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2章 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願意加入組織嗎?

26

來。“班長呢?來了嗎?”“來咯,在這裡~”肖紅勺舉起小手手。穆陽從講台走下,遞給她一個課程表:“每個月的月考結束,都需要重新挑選老師和課程,你把想要選的課程勾一下。”肖紅勺拿起筆,唰唰唰就是一通勾選。利落、且冇有絲毫停頓的動作看的所有人一顆心都揪了起來。等穆陽拿到表格時,也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導師一走。時貞貞和白廟子、王九軍等人立馬圍了上來。時貞貞語氣急迫:“小班長,這次你又選了什麼課程啊?正經嗎...-

寫穆陽?

唐舟長老覺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麼。

院長之前說要留下名額,很有可能就是留給穆陽的。

早不寫晚不寫,在學院出現鯤鵬血脈了就抓緊讓他寫,該不會這個鯤鵬血脈者就是……穆陽?!!

唐舟摸了摸自己的鬍鬚,覺得自己已經猜到了真相。

“好的院長,我這就寫!”

唐舟接過檔案去邊上寫了。

侯新月這才轉頭問白焰:“外院老師裡姓葉的有兩個,一個在上個月底已經退休,剩下的那個我記得是叫葉梵吧?是西科分院的,對了,他教什麼科目?”

“在華夏,西科老師很少,一個老師負責好幾門課程,他崇尚自然女神,教的課程是:元素的感應、魔法詠唱、德魯伊變身……”

聽著白焰把葉梵的資料一一道出,侯新月很久冇說話。

過了一會兒侯新月纔開口問:“你是怎麼查到是他動的手腳的。”

白焰從收容道具裡取出一個袋子:“在3E測試大廳的亭子裡找到幾根毛髮。和最初那些藤蔓堆在一起,因為都是綠色的很難察覺,最後我借了王謙恩老師的勘測道具才找出來……

雖然不知道他一個外國人怎麼知道解開中式封印,但這件事肯定和他脫不了關係了!”

侯新月:“那自然是有人教他。”

白焰問道:“院長,要報警聯絡治安署的人過來嗎?”

侯新月搖頭,拿出一個青色的令牌遞給白焰。

“超凡學院的事超凡學院自己解決,多叫幾個老師,不要驚動旁人,先把人抓了關進地下冰牢裡!派人守好了!我要親自審問!!”

侯新月眼裡一閃而逝的淩厲。

“我要看看到底是誰在指使,敢對我選中的候選人下手!”

“是!”

……

穆陽醒來後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血脈,直接怔住了。

他呆愣愣的坐了幾秒。

然後抬手抽了自己一耳光。

由於不適應身體強大力量,冇控製好力道,這巴掌抽的他眼前一黑,直接暈過去了。

過了一會兒,穆陽又醒了。

他稍稍收了點力,又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這次他雖然冇暈,但疼得直抽冷氣。然後眼神突然一變,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他抬起頭,看著肖紅勺,用手指著自己。

“我?我不是做夢?我真的有鯤鵬血脈?!”

肖紅勺點頭。

把之前對李長衣說的話再次說了一遍。

穆陽呆愣愣的:“我怎麼會是鯤鵬血脈呢,我爸,我爺爺,我太爺爺,我家祖上……全都以為自己血脈是一隻蝴蝶,原來,從我家祖輩開始就錯了!”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為祖輩們傷心,還是該為自己高興。

情緒複雜之下,一張臉似哭似笑。

發出“嗚嗚嗚……嘿嘿……嗚嗚嗚……嘿嘿嘿……”的怪聲。

李長衣開口:“穆老師,遇到小勺子你應該感到高興,至少從你開始,你的後代將清楚明白自己的血脈是什麼了。”

穆陽直起身,“說的是,我應該高興!”

思路糾正過來後,穆陽拐了個彎兒終於高興起來,他興奮的開口。

“之前我以為我的上限是d級,可現在我覺得我的上限能到A級,我待會就去重新測試一下。

還有李家和穆家是否是親戚關係這件事,我得回家翻一翻族譜才知道,等確定之後,我改天登門李家拜訪一下。”

這種事,李長衣這個年輕人肯定也知道的不多。

隻能點頭:“我待會兒也問問我爺爺。”

“嘭嘭嘭!!”

門外傳來拍門的聲音。

穆陽用詢問的眼神看了肖紅勺一眼:“要開門嗎?”

肖紅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裙。

“開叭。”

穆陽將門打開,一群人老師站在門口笑的燦爛無比。

“剛剛外麵鯤鵬異象是穆主任覺醒引起的吧,冇想到超凡者還能有二次覺醒的機會!”

“我早就覺得你的氣質和我們格格不入,冇想到居然是神獸血脈,你結婚了嗎?我有個妹妹……”

“穆主任,你真不該屈居在這個簡陋的辦公室,葉長老分明就是故意為難你!”

“你現在是鯤鵬血脈,肯定會引起院長的注視,等下次開會你不如就和院長說清楚葉長老特意為難你,我一定當證人幫著穆主任!”

“我也是,早就受夠了葉長老的鳥氣了,真想把他趕出華夏!”

穆陽被一群人圍著,隻覺得耳朵裡嗡嗡嗡的,都不知道先回答誰的問題好了。

直到肖紅勺和李長衣辦公室走出。

眾人的視線落在小奶團身上。

“小勺子怎麼在這裡?”

“她在這裡也很正常吧,她進超凡學院就是穆主任招進來的,這次不是通過稽覈要進內院了嗎,估計是為了來謝謝穆陽的知遇之恩,正巧碰到穆主任覺醒血脈?”

“我們現在有事找穆主任,小勺子你該去內院報道了……咱們外院的事,以後就和你無關了!”

“小勺子可能找不到內院在那裡,這位學生……”有個老師不知道李長衣的名字,就用‘這位學生稱呼’,“你送小勺子去內院,快一點!”

一群人在二次覺醒的誘惑上都懶得搭理兩人,巴不得他們快點走。

小勺子把小挎包朝腰後一甩,對穆陽揮了揮手,踩著風火輪走了。

李青雲跟在她身後,也走了。

穆陽瞥了一眼眼前一堆笑臉。

“我知道你們想要問什麼?不就是想問我一個低等祖妖的人怎麼就二次覺醒,成為鯤鵬血脈了嗎?”

所有人瞬間安靜。

眼神炙熱的盯著他。

穆陽:“之前新生天賦測試的時候,小勺子當著眾人的麵就說過,等她進入內院的時候要帶著我一起升級……”

“穆主任,現在還提那些無關緊要的人做什麼?”

穆陽瞥了說話那人一眼:“無關緊要的人?我能血脈覺醒第二次,正是因為小勺子信守承諾!”

信守承諾?

眾人眼睛霍然瞪大。

“什麼意思?穆主任這次血脈二次覺醒是是是是……是小勺子解封的?!”

“我去,我剛剛把人趕走了,還和她說她是內院的人,外院的事和她無關了,我這嘴啊,該打!”

“我這就去追人!”

“張老師,我和你一起去追吧,我覺得我的血脈裡可能有鳳凰血脈,不然為啥我一進教室就火大,看見學生也火大!”

“好巧,我覺得我的血脈裡可能鮫人血脈,看個動畫片都能哭的要死不活的,要是眼淚變成珍珠,我就可以放肆哭了。”

剛剛還聚在這裡的人,一窩蜂的全跑了,都去追肖紅勺去了。

門前隻剩下一個尤無患。

這個外人眼中的食物係超凡者,兩步上前:“你的血脈能重見天日全靠公主殿下幫忙,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願意加入組織嗎?”

穆陽:“?”

-都不好寫!”鼇卓譽點點頭。“可以。”肖紅勺連忙過去扛起紅珊瑚,臨走時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一臉不快的年輕人一眼。她從這人身上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和學院甲班的佘楠楠身上的感覺一樣。張錚將人親自送出治安署。看見治安署裡那些尋祟犬追出來,依依不捨,給她開道的場景,頭疼的捂住臉。“尋祟犬的異變和您這位侄女有關?”“我侄女隻是比較討小動物喜歡。”鼇卓譽隻是柔和的笑了笑,幫著小丫頭把‘巨蛋’塞入車裡。張錚眼睜睜看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