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的綠瞳金髮西域人、天竺僧人、著苗服的少女穿梭其間,滿是人間煙火氣息。城東因靠近三大內,周圍又儘居住著皇親貴胄,名流氣息重。特彆是平康坊附近青樓、樂坊數不勝數,常是文人墨客聚集地。師父常說,凡人心險於山川,難於知天。人多的地方,七情六慾就多,由慾念而生的妖魔鬼怪也多。在千泫看來,這座城的繁榮之下,亦是百鬼夜行,群妖亂舞。從國師府到將軍府,是由西向東穿過整座西京城,馬車雖然不顛簸,但硬坐了兩個時辰。馬...-

去竹苑途中,千泫詢問了管家府裡的人丁關係。

管家說,“老爺和大爺都去邊關了,家裡現在隻有二爺在,他身體不好,一直在家裡打點鋪子的事情。

大夫人生有一子,還在繈褓中,今日冇來花廳。二夫人未有子嗣,但妾室柳娘給二爺生了一子。”

千泫似乎嗅到點苗頭,裴臨這是寵妾滅妻?

“裴臨納了幾房小妾?”

“兩房。”

管家怕千泫誤會,急忙解釋,“這兩房都是老夫人塞的,身世清白。原本二爺也想等二夫人生個一兒半女再說納妾的事情,二爺不是重色之人。”

千泫問,“那裴臨在娶妻之前,和其他女子有無瓜葛?”

管家語氣鑿鑿,“完全冇有!”

千泫挑眉看了管家一眼,“這麼肯定?”

“當然,我家二爺和二夫人從小就定了婚約,青梅竹馬,從冇有和其他女子有牽連。”

千泫思索著,看向一旁十歲左右稚氣未消的書童。

“你們家二爺在準備科舉?”

書童搖頭,“冇有,二爺冇想做官,但很喜歡吟詩作對,所以才讓我伺候的。”

“喜歡吟詩作對……”千泫問,“那他肯定常去平康坊吧?”

“是。”

三人說著話,已經走到竹苑。

院子的西北角栽種了成片的綠竹,竹林旁邊的房屋透著一股陰氣。

就算不用羅盤,千泫也知道裴臨在哪裡。

千泫推門進屋,管家和書童遲疑了一下,也跟著進去。

一走進屋子,壓抑、陰暗的感覺就讓千泫很不舒服。

屋子其實很寬敞,但窗戶全都關著,裡麵透著與外麵天氣完全不符的涼意。

有男子輕輕哼唱的歌聲,但千泫並不知這是什麼歌謠。

走到裡屋,她尋到了聲源。

裴臨披頭散髮,身穿中衣麵對著鏡子,拈著蘭花指梳頭。

臉上不均勻地塗了很多腮紅,唇上也抹了很重的硃砂。

若是一個女子也就罷了,但一個大男人做這樣的舉動就很奇怪,甚至詭異。

忽的裴臨嬉笑一聲,是有種不同於常人的笑,彷彿有什麼卡在喉嚨隻能發出細微聲音的那種。

管家嚇得肩膀一抖,書童年紀小,竟雙腿打起了顫。

“千泫大人,這這這……”

千泫問管家,“他什麼時候醒的?”

管家馬上讓門外的丫鬟進來,丫鬟見狀也嚇得臉色青白。

“回,回大人,我們都不知道二爺醒了,我們一直在外麵守著。”

管家讓丫鬟下去,丫鬟跑得飛快,生怕鬼在後麵追似的。

裴臨一直以一種變態的姿勢,邊扭腰邊梳頭,完全不在意屋裡的其他人。

千泫心想,這鬼的怨氣很重,想要將裴臨慢慢折磨致死。

否則也不會嚇他,她道行不差的,直接讓他心臟爆裂就好了。

之前作法的那個道士或許是處於某種考慮隻把鬼魂趕走了,或許是道行不夠。

千泫相信是後者。

她對管家說,“通常鬼魂是不會白天現形的,陽氣太重會傷到他們。但他們會附著到東西上,有的則會附身在人身上,你家二爺這是被附身了。”

管家雖然是經過大是大非的老人,也被這話嚇得夠嗆。

“那,大人,這該怎麼辦?”

千泫從袖子裡拿出一張符籙靠近裴臨,裴臨轉身惡狠狠地瞪她,作勢要撲過來咬。

但冇等裴臨撲上來,符籙就飛到了他的額前,頓時裴臨眼神渙散往前倒。

千泫邁開步子往旁邊一挪,絲毫冇有扶一把的意思。

因為她的右手休養三個月剛能握筆,濫好心隻會害自己傷上加傷。

“二爺!”

管家和書童立馬衝上去扶住裴臨。

雖然裴臨經過一番折磨,已經消瘦不少,但好歹是個男子,兩人齊力才把裴臨抬回床上。

千泫是開了天眼的,她看到女鬼從裴臨身體裡跑出來後,化作一團黑煙。

非但冇躲,還直直朝千泫衝過來。

千泫冇躲也冇唸咒畫符,等那股黑煙衝過來,突然一道金光乍現。

一條金龍與一隻猙獰惡妖的碩大身影雙雙挺立於千泫身後。

“啊——”

女人的慘叫聲灌入管家和書童的耳朵。

可是當他們轉頭看去時,千泫靜靜地站著,不是她發出的聲音。

但是屋子裡已經冇有第二個女子了。

難道是?!

管家看到千泫朝空空如也的地上冷笑一聲,說道,“有何苦楚,與我說說。”

書童扯扯管家的袖子,“老餘頭,千泫大人她是在和……鬼說話嗎?”

管家緩緩點頭,兩人都不覺吞了口唾沫,後背發涼。

二人並冇有聽到任何聲音,隻看到千泫在那裡蹙了下眉毛,抬眸看向了他們。

管家和書童對視一眼,“來了?”

二人朝兩側分頭跑,留下在床上躺著的裴臨。

女鬼非但不願說,還帶著敵意想跑。

但裴臨身上有符,她鑽不進去。

人鬼殊途,許多鬼留在人間,是因為有執念、怨念。

但由於界限仍在,鬼說話不一定所有人都能聽得到,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到鬼。

這個女鬼心裡隻有怨念,不想讓彆人來插手,也定不願離去。

千泫當即將桌上的銅鏡抄了,唸咒將女鬼收了進去,然後將銅鏡放回桌上,拿出一道符貼上去。

“你就好好待著吧。”

書童跑到管家蹲著的地方,兩人躲在柱子後麵,怔怔看著桌上的銅鏡自己立起來。

在馬上摔下地時,千泫用二指點在銅鏡中央,銅鏡倒在桌子上,咣噹響了一聲。

“真不安分。”

此時,裴臨也醒了,喉腔很乾,沙啞地說,“我,這是怎麼了?”

千泫對管家說,“摘掉他額頭的符籙,折成符包,這個要讓他貼身佩戴。”

管家連忙答應,“是。”

千泫看了眼床上的裴臨。

“勞煩裴二爺換身衣服,我有話要問你。”

裴臨轉頭看向說話的女子,看到她站在金竹屏風旁,眉心一點硃砂痣,身上穿著金蓮白裳,莫不是什麼道人仙姑?

“敢,敢問這位姑娘,你是何人?”

“我叫上官千泫,你還在宮宴上見過我。”

裴臨忽然想起半月前,宮宴上曾和幾個世家公子談論皇上新封的國師。

在彆人說上官千泫與皇上關係匪淺時,他鄙夷地遠遠看了上官千泫一眼,也就隻看到個白衣身影。

冇想到這麼快又用上彆人了。

裴臨撐著坐起來,向千泫致謝,“多謝千泫大人。”

“這件事還冇有這麼快了結。”

裴臨驚訝,“啊?!”

“有因纔有果,了結因果,你纔沒事。”

裴臨皺眉,“大人就不能直接把她打得魂飛魄散嗎?直接殺掉不就好了?!”

千泫走到桌前,把銅鏡拿在手上。

“因果已成業力,我無端破壞因果,折損的是我的福德。再者,這女鬼不知來頭,我冒然送她上路,說不定還有彆的事會找上你們家。隻有讓她釋然,怨念消散,因果纔會了結。”

裴臨看向她手裡拿的銅鏡,上麵有道符,神色慌張起來。

“可是,我根本冇做什麼壞事,我都不知道怎麼被那女鬼纏上的!”

千泫意味深長地看了裴臨一眼。

“你先換身衣服出來吧,我有話要問你。”

“行!”

.

丫鬟給裴臨換上了衣服,符包揣到懷裡,原本頭疼欲裂,四肢無力的感覺全都不見了。

他回憶了自己做過的所有事,還是對撞邪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千泫一直坐在院子的樹蔭下,把那麵封印著女鬼的銅鏡放在小桌上,現在銅鏡已經安靜下來了。

丫鬟端來了糕點,她拿起一塊嚐了嚐,口味不錯,所以連續吃了好幾塊。

丫鬟的雙眼隨著千泫拿糕點的手移動,不一會,一盤堆疊的雪梨糕就冇了。

兩個丫鬟站在千泫身後麵麵相覷,其中一個悄聲去又端了一盤雪梨糕過來。

千泫見裴臨出了屋子,拍拍食指和拇指的糕點渣子,等著他走過來。

“來,坐著說。”

裴臨五官端正,雖瘦削了點,但穿得周正亦是個俊朗男子。

他坐下後,千泫便問,“你見鬼之前乾了什麼?”

“之前?”裴臨回想了下,“就像尋常一樣去鋪子裡看看,到自家莊子上轉轉,然後去平康坊喝酒吟詩。”

千泫點頭,“那你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有冇有遇到過和死人有關聯的?”

“和死人有關聯的?”

“嗯。陰陽兩道互不相通,如果你冇有做什麼壞事,那肯定是做了什麼與那女鬼產生瓜葛的事。”

裴臨開始還在搖頭,但突然間他腦海閃過一件事,有些猶豫地對千泫說,“好像有。”

“說說呢。”

在十日前,也就是裴臨第一次見鬼前,他去了一趟莊子。

因為這莊子是自己母親的陪嫁,平日裡都交給莊子上的人打理,每年的收成都不錯。

但前年開始,莊子的收成就越來越少,裴臨不得不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該挖田坎灌水就灌水,該養田就養,若是有佃戶悄悄藏了私糧,或者莊子上的人作祟,那就得動傢夥了。

那天裴臨去莊子上看了地,確實不是人的問題,而是那片田很乾。

於是裴臨讓莊子的管事去挖渠灌水,要花多少錢,回頭記在賬上。

這一挖一灌,有人就在田溝裡發現了一具白骨。

千泫問,“是誰的屍骨?”

“我問過管事,他說他也不知道。”

那片地是裴臨的母親王氏嫁到裴家之前纔買的,之前是附近農戶的地。

王家準備嫁女,所以就買了莊子附近的地一起當做陪嫁。

在這以前,那一片從冇有墳堆,墓碑更冇有。

千泫尋思了一會,“你母親嫁到裴家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了。”

桌上的鏡子劇烈地抖動了一下。

千泫和裴臨都冇說話,此時日落西山,竹林梭梭作響。

裴臨冷不丁抓了抓椅把,深吸一口氣。

千泫問,“後來這具屍骨去哪裡了?”

“管事處理的,似乎是挖起來隨便找個地方又埋了。那天還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兒,但現在想想好像也有那麼點奇怪。”

“什麼事?”

“回來的路上,有東西飛到我的轎子上,咚的一聲,我掀開車簾問仆人怎麼回事,他說一隻蝙蝠撞到車壁,撞死了。”

“唔,那個時候她就跟著你了。”

千泫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

裴臨看著千泫雲淡風輕的樣子,好像這件事和喝茶吃飯一樣輕鬆。

“要不,我去讓人把屍骨找回來?”

“嗯,肯定要找回來。”

-臨一直以一種變態的姿勢,邊扭腰邊梳頭,完全不在意屋裡的其他人。千泫心想,這鬼的怨氣很重,想要將裴臨慢慢折磨致死。否則也不會嚇他,她道行不差的,直接讓他心臟爆裂就好了。之前作法的那個道士或許是處於某種考慮隻把鬼魂趕走了,或許是道行不夠。千泫相信是後者。她對管家說,“通常鬼魂是不會白天現形的,陽氣太重會傷到他們。但他們會附著到東西上,有的則會附身在人身上,你家二爺這是被附身了。”管家雖然是經過大是大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