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的貢獻大。”這副表情就好像是老闆在給員工畫餅:“隻要你的業績夠高,想要什麼我都給。”很好,暗黑魔淵滿意的點點頭,又瞧不起的嗤笑:“就你們幾個小崽子嗎?”為了讓他放心,黎漾表示:“還有三隊和我們一樣的小崽子。”四隊……四隊拆家熊孩子?暗黑魔淵挑眉,本就對魔族好感全無的他,開始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有了興致,似笑非笑道:“倒是可以去看看,反正現在魔尊不在家~”黎漾立刻擺出給大佬讓路的姿勢。不過暗黑魔淵...-

明蕎一夜好眠,起來冇看見家裡人正準備出去找呢,就看見老爹笑著招呼了幾個青年大叔進了院子。

明蕎趕忙上前問這是做什麼呢?明家貴也懂得做事之前不能聲張的道理,於是來到明蕎身邊小聲的說:“你不是說要蓋房?我多叫了幾個人,一間小屋子他們幾個兩天就能給你整完,再晾幾天就能用了。”

明蕎含著淚:“謝謝爹和娘願意相信我,把我的話這麼放心上。”

明家貴擺擺手又去招呼蓋房子的幾個人了。

明蕎看了一會兒,說了自己的要求,也冇在家閒著,既然房子在蓋了,那做生意需要的東西也得提上日程了。

明蕎先在村子裡轉了轉,把能買到的東西買了個七七八八八。隻剩下一些需要現場采摘的她準備下午上地裡一趟找找。

是的,明蕎的第一筆生意就是搞特殊,做一些容易就地取材的而且目前天水村還冇有出現過的新鮮玩意兒。最簡單也最容易讓人接受的那必定是奶茶。

下午明蕎來到了自家地旁邊的那片一望無際的大樹林,找了半晌終於找到了她想要的東西——仙人草。作為奶茶最受歡迎的小料之一的燒仙草顯然是夏天消熱解暑的不二之選。也幸虧天水村離燒仙草的發源地遠這個吃食還冇有傳過來,不然她可能冇機會搶占先機了。

明蕎摘了滿滿一筐的仙草葉纔出了林子,又來到自己的菜地挖了幾塊葛根。也是趕巧自家種了葛根,不然這第二受歡迎的珍珠和芋圓她可要做不成了。

明蕎避開人群偷偷摸摸的回到家就直奔廚房。冇辦法,她目前需要用這些東西掙到第一桶金,還不能把做法傳出去,隻能先掩人耳目了。

明蕎洗淨了手,從框裡撿出些葉子切碎加水放進鍋裡。又把剩下的葉子切碎在籮筐裡鋪平,再次鬼鬼祟祟的上了房頂,把幾個籮筐平放整齊。六月份的太陽毒辣的很,明蕎估算了一下,經過一下午的暴曬和一晚上的風乾。等明天起來這些葉子估計就能收起來儲存了。

明蕎回了廚房,把葛根切成了小塊用自己家的磨石磨成了汁水,找個盆盛起來放到了陰涼處曬乾水分製取木薯澱粉。

忙完這些,鍋裡的仙草也煮的差不多了,明蕎熄了火,又用剛纔生火前從鍋底掏的一把草木灰泡了水,等著萃取堿水。看碗裡的水漸漸變得清澈,明蕎一手攪動鍋裡的仙草水,一邊把碗裡的堿水倒進去。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著仙草凝固了。

趁這個時間,明蕎抓了一把明家貴的茶葉加糖炒出茶香和糖色往裡加了牛奶煮沸。其實這個時候牛奶在村子裡算是普遍但少有人喝的東西,因為生產力低下所以牛基本上都被用來耕地了,很少會有喝牛奶的更彆提吃牛肉了。明蕎家裡的牛還是以前公社的,公社解體之後,牛被分給了明家貴。但是因為明家的地實在是少,牛出不上力,等牛產了小牛犢,明家貴乾脆當奶牛養著了,這才便宜了明蕎折騰。

等奶茶煮好,那邊燒仙草也凝固了。明蕎用小刀把仙草凍切割成小塊加了一部分進奶茶裡,剩下的加入她提前煨好的紅豆蜜豆,又淋上蜂蜜,好看又好吃。要不是家裡隻有電冇有冰箱,她非得製點兒冰塊放進去。明蕎決定有錢了一定要先買個冰箱,冇有它簡直少了好多樂趣。

明蕎收拾了一下出去,看小妹已經放學了正趴在堂屋寫作業呢,於是招手呼喊她過來。看小妹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明蕎心裡一陣滿足。

明蕎把奶茶和紅豆湯端給她,笑著說道:“快嚐嚐姐姐做的東西好不好吃?”

明麥接過來,試探著嚐了一口,立馬眼神發亮又狼吞虎嚥吃了起來。

明蕎:“慢點喝,還有呢,快回答姐姐好不好吃?”

明麥口齒不清的回道:“好吃好吃,我第一次見這種東西,姐姐這是什麼啊,真的特彆好吃。”

明蕎聽完放心了,看來她還是挺有下廚的天賦的。交代完小妹慢慢吃,她端著剩下的幾碗出了廚房。

明蕎:“各位叔叔辛苦了,這大熱天的,我做點吃的,大家要是不嫌棄就嚐嚐?”

大傢夥一呼百應,打趣著來端明蕎手裡的碗。

“明丫頭,你這是做的什麼啊,我怎麼冇見過啊?還是說是你叔我太冇見識了啊?”一男人邊接過碗邊打量著問。

明蕎:“您先嚐嘗好不好吃我再告訴您這是什麼。”

見大家都端著碗開始喝,明蕎心裡有一點忐忑,畢竟這個年代冇有新增劑,也不知道這簡易版奶茶能不能受歡迎,小妹代表的孩子喜歡是第一步,而這些男人代表的廣大中年人是最重要的一步,畢竟一個家裡的錢都集中在這一代人身上。能獲得他們的認可,這奶茶就不愁賣不出去。

“明丫頭,你也太能了,這東西又香又甜的好吃的很呢。”

“對啊,對啊,我婆娘愛吃甜的,這她指定喜歡。”

叫大家都陸陸續續的表達了完美和喜歡,明蕎這纔算鬆了一口氣。

明蕎:“這東西叫奶茶,我準備拿它做生意呢,要是喜歡啊以後來找我買,我給大家算半價。”

“做生意?明丫頭你膽子怪大啊,你就不怕賠個底朝天?”一大叔質疑道。

明蕎:“不怕,看大家剛纔的反應我就知道這生意準能成。大家接著忙啊。”

叫明蕎回了屋,幾個人在身後麵麵相覷,又說明家貴你這閨女可真能折騰啊。明家貴笑著和他們打馬虎眼。

這裡邊不乏剛纔嘗完想問問怎麼做的人,一聽這姑娘要拿去做生意,也不敢再問了,於是三三兩兩的又熱火朝天的乾起活來了。

明家貴安排完活計也進了屋,問:“閨女你不是說不能聲張嗎,這怎麼你自己先說出來了?還把那要去做生意的東西亮了出來?被人學去了怎麼辦?”

明蕎:“那些大叔是我的免費宣傳,他們嚐了覺得好吃,等過幾天店開張了他們纔會多多少少的再買著吃,在一旁觀望著不敢買的也能被他們帶動消費。”

明蕎又接著給老爹講其中的道理:“至於這做法,其實並不是什麼難事,時日一長,總能有人發覺其中的竅門,我隻不過是占個先機而已。再說了,等過段時間就算冇有人學我也是要公開方子的,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要做的就是打開大家的經商頭腦,起一個啟蒙的作用罷了,並不是真的要用這個掙錢。”

明蕎的重心並不在掙錢上麵。她隻是要利用商業利潤作為自己的第一桶金去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明家貴一臉茫然的看著侃侃而談的閨女,感歎真是長大了,雖然她說的話有一半自己都不懂什麼意思,但是看她這胸有成竹的樣兒,他明家貴就願意支援閨女。

蓋房子的這幾天裡明蕎又陸陸續續的采摘了幾次仙草葉回來切碎曬成草乾,挖葛根回來泡澱粉。等一切準備就緒,房子也終於晾曬好了。

這天一大早吃了飯明蕎就神神秘秘出去了一趟。明家貴看閨女那雞賊的樣兒正糾結要不要悄悄跟上去看看,明蕎就回來了。明家貴定睛一看閨女手裡多了一塊木板,走進一看上邊居然是闆闆正正的四個字,可惜他不認識字,此刻也隻能看出來這字工整乾淨,下筆有力,其他的什麼也不知道。

明家貴:“閨女,這上麵寫的什麼啊?”

明蕎看明家貴非常自然的問她這是什麼字,便推斷出來原主消失之前應該是上過學識過字的,心裡便放心了。她剛纔偷摸出去寫招牌就是怕原主不識字被老爹老孃發現點兒什麼。

明蕎:“這上邊寫的是仙草奶茶,咱們店的名字。”

明家貴:“仙草奶茶?這字好看,這名字也不錯,簡單上口,彆人一聽就能知道咱們店裡賣什麼。”說完又指著字後邊一個圓滾滾的雪人圖案問“這又是畫的什麼啊。”

明蕎聽完心想,能不好看嗎,她為了申論能多得點兒分可是專門練了好久的字,想起來就痛苦,她當初一路生花都剪好了,可惜冇機會發了。

明蕎收回放飛的思緒嚮明家貴解釋道:“咱們鄉下識字的不多,有的不敢進來買,這個圖案就是要等以後我們奶茶的知名度打響了,那些不識字的人看見這個圖案也能知道這是我們仙草奶茶。”

明家貴:“好好好,這個主意好。”

明家貴先來梯子把牌匾正正方方釘到了店門的中間,伸手摸了摸,從梯子下來看了好久才從門口離開。

六月十五號,仙草奶茶店開張了。在明蕎穿過來的第十五天,她的第一項計劃順利實行。這是個良好的開始,明蕎相信隻要她堅持不懈的去做,就一定能有好的回報。

明家貴去買了一條鞭炮點火,劈裡啪啦的聲響裡明蕎種下的種子已經發芽。

“瞧一瞧,看一看啊,好喝又好吃的仙草奶茶,九分錢一碗,你買不了吃虧你買不了上當,瞧一瞧看一看嘞。”

大米在這年將近一毛八一斤,所以九分錢一碗的奶茶算不上便宜,可是這是明蕎經過計算得來的最合理的定價了。

明蕎站在門口吆喝,嗓音清亮,容貌昳麗。不一會兒就有牽著孩子的婦女停下,猶豫著要不要進店買一碗。明蕎也冇有催促,隻是依舊高喊著號子拉攏客人。

明蕎老遠就看見之前來家裡蓋房子的其中一位大叔朝店裡走來,旁邊估計是他妻子和孩子。明蕎趕緊招呼他們,她把交談聲音放的很大,目的就是為了讓門口猶豫的客人聽清。

明蕎:“呦,張叔。來喝奶茶啊?”

老張:“可不是嗎,自從上次嘗過你做的這個仙草奶茶啊,我是天天惦記著這個滋味,跟我婆娘說有多好喝她還不信,這不聽說你的店開張了,我趕緊帶她來嚐嚐,讓她心服口服。”

明蕎:“那可真是要感謝張叔賞臉了,快進來,奶茶剛做好我給您盛一碗。而且啊您是我第一位客人我可得給您半價。”說完又好像想起什麼來,朝著門口圍觀的眾人說道:“瞧我這不中用的記性,忘了告訴大家了,咱們仙草奶茶店第一天開業,前二十位統統優惠兩分!”

此話一出,原本還在猶豫的眾人都爭前恐後的往店裡進,明蕎趕緊招呼老爹安排客人排隊,她自己則到後廚教老孃怎麼做效率更高。

房子不大,除了一個櫃檯外,隻放了幾張桌子和長凳。有坐不下的都端著碗或站著或蹲著,吃的好一陣熱鬨。

明蕎規定凡是進店消費的都可以先吃再結賬。如果味道有不對的不僅不要錢還免費再送一碗。於是店外過路的街坊就看見這家小小的店一邊姿態百怪的吃著碗裡的東西,邊吃還邊誇。而這邊是揉著肚子排隊等著結賬的。

有好奇的上來問這些正在排隊的好吃不好吃,得到都是好吃,好吃極了!於是三三兩兩的或帶著夥伴或帶著家人都進來嘗上了那麼一碗,吃飽喝足好心情的回家去了。

因為明蕎做生意隻要錢不要票,所以這一天忙完下來,櫃檯裡零零散散的紙幣堆了一抽屜。明蕎找了個袋子一股腦的裝了起來帶回家。

進了老孃的屋,明蕎就往床上一攤。把袋子交給春霞,任她在那一張一張的越舒越開心。

李春霞:“閨女,咱們今天一天就賺了這麼多,用不了幾天咱們家不說發家致富了,那也是小有資本了啊!”

明蕎:“不會的,今天掙得多是因為剛開張大家又都冇見過,吃個新鮮罷了,等過看這頭幾天,銷售額就會下降直至趨於平穩。等到今年冬天會再漲一漲,等明天開春這生意就不好做了。”

李春霞雖然冇聽懂她那些銷售額什麼的,但是聽懂了閨女最後一句生意不好做了。頓時嚇的拍了明蕎屁股一下,讓她起來好好說。

李春霞:“那怎麼著,你難道費勁巴拉的就做這半年的生意啊?”

明蕎歎了口氣,乖乖坐起來“老孃,我從一開始就說了我不做資本家,這個店是我為了籌集一些資金纔開的。等錢籌的差不多了,我就要去做我想做的正事了。這生意雖然會不好做了,但是也不會賠的,等我忙起來以後,這個小店就交給你和爹你們兩個人打理了。到時候我會研究一些新品,不會讓店倒閉的。”

李春霞看閨女累的眼都睜不開了,催促她趕緊去睡覺。等人走了,她又接著數著床上散亂的紙幣。

明蕎回到自己屋裡並冇有睡覺,而是在想按照這個速度,冇有幾天她就有本錢了。按照時間推算,上邊對個體戶的扶持政策也該下來了,她得再去鎮上的銀行走一趟。

-聲。明蕎:“逗你玩的,還是你載我吧,我也怕一不小心把你摔了。”周裕禮:“切~”周裕禮手把著車頭,一腳撐地,等感覺到明蕎坐了上來便發力蹬了出去。兩人晃晃悠悠的上了路,期間還能聽見後座的姑娘大叫著讓騎的穩點兒,換來男孩故意歪了車把換來女孩的再次尖叫。明蕎:“周裕禮你個混蛋!”周裕禮:“略略略”周裕禮可開心終於能治她了,任明蕎在身後狂拍他的揹他也冇減速。就這樣一路打打鬨鬨的來到了鎮上,明蕎交代周裕禮一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