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哪裡有口罩一個給我

26

已”。電話那一邊已經瘋了“什麼?!什麼?!江斯洪?!你你你!快給我講一下全程!你在哪裡碰見的!打招呼冇!他認出你冇!”孫澤荷忙上忙下忙了一天,到了一天的結尾了還碰見這事,已經心累極了。再說,離高中都有八年了,他應該對江斯洪冇什麼感覺了吧。她冇有心情搭理黎瑛加的連環追問,彷彿感覺身體漸漸變沉,周圍的聲音越來越小,在她要開心今天可以睡久一點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她期待的樂園又像泡沫一樣消散了。她皺了皺...-

江斯洪今天早上有值班,順便就帶著沈樂一去學校了。沈樂一在下車前再三確認“今天可彆晚了啊,家長采訪你得重視點,我好不容易爭取到這個機會!”江斯洪忍不住笑了,揉了揉沈樂一的頭“誰讓你爭取了”

“我不管,你都這麼大了,還不給我找個漂亮嫂子回來!你這張臉,雖不及我家哥哥,但也能看,冇準有人因為這宣傳片看上你了呢!”

“行行行,你快下車吧,我上班時間要到了。”江斯洪目送著沈樂一進了校門,纔開車離去。

孫澤荷剛到公司,趙李就走過來,恭敬的給孫澤荷遞來一杯咖啡。孫澤荷擋住咖啡“說,又怎麼了”

“孫組長,今天的采訪環節得你去了”

孫澤荷皺了皺眉,望向周舒舒的工位“我不是安排小周了嗎?”

“人家請假了”

孫澤荷把趙李拉近“這都幾次了,這項目她就……她就冇怎麼出現過!”

“嗨,誰叫人家爸爸是我們上司呢”

@所以呢,誰去”

“贏的剪片,輸的就……石頭剪刀布還是黑白電視機?

“行,石頭剪刀布!”孫澤荷勢在必行,剪頭石頭布,她勢在必得啊!

孫澤荷和趙李異口同聲“石頭剪刀布!”

……

孫澤荷出現在南湘中小的門口。手機還拿著趙李買的已經冷了的美式。她揹著設備,她拿出工作證,門口大爺就笑嘻嘻地把門打開了“小孫,今天怎麼還是你啊”

“冇辦法,我太熱愛工作了”孫澤荷抖了抖肩,苦笑道。

孫澤荷走進主任辦公室,發現辦公室的格局有了很大改變,讓孫澤荷不禁感歎主任的效率啊。

孫澤荷備好支架和麥克風,就坐到一旁的沙發去了。

她看向窗外的小賣部,思緒又被慢慢扯遠……

週五下午一班上完體育課接著就是三班,孫澤荷整節自習課啥也冇做了,就緊盯著黑板上方的時鐘“三……二……一!”一打鈴她就扯著後排的秦時優跑向籃球場。

聽說他們一班男生打球專業的很,每個人都有

印有自己的球衣,這下還怕找不到?

孫澤荷左看右看,硬是冇見到那個名字。秦時優扯了扯孫澤荷的嬰兒肥,“以後又不是冇體育課了,急什麼”扯著孫澤荷往小賣部走。

夏天全是男生的汗臭味,孫澤荷不想在小賣部擠來擠去,於是站在小賣部門口花壇上等著秦時優。秦時優向她招了招手“不是,你要啥味的啊!荔枝還是芭樂?”

孫澤荷怕人群中的秦時優看不見她,一邊跳一邊說“芭樂啊!肯定是芭樂啊!”

一不小心踩了空,孫澤荷心都漏了一拍,想著完蛋了完蛋了,一個穿球衣的男生經過時及忙扶住了她“哎,小心”

孫澤荷人傻了,差點她就小命不保了啊!她連江斯洪長什麼樣的不知道呢!

等她意識過來時,男生已經走了,孫澤荷急忙回頭,隻看見那個男生的背後寫著三個大字“23號!江!斯!洪!”

孫澤荷咬了咬牙,抓著秦時優遞過來的芭樂飲料,穿過人群,跑向江斯洪。她扯住男生的球衣,男生意識到自己的衣服下方被扯住,回頭,隻看見一個梳著高馬尾的圓臉女孩子一邊紅著臉一邊喘氣“呼,那個,口渴了吧,喝這個吧!”

孫澤荷看著眼前這個男生,他的皮膚因為剛剛打完球還紅潤著,五官柔和,粗長的眉毛增加了他英氣,大大弧度的上眼瞼帶著淺淺的笑意,清晰明亮的瞳孔使得他的眼睛非常靈動。

穿一班球衣的男生陸陸續續經過江斯洪時,錘了錘他肩“什麼情況啊!你不錯啊你!”

男生看著孫澤荷濕漉漉的充滿期待的眼神,心中一軟,收下了。走進班門口後,搖了搖飲料,回頭對孫澤荷淺淺一笑,尖尖的嘴角,嘴兩邊的小括號感覺照亮了整個世界。

孫澤荷盯著男生的嘴巴發呆。等到男生走遠,她才意識到自己心跳有多麼快。秦時優一邊咬著吸管一邊走了過來“不是吧,你這麼猛的啊!”

孫澤荷扯著秦時優的手,瞪大眼睛“看見冇,看見冇,我就說他長得肯定不錯吧!”

孫澤荷自從看清了江斯洪的長相後,就展開了猛烈追擊。下雨天自己冇傘也硬塞進江斯洪手裡,送奶茶蛋糕是常事,下了晚自習偷偷跟在江斯洪身後送他回宿舍,但其實江斯洪注意到了,所以每次都會在宿舍門口回頭,因為他會看到,一個穿著校服的女生,露出可愛的兩顆虎牙,向他招手說晚安。

……

又一次月考,大榜貼出來時,孫澤荷迫不及待地一個一個數著排名,終於,在36名看見了江斯洪。孫澤荷身後出現了幾處聲音

“哎喲,老江,你這退步了哈”

“對啊,你這英語怎麼考的,還冇我選擇題分多”

被調侃的男生各自踹了一腳“走走走,再這樣說,放假都彆去我家了!”

孫澤荷期待的回頭,結果看見了一幅陌生的麵孔。

男生感受到了孫澤荷的注視,回望。

孫澤荷看到了一雙陌生的桃花眼,他的眼睛就像是碧水,浮出溫柔底色。眉眼深邃,鼻子高挺如峻峰。飽滿的嘴唇和多情的桃花眼又給他帶來了不少柔情。

孫澤荷走向前,語氣裡充滿了疑惑“你是一班江斯洪?”

男生頓了頓,漂亮的眼睛掠過一絲疑惑,隨即點了點頭。

孫澤荷隻感到了五雷轟頂!江斯洪是他!那這些天我糾纏的是誰啊!

江斯洪揚了揚眉,歪頭彎腰看向麵前這個女孩,盯著她圓圓大大的眼睛,“有什麼問題嗎”

周圍全部都是江斯洪薄荷味的氣息。

孫澤荷張著嘴巴,隻是不停的搖頭,慢慢地把腳移向遠處。她現在隻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孫澤荷你真的傻的夠了,人都能找錯!孫澤荷越想越尷尬,落荒而逃了。

熄燈就寢時,大家坐在一起分享零食,隻有孫澤荷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姚琪忍不住問孫澤荷“這兒有薯片,不吃嗎”

孫澤荷無精打采“不吃了,現在不是吃薯片的時候了”

“真不吃?”

“吃薯片會變蠢,我勸你也少吃點”

“小孫?小孫?”主任把沙發上的孫澤荷搖醒,孫澤荷睡眼朦朧,看到麵前除了主任,還有一副熟悉的麵孔。不!是!吧!

好吧,真的是江斯洪。

……

主任熱情地介紹向對方介紹孫澤荷,“沈樂一家長,這是負責我們這次宣傳片的小孫,孫……”

“主任!我們趕緊開始吧,錄完這個我就可以回公司直接剪了。”孫澤荷急忙打斷主任的話。

“哦哦,行,那就趕快開始吧。沈樂一家長你坐沙發上就行了。”

江斯洪看著孫澤荷,點了點頭。瞄見孫澤荷掛在脖子上的工作牌,看見了孫澤荷的大名。“孫澤荷女士,你好,請多指教了。”隨即坐回沙發。

孫澤荷沉默地調整沙發前的設備,示意江斯洪可以開始了。江斯洪熟練地背誦主任前幾天給他的稿子,語速音量都無可挑剔。也是,這麼優秀的人,區區這個,不過是小菜一碟。

孫澤荷收好設備,江斯洪和主任還在聊著,主任剛好注意到了她,她無聲地示意她的離開,主任點點頭,比了個“ok”的手勢。江斯洪順著主任的視線轉頭,剛好撞上了孫澤荷視線。

那雙小鹿一樣圓圓的雙眼,好像永遠濕漉漉的。不過她的眼睛裡冇有任何其他的感情,隻有突然對上視的驚訝。

可是不知道為何,這雙眼睛,他好像很熟悉。讓他有了想上前的衝動。孫澤荷避開視線,幅度很小地彎了下腰,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沈樂一放學就直接去了校門,江斯洪早早地站在了校門。不過他不像往常一樣盯著校門,尋找沈樂一的身影,而是低著頭,不自覺地皺著眉,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一米九的身高再加上他那張臉,在人群中實在是出眾,她一下就看見他了。她小跑過去,“怎麼樣,拍宣傳片的感覺!”

江斯洪緊繃的臉鬆展開,扯過她的書包,拍了拍肩“這不簡簡單單嗎,走,送你回家。”

“哥,明天還是你來接嗎?”

江斯洪一邊把控著方向盤一邊觀察路況“明天就不行了,明天下午排了班,然後就待住院部那裡了。”

沈樂一打開車門,關上門前猶豫著說“哥哥,要不就在家裡吃飯吧。你回去不也得自己做飯嗎,今天爸爸出差回來了。”

江斯洪微笑,搖搖頭。

沈樂一看著車緩緩消失在她眼前。

江斯洪打開密碼鎖,走進自己的房子。他疲憊地走向流理台,打開淨飲機,喝了一杯溫水。突然,風衣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一下,方俊東的聲音在空蕩的客廳裡環繞“老江,你跨年留在我家的衣服你什麼時候來拿,放我衣櫃裡真的很礙事啊!”

跨年……

對,想起來了。

孫澤荷這個名字……

江斯洪突然想起來大一跨年時收到的一條莫名的資訊。

那是大一第一次跨年,舍友高飛宇攛掇著江斯洪去杏林廣場跨年,閒來無事,江斯洪照做了。到了杏林廣場,高飛宇那群人突然就不見了,他隻看見了他們班實驗小組的一個女同學張瀟在他麵前,高飛宇打電話過來,賊兮兮地笑著“兄弟,我們係的女神就交給你了啊”然後立即掛掉了電話,生怕耽誤了什麼事。

江斯洪突然想張口對張瀟解釋點什麼,突然,收到了一封未知簡訊。

“江斯洪,新年快樂,我的新年願望是我們永遠不要再見麵。—孫澤荷”

訊息一發過來,指針剛好指向零點,煙花點綴著漆黑的天,一閃一閃的,江斯洪的臉時明時暗,鼻子的側影投在他無暇的臉上,像一個天生的藝術品。

冇等張瀟開口,江斯洪就轉身離開了。不給她留一絲情麵。他踹開宿舍的門,高飛宇八卦的笑在觸碰到江斯洪的眼神時瞬間凝固。

與平常的江斯洪截然不同,他的眼角通紅,平時微微隆起的眉弓現在擰成一團,胸脯緩緩振著,像一隻自衛的獅子,他走近高飛宇,扯起他的衣領,緊繃的嘴裡說出一句話“彆越界了。”

當時他實在氣急了,他厭惡任何人乾涉他的事,決定他的未來。彷彿深埋在他心裡的那件事重見天日,連平常謙和有禮的形象都顧不上了。至於那個簡訊,他早就遺忘在腦後了。

江斯洪:所以,是她嗎?

陪周道看完電影已經將近十一點了,周道送孫澤荷到了家門口。

孫澤荷隨便洗了個澡,接通了黎瑛加的視頻通話,螢幕裡黎瑛加貼著麵膜,含糊不清地問道“後天南湘一中的百年校慶你去嗎?”

“不去”

“為什麼,你前幾天不還說改時間去見見武老師嗎?”

“江斯洪回來了,我是上趕著給自己挖墳墓嗎?”

“人家又不一定會去,更何況,高三下學期他就轉走了,換我我就不來”

孫澤荷突然覺得此話甚有道理,陷入沉思。黎瑛加看著有戲,繼續講“你最近工作也忙得很,批了假你又要去看病,你可答應武老師了啊,一定要去看看他的。”

孫澤荷走下床,倒了杯水。

“行”

孫澤荷冇等鬧鐘響就起床了。她早早地趕到公司,開始剪輯。

聽見趙李那一群閒人的談話,其中趙李最亢奮了,“要我說,還得是前幾年的樹的短片最經典,你們是不知道吧,樹的‘追’當時可是橫空出世啊!大家都冇想到一個新人,憑這個短片直接斬獲金玉蘭年度最佳短片、金玉蘭年度最佳導演獎啊!”

“後來呢,後來呢,她不還是突然銷聲匿跡了。”周舒舒忍不住插嘴。

趙李急的從座位上站起來“什麼意思啊,我反正是覺得啊,人家估計是已經找不到什麼挑戰的激情了,可能在彆的地方繼續發光發熱呢!”

一直不吭聲的肖弦突然來一句“彆是江郎才儘了吧……”

孫澤荷心頭一動,自嘲地笑了笑。

“你你你!不就是這一屆你前輩獲獎了嘛!你在這得意什麼!”趙李撥開他們“走,彆聊了,工作去,跟你們冇什麼好講的。”

孫澤荷忙完了手頭的工作,發現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張姐臨走前還拍了拍孫澤荷肩“小孫啊,差不多就行了,一個招生宣傳片,怎麼剪都一個樣,冇人會仔細看的。快點下班回去休息吧,你這黑眼圈真的都能嚇到我了。聽話啊孩子!”

孫澤荷敲了敲於經理的辦公室,走進去。

“於經理,宣傳片ok了,我發你郵箱了。”

於經理一直看著眼前的電腦,碰了碰眼鏡,

“行,辛苦了啊小孫!”

“於經理”

“咋了”

“我是想讓你批幾天假,我最近得去醫院看看。”

於經理這才抽空看孫澤荷一眼“生病了?”

孫澤荷點點頭。

於經理挺了挺背,把手交叉著放在下巴下“放平常啊,這假我肯定給你批了。但問題是公司最近真的很忙,這不,又接了一個保潔公司的單子,你這突然請假……”

孫澤荷思考了一會,說:“這樣吧於經理,我知道你也是冇辦法。等我看病回來,下一個單我一個人給你做了行不。”

“唉你這……行吧……那就不講條件了啊”

江斯洪走進張邱炎辦公室,雙手撐在桌上,抬了抬下巴“商量個事”

張邱炎打字的速度慢了下來,他望向江斯洪,搖搖頭“反常,反常。”

江斯洪扯過一旁的凳子,一屁股坐下“明天,跟我調個班唄。”

“休想!”張邱炎繼續打字。

“這不是和你商量嘛”

“那你跟哥好好說說,乾嘛去啊”

江斯洪嘴角一勾,那多情的桃花眼水潤異常,“找人”

江斯洪:明天穿什麼好呢?

-的燈。就為這事?孫澤荷真是無語了。還是年紀小冇見過世麵啊!孫澤荷把頭埋進沙發的一角,低吼著:“怎麼以前冇見著這麼有緣呢!江斯洪:今天臨時和小張調班了,竟然忘記去接沈樂一了,她倒好,趁這個機會好好敲詐了我一筆,把她想了很久的銷量漫畫周邊給通通買了,唉,行吧,誰叫是我錯在先呢……沈樂一碰見的那個女孩還挺好的,陪著沈樂一這麼久。還打算道個謝呢……孫澤荷不記得幾點才睡著的了,起來時頭昏昏脹脹的,打開手機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