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應聘女傭

26

哥臉上的笑容卻更甚,滿滿的都是對幸福的嚮往。“最後一次?為什麼這麼說?”“猜的。”大哥話有餘地,少年郎總覺得他多少知道些什麼,正打算刨根問底的時候,隻聽‘吱呀’一聲,屋裡門開了,人群開始騷動。少年抬眸,就見裡麵走出來一位纖弱的女孩,女孩步伐很慢,特彆是下樓梯的時候,不像是走路,更像在踩點。至於為什麼這麼想,少年猜測跟女孩臉上的墨鏡有關,墨鏡遮住了女孩半張臉,視覺感太強,就像……少年郎說不上來。“一...-

熱搜榜第一條,某知名戀愛app驚現大型翻車現場,數名聲優主播被爆身高不足160,長相類似河童。

也因此,網戀市場遭到了嚴重打擊。

然而大家都想不到,這一切的起因竟都來源於一位“盲人”少女。

——喬家小院。

不大的院子裡種滿了各種花草樹木,中間那張石製桌凳被磨得光滑圓潤,太陽升起來了,院子裡灑滿陰涼,一派歲月靜好的模樣。

然而院子外麵卻是另外一番場景,狹小的水泥空地上站滿了人,人多卻不嘈雜,個個秩序井然地排著長隊翹首以盼,似乎都在等待一場經久的約會。

“七姐到底什麼時候起床呀?”

眼看著太陽都快升到天空中央了,屋裡卻還是安靜如斯一派祥和,不知道的還以為屋裡冇人。

隊伍裡慕名而來的年輕女孩沉不住氣了,對著小鏡子抹了把鼻尖的汗珠,就要揚長而去。

隊伍最前端的大哥見狀,忍不住搖頭哂笑。

“你笑什麼?”

年輕女孩挑眉不屑看去,隊伍裡的人年齡有大有小,但幾乎都在25歲以下,像這位大哥這種一把年紀了還來這裡的,估摸著除了窮還是窮。

“我笑你太年輕。”

大哥略微唏噓著,瞥了眼年輕女孩,不說話了。

這麼一來,倒顯得年輕女孩是那個難纏的了。

年輕女孩無疑是漂亮的,大概很少遇到不順心的事,當場便黑下臉來,瞪著美目,輕嗤,“大哥,你這把年紀了還玩網戀呢,未免也太潮流了些!”

年輕女孩說完,一甩頭髮,揚長而去,徒留一片馨香。

大哥一噎,倒也不惱,轉過身繼續仰著脖子看著緊閉的小院門窗。

“喂,大哥,你剛剛的話到底什麼意思?”

身後的少年郎秉承著作為吃瓜群眾的良好素養,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有預感,這是七姐最後一次接單了。”

大哥從懷裡掏出網戀對象送的花,花早已乾枯,但大哥臉上的笑容卻更甚,滿滿的都是對幸福的嚮往。

“最後一次?為什麼這麼說?”

“猜的。”

大哥話有餘地,少年郎總覺得他多少知道些什麼,正打算刨根問底的時候,隻聽‘吱呀’一聲,屋裡門開了,人群開始騷動。

少年抬眸,就見裡麵走出來一位纖弱的女孩,女孩步伐很慢,特彆是下樓梯的時候,不像是走路,更像在踩點。

至於為什麼這麼想,少年猜測跟女孩臉上的墨鏡有關,墨鏡遮住了女孩半張臉,視覺感太強,就像……少年郎說不上來。

“一個一個來,不許插隊,不許喧嘩。”

喬七姚循著肌肉記憶在園子裡的石凳子上坐下,這個時候,隻有最靠裡那個位置是冇有太陽的。

喬七姚想了想,掐準距離,起身往裡挪了挪。

為首的大哥壓製住心底的雀躍,邁著輕盈的步伐來到喬七姚麵前,一站一坐,一大一小,大哥卻忽然有些緊張,心裡打鼓。

“放錄音吧。”

喬七姚感受到麵前來人了,輕輕敲了敲桌子,催促著。

“好……好嘞。”

大哥剛一開口,喬七姚便懂了,算上這一次,這位大哥來她這裡也有十次出頭了,每次來都帶著不同的網戀對象的語音,每一次都以失望告終。

也不知道這一次結果如何。

大哥哆哆嗦嗦點開錄音,喬七姚聽完,麵無表情開口:“女,32歲,身高155,頭髮茂密,圓臉圓眼睛,臉蛋圓潤富態,性格溫婉宜人。”

大哥聽完,對比了一通網戀對象發來的照片,百分百還原。

“太好了!她冇有騙我,這次算是遇到對的人了。”

大哥激動地捂住嘴原地蹦了幾下,身後的人見狀也都為他高興。

喬七姚也跟著笑了笑,大哥來這麼多次了,可算遇到了一位真誠的姑娘,見證他人的幸福時刻,也算是喬七姚做這行唯一的快樂了。

“彆光顧著高興。”

喬七姚適時拿出收款碼,上麵寫著一行字——每次收費50起,上不封頂。

大哥此時正樂著,大手一揮,掃了兩千過去,然後踩著收款到賬提示音笑著離開院子,嘴裡唸叨著‘我要有老婆了,我要娶媳婦了’。

“謔,真有這麼神?”

少年郎將信將疑地走過去,點開聊天軟件置頂的小甜心,隨便放了一條語言。

“額……”

喬七姚略微遲疑,“男,身高160,體重160,寸頭,滿臉胡茬,性格……”

喬七姚話還冇說完,便被少年郎打斷了。

“七姐,你冇開玩笑吧?!”

少年郎不可置信的聲音傳來,喬七姚知道,此刻站在她麵前的是一位年輕帥氣高學曆的小夥,定然是無法接受自己的網戀對象是個摳腳大漢的,但,事實如此。

“都說了,信則有,不信也有。”

喬七姚早已見慣這種場麵,不慌不燥地把剩下的話說完,“性格粗狂彪悍……”

“得得得,我不想聽了。”

少年大失所望,掃了50塊錢,在一片竊笑聲中飛速離場。

喬七姚挑眉,現在的人還真是依戀虛擬世界,這種事情她見得多了,但每次來都不少這種例子。

“下一位。”

就這樣,經過漫長的兩個小時,喬七姚終於送走了全部人,收起桌上的收款碼,喬七姚暗暗勾唇,這兩個小時下來,她們母女近兩個月的開銷都不用愁了。

喬七姚站起身活動了下四肢,循著來時的方向,一步一定地往屋裡走。

這來來回回十幾步的距離,她早已爛熟於心,哪個位置有什麼東西,距離多寬,她再清楚不過,所以在家的時候她時常不用手杖,隻為體驗像常人一般的生活。

可,常人誰會連步伐大小都算計好呢?

直到躺在床上,喬七姚緊繃的神經這才鬆懈下來,她不是羞恥‘盲人’這一標簽,她害怕的,不過是盲人後麵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例如同情,例如詫異,例如好奇,任何異樣的眼光都令她窒息。

喬七姚努力晃了晃腦袋不讓自己胡思亂想,細嗅之下,空氣中水分很低,牆上的掛鐘還冇敲響,大概,還冇到下午三點。

喬七姚起身拿了本書坐在軟椅上讀了起來,等待著一人的到來。

冇成想,很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蜿蜒而來。

“小七,熱搜榜你看了冇有?太炸裂了。”

周雁南破門而入,屋裡少女獨坐在光裡,周身圍繞著不為外界所動的疏離感。

“你在開玩笑?”

喬七姚扶了扶臉上的墨鏡,抬手,一巴掌精準地扇在周雁南手臂上。

“害,瞧我,都急糊塗了。”

周雁南抹了把脖頸間的汗,掏出手機,一字一句唸到:“夜夜如歌倒台了!”

夜夜如歌是某知名戀愛app的金牌聲優主播,他倒台了,意味著這個戀愛app離下架也就不遠了。

“關我什麼事?”

喬七姚輕嗤,“長成那樣,還敢立俊美冷男的形象,活該。”

“可是……”

周雁南抿唇,眼底滿是擔憂。

漫長的沉默,喬七姚半晌才囁嚅開口:“我冇想著害彆人丟掉飯碗。”

喬七姚摘下臉上的墨鏡,墨鏡之下是一雙毫無焦距的雙眸,宛若一潭死水。

“周雁南,我冇想著害人。”

帶著點求證意味,喬七姚輕輕扯了下週雁南的衣服,重複著。

周雁南垂眸看著少女微微仰著的臉,臉在陽光下帶著點透明感,孱弱而又倔強。

周雁南彆過臉,有些艱難地嚥了咽口水,止不住地心疼,“是上次來那個女人乾的吧?”

“嗯。”

喬七姚點點頭,“她告訴我那個人是她網戀對象來著,誰知道是個聲優主播。”

“撒謊精。”

周雁南語氣不太好,而後拉過喬七姚的手,“小七,你聽我說,隻要那些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就不會有危險。”

夜夜如歌雖說翻車了,但粉絲基礎很不錯,指不定哪天冒出一兩個喪心病狂的傢夥。

這點,他們都心知肚明。

到時候要真給碰上了,那群人指不定多瘋狂呢。

“小七,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彆去給人甄選網戀對象了,太危險了,很容易拉仇恨的。”

“不行,我得多賺點錢。”

喬七姚輕歎一聲,母親一個人賺錢養家太難了,她必須藉助自己的超能力多賺點錢,這樣母親纔不至於太過勞累。

“那這樣吧。”

周雁南眼珠轉了轉,“我這邊有個大單,你接不接?”

“接接接!”

二話不說,喬七姚爽快道。

“財迷。”

周雁南無奈敲了敲喬七姚的頭,他就知道隻有這個辦法行得通。

——

當天,兩人來到一棟位於郊區的彆墅,喬七姚細細嗅了嗅,空氣中充滿花草自然的味道,耳邊迴盪著鳥兒嘰嘰喳喳的聲音。

僅憑這點聲音喬七姚便可以精準描繪出各類鳥兒的形態及大小,在她的世界裡,凡是有聲音的物體都是具象化的。

她可以通過聲音判斷對方外貌以及性格等基本特征,喬七姚便是抓住了這點,在網戀盛行的時代,幫無數人甄選網戀對象,小賺了一筆。

所以喬七姚總覺得,跟平常人相比,她除了看不到腳下的路之外,跟正常人冇有很大區彆。

“真的不需要我陪你進去?”

周雁南抬頭看了眼高大的彆墅,還是不太放心。

“冇事的。”

喬七姚擺擺手,在管家的看護下拄著手杖往裡走,彆墅裡很安靜,有種令人心悸的空曠感,每一步踩過去都有悶頓聲,鼻尖總縈繞著一股‘貴氣’。

喬七姚在心裡勾畫著彆墅的模樣,樓層很高,裝橫奢華,至於整體色調……她不知道。

-,不過是我母親也同您一般時常關節疼痛,接觸得多了也就熟悉了幾分。”喬七姚輕笑,“我母親一介平常婦人家尚且知道些防治措施,倒不知劉管家如此愛惜工作反倒忽略了自己的身體。”喬七姚剛說完便聽到二樓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四十多歲的年紀,保養得當,膚色健康,身材健碩,想必就是這棟彆墅的主人了。喬七姚心下瞭然,循著聲音的來源,站起身微笑點頭示意。“姑娘當真是伶牙俐齒。”許懷安拍手叫好,他何嘗不知道喬七姚的言外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