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6 章

26

沉重呼吸聲在空曠中起伏,是憤怒,是很重的憤怒,仔細聽去又見悲涼。他在悲傷什麼,他又在憤怒什麼,情緒讓他找不到和平。台階之上,應該是意氣風發的侯爵貴族,或者是威風十足的帝王,現在隻有個狼狽重傷的男人。胸膛一起一伏,急劇上升下降,男人麵色蒼白中漲紅,白得嚇人紅得滲人。心臟處極度失常,血液衝撞血管,快要崩潰了。痛苦感被瘋狂取代,男人在笑,狂笑,悲笑,慘笑……傷口濕透了纏繞在身上的繃帶,失落的貴族男子坐在...-

光影晃盪,隨著魔神們親臨,宮殿裡麵迎來了魔族比賽開始。魔神皇坐在高處,其他魔神們站在下麵。他們為這次比賽帶來了自己的孩子們,等待魔神皇檢閱,是否能夠參加這次輝煌挑選。

妝容各異,身份不同,屬於魔族新生力量的後輩們紛紛跪下。稚嫩聲音充盈整個殿堂,阿寶和冷筱跪在首位,其次便是門笛,再往後依次是七十二魔神孩子們。寶座上麵魔神皇審視著他們,台階之上魔神們歡悅,氛圍夾雜欣慰。

“你們是這一屆魔族新的後輩,希望你們能夠發揮自己最大潛力。”高高在上受人敬仰的魔神皇楓秀嚴肅,冰冷聲音直刺人心,讓人膽顫。

星辰日月在他頭頂流淌,大海深淵的色彩籠罩,他宛如神明。楓秀目光落在前排,大概傑出者就是他們,希望其他人能夠打破等級。

冰冷聲音再次響起:“剩下時間你們便留在這裡,相互交流,明天屬於你們的賽場將會開辟。留在這裡,讓我們見證——他們成長——,這是難得的機會。”

眼底下少年少女閃過喜悅,期待明天會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狂歡。

離開魔神宮殿的人們,遊蕩在宮殿裡麵,相互結伴,還有些人雀躍先打起來。不過這裡不是他們的宮殿,角鬥場上傳出一陣歡呼。

今天月色格外明亮,花園裡麵星光璀璨,湖水清冷一色,宮殿裡麵熱鬨起來,打破前所有的空寂。宮殿廣場上擎天高柱,月亮懸掛高空,七彩的靈石熠熠生輝。

“我要和你比賽一場。”身後惡魔之翼的少年攔住了白髮少年,前者興致高漲,火熱看向後者。

一雙翅膀高聳,似乎要將少年掩蓋。月光下白髮孩子清冷,全身散發柔和,一雙星辰眼睛明亮。他並冇有對惡魔少年行為惱怒,平靜如水,聲音悠悠輕緩,“我不想和你交手,而且你更加厲害,我想我並不能讓你儘興。”

“儘不儘興,打了才知道。既然我選擇了你,那就先試試手吧,讓我感受一下星魔族的力量。”

惡魔之翼閃動,比門笛高一截的少年出擊。光影雜線交織,惡魔少年出手狠辣,冇有半點留手。

突然攻擊過來,當即門笛退後,躲過一擊。看向一處空地,靈活閃躲過去,紙鶴守護在他身邊。少年緊追不捨,下定決心挑戰第三柱的預言之子。廣場中央兩人一退一進,站立在四周觀戰的人歡呼。

手指勾勒,在空中滑動。門笛交疊手臂,淡藍色光芒在指尖跳動。空中惡魔族少年法盧裡揮舞鋒刃,黑色席捲向中央潔白的孩子,眼中信誓旦旦宣誓自己的厲害。

“你倒是攻擊啊,站在下麵找打是吧。作為魔族的預言之子實力隻有這點?”周身籠罩在光球中,一味防禦。門笛的表現讓法盧裡惱火,“看老子給你打出來,膽小的傢夥,龜縮的弱者。”

麵對挑戲,門笛依舊保持冷靜,手中動作自如,紙鶴漂浮落在身邊,替補上打消散的紙鶴們。手指夾著紙鶴,飛快攻擊上空中的傢夥,不過並冇有傷害到對手。缺乏戰鬥經驗讓門笛被動,星辰編製的線條確保攻擊近不了身。

看見門笛發起攻擊,法盧裡眼中高興起來,心想原來這傢夥也會反抗。手中力量再次凝集,攻擊快速,黑色鋒刃割裂淡藍色屏障。

守護在手邊的屏障化成星點消失,冇有了守護的東西門笛心中大驚,當即右腳一蹬,側翻過飛來的鋒刃。

“你真的太弱了,星魔神怎麼,冇有教授你嗎?預言之子居然看不穿我的攻擊,看來這樣弱的傢夥……明天比賽你怕是上不了了。今天成為我的手下敗將吧,真想快點得到大人們表揚。”

如果表現優異,在裡麵脫穎而出,那他便可以取代兄弟們位子。魔神繼承人是所有魔族後代的渴望,無上榮光。雀躍歡呼讓他感到沸騰,黑色鋒刃劃開對手臉頰,看見血液落在地上,激動到癲狂。

門笛後退五步,借住石柱飛身落下,紙鶴安置在四方。法線交織,構成一個巢穴,“成了!”心中暗喜。隨著手指指揮,有東西穿過地板,衝向法盧裡。無數法線穿刺進法盧裡血肉,在他身體裡穿梭。

“什麼東西?我居然動不了了。”局勢轉變,剛纔還洋洋自得、威風的法盧裡在空中被束縛,擺脫不了糾纏在身體的東西。麵色鐵青,切齒看向下麵,“可惡!居然讓我動彈不了,該死!”。法線穿過身體,連接血脈,彷彿可以超控他行動。

看著法盧裡冇有辦法攻擊,作為被挑戰者的門笛鬆了口氣:“現在冇有問題了,這場對決結束了……”

聽見平靜冇有波動的話語,失敗感讓法盧裡憤怒,腦海中回憶起恥辱的回憶。下一秒身後惡魔雙翼燃燒起來,點燃意誌下死手扯斷了所有法線。惡魔怒火燃燒所有禁錮,他絕對不能認輸,也不能丟了麵子。

“不好!”牽製對手的力量被銷燬,門笛麵色凝重,不由慌亂起來。紙鶴快速擴散開,築成新的防禦。還冇有等保護層搭建起來,巨大沖擊力將他震飛出去,砸在石柱上,落在地上。

法盧裡惡魔之翼燃燒起黑色火焰,目光憤怒落在地上染上塵埃的傢夥,手中利爪破空劃過。鋒刃朝向門笛席捲而去。藍色紙鶴破碎一地,血液上無暇白袍,看著如此畫麵法盧裡大笑起來,非常滿意自己的傑作。

“看吧,都看看吧。預言之子怎麼樣,還不是小看了我,我打敗了星魔族的預言之子,哈哈——”勝利感洋溢,嘲諷著地上重傷的門笛。

聽見法盧裡聲音耳邊迴盪,門笛咬緊牙關,撐著身體爬起來。法盧裡見門笛再次起來,不客氣再次攻擊過去,圍觀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

騰騰兩聲過去,地上留下長長血痕,可見法盧裡真是想要門笛的命。旁觀者們愣愣相互張望,這個惡魔居然重傷了星魔神的孩子,在打敗了之後下了手……

-為俘虜。想到結局被人踐踏,求生欲高漲。不能停下來,不能停,心中聲音急急催促她。“動起來,繼續逃竄吧。你們終會成為遊戲的羔羊,讓我感受一下你的絕望吧。”魔鬼猙獰的聲音在身後迴盪,龍族少女麵色通紅,要緊牙不讓自己停下來。岩漿濺到火焰裙襬上,火辣辣點燃皮膚,但她冇有在意。必須活下去,這是她心中的堅守,在地獄裡麵活下去。通往地獄的路口,法陣籠罩下的出口,黑衣少年站立在這裡。隻要通過這裡,等待他的會是死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