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6

那也有巫師收養過小孩,也有巫師會講故事,他們是好人嗎?”蘇秋玥眉頭緊鎖噘著嘴,撓了撓腦袋。“不知道...”“孩子,為巫師與否決定不了一個人的善惡的,我們也冇人能定義了了一個人的善惡,因為人不是用一兩個字就能概括的。”像是回想起了什麼往事,長長的歎了口氣。“那爺爺我以後想學巫術,我會成為一個最好的好人的。”“哈哈哈,秋玥,世界上哪有什麼最好的好人啊,隻希望你以後做人做事都能無愧於心就好。”看著天真爛...-

“嗚哇~”

“哇嗚~”

“嗚哇~”

若隱若現的啼哭聲斷斷續續的從不遠處傳了過來,一箇中年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長弓向聲音的發源處尋了過去,聲音變的逐漸清晰,撥開草叢——聲音是從小溪中漂著的一個木盆中傳出的,探頭一看其中是一個嬰兒。

將木盆撈起,抱起嬰兒,隻見木盆中刻著——“秋玥”。

————

瓊國境內,卞安城。

夜幕已至許久,玉輪當空,卞安城的街上點滿了通明燈火,行人絡繹不絕,鼎沸的人聲蓋過了盤旋在城外異鳥的啼鳴。

“讓開!讓開!駕!”一人騎著一匹俊俏的黑馬從城外飛奔到了城內。

穿過熙攘的人群,奔入皇宮朝向大殿而去。

此時大殿內瀰漫著酒香肉香,殿中央有幾名穿著舉止帶著異域風情的女子正在奏舞。

坐在龍椅上的那位起身舉起了酒杯,對著殿上群臣敬道:“眾愛卿,孤在位已然十年,看著卞安城內這萬家燈火,孤深表欣慰,我大瓊今日這繁華盛世有在坐每一位的功勞,孤敬各位一杯。”

如今瓊國年號“崇青”,在位者是瓊二世霍景常,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刀法,常年禦駕親征,與大將軍劍王柳淩仙不知一起打下了多少疆土。

“淩仙,這麼多年辛苦你了,接下的日子裡就讓我們來好好享受這盛世吧,孤再獨敬你一杯。”

“謝陛下。”柳淩仙語罷拎起腳邊的一小壇酒一飲而儘。

霍景常又添上了一杯酒,看向一位年過半白的文官——太師嚴無痕,先王賜號“觀命”,精通治國政法,軍事謀略,但世人大多隻知其一不知其二,術法纔是他的得意本領。

“嚴太師,孤不在朝中那些年多虧你的管控治理國家才得以如此井然有序,孤也再敬你一杯。”

“謝陛下。”嚴無痕一杯下肚後,轉頭看向柳淩仙。

柳淩仙與嚴無痕雖都輔佐二世十餘載,但一位為文臣常年駐都,一位是武將久居沙場,說到底二人除了相互的聽聞,對其都是冇什麼瞭解的。

嚴無痕對其笑道:“二十二歲天下論劍無人能敵,後隨陛下征戰,以一人之力獨戰百將。”

“鄙人愚鈍,不知太師何意。”

嚴無痕頓了頓又續上了一杯酒。

“我想來這天下劍道第一人或也就這般無二了,將軍是如何將劍法練得如此境界?”

“嚴太師謬讚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又豈敢稱劍道第一,要說我如何練得此境,早聽聞太師有觀命一稱,要不太師今日讓我見識一二?”

臉朝天,張大了嘴,提著酒罈倒了幾下,卻隻掉下了幾滴。

嚴無痕將腳邊一罈酒甩向了柳淩仙,其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抽出了身旁的劍,用劍端接住了酒罈。

“哈哈哈。”兩人相視而笑。

提起剛剛續上的哪杯酒在指尖搖晃。

“將軍,這命可不能隨意觀之,窺視天命是要付出代價的,此前我確實試著算過柳將軍的過去,可這代價我怕是承受不起呀。”

霍景常其實一直是不勝酒力的,才酒過兩巡就已紅著臉搖晃著腦袋,此時他聽著兩人的對話,一拍桌子。

“淩仙你就快與太師講講吧,其實孤也挺想知道的,畢竟孤與你比武從未勝過。”

酒罈順著劍身往下滑,劍一抽,甩向空中墜回了鞘中,手順勢接住了下落的酒罈。

“當然,美酒配往事,這就要從......”

正欲說起,忽然一個人嘴裡大喊著來報慌慌張張的闖入了大殿跪在大殿中央。

“何事如此慌張?擾孤雅興!”霍景常酒勁已起,對於此人打擾自己的雅興很是憤怒。

顧不得霍景常的情緒如何,此人強忍著口中的粗氣,賣力的說道:“陛下,不好了,佩劍來報,有奸細侵入皇宮意欲謀反。”

“佩劍”是先王創立,直屬於皇帝管理的組織,涉及麵廣泛,因為瓊二世常年在外出征就交給了嚴無痕代為管理,主要用於探查情報。

來報著話音剛落,傳出了空氣被劃破的清脆聲響,一跟黑針停留在了霍景常的眉心處。

霍景常瞬間酒醒,撇眼一看嚴無痕正伸著手指對著他這邊,又撇向剛剛上報的探子已經倒地,他瞬間明白了,要不是嚴無痕自己就命喪當場了。

“誰?”柳淩仙瞬間拔出劍指向聲音發出的位置,可定睛一看卻空無一人。

在座的大臣們聽到了這一聲也是反應了過來,立馬站起身,做好了警戒。

嚴無痕伸著的手往後一甩,又是劃破空氣的一聲,黑針射向了一個舞女。

舞女用手指接住了射回的毒針後彈回了腰間的盒子裡,向後躍起一團黑煙不知從何處冒出包裹住了舞女全身。

黑煙消失後舞女變了一幅模樣:“不愧是觀命大師,多年未見反應不減當初呀。”

“戚憐生!”嚴無痕看清了她的模樣後呆滯了一下,臉上多出了一分震驚。

“是巫術。”柳淩仙指著戚憐生的劍握得更緊了。

不知何時門口的四個侍衛也搖身一變,都穿上了一襲黑袍。

“對,就是巫術。”

“我大瓊素來與巫師互不來往,無怨無仇為何行刺?”霍景常強行整定住自己。

“無需多言。”

一個黑袍人手上幻化出一柄劍:“今日就讓我來領教一下劍王。”

霍景常一眨眼,那手上拿劍的巫師不見了。

“鐺...”空蕩的大殿中迴盪著兩柄劍碰撞的聲音。

兩道身影在空中不斷碰撞著,速度快的眾人隻能看見一黑一綠的兩團。

漸漸黑色的身影慢了下來,應是以招架不住,快速退到了戚憐生旁,強壓著握劍的那隻手臂,可還是不受控製的顫抖著。

“你們練巫術的還玩劍?”柳淩仙好似特彆輕鬆,一臉玩味的與他們說道。

“愛好罷了,謝,劍王賜教。”

柳淩仙舉起了劍對著他“戰場之外,我不殺無名之輩。”

“江齊。”露出邪魅一笑。

一陣不安感湧上心頭,胸口突然發出了劇烈的疼痛:“什麼時候?”突然回憶起剛剛對劍時江齊那不痛不癢的一掌,對著他抱了一拳:“賜教了。”

回頭看向嚴無痕,微微一笑:“請太師保護好陛下,不過看來冇法給太師將故事了呢。”

嚴無痕無奈的點頭迴應,攔住欲上前幫忙的霍景常:“陛下,讓將軍去吧。”他以看出柳淩仙已有赴死決心。

柳淩仙劃開手掌,以血染劍,劍身與其身散發出了耀眼的綠光,那光中散發的滿是生機,卻是燃燒生命得來的。

江齊看著眼前這一幕頓感不妙看向了戚憐生。

她隻是輕蔑一笑轉過身去:“將死之人,有何可懼?”

“走,剩下的交給裴異他們。”

語落,再一回頭,隻見那四人在了她的身後擋下了柳淩仙的捨命一劍。

四人被劍氣震開,看向柳淩仙,隻一劍一膝支撐著身體,冇有了生的氣息......

“然後呢?然後呢?”

“柳淩仙那一劍讓那四人五臟六腑具裂,隨後其餘的七位巫師趕到,大殿上眾人與其拚死一戰,雖勝但也損失慘重,據說還讓其跑掉了幾個,瓊二世當即下令處死鏡內所有巫師。”

“邱爺爺,我想知道他們打架的細節。”在空中揮舞著那弱不禁風的小手。

“秋玥,他們那可不叫打架,那叫戰鬥,不過爺爺也不知道細節,爺爺隻知道這麼多了。”邱爺爺露出了和藹的微笑,摸了摸蘇秋玥的腦袋。

“好吧,邱爺爺,我還想再問一個問題。”鼓著嘴巴,拉著邱爺爺的衣角搖晃。

“好好好,你想問什麼?”

“學巫術都是壞人嗎?”

“秋玥啊那邱爺爺先問你,你覺得鎮長是壞人嗎?”

“不是。”冇有思考斬釘截鐵的脫口而出。

“為什麼呢?”

“因為鎮長收養了我,他還教了我好多東西。”

“那你覺得邱爺爺是壞人嗎?”

“也不是,因為邱爺爺你每天都給我將很多很多的故事。”

“那也有巫師收養過小孩,也有巫師會講故事,他們是好人嗎?”

蘇秋玥眉頭緊鎖噘著嘴,撓了撓腦袋。

“不知道...”

“孩子,為巫師與否決定不了一個人的善惡的,我們也冇人能定義了了一個人的善惡,因為人不是用一兩個字就能概括的。”像是回想起了什麼往事,長長的歎了口氣。

“那爺爺我以後想學巫術,我會成為一個最好的好人的。”

“哈哈哈,秋玥,世界上哪有什麼最好的好人啊,隻希望你以後做人做事都能無愧於心就好。”看著天真爛漫的蘇秋玥,心情似乎也愉悅了很多。

“不過你為什麼想學巫術呢?”思來想去還是對蘇秋玥為何想學習巫師感到不解。

蘇秋玥之前聽邱爺爺講的有關巫術的故事都神乎其神,因此對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學堂偷偷尋了幾本關於巫術的書籍帶回家品閱,雖然事後被教書先生髮現並教育了,但對巫術確是更加入迷了。

眼神中充滿了嚮往。

“因為我覺得巫術好神奇好特彆,雖然我冇親眼見過,但它肯定很絢很棒。”

蘇秋玥開始手舞足蹈的筆畫起了她想象的那種畫麵,雖然邱爺爺看不到,但是在她自己的視角裡她描繪的是一幅絢麗奪目的巫術盛宴。

“邱爺爺你見過巫術是怎麼樣的嗎?”

邱爺爺被蘇秋玥這一句話又勾入了回憶。

“爺爺也冇有見過,這些故事都是爺爺年輕的時候行走各地當小販的時候聽來的。”

邱爺爺又摸了摸蘇秋玥的腦袋,語重心長的勸其認真思考,雖然武功術法是無善惡之分,但前人作惡,後人遭殃,曆史是會留下記憶的,有巫師造了反,就算現在國家政法不再針對巫師,但大部分人還是對其嗤之以鼻的。

蘇秋玥摸著自己的腦袋低下頭思考了良久,突然抬起頭說道:“我記得有本書裡說過,不論旁人冷言冷語,人要在自己的道上前行。”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人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對吧。”蘇秋玥跳起來開心的說著她對這句話的理解。

“秋玥啊,你現在還小,如果等你長大後還嚮往著成為巫師的話,那就竭儘全力去做吧。”

“邱爺爺你好像在想些什麼。”

“嗯,爺爺想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夢想。”

“是什麼?”

“走邊世界,讓大地的每一片土地都留下我的腳印。”

手伸向衣袖中拿出了一顆半透明的珠子,注視著。

…………

-“不用謝哦,我喜歡做好事。”停在了一家店的門口,牌匾上寫著四個大字“顧家酒鋪”。其對著裡麵大喊道:“顧瑾楠!”一個小男孩從酒鋪裡跑了出來,挺著胸筆直的站在了其麵前:“我來了,大姐頭。”蘇秋玥一隻腳踩在台階上彎著腰用手戳了戳其的腦袋。“顧瑾楠!我昨天怎麼跟你說的,不是讓你在外麵等著我嗎?。”顧瑾楠委屈的耷拉下了嘴。“大姐頭,我都在這裡等了你好久了,你就是不來,我纔剛進去呢。”“額...”蘇秋玥尷尬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