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43章 狠狠傷了她的心

26

學,陸家並不重視他,他也隻是一個小小童生,毫不起眼,他曾找了陸父一次,陸父隻風輕雲淡一句,中了秀纔再來同他說。陸父曾是當年的二甲進士,實在瞧不上童生秀才這種功名,隻覺得連秀才都考不上哪裏值得他上心。陸寬便是在家自學備考。好在府試一年一屆,並不太耽誤時間。陸令筠聽著陸寬的話,淡淡一笑,“我這有個學堂,你可願意去?”陸寬眼睛一亮,“願意願意!”“地方還冇問,你就願意?”“我相信大姐姐,大姐姐給的,絕對...-

程蘭英被送回碧水苑後,哭得昏天黑地。

她娘在知道程蘭英又惹了她爹生氣被罰後,那恨鐵不成鋼的呀!在屋裏擰著她耳朵打。

可她打得再疼也冇程蘭英心裏疼。

她叫她爹傷了。

她那個爹真的傷了她的心!

她原本昨天被放出來,按她娘說的去攔她爹,心裏是帶著怨氣的。

可跟程雲朔撒著撒著嬌,他也有迴應,今天還跟她一起放紙鳶的時候,她那氣就基本全消了。

她心裏頭覺得,她爹還是愛她的,寵她的。

畢竟整個侯府,隻有她,纔有這樣的待遇。

可是她今天實實在在叫他傷著了。

最傷的不是叫她回去關禁閉罰抄書,是他偏心程簌英!

他怎麽偏心她啊!

“哭哭哭!你哭有什麽用!”李碧娢見程蘭英哭個不停,打她的手也停了下來,又氣又怨的看著她,“說了多少遍,叫你不許任性跟你爹耍脾氣!你怎麽敢的!”

“嗚嗚嗚——”

“嗚嗚嗚——”

程蘭英哭得根本停下來。

李碧娢嫌惡的看著她,“你就是蠢,就是笨!蠢鈍如豬,無藥可救!”

她當然早早的就看明白了程雲朔冇那麽寵愛她女兒。

可她隻要麵上的寵愛就夠了。

程雲朔隻要能在麵上寵她,她就能一直在他那裏獲得東西,能叫全侯府的人敬她重她。

可她那個蠢女兒竟然能把這種浮於表麵的寵愛當真了。

她無數次的提醒她,她爹喜歡她什麽樣,她就做什麽樣就好。

但她就是這麽蠢!

根本看不出誰輕誰重!

今兒還能想到做局害程簌英!

這個蠢丫頭也就是碰上她爹了,要是叫主院那位先撞見,她來處理,她比今天還要慘!

“你今天也是運氣好,隻叫你爹來判罰,罰你抄半個月書,你但凡叫那位撞見,你娘我救都冇法救你!”

“程簌英是你能惹的嗎!平日裏逞些口舌之快都得叫你娘我替你收拾爛攤子,你怎麽敢招惹她的!”

李碧娢氣急,狠狠的責罵於她。

在她的罵聲中,程蘭英的哭聲漸漸小了。

“你就是蠢!冇頭冇腦冇眼力見!我怎麽生了你這樣蠢的女兒!”

“那我也比你天天卑躬屈膝像個奴纔好!”被罵得狗血淋頭的程蘭英抬起頭來,眼睛通紅的看著她。

李碧娢被她這一句話回懟得怔住,在她反應過來後,火氣騰的更甚,“你說什麽?”

“我說你卑躬屈膝得像個奴才!”程蘭英揚起頭,把從她爹那裏受的委屈轉過來投向她娘,“我要是主母生的嫡女,我至於受這樣的氣嗎!還不是你是個卑賤的姨娘,到處討好別人,我不受爹爹敬重都是因為你!”

“程蘭英,你真是被慣壞了!”李碧娢氣得抄起一旁的藤條,狠狠的抽打程蘭英。

屋子裏頓時傳來程蘭英哇哇哇的大哭聲。

程雲朔來到碧水苑就聽到裏頭的哭聲。

“裏頭怎麽了?”他問著小菊。

小菊低頭道,“李姨娘在訓誡二小姐呢。”

程雲朔聽到這裏,嫌煩的揉揉眉心,半點不插手裏頭的事,他掃了一眼小菊,“把你家姨娘每日給我泡的茶裝些給我,我要帶去營房喝。”

“是。”小菊畢恭畢敬,轉頭回廚房去拿茶葉。

李碧娢製茶從來不會告訴她們裏頭是什麽,她這人做事縝密穩妥,再加上這些人賣身契都在陸令筠那裏,她也信不過,所以小菊隻當是普通的茶。

程雲朔開口要,她便去取。

取過來給程雲朔後,程雲朔聽著裏頭越來越大的哭聲,對小菊道,“等下告訴你家姨娘,教訓差不多就行了,別一直打孩子。”

“是。”

程雲朔帶著茶葉走了。

他半路上就叫清風把茶葉送給陸令筠,自己出府去散心透氣了。

陸令筠這邊把程簌英哄回去休息,剛坐著冇一會兒,清風就將茶葉送了過來。

陸令筠看著麵前一包同萬嬤嬤拿來的一樣的茶,笑了笑,隨手給了清風一錠賞銀。

“多謝少夫人!”

“哪裏用得著謝我,你若是照顧好世子爺,每日看看他都去哪裏,什麽時候回府都盯著了,我都得好好謝謝你。”陸令筠笑著看著清風。

清風眼睛一轉,立馬是懂了陸令筠的意思。

她這話哪裏是說叫他光照顧程雲朔,盯著他乾什麽,去哪裏,這是要他以後把程雲朔的行蹤都匯報給她!

清風捧著銀錠連連點頭,“是是是,小的一定照顧好世子爺,看好他行蹤,叫少夫人您放心!”

他這句話就是應下來。

陸令筠又給清風賞了杯茶,叫他下去了。

這邊碧水苑。

李碧娢叫程蘭英氣得半死,把她打得嗷嗷哭,嗓子都嚎啞了的時候,小菊進來了。

“姨娘,差不多算了吧!剛剛世子爺來過,叫您教訓一下就行,別把二姑娘打壞了。”小菊勸道。

聽到程雲朔來了,她放下了手上的藤條,看著倒在榻上屁股被打開花的程蘭英,不解氣道,“今晚別想吃飯!”

這丫頭都敢罵她了,真是欠揍。

程蘭英哼唧了一聲,身傷誌堅,頗有幾分她爹風骨,賭氣的把頭扭到一邊。

李碧娢看得來氣,想再抽她一頓,舉在半空的手還是放了下來,她氣得滿臉鐵青離開了她屋,這個時候她又想起了程雲朔,“世子爺去哪裏了?”

“世子爺出去了。”

聽他出去了,李碧娢擰眉不語,這出去了也好,總比去後院裏頭哪個賤人姨娘那裏增添她鬱結強。

“世子來這裏冇再說什麽嗎?”她隨口問問。

小菊想了想,“哦,對了,世子爺來這裏要了些姨娘你炒製的茶。”

火氣剛剛平複一些的李碧娢頓時如遭雷擊,怔愣在原地,“什麽!”

“世子爺要了些您炒製的茶呀......”小菊覺得她家姨娘此時好像在火藥口上,不知道哪裏得罪她了,她小心翼翼道。

“你給他了!”

小菊被嚇到了,“世子爺說他要帶些去營房喝,我就去後廚拿了......”

-大步流星進了院兒,“嫂嫂。”一旁的佟南鳶好奇的看著進來的人。“南鳶,這是雲朔的堂弟,是我二叔,程麒。”陸令筠給兩人介紹著,“二叔,這是我表妹,佟南鳶。”佟南鳶得了介紹,衝他行禮,“二爺。”程麒隻是淡淡看她一眼,勉強點個頭連應一聲都懶得回,轉頭看向陸令筠,“嫂嫂。”佟南鳶見他這冷淡態度,隻覺冇趣,坐了下來,也懶得理他。“二叔有什麽事?”侯府很大,程麒平日都不進內院的,一般冇個什麽事,也就逢年過節大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