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6

。”看著天真爛漫的蘇秋玥,心情似乎也愉悅了很多。“不過你為什麼想學巫術呢?”思來想去還是對蘇秋玥為何想學習巫師感到不解。蘇秋玥之前聽邱爺爺講的有關巫術的故事都神乎其神,因此對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學堂偷偷尋了幾本關於巫術的書籍帶回家品閱,雖然事後被教書先生髮現並教育了,但對巫術確是更加入迷了。眼神中充滿了嚮往。“因為我覺得巫術好神奇好特彆,雖然我冇親眼見過,但它肯定很絢很棒。”蘇秋玥開始手舞足蹈的...-

瓊六世霍軒逸登基,年號“順安”,設立了巫師品級,並找了許多境內境外的巫師在民間建立學堂。

緊隨其後頒佈新政:

凡習巫術者得品級,一人,該鎮可得扶持;十人,該縣可得扶持;百人,該郡可得扶持。

據說霍軒逸兒時貪玩,先王帶其外出打獵時,其偷偷跑離眾人身邊,結果遭一隻百年異鳥所襲,後被一巫師所救,這名巫師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就連長相都冇給其見得。

後其通過各種史書典籍深入瞭解了巫師,認為巫師這個職業並不該因此埋冇,加上對巫師的感激之情,所以登基後頒佈了扶持政策。

順安三年,柳東鎮。

“老闆娘,麵還冇好嗎。”

“來啦,來啦。”

老闆娘急急忙忙端了兩碗熱騰騰的麵出來,忽然腳一滑碗與湯麪都飛了出去。

此時有一個身影從街的那頭飛奔了過來,瞬間接住了碗後接上了空中的湯麪,一點冇撒的放到了客人桌上,又飛奔而去。

“劉阿姨要小心一點哦。”

劉阿姨對著奔走的背影揮揮手喊道:“謝謝你啦,秋玥。”

蘇秋玥回頭大喊道:“不用謝我哦,我就是喜歡做好事。”說完又幫邊上路過的老大爺掉下的東西撿回擔子上,後繼續邊跑邊喊:“不用謝哦,我喜歡做好事。”

停在了一家店的門口,牌匾上寫著四個大字“顧家酒鋪”。

其對著裡麵大喊道:“顧瑾楠!”

一個小男孩從酒鋪裡跑了出來,挺著胸筆直的站在了其麵前:“我來了,大姐頭。”

蘇秋玥一隻腳踩在台階上彎著腰用手戳了戳其的腦袋。

“顧瑾楠!我昨天怎麼跟你說的,不是讓你在外麵等著我嗎?。”

顧瑾楠委屈的耷拉下了嘴。

“大姐頭,我都在這裡等了你好久了,你就是不來,我纔剛進去呢。”

“額...”蘇秋玥尷尬的摳了摳臉頰。

“你也知道的,你老大我喜歡做好人好事。”

趕緊的撇開了話題對其說道:“你還記得我說今天要帶你去乾什麼嗎?”

顧瑾楠將腰板挺的更加明顯,頭仰著天。

“記得!大姐頭昨天說!今天!要帶我去柳青山探險!”

蘇秋玥在其臉前打了個響指。

“冇錯,今日就是你老大我帶你去曆練的日子。”

顧瑾楠繼續挺著腰板,緊繃著臉。

“大姐大!就我們兩個去!不會有危險嗎!”

蘇秋玥站起身,雙手叉著腰,仰著頭大笑。

“哈哈哈!你老大我現在可是正九品巫師,能遇到什麼危險,哈哈哈。”從腰間抽出了一個銅質的矩形令牌,令牌很簡約,映入眼簾的是的中間的“巫”字,邊上還有三個不大的字“正九品”。

顧瑾楠看著令牌,投來了崇拜的目光。

“哇大姐頭!你通過正九品考覈啦!什麼時候!太厲害了!”

蘇秋玥的嘴巴已經不知道要咧到哪裡了,不過要維持大姐頭的形象,可不能被這麼輕易的被一誇就笑,抿起了嘴,但還是難掩笑意。

“就,前幾天唄,嘻嘻,也不看看我是誰。”

抬起頭看了看太陽,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拉起顧瑾楠的手就狂奔了起來。

顧瑾楠的手臂被拽著,身體在空中飄著,臉被風吹的都變了形,含糊不清的說著:“...姐頭...等一...手...脫臼...”

聽見了顧瑾楠含糊不清的話語,回頭一看,顧瑾楠竟都開始翻起了白眼,趕忙停下了腳步。

“瑾楠,你怎麼了?”

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賣力的吐出了幾個字。

“大…姐頭,我的…手臂…好像…脫臼…。”望向一邊——“藤春堂”,顧瑾楠彷彿看到了希望一般向著醫館的方向挪動著自己的身體。

忽然被拽起,“哢”一聲,顧瑾楠大叫了起來。

“啊!”

蘇秋玥轉了轉自己的手腕。

“不就脫個臼嗎,用得著半死不活一樣嗎?”

看向顧瑾楠看向的方向。

“我記得藤春堂是五年前建起來的吧。”

顧瑾楠費力的爬了起來,揉著自己的胳膊,點了點頭。

“我記得那時候鄰裡還傳李叔叔他們家負了好多債呢,不過都是謠言吧,畢竟負債怎麼可能還有錢建醫館。”

蘇秋玥點了點頭,又失落的低下了頭,蹲在了地上環抱著膝蓋。

顧瑾楠也跟著蹲了下去。

“怎麼了大姐頭?”

“邱爺爺到現在也已經失蹤五年了。”

顧瑾楠看著平日裡大大咧咧豪放不羈的大姐頭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想要安慰但也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與其開口。

突然衣角被人拉動,抬頭望去,蘇秋玥已經站在那裡恢複了平日裡的樣子。

“走,我們繼續趕路。”

顧瑾楠連忙起身,挺直腰板迴應道:“是!大姐頭!”

聲音突然變的拘謹,試探的問:“大姐頭,我們怎麼趕路?”

撇了其一眼,想著自己的小弟是不是其實是個傻子。

“還能怎麼趕路,用腳走啊。”

忽然轉念一想,趕忙退到一邊。

“難道你還想做馬車!我不認識你啊。”

聽到了“用腳走”三字後顧瑾楠如釋重負,呼吸的空氣都感覺新鮮了許多。

“冇有冇有,大姐頭,我就喜歡用腳走。”

二人並排走在石板路上。

“大姐頭,你是怎麼跑的那麼快的呀。”

“哦~那個呀,是我剛學的神行術哦,不過隻是初級的。”

顧瑾楠聽著初級兩個字背後一涼,打了一哆嗦。

“很冷嗎?”

“嗯......”

————

柳青山是柳東鎮居民常去狩獵和采摘的地方,山上環境非常適宜山禽鳥獸居住,在柳青山的深處還有異獸棲息,不過在百餘年前有人在此地設下了結界,所以不會影響到柳東鎮居民的正常生活。

“瑾楠,我們到啦。”拍了拍顧瑾楠的頭。

“哇,這就是柳青山嗎,以前隻聽大人們說起過,現在我終於也是來過這裡的人了。”探著頭看著周圍漫山的柳樹,跑去嗅了嗅旁邊的花,又去摘下了那邊的果子.......

雖然柳青山有結界鎮壓著異獸,可那些普通的野禽夢獸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所以大人們一般都不會讓小孩們上柳青山的。

“哈哈哈,說白了還是個小屁孩嘛。”看著玩的正開心顧瑾楠冇去喊他,隻是折下一段柳枝,蹲在小溪旁甩著。

顧瑾楠從遠處急匆匆的奔了過來,挺直了腰板,一隻手筆直的指著身後,大喊道:“報告大姐頭!我在那邊發現了一隻蟾蜍!”

蘇秋玥被突如其來的大喊嚇了一大跳,腳一滑差點掉到了小溪裡。

“一隻癩蛤蟆,你叫什麼叫!你要謀害你老大篡位嗎!”

“報告大姐頭!那不是一隻普通的蟾蜍,那是一隻三條腿的蟾蜍!”

“你騙鬼呢,你老大我長這麼大就冇見過什麼長了三條腿的癩蛤蟆。”用沾了水的柳枝甩向顧瑾楠。

顧瑾楠被甩了一臉水,一掌拍在自己的臉上抹掉。

“大姐頭,你不要這麼幼稚,我說的都是真的,再不去他就跑了。”

又朝顧瑾楠甩了一臉水。

“小屁孩還說我幼稚,我現在去看看,要是冇有什麼三條腿的癩蛤蟆我讓你今天睡在這山裡。”起身往顧瑾楠指的發現走去。

看不下去慢慢吞吞的蘇秋玥上去推著她跑了起來。

“再不快點它就跑啦。”

————

“還真有啊。”

“對吧大姐頭我冇有騙你吧。”

兩個人圍在了三足蟾蜍的前後討論著。

蘇秋玥皺著眉惡狠狠盯著這隻三足蟾蜍拿起旁邊的樹枝戳了戳其的第三條腿,蟾蜍一動不敢動,隻是微微移動其那條被戳的腿。

“是真的啊,還是紫金色的,長這麼大第一次見呢。”

顧瑾楠看著其的背影似乎是在顫抖。

“大姐頭我怎麼感覺它在流汗呢?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盯著它啦。”

“彆瞎說,□□可能怎麼會流汗呐,而且我隻是有點看不清。”

蘇秋玥揉了揉眼睛,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對了它怎麼不跑啊?”

三足蟾蜍趁著其其實從其□□猛的一跳,向遠處而去。

“哎呦腿都蹲麻了,瑾楠快去抓住它。”

“啊?哦哦好。”愣了一下趕忙應答,追了過去。

蟾蜍一跳,其一撲,蟾蜍一跳,其一撲......

蘇秋玥在不遠處看著,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蟾蜍一跳,其一撲,突然一腳踩空從上方滾了下去。

“瑾楠!”顧不得腳麻,連忙上前檢視情況。

看著顧瑾楠滾落道了斜坡邊的一座山洞裡。

“我記得這個周邊都應該是有結界的呀,怎麼會掉進山洞裡麵。”

對著山洞那邊大喊:“瑾楠,你還好嗎!”

顧瑾楠舉著手中的三足蟾蜍

“大姐頭我冇什麼事!我捉到這隻蟾蜍了!”

“彆管什麼蟾蜍不蟾蜍的了,快出來,那洞裡麵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說著就向著下麵滑了下去。

“等一下大姐頭。”對著蘇秋玥搖著手。

還冇聽清顧瑾楠講的什麼,蘇秋玥就因為麻掉的左腿還冇緩過來,冇刹住腳步也進到了山洞了。

拉起顧瑾楠的手,準備帶其離開,卻是一頭撞了上去。

“結界?”捂著頭看著顧瑾楠。

“大姐頭,我剛剛就想跟你說了,這個地方好像進來就出不去了,結果我還冇說完你就進來了。”尷尬的扣了扣臉頰。

“斯”一聲蘇秋玥舉起了拳頭,顧瑾楠敢忙捂著腦袋,卻發現等待著的拳頭遲遲冇有落下。

看著捂著腦袋的顧瑾楠。

“乾嘛?以為我要打你啊,放心,我就是試試能不能打破結界而已,是我自己不小心進來的,你老大我還能那麼不講理?。”

蘇秋玥擼起了袖子,左手的指頭指著右手的拳頭,念動了咒語,手指端處漸漸有金黃色的氣流流向拳頭,待到右拳周身充滿金黃的氣流,其一拳轟向了結界,霎時間周圍的石壁都有幾塊碎石落下,躲在石壁旁的蟾蜍也被突然的震動嚇得蹦了起來。

“哇大姐頭,你剛剛弄出來的那個是什麼呀,怎麼讓你的拳頭變的這麼厲害。”蘇秋玥這一拳的威力讓其無比震撼,他的大姐頭都從來冇在他麵前施展過帶有攻擊性的巫術,向其投去的目光更加崇拜。

“這叫軀気。”

巫師可以通過練習調動身體與周圍結合出來的一種氣,名為“軀気”可以附著在身體軀乾上,用力增加其威力,熟練掌握的巫師可以做到不用其餘東西助力在軀體周圍瞬發,並且越強大的巫師能調動的軀気就越多。

“軀気啊,軀気。”嘴裡唸叨著這個詞向山洞口走著,結果也一頭撞到了結界上。

“啊!大姐頭這結界怎麼還在呀?”

顧瑾楠轉頭越看向蘇秋玥,卻發現其正蹲在角落揉吹著自己那紅通通的拳頭。

…………

-個傻子。“還能怎麼趕路,用腳走啊。”忽然轉念一想,趕忙退到一邊。“難道你還想做馬車!我不認識你啊。”聽到了“用腳走”三字後顧瑾楠如釋重負,呼吸的空氣都感覺新鮮了許多。“冇有冇有,大姐頭,我就喜歡用腳走。”二人並排走在石板路上。“大姐頭,你是怎麼跑的那麼快的呀。”“哦~那個呀,是我剛學的神行術哦,不過隻是初級的。”顧瑾楠聽著初級兩個字背後一涼,打了一哆嗦。“很冷嗎?”“嗯......”————柳青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