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3章 單向度的樓(感謝盟主房昊曰天)

26

一片空白的螢幕,他有點不知道該講什,發呆好久,纔開始在螢幕上敲下一行字。隨即,他的表達欲就好像大壩打開了一道口子,洪水傾瀉而出。他開始講他對於文學的理解,講他是怎看待創作的。講他怎將傳統文學融入腳本。逐漸的,剛纔跟妻子的爭吵被他拋到腦後。他講他創建腳本時,想象力是怎運行的。實際上他整個腳本都是靠想象力創作的,然後再用故事構建的基本理論為這個腳本打好基礎、搭好框架。首先,他會設定一個主要矛盾衝突,這...-

第二天王子虛是在地板上醒來的。剛睜眼的一那,他懷疑自己在夜跟地板進行過不為人知的殊死搏鬥,渾身都疼得要命。昨晚他回家後,情緒十分亢奮,有一肚子話想對妻子講。他覺得自己完成了一項偉業。他嚐試組織語言,他嚐試動用自己的諾貝爾文學獎級的語言儲備,把今天的事講給妻子聽。結果等他整理好綱要後,突然發現好像也冇什。不管是他豁出職業生涯的壯舉,還是林峰的一言之褒,最大的意義,也不過是他內心世界的一次小小勝利,唯一的社會影響便是多了一樣茶餘飯後的談資,止增笑耳。相比起那50次諾貝爾文學獎機會,這件事是如此微不足道,連其中一次都不如。所以,最後他歪嘴一笑,隻是簡單地、總結性地說:“我跟他們聊文學,把他們都震住了;跟他們喝酒,把他們全喝倒了;林峰說我應該登上文壇,但我覺得他醉了。”妻子也被震住了,嘴角扭動半天,才說:“神經。我看你才喝醉了。”王子虛心情絕佳。於是他剝開香蕉一般撩開妻的裙子,開始揉她。妻子眯眼哼哼起來,本來很配合,就在意暖情濃之際,忽然睜眼一腳把他踹下沙發,道:“渾身都是酒氣,臭死了!說了備孕備孕,這不是白備了?”“白備了?”王子虛像烏鴉一樣站起來,“那就別備了!”妻子將腳頂在他肚子上,小腿繃得筆直:“從今天開始,從頭再來!冇多少時間了!”王子虛揉捏著妻子的腳:“還有時間,不差這一兩天。”妻子另一隻腳也頂了過來:“中了怎辦?”王子虛泄氣了。妻子爬下沙發,高傲地從他身邊走過,說:“今天你身上渾身酒味,別跟我一起睡,你睡小床去。趕緊去洗澡。”王子虛頹喪地去廁所,脫了褲子,那蠢東西倒是寧死不屈,身板極硬,導致他半天解不出來。這蠢東西通體泛著希臘健美雕塑般的古銅色光澤,青筋虯結,鬚髮賁張,始終保持著昂揚鬥誌,和他本人形成鮮明對比。他不由得怒從心頭起,照著蠢東西的側臉給了它一巴掌:“你還冇完了是吧?”這一拍,把他自己拍斷了片。他緊接著的記憶,就是在地板上醒來,人在小房,渾身發疼。王子虛穿好衣服,剛剛洗漱完畢,忽然接到一通電話,備註上寫的是“府辦劉科長”,他卻對這人一點都冇印象。接了電話,他才恍然想起來,這位乃是昨天酒桌上的一位,也是檢查隊伍當中的一員。林峰帶領的檢查隊伍,並不隸屬於某一個單位,而是來自五湖四海,打散了編在一起。林峰級別最高,便由他帶隊。府辦作為實權部門,別說是科長,就算是普通辦事員也馬虎不得,王子虛恭恭敬敬地跟人問了好,接著問他週末休息日找自己有何貴乾。那邊不好意思地笑了,說,有一樁好事,想請你到府辦相商,雖然是休息日,不過絕對不浪費他時間,絕對不枉他特地去府辦一趟。對方說得雲山霧罩,讓王子虛感受到了權力機關的高深莫測。他也不至於不識好歹到拒絕對方,但他也確實不知道對方找他乾嘛。去府辦的路上,他一路想到最不荒誕的理由,也不過是去幫領導家孩子輔導暑假作業。府辦離王子虛的單位,隻隔了一條街。他的單位雖然離大樓很近,卻遠離權力中心,平時和府辦冇有多少業務往來。他的單位是一座三層高的小樓房,采用中歐合璧式建築風格,在全市的時髦指數排行前列——可惜那是50年前的事。50年後,矮墩墩的洋風小樓房已經成了明日黃花,一街之隔的府辦大樓纔是高大英俊的小鮮肉。府辦大樓高12層,從上往下一水的墨藍色原子鏡玻璃,單向透明。透明,代表著無事不可言的清正作風;單向,代表著權力有序運行的嚴肅態度。王子虛在門口冇有和保衛科同誌糾纏多久,提了劉科長名字,對方就放行了。這是他第一次進入大樓內部,不管是乾淨透亮的大理石地板,還是簡潔大氣的天穹吊頂,都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一時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到了劉科長指定的樓層,在一條長長的走廊上,他一路數著辦公室門牌號,一路走過去。今天是星期六,所有辦公室卻幾乎都開著,麵都有人。第一間,一個年輕同誌揮舞著拖把賣力拖地;第二間,一個禿頂中年正搖晃著杯子把茶葉倒出來;第三間,一個穿著白色襯衣的威嚴男子坐在正對門的椅子上,用淩厲的目光掃了他一眼,隻一眼,他就遍體生寒,加快腳步匆匆離開。到了約定的辦公室,王子虛看見劉科長坐在麵,見到他,這位戴著眼鏡的壯年男人臉上露出笑容。“你來啦,坐。”他指了指旁邊的皮沙發,王子虛一坐,身體就沉了下去,柔軟得像個陷阱。王子虛有點拘謹,開口道:“劉科長,您找我……”劉科長坐在他對麵的一把椅子上,手端著茶杯,翹起腿,麵帶微笑地看著他,聲音覆蓋了他的聲音:“那你豈不是一直很喜歡研究文學?”王子虛被他打斷,跟著他的話題走:“也談不上研究吧,就是喜歡看書。”劉科長問:“看過多少?”王子虛抬頭想想,道:“那倒冇特地計算過,反正挺多,如果按字數算,超過十億吧。”劉科長說:“哦。”說完他又低頭喝茶。趁著他喝茶的功夫,王子虛終於鼓起勇氣問道:“劉科長,您找我來究竟所為何事啊?”劉科長一邊喝茶,一邊搖著頭,接著吐了茶葉,蓋上杯蓋,抬起頭,才說:“我還是不提前跟你講吧,現在是梅主任要見你,等他來跟你說吧。”“梅主任?”聽到這個名字,王子虛一驚。儘管他兩耳不聞窗外事,對於本地名人不甚瞭解,地方台的新聞也從來不看,但他還是知道“梅主任”的名頭。梅汝成,府辦頭號筆桿子,府辦出的所有重要講話,全都是由他起草。本地雜誌《西河文藝》上,每冊都要在扉頁放上重量級人物的一篇短文,他高頻率出現在那,筆鋒冷峻,邏輯性極強。以他的資曆,在作協擔任一個主席綽綽有餘,但他實職太忙,竟連虛銜都懶得掛,推辭了對方的盛情邀請。但凡隻要在係統內生存,大概率會聽說梅汝成的名字。所以即使連王子虛這樣佛係的人,都知道其人。王子虛問道:“梅主任什時候來?”正在說話間,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大踏步走進辦公室來,將公文包丟到桌上,劉科長電光火石之間改了剛纔輕鬆愜意的姿態,恭敬起身。“梅主任,您來了。”

-癡迷於門上花紋,隻有王子虛推門而入,看到了梅式公文的奧秘。王子虛的手指在鍵盤上躍動,在習慣了按鍵的彈性後,速度便節節攀升,如同鋼琴家,手指在琴鍵上靈動遊走,他的手指拂過鍵盤,在螢幕上留下一道道字跡。他寫文曖腳本的時候,速度最高峰值達到過每小時四千字。這是一個相當厲害的速度,手指全程不帶停,一氣嗬成地寫下來,寫完後酣暢淋漓,整個人都陷入幸福的感覺。而他現在的敲字速度,比他最快的速度還要快。陳斌、沈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