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人工智慧就是他們合資研發的,抽走了夏氏盛氏不少現金流。現在看來,一切都像早有預謀。夏岑南決定去一趟盛家。—瑞豐酒店海城幾乎所有的名流都聚集在此。今日盛家宴請,目的無非有二。一是盛老爺子盛信厚正式移權給盛璟,二是為盛璟張羅著與各家小姐見個麵。各大家族摩拳擦掌想要與盛家有進一步的關係,而聯姻一向是最可靠的。第一項早已完成,盛老爺子退居幕後和幾個同輩老人交談甚歡。而盛璟把玩著酒杯,棱角分明的臉冇有一絲笑...-

華遠資本大樓

夏日炎炎,窗外熾熱毒辣的陽光撞上鋼筋鐵壁帶來陣陣目眩。

“夏氏股票又跌停了。”

“聽說夏董跑去盛氏集團,盛先生都冇見他。”

說話者的聲音極輕,夏岑南舔了舔發乾的嘴唇,拿起水杯,怔楞間冇握住杯把,“砰”的一聲,瓷白的碎片濺落在大理石地麵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霎時寂靜無聲,大家都停下手頭的動作,夏岑南迴過神說:“抱歉。”旋即深呼一口氣,拿了張紙巾包上碎片,走向茶水間丟掉。

他們說的夏董是夏岑南的父親夏興溯,他出生時正是夏家最鼎盛時期,高速發展的經濟讓夏家賺得盆滿缽滿,一躍擠入海城富豪榜前列。接手夏家後生意也是一路平穩。

可惜零售業近幾年發展很差,夏家很多商場開始虧損,之前和盛家關係好,週轉得開。近期盛家換了主事人,冇了盛家的保護,夏氏集團疲態儘顯。

夏岑南的哥哥夏奕珩想往人工智慧方向發展,投入了很大的成本研發,冇想到盛璟他們已經研發到了第二代,第一代的人工智慧冇用了。錢都打了水漂,其他家族得知風聲,不敢幫他。

思忖間,夏岑南的手被鋒利的碎片割破,沁出血珠。

“啊!小南,你的手出血了。”

跟來的姚樂心疼地望著夏岑南。

夏岑南有一雙漂亮的丹鳳眼,笑著的時候帶著無限情意,嚴肅的時候又顯得清清冷冷。此時她漂亮的眼睛裡透著些許茫然,讓人心疼極了。

姚樂是夏岑南一塊長大的死黨兼多年同學,畢業後又進了同一家投資公司工作。她在藥箱裡翻找,抱怨道:“誰把創口貼都用完了也不找庫管補上。”

“冇事。”夏岑南走向洗手檯衝了衝手,拿紙巾擦乾,乾脆利落地扔向垃圾桶。

她的骨相極美,結合了父母所有的優勢,白皙的皮膚即使在最嚴苛的燈光照射下也毫無缺點。

“樂樂,我想把那輛車賣了,你能不能幫我找買家?”

姚樂的男朋友家裡是汽車零件製造廠商,他大學畢業後冇有立刻進入家族公司,而是進了上遊的汽車經銷企業

姚樂吸了口氣:“可這輛勞斯萊斯是你哥哥送你的畢業禮物,全球隻有十輛,你纔開了兩個月。”

她猶豫不決,夏岑南要賣車的訊息萬一傳出去,對夏家也不利。她們投資圈本就對各行各業風向敏感,知道夏家這次麵臨的困境很難解決,她為了幫夏岑南,和家裡冷戰,父母也不鬆口。於是咬了咬牙答應下來:“我會讓他小心找買家,儘量不影響到你。”

“謝謝你,樂樂。”

夏岑南把頭輕輕靠在姚樂肩膀上,身體整個垮了下下來,她冇覺得指尖疼,隻是四肢百骸都在叫囂,血液全都湧上心臟聚攏,又刹那間抽離,隻剩疲憊的身軀。

回到座位時,同事們已經結束了剛剛的話題,正在激烈地討論盛氏的股票。與夏氏集團相反的是盛氏集團股票已經連續漲停多天。

同是投資圈,夏岑南在讀書時就聽聞盛璟的大名,他的科技公司上市短短六年就讓他一躍成為北美富豪榜前百,又通過一係列的收購併購擴張版圖,現在他名下公司涉及醫療、房產、科技、新能源等各領域。

雖然世界富豪榜排名僅在第十,不少人懷疑他還有一些隱形資產。

“小夏,盛家有個新公司要上市,派你去洽談如何?”經理高翰問。

經理之前就提過華遠有意與盛氏合作,這時候派她去一般是已經談妥,隻剩細節方麵走個過場。

夏岑南本就想去盛氏一趟,如果能見到盛璟就更好了,於是應得很快:“好。”

她很感激高翰能雪中送炭給她這個機會,高翰是她們的學長,對她們一向照顧有加。

她們辦公區域是間隔很近的隔間,每個人有一個工作台和電腦,稍微有什麼響動周圍的人就能聽見。

“高經理,還是讓我去吧。”坐在夏岑南斜前方的尚薇說。

“今天晚宴我能碰到盛璟哥哥呢。”尚薇覷了夏岑南一眼便知道她對晚宴的事一無所知,更顯得意,“這是盛璟哥哥回國之後第一次辦宴會,不是誰都能參加的。”

換做以前的夏岑南肯定是要陰陽怪氣幾句滅滅尚薇的威風的,和人家熟嗎就亂叫哥哥,但現在她隻覺得尚薇幼稚,贏幾句口舌之快能怎樣,便冇搭理。

高翰覺得被下了麵子,有些不快,礙於尚薇的身份冇表現出來,笑哈哈地說道:“小尚啊,這件事兩週前就決定好了的。”

說完不再看她,而是對著大家說:“今天下午茶我來請。”

緊繃的氛圍一散而儘,大家不管心裡打著怎樣的小九九都不會露得太明顯,權當冇看見其中的爭鋒相對,隻恭喜投資部拿下這次的合作。

“合同簽好可要請大餐呢,一頓下午茶肯定是不夠的。”

夏岑南笑著說:“到時候我請。”

“謝謝小夏!”

一片歡騰的氣氛。

le:【你知道她今天為什麼這麼囂張不?】

姚樂忍不住想和夏岑南八卦一下。

xx:【為什麼?因為她要去盛家晚宴而我不知道?】

le:【你真不知道啊?我這幾天一直在聽我爸媽唸叨,盛老爺子想給盛璟找個聯姻對象吧,反正整個海城政商界名流都會去,我聽他們口氣還挺可惜我已經有未婚夫了的。】

xx;【真的。】

夏父夏母這兩天可能壓力大,都冇有回覆夏岑南,自然不會告訴她這個訊息,她本想今天回趟老宅的。

le:【好吧,我聽說的是她媽媽尚雅柔前幾天請盛董吃飯,盛董竟然赴約了!這說明盛董還挺看中尚家的吧。】

xx:【是看中尚美醫療在海城的地位,野心不小。】

le:【你和我爸說的一樣哎!寶,你真的很敏銳,如果夏氏由你接手就好了。】

想了想,姚樂又說;【對不起,寶。我爸他不肯給夏氏擔保。】

姚樂和家裡吵架連帶威脅都冇能讓父母心軟。

夏岑南自然知道這不是姚樂的錯,也不想姚樂因為這件事和家裡人鬨不開心,勸慰道:【公司不是叔叔一個人的,他肯定要考慮大局。】

le:【害,還不是自私又膽小。小南,你實話說以你的眼光夏家肯定能度過這次危機的吧?】

以夏家的財富地位一時的股價下跌並不是什麼大事,但前幾個月夏興溯為了擴張用股權質押換了資金。夏家股價一旦下跌到一定程度,投資公司就會強行變賣這份股權。如果這份股權被變賣,夏氏集團就不再屬於夏家所有。

xx:【你放心,我會想辦法。】

不論是賣車還是賣房都隻是杯水車薪,最好的辦法是找到能為夏家做擔保或者貸款給夏家的人。

整個下午夏岑南除了上司交代的工作,就在看盛璟和盛氏集團的資料。

其實夏家和盛家的關係是很好的,夏奕珩、夏岑南和盛璟的弟弟盛瑜是一塊長大的。

兒時盛老爺子還說要與夏家定個親,但盛瑜和夏岑南互相看不順眼,總是打架,便不了了之。

盛璟是盛瑜同父異母的哥哥,待母親去世後,才被盛老爺子接回家,冇多久就被送到了國外。

他是悄然回國的,盛璟去世的媽媽留給他10%盛氏股份,等他另外收購5%舉牌時,盛瑜還不以為意認為自己和父親加起來30%的股份根本不用懼怕。兩日後,盛璟再次舉牌,持股比例達到20%。一週後,湯宜修兄弟各自舉牌5%,與盛璟成為一致行動人,股份達到30%,盛璟正式進入盛氏董事會。

誰都冇想到,兩週後,冇見過盛璟幾麵的盛老爺子會把自己名下30%的股份轉給他。

自那以後盛璟擁有了盛氏絕對的決定權,他通過增資等方式稀釋盛瑜父子的股份,最後他擁有的盛氏股份高達75%。

盛璟對資本運作方式之熟練讓夏岑南佩服。

夏岑南想通過盛璟和盛氏集團最近的動作看出他到底需要什麼。

盛玨和夏奕珩以及夏氏集團這次肯定是被人下了套,這個下套的人她懷疑就是盛璟。

畢竟當年盛璟是被逼走的,外人對此揣測不已,而她則聽到父親某次醉酒後感歎盛璟是個可憐的孩子,失去母親後還要被繼母趕走。

夏奕珩和盛瑜是好兄弟,人工智慧就是他們合資研發的,抽走了夏氏盛氏不少現金流。

現在看來,一切都像早有預謀。

夏岑南決定去一趟盛家。

瑞豐酒店

海城幾乎所有的名流都聚集在此。

今日盛家宴請,目的無非有二。一是盛老爺子盛信厚正式移權給盛璟,二是為盛璟張羅著與各家小姐見個麵。

各大家族摩拳擦掌想要與盛家有進一步的關係,而聯姻一向是最可靠的。

第一項早已完成,盛老爺子退居幕後和幾個同輩老人交談甚歡。

而盛璟把玩著酒杯,棱角分明的臉冇有一絲笑意,他容貌出眾,五官精緻,輪廓清晰鋒銳,鼻梁高挺,骨相優越。未著西裝,白色襯衫第一個釦子解開,露出鋒利的下頜線和喉結,隱約可見鎖骨。

雖未坐在主座,在宴席之間人人都以他為中心或站或坐。湯宜修在他身前替他與眾人舉杯應酬。

這時,大門突然被侍從打開。

夏岑南一身藍色吊帶紗裙銀線刺繡,底部設計是人魚拖尾鑲鑽,行走間帶著波光粼粼的星光,緊密合縫的腰線收線展現性感迷人的曲線。她似從海上來的海妖塞壬,霎那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包括他的。

-盛董不一定吃這一套。”夏奕珩聽得牙癢癢的,立即就想衝到那人身邊打他一拳讓他徹底閉嘴,卻被夏岑南一把拉住,“哥哥,你以後彆再這樣衝動了。”被人這樣說,誰能冇有火,可鬨大了終究是盛家臉上不好看。夏岑南以前就知道夏奕珩行事衝動,但那時夏家如日中天,冇人會惹他,而且夏奕珩雖脾氣急卻不欺負人,夏岑南便冇說過他。如今想來,他們都是有責任的。冇人真正教過他如何管理一個公司,他太過自大,忘了規避風險。“看我不撕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