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如果一睜眼便是四十年前

26

,給暗黑魔淵指了指被正道弟子炸成考古遺蹟的十來座小城,用手肘懟了懟暗黑魔淵的胳膊,眉飛色舞得意洋洋的問:“怎麼樣?你看上哪裡了?”“……”望著少女這般認真似乎是真的在幫他尋找退休後的新家的那個樣子,暗黑魔淵嘴裡的臟話被生生嚥了回去,眼睫顫抖,莫名其妙的低下頭跟她一起看。他顫顫巍巍的道:“你把這些城都炸了啊,炸成那個德行,怎麼住啊……”“嗨,炸了方便重建啊~”黎漾繼續給他眼色,帶他一起想象未來的美好...-

為了給小十五一個溫馨的家,黎漾甚至早有準備的拿出地圖,友好拉他一起蹲下,還是那個並排拉屎的造型。

她將地圖平鋪在地上,給暗黑魔淵指了指被正道弟子炸成考古遺蹟的十來座小城,用手肘懟了懟暗黑魔淵的胳膊,眉飛色舞得意洋洋的問:“怎麼樣?你看上哪裡了?”

“……”

望著少女這般認真似乎是真的在幫他尋找退休後的新家的那個樣子,暗黑魔淵嘴裡的臟話被生生嚥了回去,眼睫顫抖,莫名其妙的低下頭跟她一起看。

他顫顫巍巍的道:“你把這些城都炸了啊,炸成那個德行,怎麼住啊……”

“嗨,炸了方便重建啊~”

黎漾繼續給他眼色,帶他一起想象未來的美好景象:“隻要你跟著我乾,以後我拿下魔族,給你找最厲害的人建最帥的城~”

好一口大餅。

暗黑魔淵嚥了咽口水,反應了一會兒,終於發覺了黎漾話語中的重點,眉頭微微蹙起,下顎線擺出生冷的弧度:“你是說?拿下魔族?”

他放眼打量麵前的幾個熊孩子,雖然冇有繼續說話,但是表情上擺出了明顯的瞧不起和不相信。

黎漾耐心給他畫著大餅:“這不是還有你呢嗎鐵汁,相信我,我可以讓你變得更強大,而且你看啊……”

她拉著暗黑魔淵站起來,朝著後方一指,霸氣側漏:“看那邊。”

暗黑魔淵看過去……

啥也冇有,一片狼藉。

他疑惑不解。

黎漾卻是挺胸抬頭,毫無心理負擔的說出一句霸總檯詞:“那邊,全是朕為你打下的江山。”

“……”他再次看了一眼,確實,那邊的城都被熊孩子拆了。

暗黑魔淵表現的格外麻木,麵無表情的給黎漾扣了一波“6”

他能說什麼,他還能說什麼?隻能扣“6”了,破破爛爛的江山,正好對應他那顆千瘡百孔破破爛爛的心。

勉強緩解了下情緒,暗黑魔淵發出靈魂提問:“我選主城可以嗎?”

能怎麼辦?熊孩子已經把十幾座城都拆了,就算現在跑路也會落得一個被魔族從這一集追殺到大結局的淒慘結局。

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她繼續胡鬨下去。

有共生契約,這熊孩子已經變成了自己的小祖宗,打也打不得,罵了她也不當回事,那暗黑魔淵隻有最後一條路可以走了。

加入了唄。

黎漾眨了眨眼,頗為為難,小聲嘀咕:“主城我們打算五宗平分的……”

“?”暗黑魔淵看向她。

黎漾立刻擺正態度:“不過具體怎麼分還是要看誰的貢獻大。”

這副表情就好像是老闆在給員工畫餅:“隻要你的業績夠高,想要什麼我都給。”

很好,暗黑魔淵滿意的點點頭,又瞧不起的嗤笑:“就你們幾個小崽子嗎?”

為了讓他放心,黎漾表示:“還有三隊和我們一樣的小崽子。”

四隊……

四隊拆家熊孩子?

暗黑魔淵挑眉,本就對魔族好感全無的他,開始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有了興致,似笑非笑道:“倒是可以去看看,反正現在魔尊不在家~”

黎漾立刻擺出給大佬讓路的姿勢。

不過暗黑魔淵倒是冇有想走的意思,懶洋洋的鬆下肩膀,一言不發的化為黑煙,通過契約的方式鑽進黎漾的識海裡休養。

那副慵懶的模樣,黎漾有一種怕他餓死想往他脖子上掛大餅的衝動。

不過想到他剛剛渡劫出來,黎漾又一次化身聖母溫柔的接納了他,甚至禮貌詢問:“十五啊,你休息歸休息,千萬彆在我識海裡拉屎哦~”

暗黑魔淵:“滾”

-娘。李春霞冇進屋,隻是把手裡拿著的小盒子遞給了明蕎。李春霞:“我不知道你說的畫麵是不是真的能實現,不過聽你說要做生意,肯定得有本錢,這是我跟你爹這些年攢下來的一點錢,你先拿去用吧。”李春霞說完就要走,明蕎從背後抱住了她,語氣堅定的說:“娘,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明蕎回到屋裡重新躺回床上,盒子裡的錢她隻拿出了一小部分,剩下的找了個地方藏了起來。明蕎攥著手裡的錢漸漸濕了眼眶。她告誡自己一定要記住自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