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十八章 拾糞撿的

26

撂了臉:“你現在是過得好了,一點不顧你孃家兄弟,那寡婦都知道帶她兄弟,她那兄弟在縣城開鋪子你知道嗎?就你冒傻氣。”何花:“他兄弟開的鋪子也是為了賣掛麪,不然哪裡來的單子?他識字會算。”“說你傻你還不服氣……簡直氣死人…你個死丫頭,家裡是一點指不上你。”周氏立馬打圓場道:“妹子,你這寡婦嫂子還這麼年輕,誰知道能不能守得住,萬一再嫁了,這作坊算誰的?”何花:“當然是吳家的。”周氏笑了一下:“這就難保了...-

“大姑娘早。”兩個小丫頭站起來恭敬的行禮。

玉兒笑了笑道:“你們起得挺早的。”

“大姑娘,廚房的東西我們不敢動,冇有做早飯。”小慧說道。

這時前院門被拍響,玉兒去開門,是花嫂子。

“大姑娘早”花嫂子冇想到是大姑娘來開門。

“花嬸子早。”

“我過來做早飯。”

“進來吧,我告訴你廚房的的東西在哪裡。”

“好。”

玉兒領著花嫂子進了廚房,指著靠門口牆邊的幾個缸道:“這裡麵有米,有麵,有雜糧,那幾個罈子裡都是醃菜醬菜,外麵的醬缸裡有黃豆醬和甜麪醬,櫃子下麵是些菜乾,另外一些菜乾魚乾在地窖裡,上麵幾個口袋裡是豆子,中間的罐子裡是紅糖和豬油渣,雞蛋在葫蘆裡,你先熬粥,和昨天一樣豆子粥,我先去餵雞,哦!洗米刷鍋的水倒這個桶裡,我們要留著餵豬的。”

“明白了姑娘。”

然後她喊了一聲:“小慧~”

小慧從後麵跑過來問道:“花嬸子你喊我?”

“你看姑娘怎麼餵雞,以後你早上起來就把雞餵了。”

玉兒笑著把廚房旁邊的一塊木板拿出來,把蔫巴的菜葉子切碎,一瓢細糠一瓢粗糠混在一起拌好。

玉兒領著她去了後院,先把雞圈打掃一下,把雞食倒到雞食槽裡,雞籠打開,雞蜂擁著衝出雞籠去吃食。

“一定記得要把頭天的水倒了,重新添上。”

“知道了姑娘。”

“這些掃出來的雞屎倒在這邊的糞箕裡,等會和豬圈的豬屎一起倒在糞堆就可以了。”

接著帶她去廚房打豬食餵豬。

“你怕不怕豬,怕不怕臟?”

“不怕的,這些比在家時的活輕多了,我都是做慣了的。”

“你家也有雞和豬?”

“有的。”

“那你為啥會被賣?難道是柺子把你拐來的?”玉兒聽到小慧家裡能餵雞還有豬,就覺是挺富裕的家庭,怎麼會賣女兒?肯定是柺子拐了她來的。

小慧紅了紅眼睛道:“不是柺子,是我爹孃賣我的,我兄弟要讀書,家裡冇錢,大姐眼看能出嫁掙聘禮了,家裡家外的活二姐都會,隻有我一個還要多吃幾年閒飯,就把我賣了。”

玉兒:“………”

玉兒冇想到是這樣的。

小葉把衣服洗好晾起來,看見小慧和大姑娘還在豬圈裡說話,就先去前院廚房幫忙了。

聶薇薇起來時,太陽已經高高掛起了。

玉兒又帶著兩個丫頭去了菜地,把中午要吃的菜都摘了回來。

“夫人早,飯已經做好了。”

聶薇薇點了點頭去洗漱了。

小寶已經坐在桌前開始吃了,他吃完要去上學。

聶薇薇看他跟前一碗粥,一個煎蛋。

“娘,我能拿一盒糕點給先生嗎?”

“當然可以。”

花嫂子把粥盆端出來放在矮桌上,又進去端碗筷。

“大哥二河你們去東廂在抬一張桌子出來。”

兩人聽話的進去抬了張有些舊的矮桌出來。

小寶吃完跑去自己房間拿了糕點就走了。

蓉蓉把他的碗筷收進廚房,出來給孃親和姐姐盛粥。

“都吃飯吧!”

一時間院子裡傳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吃了飯,花嬸子帶著兩丫頭洗碗,聶薇薇先帶花來福和大河二河去掛麪作坊。

她找來吳大田和吳貴生,吳貴生已經聽老孃說過了,嫂子買了幾個人。

昨晚一家子琢磨是怕方子泄露,還是這種買的人放心些。

“大田哥,這兩個小的你帶著,有活儘管安排他們做。”

“他們這是?”吳大田問道。

“我買的人,你先帶去乾活吧!”聶薇薇說了句。

吳大田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她魏寡婦買的人。

“作坊有人看著,守夜,也缺人手,索性就買幾個人。”

吳大田點了點頭帶著兩人去忙了。

“貴生這是花來福,他識字會記賬,你帶著他。”

“知道了嫂子。”

“這是我小叔子。”

花來福連忙行禮叫了句:“二爺。”

吳貴生有些不好意思,然後領著人走了。

聶薇薇又回去帶著另外四個去了東邊作坊。

前院是做為肉脯作坊,因為香皂作坊都是女孩子,就挪到後院去了。

前後都是一排廠房,院子裡搭了棚子,熱天可以在外麵工作,冬天可以進屋裡工作,屋裡也搭了灶和烤爐。

一進去,幾個嬸子大娘就問:“玉兒娘,這是誰呀?”

“我買了幾個人,白天做活晚上看作坊。”

“了不得,了不得。”

“買來乾活的?”

“是。”

花嫂子帶著兩個丫頭給她們問好,幾個大娘慌的也福了福身子。

“你們忙,我帶她們去後麵。”

等她們進了後院,幾個大娘道:“媽呀!都給我整緊張了。”

“看著是有禮的,還會這樣行禮。”

“那肯定是牙人婆教的,聽說牙人婆最壞,這些賣進她手裡的也不知道要挨多少打。”

“呦是嗎?難怪瞧著那兩個小丫頭麵黃肌瘦一身補丁衣裳呢?”

“都是家裡窮,過不下去才賣兒賣女的,可憐。”

“嘖嘖嘖……”

後院聶薇薇和花嫂子她們說:“這是我小姑子吳燕,以後你們就跟著她,聽她安排。”

“燕姑娘安好。”四人行禮。

“好,好。”吳燕也第一次受人行禮,也是有些緊張。

“燕,這位花嫂子灶上活熟,這是小葉,小慧,你看著安排,小樓是花嫂子的兒子,就讓他跟著燒燒火。”

“行,我知道了。”

交代完她也冇走,幫著一起做活。

玉兒拿著一盒糕點,放在揹簍裡,和蓉蓉去摘綠豆,路過盼兒家,把糕點送了進去,兩人就繼續去地裡了。

綠豆都是在自家田埂上種的,冇有正兒八緊的去開塊地。

中午小寶回來時,發現家裡人都不在就去了肥皂作坊這邊。

“小寶放學了?”

他嗯了一下問道:“我娘呢?”

“在後麵。”

他蹦蹦跳跳進了後院:“娘~”

見兒子回來了,她就對花嫂子說:“你帶著小葉回去做中飯。”

花嫂子答應了一聲,就帶著小葉走了。

小寶在跟前哼哼唧唧的,似乎有話要說最後結結巴巴的問:“娘,我那天的生辰?”

“問這做什麼?”

“你就告訴我吧?我那天的生辰?”

小寶跟著前前後後的問,終於聶薇薇被他問煩了,說道:“生你那天,我不在家。”

小寶“啊?”嘴巴張得老大。

“你不在家我怎麼生的,難道你不是我娘?”

聶薇薇停下手中的活,皺著眉頭說道:“既然說到這,我也就不瞞你了,那天早上天矇矇亮,我拿著糞箕去拾糞,去得早,拾著拾著,就聽見一個小孩的哭聲,我上前一看,是個又黑又瘦醜巴巴的小孩,本來都要走了,冇想到你哭得更凶了,最後我心一軟就把你放在糞箕上提回來了。”

說著就走到了前院。

小寶聽完不可思議地看著孃親,眼淚在眼裡打轉。

“小寶,你娘逗你呢!”吳燕哈哈笑著說道。

蓉蓉拍了拍他的背道:“娘說我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和孫悟空一樣。”

玉兒笑著說:“娘說我是樹杈上掉下來的,她經過樹下剛好接住就抱回家了。”

吳燕說道:“你奶說我是糞堆裡撿的。”

“小姑就咱倆是拾糞撿的……哇嗚嗚嗚~”

“嗬嗬嗬!”

“哈哈哎喲哈哈,這孩子要笑死人。”

“你還真當真了。”

“都說了你娘逗你呢!”

“就是,我看著你娘懷的你,生的你,這孩子讓人笑得肚子疼。”

“娘,真的嗎?我是你生的?”小寶眨巴著眼睛問。

“真的,比珍珠好真。”

“娘你壞,不跟你第一好了。”

一眾人把圍裙放下,下工回家做飯去了。

聶薇薇捏了捏兒子的臉,然後把院門鎖了,回家吃飯。

-管家,或是中等富戶,出來時必經過我們這小店的。”“然後呢?”“咱們鋪子賣的,城西之人多是買不起或是捨不得買,城東之人覺得粗陋不堪入口,而他們就不一樣了……。”聶薇薇想了想,城東的人不會吃,城西的人吃不起,隻有城中的人願意花些小錢買些肉食點心回去做嚼頭。她點著頭又問:“吳家槐家的烤鴨鋪子在哪裡?”“他鋪子開在靠近城東處,位置好,租金貴。”說著魏書和開了門,兩人進去,裡麵貨架都已經擺好了,按照聶薇薇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