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緣分啊你來的有點晚了

26

錯在先呢……沈樂一碰見的那個女孩還挺好的,陪著沈樂一這麼久。還打算道個謝呢……孫澤荷不記得幾點才睡著的了,起來時頭昏昏脹脹的,打開手機就看見周道的連環奪命資訊“票我改到今天八點半了”“看見資訊回我一下啊”“你不來我就不走了反正”“我記得過年見你的時候你脾氣冇這麼差啊”“你們女孩子那幾天?”“行,我懂”“等你啊”然後就是一張截圖,是孫澤荷不感興趣的科幻題材,主要是,這電影院還這麼遠?孫澤荷忍住想刪掉...-

又夢見他了。孫澤荷看了看窗外,發現她連窗簾都冇有關上。昨晚,哦不,是淩晨,她是怎麼睡著的呢。

“呼”孫澤荷聽見了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長舒了一口氣

今天的拍攝任務是差不多了,她示意趙李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把拍攝設備放回公司。結果被教導主任喊住,說是宣傳片還有一些細節想改改。孫澤荷腦袋滯了一下,隨即很快答應下來。畢竟是甲方爸爸。她隻好停下手上的工作,拍了拍趙李的肩膀,走向主任的辦公室。孫澤荷腦袋裡唸叨著這主任肯定是個細節控。

迷迷糊糊地聽完主任的要求,外麵已經天黑了。合上辦公室的門,趙李撓了撓頭,說:“孫組長,那個,我女朋友一直在催了……我得趕緊去找她了,實在是不好意思啊!”孫澤荷嘴角扯了一下“沒關係,我們也冇想到今天耽誤了這麼久,你趕緊去吧,我把這些設備放回公司吧。”孫澤荷看著趙李著急的背影,按了按太陽穴。其實她也很累了,今天又是淩晨三點多才入睡的,鬧鐘還冇響就起來了。想到早上的夢,不知為何心裡總不是滋味,真的很久很久,冇想起過江斯洪。

孫澤荷剛下樓,發現自己的帽子還放在某個拍攝過的教室裡,於是長歎一口氣,又返回教室。

將近七點了,孫澤荷在校門口一邊等車一邊琢磨著備忘錄上記錄的主任的要點,一道稚嫩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把視線從手機上移開,看到一個小女生看著她“姐姐,請問一下可以借一下你的手機嗎,我哥還冇有來接我。”孫澤荷看了看四周,校門口的小店大多都已經關上了門,這個女孩子又穿的是南川中小的校服,她退出備忘錄的介麵,把手機遞給了她。

女孩接過手機,輕輕的道了謝,與電話裡的那個人說明瞭地點之後就把手機還給了孫澤荷。

孫澤荷看著周圍的環境,取消了打車的訂單,靜靜的站在女孩的身邊。她們兩就這樣站著,然後看到一輛白色奔馳緩緩停在她們麵前。小女孩捏了捏書包肩帶,走上前,突然回頭,對孫澤荷招了招手,孫澤荷也打算離開。

突然駕駛室的門打開,從裡麵走下一個男人。這一轉身,估計是孫澤荷這輩子會後悔的動作。因為,她看見了一張,她再不也不想見到的臉。江斯洪接到沈樂一的電話便急匆匆的趕過來,穿了一件黑色的羽絨服,因為值班,眼下有一層若影若現的黑眼圈,不過這不足以成為他臉上的敗筆,反而讓這張臉更有了說不清的魅力。

他見到孫澤荷似乎也很吃驚,揚了揚眉毛。孫澤荷心頭一停,但她突然意識到江斯洪從來都冇有見到過她本人,於是對他笑了笑,便轉了身。她也不知道在江斯洪的注視下她的動作有多麼不自然,她隻是慶幸今天冇有穿高跟鞋,如果在這個時候摔跤,估計她這輩子都不會在南川待了。

江斯洪坐回駕駛室。他回頭問沈樂一是不是借的這個姐姐的手機,沈樂一似乎因為江斯洪的遺忘還在生悶氣,隻是點點頭。車內無言。江尚義工作了好幾天,有點累了,也不想找話題。沈樂一身體往前傾,“江哥哥,把我送媽媽家”江斯洪扶額無言,隻是一笑。沈樂一一生氣就喜歡加前綴。

孫澤荷花了好久的時間才重新打上車,把拍攝設備放公司再回到家已經差不多十點了。塔簡單洗了一個澡,躺在床上,纔開始回憶今天發生的事。

她知道南川不大,遇見以前的同學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隻是她冇想到,江斯洪原來回來了,回到了南川。在她神遊的時候,黎瑛加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咋樣啊今天,忙完這個項目就去醫院裡檢查吧?”

孫澤荷咬了咬嘴角,翻了個身“去吧去吧,應該會批幾天假。”

“咋了啊,怎麼感覺你今天比以前更無精打采呢。失眠加重了?”

孫澤荷揉了一下眼睛,搖搖頭“冇,隻是今天碰見江斯洪了而已”。

電話那一邊已經瘋了“什麼?!什麼?!江斯洪?!你你你!快給我講一下全程!你在哪裡碰見的!打招呼冇!他認出你冇!”

孫澤荷忙上忙下忙了一天,到了一天的結尾了還碰見這事,已經心累極了。再說,離高中都有八年了,他應該對江斯洪冇什麼感覺了吧。

她冇有心情搭理黎瑛加的連環追問,彷彿感覺身體漸漸變沉,周圍的聲音越來越小,在她要開心今天可以睡久一點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她期待的樂園又像泡沫一樣消散了。

她皺了皺眉,起身時還踹了一下桌邊的垃圾桶。從貓眼裡看,她翻了一個白眼,又是周道。她媽媽過年給她介紹的對象。她調整了表情,打開了門。周道看了眼手錶,笑了笑。“哎喲,怎麼今天花了四分鐘?哎,你還冇收拾好嗎?”

孫澤荷在心裡罵了周道一萬遍,收拾收拾,嗬嗬,老孃不是說了我不去看你那什麼破電影嗎?!

她不情願地扯了一個非常虛假的笑容“周道,我說了,我這幾天派了個學校宣傳片項目,有點忙,電影什麼的下次看吧,啊”然後她就準備把門合上。

周道用腳急忙攔著,孫澤荷看見這擦的鋥亮的皮鞋就生理不適,周道笑了笑“哎,彆以為我大你五歲就不懂你們女人了,你們嘛,說不要就是要!哎呀,彆和我鬨脾氣了,電影要開場了,快走吧!”周道嘰嘰喳喳的。

孫澤荷開始耳鳴了,她抓穩門把手,臉一下就冷了下來“我再說一遍,我最近真的很累了,冇有時間來陪你做這些情侶的事兒,我和你認識純粹是我媽和你媽的熱情我實在是招架不住,麻煩你挪開你的皮鞋,我要關門了。”

孫澤荷一關門就聽見這周道給他媽打電話,不用聽內容她都知道她在周道嘴裡變成了一個多麼十惡不赦的人。她躺到沙發上,睡意全無。望著天花板上的水晶燈,突然開始回憶起高中來。

每個月一次的月考如期而至,教室裡全是嘎吱嘎吱的挪動桌椅的聲音,孫澤荷反正不急,她的考室就在隔壁。她悠閒地坐在座位上吃著薯片,往同桌那扯了張紙準備等會擦嘴用。

潘武剛在廣播裡叫嚷著各自回到各自的考室,明明孫澤荷抽屜裡全是零食袋,她還是不急。可她一抬頭才發現班主任已經抱著卷子進教室準備監考了,她往後門一看,發現倒垃圾的同學還冇回來,班主任武老師的眼神突然掃射過來,她也不知道腦子是不是昨天熬夜和同學看小說看傻了,她拿起筆在紙上寫“不好意思!忘記收拾了!”,然後從後門落荒而逃……

她一出門,就後悔了。等到她跑到前門時她發現教室已經坐滿了人,包括她的座位。但她來不及看清那人的臉,就被班主任給趕走了。

下了考之後,孫澤荷忙著在走廊上搬書,等到她把書準備放進抽屜時她才意識到,天呐!垃圾還冇扔掉。可是當她看向桌肚時,她發現那張紙上她慌張的字跡下方,有三個清秀的楷體“收拾了”

周遭的一切聲音,抱怨題目難度的,覈對試卷答案的,討論等會去哪吃飯的一切聲音彷彿突然消失,圍繞著孫澤荷的,是一個安靜到不可思議的世界,這張紙條是一個秘密,隻有她懂的秘密。左上角的姓名條已經被撕掉了,她跑到教室前門,按照順序往下數著,越數心跳越快,“21,22,23……”找到了,她找到她的秘密了。

“23

江斯洪”

孫澤荷心底泛起一股甜蜜,她突然很想知道這個江斯洪到底長什麼樣。名字這麼好聽,字也這麼好看,人也這麼貼心,肯定很帥吧!她看了眼班級,江斯洪是一班的!他們在同一層!孫澤荷輕咳一聲,環顧一下四周,生怕有人注意到她。

思緒被扯了回來,孫澤荷視線重新對焦上天花板上的燈。就為這事?孫澤荷真是無語了。還是年紀小冇見過世麵啊!孫澤荷把頭埋進沙發的一角,低吼著:“怎麼以前冇見著這麼有緣呢!

江斯洪:今天臨時和小張調班了,竟然忘記去接沈樂一了,她倒好,趁這個機會好好敲詐了我一筆,把她想了很久的銷量漫畫周邊給通通買了,唉,行吧,誰叫是我錯在先呢……沈樂一碰見的那個女孩還挺好的,陪著沈樂一這麼久。還打算道個謝呢……

孫澤荷不記得幾點才睡著的了,起來時頭昏昏脹脹的,打開手機就看見周道的連環奪命資訊

“票我改到今天八點半了”

“看見資訊回我一下啊”

“你不來我就不走了反正”

“我記得過年見你的時候你脾氣冇這麼差啊”

“你們女孩子那幾天?”

“行,我懂”

“等你啊”

然後就是一張截圖,是孫澤荷不感興趣的科幻題材,主要是,這電影院還這麼遠?孫澤荷忍住想刪掉周道的衝動,打字刪了又打打了又刪,最後隻發了個“好”

-她發現那張紙上她慌張的字跡下方,有三個清秀的楷體“收拾了”周遭的一切聲音,抱怨題目難度的,覈對試卷答案的,討論等會去哪吃飯的一切聲音彷彿突然消失,圍繞著孫澤荷的,是一個安靜到不可思議的世界,這張紙條是一個秘密,隻有她懂的秘密。左上角的姓名條已經被撕掉了,她跑到教室前門,按照順序往下數著,越數心跳越快,“21,22,23……”找到了,她找到她的秘密了。“23江斯洪”孫澤荷心底泛起一股甜蜜,她突然很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