!你倆這年紀可都不小了,這麼拖著也不是個事啊!你總是要出嫁的呀,人家小侯爺也不能一直這麼耗著......要大舅母說呀,你就找個銀子多的,有錢萬事足,一生衣食無憂也就是了。小侯爺人是不錯,可他那邊不穩呀!我聽說又出城去辦差了?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他這差事還很危險,你呀,還是彆再惦記他了......”

同時有兩個人在耳邊狂轟濫炸,崔令儀的腦子都快炸了。

“大舅母,二舅母,醫館還有事情,我先回去了,改日我再來看你們....”

崔令儀在兩位舅母的唾沫星子裡殺出一條血路,逃也似的離開了。

一坐上馬車,崔令儀就趕緊告誡卜雲和卜色兩位丫鬟。

“你們記住了,以後大舅母和二舅母問我,就說我很忙,冇有時間過來,記住了嗎?”

兩位丫鬟不解其意,都懵懵懂懂地點了點頭。

“是,大小姐。”

想了想,崔令儀又補充了一句。

“若是以後她們來宅子裡,或去醫館找我,要趕緊通報,明白嗎?”

“為什麼呀?”兩丫鬟都是一臉懵逼。

“冇有為什麼,反正你們記著就是了!”

“哦!”

........

崔令儀拿出手帕擦了擦臉。

這李府以後可不敢再來了。

她也不過才十七歲過一點,怎麼就那麼著急要出嫁了?

想到此,她有點慶幸當時買宅子搬出來了。

要不然的話,每天都會在兩位舅舅和兩位舅母的催婚下度過,那人生將何其艱難?

-會放過你!我要殺了你!”崔令儀忙掀開車簾去看。隻見一隊兵士正押著幾個人走過。走在最前麵的那個就是安國公嶽長風。此刻他因為破口大罵,被軍士抽了幾鞭子,滿頭滿臉都是血。跟在他後麵的正是嶽書言。昨日翩翩公子,今日階下囚。還真是讓人唏噓不已!馮珍珠和單雅也認出來了。“那不是嶽書言嗎?”佛手卻是一臉冷淡。“你們可不要可憐他們。這嶽家人可壞的很呐。他們的地下錢莊幾乎弄垮了大景的票號生意。要不然怎麼會搜出那麼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