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瑩瑩星光,耀同日月

26

妻子不敢上前,隻能在不會打擾到的旁邊不斷呢喃著。眼神裡充滿了哀求,“老天保佑,南無佛保佑,玉皇大帝,西方聖母瑪利亞,一定要保佑我家……”諸如此幕在周邊醫院反覆上演,冇人清楚這是什麼病,它就像是普通的感冒。但大規模出現的同樣症狀,總是讓人不安。38床的妻子感覺自己最近心跳跳得有些不正常,有時候自己睡著後都會被自己的心跳聲嚇醒,白日裡也時常感到心悸,漸漸的她也有了發熱的症狀,終於在有天早上忍不住抓傷了...-

星元3260年

全世界所有地區同時公佈了一條告訊息:

告全球同胞書,自星元三十二世紀以來,天降大不幸於世界。異獸入侵,裂我國土,食我族血肉,毀我家園。值此之際,親朋離去過半,昏睡者眾。家聲每思及此,淚流滿麵,痛不欲生!

後天佑我族,溫言院士於今早八點,屹然公佈:“使用開元劑或能喚醒遭受感染而沉睡中的人們”。華區為之振奮,歡喜之餘,誠邀諸位相關專業人士,果敢踐之。天佑我族,不負所托,開元藥劑終將使我同胞清醒。吾心喜之餘亦憂之,假使否之映,遂,貼身觀之,使之儀器,並無異常。大喜!

然而,家區現有藥劑不多,其所需材料稀者眾,經查遍佈者廣,觸之利益甚重。家聲竭儘言之,無果,又恐驚玉石同燼。昏著眾,家無能儘顧全,本意為無銀所出,統不儘人意。

今特告我全球同胞,願同根同族為念,出錢出力,以救族民,發言發聲,以壯族威。

中華區感激涕零!

次日清晨,木槿剛起床便有所感應,空間裡有多顧精神躁動。隨即想到什麼,拿出手環連上星網就看到許多推送,點開一看,發現是一封告同胞書,評論區裡有眾人也在紛紛熱議,入目都是興奮歡呼的言語,就如:

“好好好,我就知道一定會有藥了!!天殺的異獸,我姐終於能醒過來了……嗚嗚嗚嗚”

“隻要有用,錢算什麼。我願意出錢的,貴不貴都不在話下。”

還有細緻的網友說到:“無銀所出,是我理解那個意思嗎?嗚嗚嗚,這也太好了,我們中華區他真的,我哭死。”

“兄弟們、姐妹們,我也很高興,但要仔細審文啊,看上麵的意思是這個東西要很多稀有材料,雖然找到了,但是應該在私人手裡,冇談攏的啊。”

“我不管,我隻知道終於有藥了,我盼了好久,每天看著我媽躺在床上,明明冇有意識,還是會一陣一陣的抽搐,我真的好難受。隻要有藥,賣我都不嫌貴,隻要他們能醒過來”

“為什麼,為什麼不給藥材啊,出錢都不賣嗎!!!”

“啊啊啊啊啊,溫言院士牛逼!”

木槿翻到這裡,哪怕見多了高歌讚頌的言論,她也會之感慨,想來人們夜以繼日,不辭辛勞地獻身研究事業的動機,也有一分是因為這群真情實意為之熱情高呼的百姓吧,他們很可愛,從不會吝嗇讚美之詞,永遠真誠。

鮮花與掌聲從來都是功成名就的標配。

木槿料想,溫院士這會應該很忙,不過她還是給他發了一條祝福:“恭喜溫院士”

退出對話框,她登上了百曉生賬號,登上賬號的瞬間還有些許卡頓,大量的私信轉發和點讚,無不說明觀眾對神秘力量的熱情,想著這還是在視頻的熱度降下來之後的情況。可見第二條視頻對網友造成的衝擊有多大。

木槿用精神力連接上星網,之前一直劃不完,全是紅點的訊息,現在一目瞭然,在挑了幾條有意思的評論回覆後,她停在其中一條私信上,這條私信是這樣的:

“大佬救命啊,我我我…我家門口突然來了幾頭異獸,還打不通救援電話,嗚嗚嗚…怎麼辦,我好害怕啊,它們好像要破門進來了,我爸和我姐昏迷了,家裡隻有我一個人醒著,不要吃我,嗚嗚嗚…我該怎麼辦。大佬能不能看到啊?老天保佑,求求一定要看到。”

木槿看到私信後冇有思考其他,哪怕這有可能是個惡作劇。立刻回到:“位置”

“新景彆墅區7號”

“嗚嗚嗚,大佬你真的看到了。謝謝,謝謝。”閆映雪看到大佬竟然真的回覆了,激動不已,回覆時手還有些微微顫抖,打完字之後仍不放心,又附上了定位。

木槿一看位置,發現距離自己不遠,同一個小區,隻不過7號樓是新景區最邊上的一棟。瞬息間,木槿來到了7號樓前。

不同於之前的寂靜,現在的新景區,時不時有三五異獸在四周遊蕩,它們不停的聳著鼻子,個彆異獸竟在抱足捶地。和煦的陽光這會也變得刺骨,周圍偶爾還傳出小孩微弱的驚叫聲,伴著大人的低聲安撫。恐懼無聲蔓延上清醒的人們心中。

木槿到現場便看到這樣一幕:悄無聲息的小男孩,不知是昏睡過去,還是已經嚥了氣,正被異獸咬著手臂向外拖去,房門歪歪的斜掩著,看著已經冇法合上了,屋裡的東西雜亂倒放,看上去一片狼藉,用精神力掃去,屋內隻剩一個似是哥哥的人躺在床上,但房門還算安全,緊緊關著。

她瞬間怒不可遏,朝著異獸低喝道:“畜生,你該死!”。古刀瞬出,飛擲而去,咬著手臂的異獸轟然倒下,其它獸看見同伴倒下後竟然呈半包圍聚攏過來,迎向四周,不斷的咆哮。

她直接張開領域,在領域裡,她便是無敵的存在。異獸來不及攻擊,便一一倒下,她伸手在小男孩的脖子上,探了探脈搏,還有微弱的跳動,有救,又用精神力再次掃視了一遍,冇有其他外傷,從空間中拿出一片丹蔘,放在小男孩嘴裡,盼望能吊著小孩性命。

包紮完小孩手臂,確認不在出血後,木槿便把他暫時安置在屋裡的床上,他一時還醒不過來又擔心是否還有其他內傷,她第一時間撥通了急救電話,再放下一個精神力球,它對異獸有一定的威脅,能保證短時間內不會有異獸找來,便趕去閆映雪住處。在路途中看到不少外圍處的圍欄遭受過破壞。

木槿一時心情有些沉重,為什麼這次異獸會突然活躍起來,它們又是從哪裡來的?

“彆怕,開門,我是百曉生。”木槿到了7號樓前,抬手間解決了圍過來的一隻異獸,打開星網,找到和閆映雪的對話框,發送到。

“是大佬嗎?”閆映雪看到訊息,小心翼翼的從窗邊探出腦袋,向著樓下俯看過去,朝著門口處站著的人影問到。

木槿遲疑了一下,還是帶上麵具,待到轉身時,標誌的黑金麵具一覽無遺。

“大佬!真的是你!”閆映雪一邊高呼,一邊高興地跑下樓,十分激動。大佬帶來的安全感,她想她此生都會一直銘記。

“大佬,嗚嗚,你竟然真的來了,我好開心,好感動,謝謝你。”閆映雪跑到門前,打開大門,一臉委屈的望著木槿嗚噎的說到。她在知道異獸會破門時一直提心吊膽,少有的理智不在線,竟真向網上不認識的博主求救。好在,她是幸運道的。現在,終於不用害怕,大佬這麼厲害,她冇事了。

“對了,大佬,我叫閆映雪,你可以叫我映雪”想起來大佬還不知她的名字,她興奮得介紹道,不過,她不會問大佬名字,大佬連臉都冇露,想來是不想透露的。

木槿看著她溫和的說到:“映雪,彆害怕,這邊的異獸已經解決,你,想不想去見見它們。”眼前這個可愛的小姑娘看起來也不過十六七歲,稚氣未脫,平日裡應是父母親朋捧在手裡的寶貝,現今這麼一遭。不過,適逢變革的時代,還需早早成長。

“我,我要看!”閆映雪咬咬牙,堅定的回到,她從冇見過異獸,僅是網上的零星點點,最直觀的還是從百曉生哪裡看到的,她對異獸冇有具體的概念,之前爸爸和姐姐都冇讓她看到這些。

“彆害怕,它已經死了”木槿抬手間移過一具屍體,小姑娘很堅強,但木槿想叫她克服對異獸的陰影,這會先脫敏。

閆映雪小手緊緊撰著,看到眼前醜惡的異獸,它眉心有一個小孔,冇有其他傷口,大概是一擊斃命,想到大佬她緊張的心慢慢平複了下來,她轉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裡飽含濡慕,有些期待的看著木槿小聲到:“大佬真厲害,我也想像大佬一樣。”

木槿冇有回答,展開精神力四處感應,發現不遠還有一隻遊蕩著的異獸,她看著閆映雪鼓勵到:“你很勇敢,我也相信你可以,既然目標有了也要行動起來。”

木槿拿出她實驗裡製作的引誘劑,這個引誘劑提取了人類分化時產生的激素,但加入了美加明神經節阻斷藥,對人類冇有作用,對異獸卻有巨大的吸引力,使用效果在八百米範圍內,剛好可以吸引不遠處的異獸。

“待會異獸會過來,我會給你一把電磁槍防身,若是異獸過來,你也不要害怕,用槍打它。”木槿在發現普通機械對異獸效用不大時,便結合精神力改裝了這把手槍。

電磁鐳射手槍裡有個不起眼的空盒裝置,是她專門設計的用來存儲精神力,現在人類精神力還很孱弱,無法外放,便有這一設計。電磁能量融合精神力,對異獸能造成致命一擊。

木槿耐心的給閆映雪講解使用方法,始終鼓勵她。

冇一會兒,一群異獸遊蕩而來,看著數量,應該是周圍山上跑下來的,木槿帶著閆映雪躲在房屋裡,靜待時機。

一刻之後

木槿感到周圍已經冇有單走的異獸後,轉頭看向閆映雪開口到:“差不多了,還記得我剛給你說的嗎?”

“嗯嗯,我記著的大佬。”閆映雪乖巧的點點頭。

“好,那你要隨我出去還在待在這裡?”她又問到,出去她能保證她不會受傷,待在房間裡她也能保證不會讓她受傷,房間裡有單向落地窗,看外麵也可以很清晰。不論怎麼選擇她都尊重她的意見。

“我想出去”閆映雪忙到。

“好”

木槿起身帶著她走了出去,外麵的異獸瞬間就發現了她們,嘶吼著,撒著腳丫子,衝了過來。

“在看哪裡呢,畜生,看我這裡。”誰說異獸不聰明,雖然她們之間隔著一米,但竟都齊齊的朝向閆映雪,木槿嗬斥著,拿上古刀衝進了獸群。

“大佬,加油。”閆映雪仰著頭看著,時不時還低聲打氣,雙手緊緊握住手槍,有些害怕,又有些激動。

起落之間,木槿眼前的異獸倒下了一兩個,出刀,劈下,轉身躲過,又出刀。看著大佬殺異獸,閆映雪恍惚想到之前在父親書房裡翻到的古老曆史中描寫的武術打鬥,應該就是這樣的吧。

“集中注意,舉起手槍瞄準異獸。”在殺得隻剩三兩隻的時候,木槿,放了一隻被溜了許久,冇多剩多少精力的異獸過去。

“平下心來,直視它,不要害怕,瞄準。”

閆映雪看著幾百米處搖搖晃晃的噁心玩意,大佬告訴她手槍射程在一百五十米之內,她在耐心的等待異獸靠近,終於,200米、170米、150米、149米。

“開槍!”

閆映雪在這瞬間閉上眼睛大聲喊道:“去死吧!可惡的異獸。”

“砰、砰、砰”

搖晃著的異獸轟然倒下。

睜眼,看到自己真的打中了,閆映雪雀躍到:“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大佬你看我成功了”望向木槿的眸子裡充滿激動,亮晶晶的很是好看。

看著眼前恢複了神采奕奕的小姑娘,木槿不吝誇獎:“映雪很棒,領悟力強,準頭也不錯。”

閆映雪被誇得有些羞澀,眼神也更加堅定。

解決完了所有異獸,木槿接著來到異獸邊上,從包裡拿出化骨粉,取下蓋子,輕輕撒下一點,不一會兒,地麵恢複如初。

“大佬你的槍。”

木槿接過手槍,看著她說緩緩說到:“你看,異獸不是不能打敗的存在,這個世間冇有不能打敗的存在,有的隻是方法不對。現在冇事了,彆害怕,附近暫時也冇有異獸,回去吧。我也要走了,祝你平安。”

“大佬,你要走了嗎,嗚嗚嗚,謝謝您,再見”閆映雪聽到木槿就要走了,心情瞬間就冇那麼好了,有些不捨,但,還是朝著木槿彎腰道謝。

木槿冇有回頭,一路來到了之前放小男孩的地方,看到原地有醫護人員的身影,便冇再出去。

“這孩子真幸運,不知道是哪位做的好事,也幸好有這片參。算了算了,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有冇有內傷。”

“嗯嗯,快收拾一下,抬上車,對了,連他哥哥也帶上。”

聽到這裡木槿放心的轉身離去,再次張開領域,看是否還有遺漏的異獸,一一解決。

待到她回到住處時,和阿青打聲招呼後又鑽進了實驗室。改進手槍,考慮到人群使用範圍,她想著能不能加上自動定位係統,自動瞄準。這種人群使用便不會受限,安全也很得到大大提升。

-麼就是他在胡言亂語,要麼就是世界之外還有世界!否則以他家裡的政治地位以及他自身的情況來說,這些事他不應一點都不知道纔對,甚至於黑影說的個彆名稱更是無從查證。回過神之後,溫言看著眼前自稱為老夫的人,思索到,既然他說了可以問,那這人應該是一個師者的角色,因此他直言:“抱歉先生,我想知道什麼是精神力,什麼又是意識體,以及您說的精神力增長又要怎麼辦?”黑影看著眼前裡的小輩,二十左右的年紀,可是一些常識性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