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了房間,隨便坐在椅子上,就這麼靜靜看著。侍從們為門笛褪下衣物,一身單衣躺在床上,失血過多麵色慘白,卻對他投來一笑。笑容下,那雙眼睛彷彿泉水,視乎在表達不用擔心,阿寶側過頭,耳尖微微泛紅。醫師在侍從帶領下,被請了進來,先是對他們行禮問安。然後不慌不忙探查過門笛傷情,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看得阿寶想要用杯子砸他腦袋。最後那醫師摸著粉紅色鬍子,眯著眼,啃啃兩聲。“怎麼樣,能治還是不能治?”如果冇有辦法治療,...-

魔族等級下,他們是懼怕高等級魔人,更何況還是魔神的孩子們。門笛作為第三魔神柱星魔神瓦沙克的孩子,在魔族享受著無上恩惠,除了月魔神和魔神皇陛下怕是冇有人敢傷了他。想到後果嚴重,其中看熱鬨的魔退開了,接二連三要離開這裡。

見證自己勝利的人跑了,勝利者感到不滿。明明他贏了門笛,其他人倒是看他像瘟神,紛紛跑開。既然得不到人讚揚,那就殺了他,反正是個弱小的傢夥。破壞生命的想法萌生,法盧裡同樣也這麼做了。

門笛想要爬起來,手關節疼痛無比,跌落在地上,隻能眼睜睜看著法盧裡逼近。

冇有對死亡的恐懼,雙眸中帶著淡淡無奈,這讓法盧裡扭曲的心裡激動。走到跟前,咧嘴笑道:“沒關係,血肉削下來你會看見,真是期待這雙眼睛會變成什麼樣子。”

利爪刺進門笛肩膀,忍不住顫抖一下,露出疼痛之色。待宰的羔羊,臨死前痛苦表情很對法盧裡胃口,手下用力,血液順著白袍流下來。“哈哈哈——”笑聲刺得門笛耳朵發疼,藏在袖中的手指微動。

“你在做什麼?”寒光閃過,紅黑色鋒刃擊飛了法盧裡。黑髮少年從高處落下,穩穩站立在遠處,語氣冰冷帶著威嚴。屬於逆天魔龍血脈氣息噴湧,壓迫著法盧裡。

從黑暗中出來,衣袖隨起伏擺動,黑色焰火在手中跳動,彷彿下一秒炸開。阿寶左手凝聚力量,右手放在身側,步態穩健,冷眼看著欺負人的惡魔。言語冰冷,道:“魔神皇的命令,居然有人違抗。今天晚上魔皇宮不能存在死亡,作為參加者你該要淘汰了。”

“陛下隻說過不希望看見有人死亡,你這是曲解了吧。還有你是誰,居然敢和我動手,不怕……”法盧裡話還冇有說完,眼中驚愕,突然感到恐怖的存在。“你是……太子殿下……”發覺空氣中獨有氣息,強大充滿殺戮,明白自己麵前人是誰,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請太子殿下寬恕!”

阿寶冷眼看過。

發覺不妙,想要逃跑的法盧裡身後燃起火焰,惡魔雙翼被焰火燒灼,痛苦在地上滾動,口中不停求饒。

弱者冇有資格存在,不過作為明天表演的人,阿寶還是收回了力量,冷笑道:“滾吧,等明天見到你,我會好好對待你的。”

法盧裡神色慌張,跌跌撞撞爬起來,顧不上禮儀逃跑。

“醜陋的惡魔,真是噁心。話說……”看著人逃遠,這纔將目光落在受傷的門笛身上,阿寶望見了一雙乾淨的雙眸。走過去,蹲下身,道:“你還真是弱,要不是看在父親麵上,你現在怕是完蛋了。堂堂星魔神之子,居然被個惡魔欺負了,真是丟臉。”眼中厭惡,還是把人關節扭回來了。

“額……”粗暴動作讓門笛止不住疼,星辰般美好的眼睛抖動一下。阿寶並冇有溫柔可言,接好手臂後站立,打算直接走人了。身後人卻開口了,“多謝太子殿下相救,門笛可以請求一件事情嗎?”

“嗯?”阿寶回眸,“說吧。”

“可以拉我一把嗎?”

“……”

原來門笛不能行動,除了手臂骨折,右腿也受到重傷。看起來弱不禁風,打起架來冇有任何傷害,受了傷卻還能平靜自如。白袍沾染上血液,在月光照耀下格外詭異,那雙眼睛卻是明亮,看得阿寶心軟。“罷了……”伸手把人拉起來,將自己肩膀借給他。

“太子殿下——”阿寶的動作讓門笛慌了神,雙眸泛起漣漪。感受到人驚慌,阿寶冷笑,“你不是挺沉得住氣,本殿下仁慈一次,送你去回房間。”

“多謝太子殿下……”

中央的廣場上冇有了人,遠處兩道身影緩慢穿梭在走道,一黑一白被月光拉長。能夠得到阿寶殿下救援,門笛打心底感激這位,近距離抬頭藍色眼中全是阿寶側容,滿懷敬意。嘴角不由上揚,心中揣測:“原來太子殿下心中也有一處柔軟。”

阿寶並冇有真正送門笛回到房間,而是半路扔給了下人。阿寶跟著他們到了房間,隨便坐在椅子上,就這麼靜靜看著。

侍從們為門笛褪下衣物,一身單衣躺在床上,失血過多麵色慘白,卻對他投來一笑。笑容下,那雙眼睛彷彿泉水,視乎在表達不用擔心,阿寶側過頭,耳尖微微泛紅。

醫師在侍從帶領下,被請了進來,先是對他們行禮問安。然後不慌不忙探查過門笛傷情,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看得阿寶想要用杯子砸他腦袋。最後那醫師摸著粉紅色鬍子,眯著眼,啃啃兩聲。

“怎麼樣,能治還是不能治?”如果冇有辦法治療,明天想必門笛無法參加了,這樣會令星魔神蒙羞的。杯子捏在手中,阿寶依舊一副嚴峻樣,問道。

醫師嘿嘿一聲,恭敬道:“爾等無能,門笛殿下傷勢過重,普通藥物並不能痊癒。如果可以讓魔神大人們處理,想必很快便好了。”

“哦,你還挺冇用的。”麵前醫師再次低垂頭顱,生怕他怪罪。放下腿,阿寶起身,冰冷道:“先照顧好他,真是麻煩。”走出了房間,向著宮殿深處而去,黑色光輝消散,早在很遠地方。

星光大賞,空中璀璨,台階上三個人相向而坐。原來是三位魔神——楓秀、阿加雷斯、瓦沙克。

幻景中宮殿裡發生的事情都在他們眼前,當那抹白色染上血痕,坐在右邊的瓦沙克顧不上禮節起身,他的孩子需要他過去。上方楓秀攔住了他,漫不經心讓他繼續看下去。

自己孩子從冇有吃過什麼苦頭,也少有出過星魔族宮殿,這次要不是楓秀想要看看孩子,門笛可能還在房間裡麵研究星辰魔法。瓦沙克平靜柔和的眼中閃過厲色,目光落在惡魔之子身上,最後皺眉繼續坐下來,手指在衣服裡麵晃動。感知到什麼才緩和了神色,鬆了口氣尷尬一笑,他堂堂星魔神居然在兄弟麵前失態了。

幻景中阿寶出現,以傲慢姿態將門笛守護了下來,如此舉動讓楓秀眼中微動。輕晃著手中酒杯,淺嘗一口。

等阿寶過來請見,瓦沙克便下去,著急趕到門笛身邊。星辰光輝灑在門笛身上,肉眼可見傷口癒合,氣血也好起來。看見他們親昵在一起,不想打擾人,阿寶走了出去。

第二天整個宮殿人聲鼎沸,強大魔力的魔神們高坐在高台上,下麵士兵維持著賽場秩序。月光落在賽場上,顯得莊重,讓人紛紛安靜下來。一些參賽者紛紛入場,在台階上站立,目光落在高台上,眼中跳動激動。

裝飾精美的房間裡麵,白袍重新在門笛穿上了身,朝著賽場走去。同時太子殿阿寶也快步出發,拐角處停了腳步,朝著門笛房間過來。

“太子殿下”門笛一身白袍,星星掛飾閃著光晃動。看見阿寶出現,態度謙和,行禮。“起來吧。”得到指示才起身,臉上微笑,看向阿寶。

“走了”既然人已經出發,阿寶轉身,朝賽場出發。身後門笛不遠不近跟在後麵。

看著前麵的背影,門笛問道:“太子殿下,您是順路過來看我的嗎?”

阿寶點頭:“嗯,走快點。”

進入賽場,阿寶坐在最前麵位子,按照順序依次下去,所有魔神挑選的後代都彙聚在這裡。連欺負過門笛的法盧裡也在,隻是麵色看起來很差,失魂落魄不敢抬頭。

-聲整棵樹傾倒下去,重重砸在另一棵樹上,壓斷了樹乾。拳頭嘎嘎作響,他是真生氣了。從一開始抽簽到最後,對手等級弱的不行,再到被扔在海裡,一切彷彿被人安排好一般,無聊的遊戲感讓人暴躁。阿寶隻想早早解決掉對手,然後給那個男人好好看看,這般被戲耍真是惱火。阿寶眼中怒火燃燒,發泄在這裡也是無用。飛身上空中,直到整個陸地在他眼中浮現,月亮成為他的背影。氣息力量在手中浮現,飄向東西方的冰原,阿寶朝遙遠地方飛去。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